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一章 同出一理

    李铁寻思一下,说:“十五之前应该没什么事儿!”杨志也道:“说的是,过年的时候没回去,十五回去一趟也好。”风尘“嗯”了一声,笑,说道:“那就行,我手头有点儿事情要忙,训练上的事儿,就交给你俩了。”

    “行,你忙你的。”李铁、杨志二人自无不可。对于风尘将训练交给他们,自己去“忙”也是理解的——

    毕竟,除了无常的司命这一个身份外,人家还是一家研究所的主管,身上的事情多着呢。总不能说是放下研究的一摊子事情,一门心思的搞训练!风尘点点头,就回到了宿舍,就在宿舍里和含沙、刀锋配合,开始忙了起来。首先整理的,是源自于“记忆”中的,关于十二正经、奇经八脉、三脉七轮、脏腑自循环系统、精、气、神、罡、煞的内容,二人便由精、气、神开始整理——

    源于B面,那少女的记忆的理论,由于其学习是一日一点,务求掌握之后,才会新授,故学习的极为扎实、系统。

    其中,关于气的解释、描述,引申,和风尘、含沙之前整理的“精、气、神”中的“气”完全一致。

    精的解释,亦是同理,只是具体到细节上,有一些不同。这一种不同,就像是牛、羊、马都是蹄类,这是照着蹄子分的;牛、羊、马不是一类,则是按照外形分的——内容并没有错误,只是分类有一些细微的差别。却并不妨碍风尘、含沙进行整理、总结。

    神,二精相搏谓之神。

    神之五属:神、魂、魄、意、志……

    却正是“殊途同归”,归结于道理,总是一致的。这一过程,极为顺利——就像是一种对风尘自我的体悟、体会的一种认证,让祂不自觉的,就生出一种成就感来。精、气、神之后,便是十二正经、奇经八脉,这一点也极为容易——因为都是一样的,只是风尘特殊了一点点,更多出了十二条正经。再便是经穴、络穴、奇穴,统共算起来,竟然有一千多个,密密麻麻犹如繁星。

    头部,则是穴道最为密集、众多的区域,乃是六阳汇聚之地,被称之为“六阳魁首”,爱是重中之重。

    又三脉七轮,其中包含了三脉的汇通之法,亦是和风尘的办法一样。是需要一点一点的汇通的,倒是七轮之解释,则完全不同于七轮原由的意思,体系。其“七”指的是全,补全的意思,乃是于奇穴之上生造化,对身体进行补全。这就是所谓的“七轮”——这一点,倒是令风尘为之赞叹,似是一种心有灵犀,将自己那很是隐约的一种想法,指点了一个通透。当祂完成了这一部分整理,便已经是中午了。

    这些足用了祂一上午的时间……

    是整理,也是研习、品读和体味的过程——所以速度并不算快。

    中午吃过饭后,下午继续整理。

    脏腑自循环系统!

    这一套系统,简直妙绝寰宇,其之细致、精微之处,令人为之拍案!这一套系统,是集一身之精、气、神,汇于脏腑,其外只供身体的最低消耗,将自己巨量的精气神,皆用于这一系统当中,以改善脏腑之机能,促使脏腑进行“产业升级”,五脏六腑,包括了子宫在内,皆各自形成一个独立的小系统,而这一小系统,却又集合在一起,构成一个复杂的,各自运行却自洽的大系统。

    总而分、分而总……风尘依经络之脉络,将之在脑海中构建起一个模型,刀锋则是建立了一个3D模型,进行相应的储存。

    十二个部位,子宫那里对风尘而言毫无用处——祂的第三神经系统,也不能生搬硬套,需要在这个基础上进行研究,整理出一个可行杏的方案。完成了这一整套复杂、美丽的东西,外面的天色都已经见暗了。

    风尘长出了一口气,说道:“这一套体内的,脏腑自循环的系统,简直太美了。巧夺天工!”

    “是啊,这样一套系统,究竟是怎么想出来的,简直不得了……”

    风尘古怪一笑,说:“你看这里……”刀锋以情景剧一样的方式,播放了一段幻象图景,一梳着马尾,透着一股子精气神的女子抱着胸,很随意的嗤笑:“哪里那么复杂?直接集中气,注入脏腑,很容易的好不好。只需要形成富氧环境,身体就很容易可以达到理想状态,少女,你这办法太麻烦了。”

    末了,似乎还评价了一句“舍近求远”……记忆也许并不百分之百的准确,但大致的意思一定是不会错的。

    含沙饶有兴致道:“这,就是那位‘姐姐’?”

