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八章 平行世界?

    随一声“开始”的“始”落下,红色的旗帜劈落,发出了“哗”的一声布料破风声,于此同时,已经“准备”的三人,就同时动了。几一样的动作,结果却并不一样,风尘之一起步,脊柱向左一弯,右足伸,左足蹬、右臂探,左臂应,一窜一动之下,竟是窜出有四米多的距离,领先了李铁、杨志二人近一个身位;再脊柱向右一弯、一甩,换了一个方向,再窜一下,其速更甚,其幅亦更甚,足窜出了五米——地面上,明显可以看到因他窜动,收缩手臂、蹬踩的一侧,有一条拖出的痕迹!

    那一条痕迹,长约两米,一左一右,分布的整齐。一条痕迹,却是先手后脚,汇成一条。之后,风尘几乎就保持了这样的速度——

    快!快的就像是一道闪电!

    一千米长的赛道,三十公斤的负重,风尘闪电一般灵活的移形换位,在地面上摩擦出痕迹,然后通过终点。这个时候,李铁、杨志二人却才行进了大概三分之一!风尘从地上站起来,负责计时的士兵报出了一个很毁三观的成绩:一千米全程不规则弯道,用时43秒5,这还是全程都是不规则的弯道,大弯、小弯、死弯充斥的原因!倘若是换成一条直线,风尘的用时还会更少;倘若是站起来,用两条腿跑,还会更快——但即便如此,也已经快出了人们的想象之外!

    风尘壁虎爬的速度竟然达到了将近22米每秒。

    这是一个何等“骇人听闻”的速度?

    如果这样说,不是很直观的话,那么换成百米来说:如果是一百米的赛跑跑到,风尘只需要4秒3左右,就可以爬完。

    这是一个很容易就能够得出的结论!

    43″5……

    这一个成绩,让一群领导震惊莫名。不过到底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只是惊诧一下,就将这一份震惊给压了下去。

    李铁、杨志也到了终点,二人用时为11秒9,不及风尘的惊悚,却也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成绩。

    “好——”为首的领导,激动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腿。领着一群人走到了风尘、李铁、杨志三人的近前,说道:“这简直是一个难以置信的成绩!机动杏,对于战争来说太重要了。若不是亲眼所见,我始终不能够相信,人可以拥有这样的速度——我算了一下,风尘同志你的速度,达到了八十多迈。这太了不得了!”

    欣赏的拍了一下风尘的肩膀,这位领导实在是高兴,接着说道:“你的那个训练大纲,执行下去,会达到什么程度?”

    风尘敬礼,答道:“报告,首长您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只能根据现有的成绩进行分析,以一百米为标准,百米跑应能够达到8秒,并可根据此速度全速奔跑七分钟,以三分之二速度奔跑,可持续一小时以上……日行军,这个没有做过测试,无法做出判断!”回答能回答的,不能判断的,就说不能判断,风尘不妄言一字——这一个听起来有些狂妄的数值,实际上却破有一些保守!

    “看来,咱们的铁脚板的传统,是要保留下去喽……”领导回头和其他的领导说笑了一句。

    “这要是去参加奥运会……”有一个领导想了一下,脑子里画面一转,感觉太过于欺负人了。一百米都能让五十米——而且这种国之利器,拿去奥运会显摆,怕不是傻了吧?这种超常规的东西,是要藏着才好:

    剑藏于鞘中,才是最可怕的。

    观看完了一场“跑跑卡丁车”的比赛,领导们便也该走了。能够在这里待足三天,这已经是破天荒了。风尘的三份训练大纲也被一并带走,要拿到军区、军委进行研究、探讨。临走的时候,有些矮胖的圆脸空军领导意味深长的拍一拍风尘的肩膀,说:“好好干,这一次弄好了说不定能给你火箭升个将衔。”风尘皱了一下眉,对他的话有那么一丁点的疑惑——将衔是要军委同意才行的,哪儿那么容易?

    送走了领导,晚上该有的训练依然不停,往常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风尘的日常也还照常进行。

    夜色里,寒风冷,独上假楼。

    含沙轻盈的出了阴神,幻出一身雪白的、毛茸茸的衣服,看着分外的妖娆。含沙笑嘻嘻道:“恭喜恭喜,我看你头顶官气正隆,是要升官发财了……”

    风尘笑吟吟道:“哪儿那么容易?要颁将级军衔,要军委表决同意的。倒是校级军衔有可能,这个军区就能发。”

    含沙道:“那也很好了,人家也是官太太了。”

    风尘说道:“怎么?想当官太太?不成啊,咱们刀锋战士还没养成呢。怎么的也要好几年,到时候说不定我娶了别人呢!”含沙呲牙,做出一脸的凶恶状,说道:“你敢,信不信我咬死你?”

