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六章 觉醒了新技能

    一如置身于寰宇真空,寂的亘古,见一恒星之诞生,起初聚变之能不显于外,却能直观感到其中磅礴、浩瀚;之后能见其光、色,有无量之射线喷洒而出,却依然只是能感受其中的磅礴、浩瀚,但一切却犹如虚幻,并不能在自身上,回馈一星半点儿。无声无息,如真似幻……此时、此刻,风尘的身上,便给人这样一种感觉!

    那一种“萌动”较之于贯通奇经八脉之前,所感受到的一种“真实”之外,多出了一种“虚幻”,一如祂体内巡行之气,既是存在的,却又好像是虚幻、不存在的。

    但,却更加的浩瀚、磅礴。

    但,却是收敛的。

    观祂行四十五个动作,舞蹈空灵、幻灭、飘忽,便是含沙也都生出了一种恍惚,有一种无法记住祂前一个动作,不知道开始、不知道结束的错觉……这在之前的时候,是没有的,但当祂通了奇经八脉,正奇相合,便有了。含沙一瞬不瞬的,看着风尘的每个动作,五九之数,不漏一毫。心道:“只是一个旦夕可成的奇经八脉,竟然会有这番变化!有仙人之飘渺、有魔鬼之飘忽,有如海市蜃楼一般的幻灭,有如梦幻一般的……”那一种“梦幻”,它实不知因如何形容。

    或许,这“梦幻”二字的本身,便是一种最为恰当、合适的描述于表达?

    无形的力场静逸,无声息、无变化,却冥冥存在。

    风尘停止了最后一个动作。

    力场消散。

    风尘细体刚才的变化,不由轻喃:“是我妄自尊大了啊……通了八脉之后,竟能生出这番变化,却是……”细碎的声音,融于风中,却不知是风在这一刻才起来,还是一直都在悄然的吹拂。因为祂行功四十五个动作之时,一切似都是静止的,却一切又似都是运动的。“动”和“静”,就那么矛盾的,交融在一起。风尘又是一笑,与含沙说道:“无形力场,天魔力场,我这画风是不是有点儿不对?风婠婠?”却是祂练功时候,形成的无形力场竟像是黄易书中的一个角色:婠婠。

    若是再来一个天魔双匕,天魔带,光着脚不穿鞋,穿上一身飘飘的白衣,放下头发,似乎就更像了。

    含沙出了阴神,掩口笑道:“妖女,你待如何?”

    风尘眨眨眼,说:“听闻师姐乃是静斋这一代最杰出的传人,人家倒是很想亲近一下呢。”学着“婠婠”的口气,撩拨了含沙一句,那声音中虽然不含真言震慑人心之能,但单凭声音,就让人能够感受到其中的媚意。

    含沙幻出一副圣洁的模样,声音空灵、飘渺,配合道:“听闻师妹也是不出世的天才人物,小小年纪,就将天魔功练到了十六层,乃是阴癸派的希望。我不想和妹妹为敌的,你若放弃为祸天下,我便也不找你麻烦!”

    “哼,说的好听。你静斋不出来为祸天下,我圣门又怎么会和你们这群秃子对着干!”

    “那,就只好领教妹妹的高招了。”

    “……”

    风尘、含沙很是戏精的演了一段。之后才是恢复了正经,含沙笑话祂:“看吧,通了奇经八脉,还是有一些用处的。你自以为尽知,却也只是知,有一些地方,你还是想不到的。”

    风尘道:“的确是我妄自尊大了。”

    含沙道:“单就表现而言,以我之心境,看你练习道生功,亦心生恍惚之感觉。若是换成常人,心境不足,你倒是真的可以如是做天魔舞,一舞之后,万籁寂静,不需要打,施施然走了,旁人都不会知晓。”

    风尘问:“有那么厉害?”

    “下面的战士,都是意志坚定之辈。你可一舞,看一下他们的反应!若你愿意配合合适的服装,这一舞,威力会更大。怎么说呢,可以于举手、投足之间,夺人之心智,其中玄妙我也说不清楚,单只是一种感觉。或许,可以结合心理学的一些内容,将这一能力进行深刻挖掘,使迷人、魅惑之能,更加灵活多变。”含沙说着让祂一试,心中一动,便有了一个主意,于是就给风尘提了一下。

    “这个好!”风尘听的眼睛一亮。这可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本事了,若能举手投足,无声无息的,就影响一个人、一群人,那简直太厉害了。

    含沙笑,说道:“是吧?我感觉,全世界也没几个人能都抵挡你的‘魅力’。”

    风尘道:“晚上细研究!”

