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章 移花接玉

    由S级,到C级——这一份才情,风尘亦只能佩服,自叹弗如!再演天霜拳,此拳法却以擒拿为主,击打关节,劲求震、远、透。震,是要震散其力、麻痹关节,其远,在于其深,使劲长久难散,其透,则是要劲自体表透入肌理,三劲合一,便会令人产生一种寒冷、麻痹、僵硬的错觉。故此,名为冰霜拳!

    这一份奇思、妙想,发人之未有,世上本无“霜劲”,但却利用震、透、远的三种劲,按照一定的方式结合,于是便有了“霜劲”——是真的可以令人关节产生僵直,动作不能顺畅、连贯的。

    而若三劲足够,也并非不能一拳下去,让人变成僵硬的,如同被冻硬了的僵尸。

    祂拳、步相合,动静相宜。

    天霜拳本无定法,随意施展,却有发劲、用力之根本。整体动作,融合擒拿,看起来确实朴素、硬朗。一连十余拳,在风尘的施展之下,却是无声无息。祂停了动作,张开自己的右手看了一阵,暗想:“那女孩儿的姐姐,记忆中有一只手抓住人的脖颈,就可以控制一人的每一寸肌肉,只要抓住,那人就要被随意操弄,我或也可尝试一番……如此劲道的控制,闻之骇人啊!”

    又捏了一下拳头,便听含沙说道:“这天霜拳,却看不出有什么奇妙的地方,感觉挺普通的!”

    “天霜拳不以招式、步法见长,核心乃是霜劲——每一拳都携带了霜劲,只要被击中一下,身上就会产生麻痹。若霜劲足够精纯、力量足够强大,一下就能把人打死。《风云》中,雄霸将天霜拳教给秦霜,而不是聂风、步惊云,多多少少也有真把秦霜当成弟子,却只是把聂风、步惊云当工具的意思……天霜拳,就是三绝中的内功。三绝合一,取腿法之凌厉、掌法之诡异、拳法之霜劲,三合为一,便是三分归元气。风飘忽无定,或轻柔或凌厉,柔和的时候和风细雨,凌厉的时候,摧毁一切;云高远飘渺,变幻无常,聚散无定;天霜拳之霜劲,浅时可于不知不觉,令人动作停滞,深时,可令人如置身于西伯利亚的寒冬之中,顷刻之间,就冻结僵硬。”

    “出招之时,有风的飘忽无定,有悠的变幻无常,有天霜拳的劲,令人入置身寒冬。三分归元气,随心所欲……”

    获得了相应的“记忆”,这其中的技巧,便就像是千锤百炼——那不再是别人的,而是祂自己的。

    风尘随意的活动手脚,霜劲遍及,无不元转如意。

    正要停下时,就听含沙道:“你先不要停,多练一练。或许,这些东西,你是不会遗忘的!”

    含沙似有所指,却并没有即刻给祂说明。

    风尘也就不问,于是便沉下心来,将拳皇全人物、天霜拳、排云掌、风神腿和三分归元气都一一练习,风神腿还结合了自己的走踢,彻底变成了自己的东西。足足过了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祂才停下来,看向含沙,问:“这样可以吗?”含沙点点头,说道:“应该可以了,我也只是一种猜测,需要明天看一下效果!”

    “洗耳恭听!”

    风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含沙抿起嘴唇,清浅的一笑,柔声道:“就像,是人们做梦。刚刚一醒来的时候,梦是记得一清二楚的,然后过一会儿,就忘记了。假如在一醒来之后,就将梦讲给别人听,那么他忘记了做梦的内容,别人却还是记得的。而现在,我们的情况,似乎也是这样……你提取的信息是A,而你是B,B不能记住A,但是B却可以以不知情者的状态,创造出一个虚拟的A来——或许可以称之为幻想。”

    含沙的意思,祂听懂了——实际上就是将信息A虚拟镜像出一个A’出来。就拿江理仁被遗忘这个事情来举例说明:

    作为知情者、参与者,因为信息漏斗的原因,遗忘是一种必然的事情。因为记忆的主体并不处于这一世界,信息漏斗会将相关的信息吸走。

    作为不知情者,假如创造出一个以江理仁为原型的小说、影视,那么这一个“江理仁”是不会被遗忘的。

    同样的道理,风尘通过信息漏斗,获得了信息A,这一个记忆,只要祂一松劲,就会被信息漏斗拉回去。拉回去了,记忆自然就消失了。但假如信息A在被风尘记忆的过程中,和风尘本身的经验、记忆结合,生成了新的信息A’,那么A’是不会被信息漏斗吸引的,因为这一信息的主体已经变了。