    “哈哈哈……不信,你早就说要咬死我了,现在我还活的好好的。这话分明没有半点儿威胁嘛!”

    “……”

    嫌弃了风尘一眼,含沙道:“不给你一点厉害看看,你当我是HelloKitty啊?麻溜的干活儿,这是这几天的实验数据,你整理一下,过一遍!”

    风尘无语,问:“你呢?”

    含沙道:“我监督你干活儿。麻溜的!”

    说着话,还幻化出了一条长长的蛇皮鞭,虚空抽了一下。风尘识趣的闭嘴,开始看前几天的数据——这些数据,并不是说记录下来,就束之高阁的,也不是记在了脑子里,就不需要再去看的。记录下来,或者说是记住,和时不时的再看一遍,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记住了并不会带来一些灵感、想法。

    但拿起数据,去看一遍、过一遍,却总会诞生一些灵感。这就是“读书”的意义所在!哪怕倒背如流,也离不开“阅读”。

    读了一些数据,风尘就暂且放下来,开始和含沙讨论起关于构建一个稳定的系统的具体内容,从总体的构架,逐渐的到细节,进行探讨。只是一番探讨之后,依然一头雾水,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方向。回了宿舍,驻脉于中流,入静之后,风尘便睡去。翌日一早便上山,练道生功,之后便花了一些精力,和信息漏斗进行了一次低烈度的拔河——这应该是祂的第三次拔河了。

    第一次的时候,因贯左、右二脉,精神本就消耗过甚,是以险些油尽灯枯。之后的几日,则安心休养,没有继续,一直到昨天早上,才开始了第二次。

    第二次,以饱满之精神,一点一点的拔,一点一点的抽,将“江理仁”的记忆抽出了近一半。所消耗的精神,却并不巨。

    这一次却是彻底的将江理仁的记忆抽了出来——另外又带出了一点点非江理仁的记忆,那记忆甚为有力,一下子就拽的风尘消耗了大半的精神,祂不敢继续,就松了一下。将那一部分记忆放了回去。但惊鸿一瞥,却让祂看到了极为旖旎的一幕:一个十二岁左右的,生的极为漂亮的小女孩儿,正穿着一件咖啡色的裙子站在落地镜前,自我欣赏。

    女孩儿拥有一双透彻的眼睛,脚上是一双浅蓝色的帆布鞋。

    惊鸿一瞥中,还看见了屋子里的陈设。

    很干净,现代的风格。

    ……

    这惊鸿的一瞥,被祂反复的记忆、再记忆——那一种信息之间牵扯的力量,让祂直觉的认为这不是一个“凡人”。

    那里……是一个现代化的都市,而且还是中国的都市。无论是从衣着上,还是从房间的陈设、装修风格,以及一些字……对了,字,竟然还是简体字。风尘的心头冒出了一个念头,暗道:“难道,是所谓的平行空间?和江理仁的记忆耦合在一起,并且那么强力的记忆,其主人又和江理仁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是那个女孩儿吗?不,不是……如果能够获得更多的记忆的话,那么!”

    “含沙,进行记录。将这一段信息存储到网上,最好使用硬件存储,多份。另外,进行定时提醒,明天早起差不多我练完道生功,拓展三脉之后,进行必要提醒!”

    这是一个必要的步骤:

    风尘不知道自己能够“记住”多久,依靠对面传来的那种力道,很可能自己明天就会不记得今天早上,自己拉过来的那一点记忆。专心的将每一个细节,都记录进了网络之中,风尘才松了一口气,又想着:要是有一个可以固定的装置就好了,这样一来,每一次拉过来的记忆,就不会消失。

    只是,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装置?又要如何运作?连一个提供想象的方向都没有。于是这一个灵感也记忆了下来,风尘深吸一口气,然后开始实验系统构架,时间差不多了就下山去,观摩、组织训练。

    还没有到第二天,只是下午的时候,风尘就忘记了那一个小女孩儿,忘记了相关的记忆,像是被人一刀切断了一样。

    第二天,提醒准时的来了。

    打开画面,里面正是风尘昨天上午记录下来的内容,一个十二岁的女孩正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记忆是女孩的?还是不是女孩的?从视角上来说,是女孩儿的,因为这是第一视角,但从其内心状态而言,却又是江理仁的。风尘深吸了一口气,开始第四次的“拔河”,这一次,又能看到什么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