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二章 B面的歌

    有一个段子,是讲的理发店老板教员工:“见着顾客,要叫帅哥。”员工问:“那要是丑呢?”老板说:“丑的就叫老板。”员工道:“是,老板。”驾驶员称呼风尘“首长”,就和店员称呼顾客“帅哥”或者“老板”一样——都是套路!

    至于具体到是要称呼“同志”还是“首长”,那就要进行主观判断了——自无常大队这种地方接出来的人,按照经验来说,普遍都是少校、中校的军衔,尉几乎都是没有的。要说风尘肩膀上是光的,谁信呢?所以,一声“首长”是必须的。风尘听的不禁浅笑,小幅度的摇摇头,看了一眼下面,分辨了位置,指着一条冻硬了的河。说道:“就那里吧,河边树林空地,高度稍微低一些,利用树木挡住人的视线!”

    直升机便飞了过去降低高度。

    修葺的整齐,铺设了地砖的河岸两侧,有遛狗、晨练的老人、中年人三三两两,另一侧是一条南北朝向的公路,高速移动的汽车发出呜咽之声。

    直升机低空掠过的时候,就引起了晨练之人的注意!

    低空、慢速、悬停——

    这无疑是很少见的一幕。

    众人只是注意直升机,却没有注意到直升机上一跃而下的人影。十多米的高度,风尘自舱门一跃而下,已经干枯的枝杈纵横密布,阻隔了人们的视野,风尘的速度又快,无声无息的就落在了地上。冲着直升机挥一下手,直升机就继续低空飞行了一段,然后突然拔高,变成了大约是脸盆大小,朝着北方飞走。风尘拍了一下怀里酣睡的含沙,说道:“别睡了,咱们已经到家了。”

    出了林带,过了外环公路,就是王明村。

    风尘穿过了小巷、小路,只是一阵功夫,就到了自己家的家门口。一进家,就见着父母正在吃早饭。二老感觉了动静一抬头,就见是风尘,很是惊讶,父亲问:“你怎么回来了?”

    母亲则道:“穿这么点儿,冷不冷?”

    “这不是过完年有点儿时间,就乘着十五回来俩三天。我也呆不长!”风尘说着话就坐下来,却又被母亲唠叨了一句:“你这头发,人军队也没给你剪了。哪个男的像你留这么长,都成闺女了。”又说:“我正跟你爸爸吃了饭出去呀,你回来,就出不去了。”

    “你们去哇么!”风尘道:“我又不是入一头(一进门)就走。”

    “行哇……”

    二人吃了饭,就出门,留风尘一个人在家里。

    父母一走,家里就剩下祂、含沙,风尘去屋子里取出一副五子棋出来,铺开了棋盘,和含沙下棋:“五子棋来一把?不许作弊!”含沙甩一甩尾巴,鄙视了风尘一眼——这话应该是它说才对——祂可还有一个刀锋游荡在外呢。真作弊了谁知道?含沙直接选择了黑子,将之放在了棋盘的正中。相比围棋而言,五子棋的规则无疑更加简单,甭管是横的竖的,只要是将五颗棋子连成一条直线就行!

    规则很简单,可要玩儿的好,却并不简单。五子棋是典型的“易学难精”,风尘随意的填子。

    一上来并不需要多少计算……

    棋子一颗、一颗的落下,风尘的神色逐渐认真,而含沙……不论是女人还是女妖怪,都是拥有耍赖的特权的——相比大脑的发达程度,它明显处于劣势,所以阴神作弊,借用算力进行辅助也没什么不可以。风尘对含沙的“作弊”看的一清二楚,却很明智的当做没看见,只是绞尽脑汁的计算、推演。

    含沙对此很满意,长长的,金黄色的尾巴摇啊摇,说不出的得意。棋盘上风尘是明显处于一种劣势的!

    祂,还比不过AI。

    终究,还是输了。

    阳光透过了窗子,照进来,落在一人一鼬的身上。黄鼬的一身金黄似乎燃烧一样,一双黑豆一般的眼睛看着风尘,满是戏谑。风尘说道:“不带你这样的,你太欺负人了。咱们这是第二类生命之间的对决,你把AI拉出来,算怎么回事?”含沙撇嘴,说道:“反正阿尔法闲着也是闲着……”

    风尘:……

    含沙问:“要不要再来一局?”

    风尘摩挲着下巴,审视着含沙的阴神,说道:“不用了。刚才的一盘,我消耗了不少的心力,咱们歇一歇,说会儿话。”

    含沙道:“要你爸妈回来看你一个人跟空气说话一定会以为你疯了。”

    风尘笑,伸手在她阴神的鼻翼上刮了一下……

    祂能感受到那种虚拟的质感。

    很妙。

    含沙摇头躲闪了一下,嗔祂一眼。

    “你给我唱歌,我就原谅你!”

