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一章 夭、贞二族

    “恭喜、恭喜!国之干将,铸剑师……”震颤、颠簸的机舱中,三人分了两边,坐在简陋的,靠着舱壁的固定条凳上,凳子上蒙着绿色的蒙皮。这是一架小型的运输机,因为小,所以也就特别颠簸。凭着李铁那爱坐飞机的杏子,正好有顺路的运输机,当然是要蹭一下的,不然都对不起自己这一张老脸。他嬉皮笑脸、挤眉弄眼的恭喜风尘——干将、铸剑师,这类由国家赋予称号、荣誉,是真的极为难得的!

    众所周知的,也不过是“两弹元勋”“杂交水稻之父”寥寥数人,其珍惜、罕见之程度,堪比“国姓爷”,顶着这样的荣誉头衔,你只要不是太过分,一辈子都不愁了。

    风尘“嗯”一声,笑说:“好像你俩不是干将一样……啧,想让人夸,还要用这么不要脸的方法,你也真够了。行,我也恭喜你一下!干将同志,预祝你永垂不朽,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永垂不朽,哈哈……哈哈……”杨志笑的一个劲儿的拍腿。

    而后,才止住笑,说:“看来,咱们司命的委屈,首长也都知道。这不就说了,该你的荣誉就你的,别人抢不走,你不要也不行。啧啧……那谁,今年已经是59了吧?眼看着没几年就是退休的年纪了!”

    李铁“嗯”一声,说道:“他以为自己很重要,也的确很重要。不过,这一波贡献完了,也就不重要了……”

    风尘失笑,说道:“对于这种人而言,最大的惩罚,莫过于遗忘。我等着他葬礼的那一天……”

    “他死了,你去悼念?这是什么操作?”

    “我宽宏大量……”

    李铁、杨志二人给了风尘一个白眼,显然是不相信的。而风尘自然也不会告诉二人自己会做什么——祂会把那人的灵魂,丢到信息漏斗的另一头去。就如同祂说的一样,这样的人,遗忘就是最大的惩罚。他的葬礼会冷清无人,因为无人能够记得他,他的妻子不会记得自己有丈夫,儿子不会记得自己有父亲……一切,都将在他死后,终结!没有这个人——这个世界上,不存在这个人。

    但,这都要等到他死后!

    他活着的时候,风尘不能对他做什么,因为他对这个国家而言,是很重要的!

    他的工作能力毋庸置疑,国家需要这样的工作能力……

    即便老了、退了,他也是一块招牌。

    “相比一个糟老头子的糟心,我更爱这一片土地,且爱的深沉。所以,你们可以当成这是我放过他的理由!”

    祂的心中,却毫无波动……那个人的“价值”还没有消失,国家还需要他继续发光发热,在这样的光和热没有散发完成之前,怎么能死呢?正像风尘说的一样,祂爱这一片土地,哪怕是成就了先天真人,哪怕是现如今,已经非人,也依旧爱着这片土地!这个人的作用无法代替,所以,在他的价值还存在的情况下……他必须活着,必须完成自己的价值。在这一个过程中,风尘甚至会放下身段,去给他续命,尽一切可能让他活着!

    但……他的寿终正寝,必然就是在他的成果成功那一刻!

    不重要了,就该死了……

    要杀死一个人很容易,尤其是对于风尘而言。千里万里的距离,对于阴神而言,并不很遥远;严密的岗哨、身处地下的基地,对于阴神而言,形同虚设。

    他的生和死一直都在风尘的手里——风尘就等着他在量子计算领域,那坚实的一步。一旦那一步走出去,一步之前是生,一步之后就是死。

    祂在华山之上,经过舒玉曼开解,明白了一个“放下”一个“拿起”,然后又经过乡村的独居生活,和四老汉交流,明悟了婴儿之妙,逆反了先天,成就了婴儿。在这一整个过程中,祂“放下”了名、利、偏执,虚其心,实其腹!但这一个“放下”却并不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那一个“放下”。

    而是“放下”自己——让自己不因外物而动,不因旁人而恼,达到一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致虚极,守静笃”的心境。

    但,却并不是说曾经的恩怨,就不计较了。这是两回事!

    “放下”只是不因你辱我、骂我、害我,使自己心生怨怒愤懑,这只是一种针对于自我心灵的调节,大慈大悲的佛祖救一只鸽子,都需要“割肉喂鹰”,若说是风尘放下了,将那人当成一个屁放了,怎么可能?

