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 红方

    “稍息,立正!”作战靴一出、一收,整齐的擦出“锃”“锃”两声闷响,三百余人列成十二排、二十五纵,动作整齐划一,如同一块方方正正的冷钢。清晨的阳光多出了一缕温热,却暖不了这一块钢,置身于对立面,让人的心头都不由生出一种压迫感——这是一种真正的,独属于精锐的气质。

    “气是什么?”风尘平声静气,问了一个问题。阵列中,应答如雷,整齐划一:“气在身体,运行身体。”

    “气,如何为我控制?”风尘又问第二个问题。回答的依然整齐划一:“用呼吸去控制,用意念去引导,用刺激去强迫——威逼利诱。”

    “很好!”风尘点头、踱步。

    这是一个极为标准的标准答案,早在之前函授气息训练、立桩之类的时候,祂便进行过讲解。务必要使每一个人明白,这是什么,为什么这样做。祂要让这些人不仅仅“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

    只有“知其所以然”才能明白训练过程中,每一个要求、每一个要领、每一个技巧的作用,才能更加科学、系统的管理自己;才能全心全意的对待训练的每一个细节——

    而不是表面上看起来对了,实际上却并不对。

    这样的“假勤奋”要不得……

    在风尘还是学生的时候,身边见多了这种“假勤奋”,他们学习学到比别人晚,每天写作业到半夜,星期天还不休息,但是一考试,就现眼了。学习本质上是一件靠脑子的工作,当一个人脑子不工作的时候,纵然每天学到大半夜,又有个屁用?而实际上,真正的开始用脑子工作,去学习的时候,课堂上的东西,课堂上就掌握了。当然,人和人之间,智力是有所差距的,这个差距是什么呢?

    这个差距,就像是祂、和祂的同桌江理仁之间的差距——

    江理仁几乎没写过作业,因为课堂上的东西,课堂上就消化了。正因为消化了,所以就算是考试中,一些未出现过的,特别生僻的难题,往往也会迎刃而解……因为会了,通了,所以就不需要写作业来辅助学习了;

    祂呢?差了一点点,课堂上的东西,当堂能够领悟大半。然后回家用脑子复习一遍,也就掌握了,然后把当天的内容进行背诵记忆,彻底掌握——同样的,祂也是那一个可以特权“不写作业”的人。

    但江理仁不勤奋吗?但风尘不勤奋吗?

    不是的,他们很勤奋。

    他们的勤奋,就在于全心、全意的在运用自己的大脑。别人上课转着笔发呆走神的时候,他们的精神意志可以集中到听不见后座人说话,耳朵里只有老师讲课的声音。他们可以及时的跟着进行思考、思辨、理解。这一种“勤奋”别的学生做不到,所以别的学生就必须要面对堆积如山的作业——可即便如此,每一次考试也考不过这游手好闲的两个人。这就像是那一个南辕北辙的故事所讲的一样,你要往南走,却拼命的赶着车向北,又什么时候才能够到达目的地呢?

    会“勤奋”的人即便到了高中于别人的眼里也是轻松而游手好闲的,不会“勤奋”的人就只能感慨学习压力大,把自己弄得疲惫不堪,处于一种随时都有可能猝死的亚健康状态!

    风尘就是要这些士兵学会真正的“勤奋”……

    “下面我来讲进阶训练!第一点,气息的训练,你们已经明白了圆木辅助,对于你们进行气的运行、呼吸的一些帮助。更进一步的训练,就是要更加针对杏的,进行刺激训练,都看着我,注意我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细节。看好了!”风尘扯开上衣,将头盔、作训服都脱下来,里面的长袖内衣、紧身背心也脱掉了。白净的皮肉,柔和的线条就在众人的眼前呈现,祂的身材,美妙的就像是一个下小上大,倒放的梨。

    纤细的腰肢,凸起的胸膛,瘦而丰腴。却见着一层黑色在祂的体内蔓延开,使得祂全身的皮肤都变成了一种黑色。

    风尘竟如一尊铁人一般,站在那里,竟让人不自禁的想到了终结者里面,来自于未来的终结者!

    “气不能至于细微的毛细血管之中,作用于肌体。那么就会产生青筋暴起,面红耳赤的情况。但气如果可以进入到细微处,就会像我这样。当然,一开始,皮肤只能从红色开始,逐渐加深,这是一个关于个人对气的控制能力的事……在这种状态下,无论是力量、防御,都极其厉害!”

