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三章 开始

    似仙之孑然,起舞弄清影,不似在人间。作天魔之舞,如梦幻泡影,其中之生、其中之灭,远物质、世俗,亦动人之心。

    仙子起舞弄清影,一如天空的云彩,洁白、柔美,令人心生云卷云舒之安逸、平和。

    天魔作舞,却是梦幻泡影,咫尺天涯,让人心生欲念欲火,不能自持……

    仙子无意使人静,但人却安逸、平静;天魔无意弄人心,人心却为之牵挂,滋生出无穷的欲念,不能自己。

    无形的力场笼罩成圆,以风尘一举手、一垫脚之长为直径,罩住了一丈大小的球体。力场随着祂的动作,似乎静、似乎动,含沙看不见这个力场,却能够感觉到。含沙更不敢出神,只是蜷缩了身体,趴着军帽的帽檐,一双黑豆一般的眼睛一瞬不瞬、目不转睛的专注于风尘的舞蹈……

    似过了很久,又似只是一个恍惚,风尘的动作就忽而停下来。身体周围的力场也即刻消散了,见着含沙并未出神,祂便随口吟了一声绵密、细致的雷音,伴着一口浊气呼出,竟然是如同风雷一般,潜藏于风中,无声有意。风尘盘膝坐下,想了想,又改成了跪坐,和含沙说:“我想起女孩儿在入静时,其小姨教导,姿态以跪坐为正。却不知道这个姿态,和盘坐又有多少不同,便试一试如何?”

    含沙想了一下,点点头。只是换上一种坐姿,并不会有任何风险,或许源自于B面,经历了数百万年的传承,会有一些独到之处?

    它便颇为期待的看风尘。

    风尘跪坐的很标准:双腿并拢,足于小腿平行,平放在地上,脚心向上。臀部稍微挨住了后脚跟,却很轻盈,并不压下去。双臂自然下垂,一双手手心朝上,搁在大腿上,脊背自然竖直,放松肩膀,不动不摇,头亦保持正直,目光平视前方——然后,吸了一口气,就一垂目,静了下来。这一个姿势,似乎更加的“顺畅”一些?一个念头闪过之后,人便寂然。神贯下去,入左、右之三,逝十之有三,便是一收,停了功课。再便睁开了眼睛,时间却已是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左右。

    这一份贯通左脉、右脉的功夫,祂却是按部就班,每日都有规划,不如开始的一次那样将自己弄的狼狈。

    含沙自祂开始静下,神注左右,便出了神来给祂护法,防备左右。这一点,风尘虽在静中,却亦能察觉。只是这种察觉,却如水过无痕一般,并不会留下痕迹。如果真的是遇到了危险的情况,祂也会瞬间清醒过来,中断自己静的过程。只是人在静中,那一种觉察的范围,自然也是有限的。

    祂一醒来,含沙就问:“感觉怎么样?”

    风尘道:“似比盘坐更加通透。”

    含沙“嗯”了一声,说道:“我适才观察了一下,你在跪坐的时候,正好是五心朝天。手心、足心、头顶百汇,五心皆是向着上的。”

    “呵……这个怕是有些附会吧?”说是如此说,但风尘却知道,这其中怕是有些道理的。要不然为何世间一切修者,皆求一个双盘坐呢?风尘看了一眼左右,说道:“若是旁人见了,说不定以为我跪着做什么呢。”

    “跪”和“坐”现代的许多人是分不清楚的,以为“跪坐”就是“跪”——但实际上,二者的差别很大。

    跪,是大腿和上半身直立,用膝盖、小腿支撑地面。这是跪,犯错误了才要跪,被点名批评的才要跪。

    这个跪,实际上就和上学时候的“某某某站起来”差不多,大家一起坐在屋子里说话,让你讲话,你要起来讲。但当然不能够真的站起来,就跪起来,讲完了再坐下。被人点评批评也要跪,课堂上表现不好,同样要跪——比坐着的人高了一条大腿的高度,大约是一尺多,所以是相当的醒目的。

    坐,是现在人通常理解的跪。

    譬如说给先祖上坟、烧纸要跪——这个理解其实是很斯巴达的。事实上,那个时候不是要你跪,而是要你坐下来,就和家里坐在炕头上一样坐下来,和先祖进行沟通,讲一讲生活好不好,如意不如意,给先祖送去一些祭祀,让他在另一边过的好……

    含沙掩口道:“除去一些特意研究古典文献、资料的人,一般人还真的分不出什么是跪什么是坐。”