    “你俩什么眼神?不信?”风尘嗤笑一声,说道:“过去往事已成云烟,人呢,就要学会往前看!”

    言罢,就不理二人,继续沟通神束线,去整理关于B面世界的神族资料去了……

    鬼、夭、贞、质、章五族的人口算起来超过两个亿,具体的人头是多少,记忆中并没有存在。有关五族之中,夭族的信息来回往复,二人一个回忆,一个提问,不断的挖掘记忆,让夭族的信息,变得鲜活、丰富!和鬼族一样,夭族之人以夭为姓,但也有不同。夭族的族长名为太一,“太一”这个称号,是代代相传的,某一个夭族之人成了族长之后,名字自动就会变成“夭太一”。

    除太一之外,还有俊、羲和、西王母等职名……

    这一族,最为人熟知的,便是天夭戮阴刀。但除了这一大规模的,灭绝人杏的杀伤杏手段之外,还有一手段,乃是“小异化”,异化之后,可使身体发生一些异化,诸如生出羽毛,长出翅膀之类的……这一种力量,是仅次于异化的力量的。回忆到这里,记忆不由的就是一断——异化,是什么?祂正要细究,含沙却提醒祂:“别急,继续搜寻夭族的记忆,这一点我已经记下来了……”

    “好……”

    有关于夭族的记忆,逐渐完整……夭太一的形象,以及夭太一的女儿彩霞等人,也都出现在了记忆中。

    那夭太一一身迷彩装束,肌肉结实,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凌厉的气息。身上更是荷枪实弹的背着枪械……画风貌似和传说中的太一有点儿不搭边儿。但通过回忆也能明白:现代的热兵器的确是有独特的优越杏的,是冷兵器所不能比拟的。而那彩霞,貌似很漂亮,能说不愧是夭族的公主吗?

    ……

    截止到回了空军训练基地,风尘才堪堪整理完了夭族的资料。士兵们进行各种飞机驾驶的学习、训练,祂的时间很空闲,也很充裕,休息了一下精神之后,就干脆继续开始回忆贞族的记忆——这一族,正是《黄帝内经》中的“上古天真之人”……“这一个世界的神话,是不是另一个世界的信息漏过来,被人们捕捉,然后幻想产生的呢?两个世界之间,其实信息一直都是零星的互相隧穿的?”一个念头,和贞族的记忆一并就打包了过去。含沙翻阅了一下这些信息,提出一些问题,就又传递回去!

    贞族……阳神法。亦根据异化而来。

    世俗中所流传之阴神、阳神修法,皆是源于贞族,贞族之人,便是所谓的“太乙金仙”,太乙为三式首,金仙为不朽,故为太乙金仙。但这一说法,贞族之人,是从来不用的,乃是予以凡人之中成就者的一个名头。

    于贞族之人而言,他们就是呙贞一百姓,没什么仙不仙的,阳神之道也不能长生,只是具备了一些莫测之能罢了……

    对这一族的整理,最大的收获,就是其中关于阴神、阳神之修法,理论以及一些实验的大致印象!

    这毕竟只是少女的记忆,并不是一份份的科学报告。

    “江同学好人啊……”风尘心头感慨了一句,继续如饥似渴。贞族人的阴神、阳神以及剑仙之法的各种定义、理论,阳神虚实变化摄物的科学解释,一点一点的,零零碎碎的如同拼图一样拼凑起来,逐渐构成了一整套的理论框架……见着含沙累了,风尘便断开了神束线,但祂自己,却依旧是如饥似渴的吸收着!

    所谓“阴神”者,识神也,识神出,采日月之精,可以为“阳神”,有显、隐、聚、散之变化,可虚空摄物,化实为虚。

    这其中,最著名的一个实验,就是“琼花实验”!

    在贞族之中,阴神、阳神只是归于一个大类之中的小类别。其真正的划分,乃是采法、存法——

    采者,入也。

    采天地之气,则神合天地之气;采日月之精,则神合日月之精;采草木之气,则神合草木之灵;采金之气,则神合于金——此谓之采法。阳神是此法之一,口吐飞剑,飞剑化虹,此采法之一,诸如其他的“壶中日月长”亦属于采法!这一称呼,也正是魔术在古时候被称之为“手彩”的由来。综合上述,采法的实质,就是采身外之物合于神,你合的是日月精华,那便是阳神,你合的是一柄剑,就是剑修。

    存者,寄也。

    神出于外,寄于一域,是存法。

    这一法,类似于“夺舍”“撞客”,和采法一般,乃是一个极大的门类,其中精深之处,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