    “唱什么?”

    “唱我没听过的,B面女孩儿不是有两首歌吗?这个你知道,肯定也会唱。我还没听过她的歌是什么样子呢。”

    “我想想,一首是《一剑独秀》,好像说的是峨眉剑法。只可惜这些日子的记忆中并没有峨眉剑法,也没有秀剑的内容。”风尘沉吟一下,说道:“或许以后,慢慢就能接触到更多、、更有趣、更有价值的东西也说不定……”关键,是祂对女孩儿、女孩儿的姐姐、小姨三个人都充满了兴趣,至少想要知道她们的名字。

    在心中过了一下《一剑独秀》的旋律、歌词,风尘便清唱了起来……

    “剑气纵横八万里,豪气荡,都是江湖儿女!”风尘的声音干净、浑厚,听着令人不禁就想起了一脸胡子拉碴的燕赤霞,想起那种一身正气、除魔天地间的豪情。祂的声音,并不是原本女孩儿的唱法——女孩儿的声音是薄且锐利的,失了一些浑厚,却多出了剑的锋利。如果说女孩儿的剑,是紫薇软剑的话,那么风尘的剑,就是玄铁剑——重剑无锋,拙而不工。

    “……”

    “峨眉剑……一剑秀绝甲天下,且听诀!”

    那诀,便是剑诀:

    侍剑松身意迟迟,动若雷霆先半手,手出招出分生死。

    刚柔变化须进取,且刚且柔宜权速,骗字一诀剑封喉。

    歌中剑诀乃是真,只是知诀不知剑。一如是有人得到了一本武功秘籍的总纲,却没有具体的练法一样的蛋疼——风尘唱完了剑诀,便停一下,说了一句:“要不是知道后面有完整的剑法,我都想自己根据这总纲创造一下了。”不过,既然有现成的迟早会得到,再浪费时间在这上面,便不可取了。含沙听的点头,说道:“还有呢?听着好像没唱完!”

    “你就不能让我感慨完吗?”风尘顿了一下,就继续唱:“春秋传下的沙场剑,染了多少血。峨眉的剑已传了两千年,剑中的精神如那巴蜀的山,奇峰险峻凌空渡,生死就在一线之间……”

    一首歌终于唱完。

    含沙回味了一下,赞叹道:“那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这样的歌竟然是一个女孩儿唱的,真的是……真的是……”

    含沙都不知道应当如何去形容,却对B面生出了更多的好奇。她想了想,说:“咱们整理一下B面的那个中国吧。”

    风尘“嗯”一声,问道:“怎么?”

    含沙看着祂,目光盈盈、透彻,说道:“真对那个世界好奇呢。所以,就想知道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政治、经济、民生各方各面,都想要知道。更想知道那里的普通人的想法是什么样子的……”

    风尘说道:“我也想要知道。晚上的时候整理吧,白天咱们好好休息。也就今天、明天,后天差不多就要走。”

    含沙问:“还是坐飞机回去?”

    风尘笑一下,说道:“这还用问。”感官的另一端,是属于刀锋战士——刀锋战士又长了大概三厘米左右的高度——但体型却有所变化,开始变得“胖”了一些。这么说,或许并不确切,确切的说法,是朝着“婴儿”的体型在发展。它的头比之从前,直径大出了一倍还要多,体重则是增加了两倍!它就依靠着风尘设置的投影,在投影的范围内活动,从外面看进去,就只能看见一间安静的空屋子。

    风尘不在,它的食物就是上次秦璐瑶带来的一些特产,尤其是以奶制品为主。不缺吃不缺喝,营养丰富,这使得它的“进化”从未停歇。

    但这个“进化”的速度却被风尘人为的限制了:祂需要时刻把握住进化过程中的每一个点、每一个细节、脉络,不允许因为快速而导致错过某一个关键的细节、关键的点。祂是要时刻保持自己的驻法能见于最细微,分十万八千触,知其大而无当,小而无端,又要保持其静之无上,统领分合。一静一驻,玄妙无穷!

    时时刻刻,这一只刀锋战士的每一寸变化,都在风尘的把握、控制之中。那一种驻法已经是一种“尽”。

    这一种“尽”便是一种尽头。

    那“静”却是无上,是一种把控一切的超脱,那一种超脱,便是天涯,亦是一种尽头。

    二法同出,一尽一咫,一入一出。

    漏尽其中玄机。

    超然于身物外。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