    遂,便又试验了一些昨晚的实验构想。和贯通奇经八脉的顺利不同——就没有一次成功的。风尘也不在意,实验之后,就坐下来,又扯了一会儿信息漏斗另一端的记忆。这一次的记忆乏善可陈,都是生活中的一些琐碎……有上学和同学之间的交流,有一些闲话,有做饭、做家务等等。倒是在这些细节中,少女的身份终于露出了一些端倪……自琐碎之中的一些想法、灵感之类的东西,风尘确定了她,其实就是“江理仁”——用时髦一些、确切一些的说法来解释:

    江理仁是经历了“魂穿”,穿越成为了这个“少女”,光是这一点信息,就让风尘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问:自己曾经的初中同学,而且还是关系密切,算得上极为要好,志同道合的好朋友的那种,穿越成为了一个豆蔻少女,无论是容貌、身材都是祸国殃民那种,而自己却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躲在另一个世界里进行“偷窥”……这是不是有点儿不道德?貌似,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了诶。

    补充问:我要对她负责吗?

    古怪的念头在心头一闪,风尘心里嘀咕道:“妈妈呀,你说你魂穿魂穿成女的就算了,还穿这么好看干嘛?都让我生出非分之想了,简直不可理喻……我都成了祂了,怎么还会有男女之情这种念头?”

    含沙好奇的看祂,问:“你想什么呢?”

    风尘实话道:“我在想,江理仁怎么魂穿可以穿那么好看,绝对算得上是我见犹怜的美人胚子了。你说,他这种,是不是应该先给兄弟爽一爽?”含沙丢给祂一个白眼,磨牙道:“滚,你怎么当着人家的面说这个?”

    风尘无语道:“不是你问呢吗?”

    端起了地上的帽子,含沙不理祂,直接回了阴神。然后便钻进了风尘的作训服里面,宽敞的作训服和肌肤之间的空间很大,躺进去很舒服。风尘戴好了帽子,便一溜烟下山去。无常的队员们则是已经自己完成了贪食一缕紫气的功课,正在练习“体操”,在分明感受到了自己的身体像是发面一样,明显的比以前强壮、比以前精力旺盛、比以前耐力更好,体质更好,大冬天一身单衣也不冷之后,他们练的很是主动。风尘道:“一会儿教你们一些新东西,我先去吃饭……”

    李铁、杨志二人看风尘一眼,很是幽怨。李铁道:“司命你不能每次都这样让我们喝二手汤吃二手饭啊……就不能同甘共苦?”

    “就你意见多,你问问他们,有意见没有?”风尘笑着指一指队员们。

    回答的声音整齐划一:

    “没有。”

    李铁:……很是有气无力的无语问苍天,说:“我有一种被出卖了的深深的挫败感。”

    风尘看他耍宝,笑道:“这位同志,那一会儿的新东西你学不学了?”

    李铁秒变脸,一脸的阿谀奉承:“刚才那谁不满来着?我就见不得这种人。咱们司命不过是提前几分钟吃饭而已,谁敢嚼舌根子?”

    风尘:……

    杨志呸了一声,说道:“就没见你这么无耻的!这么多人可都见着你的嘴脸了……都看见了啊。无常大队最无耻、最不要脸的人是谁?”杨志提高了声音。然后队员们就回答:“阎王。”李铁感觉自己受到了成吨的伤害——杨志又扯着嗓子说了:“对,就是阎王。要说当年啊,那可惨了……”

    李铁问:“就怎么惨了?”

    “那一年啊,一个猴子突然间就闯进来了。拿着棒子到处乱打。作为无常的阎王,他直接就钻桌子底下了——没错,和天上那位一样,撅着屁股钻桌子底下了。要不是我力挽狂澜,现在的无常颜面尽失啊……”

    这瞎话说的叫一个皮,惹来一阵子笑。风尘笑了一下说:“你们继续,我是真不乐意和人挤……一会儿你们要是表现好,我给你们跳一段舞。要是表现不好,那就没有了。你们继续、继续。”

    风尘离了训练场进食堂,今天的早餐是羊杂汤配馒头、咸菜,风尘的饭量减小,就一碗羊杂汤一个馒头刚刚好,倒是含沙吃的都比祂吃的多。家里的刀锋的食量也不算是小,于是就和含沙一起在食堂吃完之后,就带了一份营养丰富、均衡的早餐给刀锋战士。在进化的道路上,最不能少的就是营养。

    重新检查了一下投影的阵法、凝点,风尘便带着含沙出了宿舍。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