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六章 异世异人奇闻

    这其中之本质与一人之善、恶无关,但表现在结果上,却又是有关的。于一心思杂,不能安静、平静之人而言,可以形而动气,却不能以气而促形,习气法、呼吸,也不过是能鼓起一块肌肉,变得硬朗一些,练劲道,亦不能至于细微,仅是能比什么都不练的普通人强一些,却还不定比得上一个整日搬砖的民工——反之,一心思干净、纯粹之人,却能专、能静,可以气促形状,劲至于细微,于是,这便是一种截然不同的境界。事实就是,为恶之人,即便是表现的再不介意,心中亦是计了一笔的,总有芥蒂,心中有了亏欠,就再难以圆满。这正如那一句“为人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叫门”的老话所言一样,心中坦荡荡,才能不怕,亦才能安宁。

    且不论此,这武艺有不是只教恶人学,不许好人听。大家都学了,或者恶人的能力有所增强,有助纣为虐之嫌疑——可怎么不说,好人也会学呢?

    “还真可能练不出来……”杨志想了一下,不那么肯定——但按照无常的训练大纲中的内容看,的确是有七八成几率是练不出来的。不过,“就算练出来了也没什么,现代社会,他还能硬过一颗子弹?又不是他一个人得了秘籍偷偷练,满大街随便拎出一个来,估计都不比他差!”

    这样的一种“未来”似乎也蛮让人期待的……

    他却不知道,这才哪儿到哪儿呢?

    真正的“大头儿”还在后面,乃是风尘欲要设计的一整套超武的体系,于穴道之中凝点寄神,使人具备超人的能力——而凝点寄神这一能力,那些心思有亏的人,是打破了脑袋也做不到的!心中有缺,便不能圆满,不能圆满,又怎么能够让精神混元如一,而后寄托于穴道之中,凝聚出点来呢?

    风尘道:“不说这个了……判官,来讲一个鬼故事,活跃活跃气氛怎么样?”杨志也不推辞,说道:“行啊,别吓尿了。”

    安静的夜色中,对讲机又“哔哔”了起来,频率并不算是太急,这些声音,预示着一场又一场的偷袭、夜战的开始……

    杨志的故事也开始了……

    这是一个他“亲身经历”的故事,不过风尘要是相信他这种鬼话,就真的见鬼了。讲鬼故事,说是自己亲历,只是为了增加一些恐怖的气氛,让人身临其境而已。那一年他带着小队去金三角执行任务,就遇到了一个怪人,让他们损失惨重。当时正好是在半夜,一群人在丛林中向着目标掩进……

    “看,那是什么?”狙击手眼亮,突然看到了一个东西,就低呼了一声。然后队员们纷纷朝狙击手看的方向看过去,黑暗中,一个人头正拖着一截肠子在林子里飞,速度还挺快的。这一幕可是给大家伙儿吓坏了。

    ……

    “当时可算是把我们吓着了。虽说都是身经百战,死人堆儿里爬出来的,可这么诡异的一幕,那是从未见过。从热成像的视野看过去,就是一个脑袋托着肠子,还热乎的……狙击手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还是被那个东西觉察了。后来,那个东西,就……”杨志的语气有些阴森,透着一股丝丝冷意。

    风尘“嗯”了一声,却一点儿都不受这种恐怖气氛的影响,说道:“是降头术?”

    杨志道:“对,后来我们才知道,是降头术。”又好奇的问:“司命,你就一点儿也不害怕?不感觉瘆得慌?”

    风尘心道:“我要是在得到记忆之前,或许会惊讶。得了记忆后,别说你说的这种降头了,更恐怖的都见过!”想起了一些有意思的,便说道:“二战的时候日本曾经出了一个天才阴阳师,叫做安培昭武士,他集合了南洋各种的巫术、降头和阴阳术于一身,把自己练成了一个强大的怪物。他的身体,就只剩下了一个皮囊,里面全是由各种人工培育出来的特殊虫子组成了内部器官……”

    杨志听的瘆得慌,“真的假的?”