    风尘道:“缓口气,咱们……”祂刚说了一个“咱们”,还没有继续说下去,就突然听到一声“无常——集合。”尖锐的哨子声,接二连三。

    风尘起身,拿起了帽子。含沙也一下子回归了阴神,跳回到风尘的怀里,风尘戴好帽子正了一下,说道:“本来还想特意回忆一下神束线之类的,晚上再整理整理,看来今天是没机会了。走,咱们过去看看!”风尘就像是一道风,一个恍惚,就已经就位。李铁、杨志二人一脸严肃,正在等待队员集合。

    又是一秒多一点,无常队员就集合完毕。

    李铁这才开口:“刚接到上级命令,我部将即刻出发,深入敌军所占区域进行特种打击作战。命令,一,三人一小组,自由组合;二,作战时,就近小组自行配合判断;三,作战目标,尽可能摧毁敌军——包含但不限于中层军官、参谋指挥系统;四,拿出你们的全部本事来,给老子好好闹腾一场。完毕!”

    队员开始三三自行分组,风尘问道:“演习这就开始了?”

    李铁点头,说道:“开始了。”

    极短的时间内,三人一组,就分配完毕,一声一声的“报告”此起彼伏,李铁道:“下面领取地图。”

    三人一组,一共三百人,一百份地图。然后就即刻打开地图,开始了“会议”,商量更为细节一些的东西。

    “在敌军未曾到达指定位置之前,我们是否可以先一步到达?”一名队员在小声交流之后,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凭我们的速度,出了飞机、高铁跑不过,其它的应该都不成问题。我们也许可以……”计划很简单——先一步占领敌军可能到达的位置,赶在敌军之前到达,然后充分利用时间差,狙击敌军的中下层指挥官,让敌军中下层彻底瘫痪掉。缺少了指挥的军队,就是一盘散沙!

    “我们可以充分的利用敌军大意的心理,预设地雷。发挥我们短平快的特色,如同演员走穴一般的赶场,盘活整个战场……”

    更快的速度、更好的耐力、更加充沛的体能以及钢筋一般的意志力结合在一起,就变成了眼前的这一群怪物。

    “如果,敌人先一步到达呢?”

    “那就……”

    这一个作战会议并没有探讨太多的东西,作战目的、作战方式一开始就确定了。他们的讨论,都是建立在这一个框架之下的。

    然后,收拾装备,每人配足了长枪短炮小地瓜,却并没有携带背包——这一战打的就是一个快字!

    整队,登上了运输机,出发。

    三百多人就和一些装甲车之类的装备一起上了飞机,沉默的奔赴演习场。飞行了两个小时之后,一群人就落了地。李铁道:“我们耽搁了两个小时的时间,现在,就看你们能不能把这个时间争取回来了。孩儿们,老子等着你们的好消息!这一场战斗,老子跟司命、判官跟在你们屁股后面吃现成的!”李铁、杨志也没有参战的意思——他们参战了,风尘就不能够独立在外,但风尘要是参与了作战……深知风尘的战斗力的二人明白,那根本就是一面倒的玩笑。

    在战场上,风尘就是真正的幽灵。你看不见祂在哪里,然后莫名其妙的就会被干掉,神出鬼没的一匹。

    红与蓝……对抗就起于无声处。一个小时之后,对讲机中连续的响起了“哔哔”的拟音,这些“哔”都是单音节,意思是“进攻”。这是一种简化到了极致的口令,而撤退,则是“汪”,形象而又好笑,最主要的是高速——且这两个音节也最好模仿。

    李铁坐在树上,靠着树干,用望远镜看着远处正排成了一列的装甲车沿着泥土路通行过去,嘀咕道:“这个真的看着手痒痒的厉害。”

    这显然不是一般的“目中无人”啊,没有侦查,没有……好吧,侦查是有的,但已经无声无息的被干掉了。下面的人或许看不到,但在树冠上,李铁看到的信号烟是一根接着一根,显然都是被散出去的无常顺手干掉的。对讲机中传来的“哔哔”声不绝于耳,要不是为了及时的回馈信息,李铁都想关了。哔哔的烦人。

    又说:“你说,这一次蓝军会不会哭死?”

    车停了,因为遭遇到了地雷袭击,车被“炸毁”——地雷当然不能用真地雷,都是一些带有特殊的电子信号的设备,一旦被触发,这些金贵的铁家伙就会被判定为炸毁。总不能是真的有一辆炸一辆,钱多也不是这么玩儿的。杨志笑,说:“现在哭还有点儿早,狩猎才刚刚开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