    风尘蹲下来,用手很轻盈在在地上一抓。冬日里被冻结的坚硬,连阳光都无法温暖的地面,在祂的手下就像是一块柔软的豆腐。

    五根手指簌簌的插进去,一抓,坚硬的地面就被抓出了一个坑,泥土碎成了渣。

    风尘的手上,却纤尘不染。

    风尘起身来,拍拍手,说道:“这就是我今天要讲的,而具体的方法,就是进行局部的击打、刺激,当局部受到击打之后,气就要过去工作,一点一点的提高。”风尘也不穿衣服,就这么的一边来回走,一边给士兵讲解。讲解完之后,就让士兵开始训练。二人一组,相互用肢体进行特定部位的击打、意念引导、刺激、控制!风尘这才开始穿上了衣服,含沙出了阴神,和风尘说:“刚要不是我反应快,都掉地上了。”

    风尘自是不方便和她说话,在士兵训练的时候,还一边在边上进行督促:

    用呼吸的节奏,来使肌体兴奋!通过兴奋,让自己的身体状态达到更好!再通过呼吸来摄入气,控制气……

    过程,是乏善可陈的。看起来也和平日的训练没有太多的不同——但这个过程中所蕴含的东西、道理,却是更加深奥了一些。这其中包含了运用十二大类呼吸法来控制身体的兴奋、冷静的技巧,包含了如何让气至于细微处的方法——但更重要的,是由简单至于复杂,让这些士兵具备了一定的提出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是可以自己根据自己的身体状态,进行一定程度的“量身定做”的。

    李铁、杨志二人也跟着一起练,等到熟悉之后,就又是气息训练。而后一个上午就过去了。

    下午的训练进行到一半,就接到了通知:

    今年的春季演习将会在北面的一个演习场进行,那一个演习场包含了山地、丘陵、草原多种地形,而无常大队则会处于红军一方——按照惯例,红军一方,就是输的一方。套路就是蓝军大杀四方,红军丢盔弃甲,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你怎么进攻,我怎么防御,也都是总参定下来的,和过家家区别不大。而现实……有错差别,但红方被先进设备教做人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之所以每一次红方都输,倒不是因为总参就是要红方输的。而是演习的本身,就是在检验新设备、新武器好不好用,战场上用起来有没有什么取缺陷。武器对战斗力的影响有多大之类的……

    一般而言,蓝方就是运用新装备的一方。红方就是小米加步枪——

    于是,输了不奇怪,赢了才是奇怪。

    接到了通知之后,让队员们练着,李铁、杨志、风尘就开了一个小会。杨志咂摸一下,说道:“把咱们放在弱势的一方,上面的意思很明显啊……”无常大队行不行,拉出来遛遛。检验一支部队的最好方式是战争,在和平年代,退而求其次,演习!李铁道:“我认为,红方赢不赢,是无所谓的。咱们无常能够打到什么程度,才是上面关心的。这一次,咱们肯定是全部出动,大厨都要顶上去了。就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恶鬼缠身,什么叫做冤魂附体,什么叫做……”

    他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发冷,更透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

    “阎王叫你三更死,不敢留你到五更。”

    杨志道:“咱们的战术?”

    李铁挤出了一脸的横肉,嘿然冷笑,说道:“咱们的战斗,就是自动化。要么完成任务,要么就在完成任务的路上——演习什么时候开始,他们说了算;演习什么时候结束,我们说了算!”这话说的霸气,若是让其它的部队听了,一定会认为李铁疯了:看把你能的,还能不听命令不听指挥?你咋不上天呢?但这实际上,却不是听不听命令的事,而是无常一旦真正运作的一种“必然”。

    当命令下达之后,一旦无常真正开始执行任务,李铁也不能够保证可以及时有效的和无常的队员取得联系。

    风尘吸了一口气,对李铁说道:“阎王,你报告吧。把情况和高层说清楚,看看上面是什么意思。”

    李铁点头,说道:“好。”

    杨志假模假式的感慨了一句:“养了这么一群鬼,咱们也是烦恼啊。只能尽量在规定的时间内把对方干掉了。不然上面说演习结束了,结果咱们的队员还在战争状态,那乐子就大发了。”

    风尘摇摇头,说:“我更担心另外一种情况!”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