    “算是,假的吧!”毕竟,安培昭武士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算是“假的”,但却是另一个世界中的,一个切实存在的大反派。

    少女的母亲追杀安培昭武士十二年,虽惶惶如丧家之犬,却依然活着,光凭这一份本事,就值得炫耀了。虽然最终,在少女十二岁的时候,安培昭武士孤注一掷想要夺取少女,却被小姨数秒之内,杀死在了楼道之中——死的什么都没有留下来,也不可能留下来。被小姨以极为暴烈、残忍的手法,用最快的速度、最少变数的方式杀死:

    安培昭武士本人已经非人,只要组成他身体内脏的一只昆虫走脱,人就还活着,可以随时借助新的身体复活。

    十二年苟延残喘多依赖于此。

    但,无论这个人是好,是坏,却不能否认这个人的“天资”。风尘并没有讲他是如何被小姨杀死的,因为当时少女也没有看见,只是事后知道死的干净。说着安培昭武士的时候,祂就又很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另一个人——一个穿着华美的古装,一头红发,清秀如同女子一般,却让人有些瘆的瘟神!

    瘟神乃夭族之人,善御虫,寄神于百虫,藏之于身,自古便司农事。一展衣袖,虫云绵密,足可以让恐惧密集症崩溃。

    其所御用之虫,在一次给猴圆群猴开启化形时,监控现场、布置防御地带,整条街的树上、地上都是密密麻麻的甲虫,布置成了一道令人绝望的防御网络。更是有一种被称之为灵媒的甲虫——那根本就是魔鬼之语。他曾应少女之请,亲自给少女展示过。整个化形的过程看成是残忍,一圆的猴子,只有九个成功化成了人形,其它的都死了……这一幕记忆,却是少女最为震撼的一幕记忆。

    现在,它们都属于风尘。

    心念一转,风尘暗道:“亏的此间没有安培这样的人,要不然就太可怕了。逃命的本事堪比大蛇丸,全身的内脏几乎都变成了虫子,只要有一只小小的飞虫,乃至于是诞生的虫卵跑掉了,也都会重生、复活……啧啧!”

    祂不止一次的寻思过少女的小姨是运用了什么样的战术,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解决战斗,彻底杀死了对方的。

    可惜……想不出来!

    又想道:“这个倒是挺有趣的,只需要培育出特定的昆虫,就可以建立这样一个类似于不死、不朽、千变万化的身体。”

    一个由一群昆虫组成的身体,乃至于更加细微一些的,肉眼难见的虫子组成的身体,散开便是一片虫云,聚合在一起,便是一个整体。形状可以随意的改变,若是能够寻找到魔鬼之语,由之构成其中的一部分,分工合作,就和人体一样,那场面……整个工程,风尘需要付出的,就是培养、优化一些合适的昆虫,进行选育。然后再寄神过去,控制一个虫类社会的“王”,就可以了。

    杨志低声道:“也不一定是假的。这世上怪事儿多了,没遇见的谁又能相信呢?你说是不是?”

    “你看不看《经典传奇》?里面说一个内地的农村人,有一天突然觉醒了前世的记忆,说自己前世是在上海的,住哪条街哪个弄,都一清二楚。还能说一口的上海话……还有的人一辈子没学过外语,结果昏迷了一下,一觉醒来,中国化忘了,一口的英语。你说这些,奇怪不奇怪?”

    “一点儿也不奇怪,只是少见而已。”风尘的回答很不按套路出牌,险些让杨志从树上闪下去。

    幽怨的看了风尘一眼,杨志问:“怎么说?”

    “在邀请我加入无常之前,你们不是调查过我的事情吗?那我说的,人的大脑并不储存记忆,只是具备读取记忆的能力,这个你知道吧?”

    “知道,当时网上挺热闹的……”

    “天地间的磁场,是具备记录的功能的。我们人也好,动物也好,记忆都记录在那里。等到人死了之后,这个记忆依然存在!磁场中,大量的记忆被储存,这些记忆并不是一直都在沉寂的。有一些人就可以很巧合的,get到这些记忆……你比如一些艺术家、一些搞科研的,哪怕是一个普通人,也会在某一刻,突然间灵感爆发,出现一些灵感、闪光。这些的实质,就是记忆共鸣,是你凑巧的,读取了其中的一些关联记忆。你刚说的什么觉醒了前世记忆,实际上不是觉醒了记忆,而是他读取了别人的记忆。这个怎么说呢,就好像是你给自己的读取口令设置了一个123,然后你输入口令,进行读取的时候,恰巧有一份记忆也是这个口令,于是你就得到了。当然,实际情况中,这种条件是更加的苛刻的……”

    杨志一脸“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是我听不懂”的表情。

    风尘干脆闭嘴!

    刚才的一番解释,算是对牛弹琴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