    A的主体,是信息漏斗另一侧,那一个十二岁的女孩儿。

    A’的主体,是风尘。

    “A’相似且小于A,A’属于B,不属于A……你这个想法,或许还真的可以。究竟行还是不行,等到明天,也就知道了。还有一点时间,咱们实验一下吧……”凝动点、凝旋点,虚空中各种的点被凝出来,形成体系,开始实验。昨日商量的内容做完,记录下数据,风尘便带着含沙下山去。祂的身法,突然间变得灵动,比之从前有了一种云泥之别。一个上午又一个下午,或许含沙的法子是有用的,一直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祂都不曾忘记。第二天的时候,也依然不曾忘记!

    但——关于国家的社会结构,关于那个世界的一些科技之类的东西,却忘记了。祂只是记住了拳皇的29个人物,记住了风神腿、排云掌、天霜拳和三分归元气。

    再看了刀锋记录下来的资料,却也是陌生的——然后,就成了全新的,属于祂的记忆。

    练习完道生功,贯了一次左、右脉,风尘便再次开始了和信息漏斗对面的信息较劲——一些并不如何重要的,细碎的记忆,一点点的泛起。她之所见、所得、所思、所悟,一些浅显的念头杂冗的堆砌,被风尘一点一点的掰开了,揉碎了,逐渐变成自己的。一些或者重要,或者不重要的东西,不时的出现!风尘犹如泥沙俱下一般去记忆,去改变,将记忆的主体变化,使自己成为新的主体。

    关于信息漏斗另一侧的那一个“地球”,风尘将之命名为“B面”,就像是一张光盘,有A面和B面一样,如果自己所在的地球是A,那么信息漏斗的另一侧,自然是B。

    那一个地球上的国家、民俗、教育、医疗一点一点的丰满,构成了一个庞大的整体。其中一种女子的服饰,被称为“月衣”,看着极为华丽,却被称之为一种妇女解放的象征,一直流传到今。那里的教育,小学只有三堂课,教的东西更是简单。初中六堂课、高中九堂课,到了大学,则是为了学习忙到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每天早起五点多钟就起床,一直学到半夜的十二点多钟!

    那里的大学像这里的高中,那里的小学像这里的大学。那里的初中学习的多是实用的东西,到了高中,还要学习机床一类的东西。

    一直到大学,才从应用偏于理论。

    更多的收获则是女子于修炼上的一些见闻、感悟,实风尘学会了“夺念法”,于奇经八脉、阴阳五行、三脉七轮上,亦都有了不小的收获。触类旁通,生出一种茅塞顿开之感……处于核心的功法、修炼法门,还不能接触到。但就周边的这些知识,就足以让风尘变得充实,尤是脏腑的自循环系统的构架之类的理论,更是给风尘指明了方向。再一个,则是一个药方——乃是用以修炼耳目的。

    一连十多日的拉锯,此来彼往,风尘也在这样的拉锯之中,逐渐完成了自己的第二十七个动作,道生功也变得圆润自洽,没了之前的那种不协调。

    人逢喜事精神爽。

    风尘也绕过了信息漏斗一回:每一日都不断的拉、角力,风尘决定休息上一天。这十多日的成果,也应该系统的整理一下才好。

    首先,是有关B面的国家、社会的诸多方面,要分门别类的整理一下。其社会结构的形成,以及社会福利、法度等诸多方面,对于本国的社会科学研究,都有着重要的意义。它对一个国家而言,是很宝贵的——毕竟,现实中没有谁允许自己成为一种社会模型的实验品!那一个药方,则不适合自己,或许可以给士兵们用一用。训练法也需要进行一定程度的优化、完善!

    经络理论、精气神之类的,也需要进行一次系统的梳理、完善。

    停一天还是非常的有必要的。

    风尘翩翩然下山来,无常的队员们一如既往,训练的毫不松懈。李铁、杨志也在参与训练,见了风尘,就一招手,呼喊道:“司命,你完事儿了?”

    风尘笑一下,说道:“今天就练了基本功。我给自己放一天假!咱们十五有事儿没?如果十五没事儿的话,我回一趟家。过年不回去,要是十五也不回去,就有些说不过去了。”祂打算十五回去一趟,只是之前离十五还远,也就没说:毕竟身在军旅,谁知道什么时候来个突发事件,说了也不一定能回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