    “对,确切的说,应该是女孩儿小姨的大学同学,还是很好的闺蜜。曾经做过特种部队教官,能把学员吓晕过去那种……”风尘说着,就忍不住笑——这个女人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暴力狂。拥有着类似于自己聚气、敛气的格斗技巧,亦可以把自己的全身变成黑色,可以做到“万法不侵”——至少,雷电对她而言,是没有任何伤害可言的。“她是如何锻炼的,这个我却很好奇!”

    只可惜,这一部分的“记忆”许多都属于核心记忆,周边的记忆并没有涉及。风尘也只能是望洋兴叹了。

    “总是女孩儿女孩儿的,名字应该有吧?”

    “没把名字拽出来……”

    风尘一脸郁闷。

    起身来,说:“姑且就这么叫吧。咱们承了人家的情,得了人家的记忆、心得,就别给人家取外号、代号什么的了……倒是挺有意思的,你说,咱们之前也有过类似集中气于脏腑的想法,和这些理论,却是异曲同工的。只不过人家早走了一步,要远远比我们来的成熟……”

    含沙点头,说道:“是啊,总有一种肚子饿了,想吃的的时候,突然有人送上一份美味一样的不真实……”

    “这大概就是机缘吧?”风尘“哈哈”一笑,便带着含沙去了食堂。晚上的时候,二人便不再继续整理,上了假楼的顶上,开始了晚上的任务:

    读一些经典,翻阅一些资料,再讨论一会儿如何构架系统,爆发一下头脑风暴。然后就去洗澡、入静、驻脉、睡觉。

    第二天,风尘露了个头之后,就继续进行资料的整理工作——主要是异世界的一些科学上面的理论大略。没有具体的公式,只是一些文字杏的描述,有一些,风尘只是记住了一个名字——但,一个名字也都是极其重要的!只要下决心,一个名字,很可能就会引爆一个灵感,创造一个科学上的奇迹。这些东西,要远远多于昨天的经脉、穴道一类的东西,风尘足足弄了三天,才彻底搞定。于是,再一觉醒来,便已经是正月十四。

    窗外正还暗着,风尘依然穿了作训服,带着含沙上山。山林中多是荆棘,冬日里更是干燥的硬挺,练习完了道生功,又汇通了一下左右脉,左脉、右脉的第二级已经通了九成。之后却是照例的“拔河”,咂摸了一些信息——多数的信息都是旧的,少有新获。过了许久,等着太阳升起了一段,朝霞散尽,风尘才是下了山来。

    先叫了直升机——却也不算是公器私用。

    然后,就换了一身便装。

    便是那一身在苏州用代金券买的衣服。略微肥大的外套透着一些慵懒,宽松而舒适。衣服的料子集了精致和粗犷两种矛盾的风格——一分粗的经纬编织出一块块的小方格,又有手指粗细的白线勾略出十厘米大小的方格,形成一块一块的,斜斜的格子——这一套衣服很考验人,但对于风尘而言,无疑是合适的。

    风尘的下身,是一件紧身的小脚裤,手机揣进了裤兜里——算是有些久违了。

    风尘进了食堂,军医和李铁他们都在。

    “这打扮,今天要走?”

    李铁问了一句。

    “一会儿直升机就过来,我让它直接找个没人的地方把我空投下去……”风尘笑了一下,说:“现在春节期间,交通紧张,我就不跟老百姓挤占资源了!”李铁竖起大拇指,咧嘴笑道:“你是第一个把蹭飞机说的这么新颖脱俗的。不过也是,章市那里的军用机场和这里也经常有往来,又不是真的单独飞,就是顺道带你一程!”

    “上道。”

    “手机保持开机,如果有紧急的事情,我会通知你。到时候直接飞过来,你直接手机开定位,别在闹市区就行!”

    “我也就会去两三天,你还要给我整点儿事儿?”

    说是这么说,但通讯畅通肯定是要保证的。

    风尘吃了早餐,又过了一会儿,直升机就过来了。风尘上了直升机,直升机一掉屁股,就飞走了。

    透过舷窗,可以看到下面绵延的高山缓慢的后退,飞行颖回报了几句,之后机舱内就一阵沉默。操作飞机需要专注,驾驶员又戴着通讯设备,却是不能跟对方聊天,扰乱对方的精神。一直过了山区,下面连续过了两个县城,然后就进了海明市,驾驶员问风尘:“首长,停哪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