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六章 应激反应

    之后便结束了这个话题。一干领导的兴致,便放在了无常队员正借助于器械,进行的气息、气法的训练上。便让风尘这一个“作者”给大家解释、科普一下,风尘便简单的陈述了一下关于气是什么、如何运作、蕴含了怎样的规律,又如何利用这一种规律,制定出相应的训练计划,虽是浮光掠影,却也让一干大佬愚叹连连……一头花白的,钢针一般的头发的,为首的领导转了一圈,说道:“风尘同志,我们看过你的资料,你在两年以前是并没有这样的身手的……方便给我们说一说吗?”

    风尘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开始,应该算是在老家的一段时间……那一段时间,心情不是很好,就全国各地的随意走走散心。在华山上见了一位得道的真人,提点了我几句。我就回了村子,一人居住在村外,想要清净一下……”

    “欲要静,必先要放下。人,从一出生开始,就懵懵懂懂的接触外界之声、色、象,形成一种认识。放下的过程,就是将这些放下,让自己恢复到那种如同婴儿初生,还没有接触到这些东西的一种状态……我养了一些鸡、兔子,为了去掉可欲,我每日劳筋骨,食无味,一人独居。这一个过程,对我而言,是极其重要的——我放下,然后再拿起来。以前我拿的东西,就是胡乱抓的,之后拿起来的,却是系统的,是真正掌握了的。而这一种过程,就是逆反先天,成就婴儿……”

    “成就婴儿之后,于自身状态之把握、运作,便要超过常人许多。而后逐渐的,利用了科学的原理、知识,利用数学工具。”

    “才一步一步,有了如今的成就!”

    风尘说的简单——但这个简单的过程中,所体现出来的东西,却并不简单。风尘做了一个比喻:

    放下的过程,就像是一个以剑为命,剑不离手,剑断人死的剑客,放下手中的剑的过程。放不下手中的剑,那么他的手中始终都握着剑:于是,就拿不起笔,提不起枪,他们认为剑就是自己的命,所以怎么也放不下。

    为首的领导点头,说道:“都是一样的道理。想要抓起一样东西,就要放下一样东西,人只有两只手,而人的认识,却只能是一个!一个人如果存在两种认知,那就是精神分裂,是病……要适应现代化的战争,也是一样的。就像你说的,你要把手里的大片儿刀放下,然后去拿起冲锋枪。把脑子里的捉对厮杀,列阵迎敌扔了,去学习如何开炮,如何指挥。海陆空不要相互鄙视,都认为自己是老大别人是陪衬,只有充分意识到彼此的作用,合作无间,才能产生化学变化……”

    一行人纷纷应是。

    之后,便又有人问风尘刚才他“脸变黑”的问题。

    风尘便解释说,是聚气的原因——和一般的硬气功没什么不同。只是一般的硬气功聚气没这么厉害,只是变红,不会变成赤黑罢了。这一个解释,大家也都是乐意接受的!

    中午体验了一餐无常的饭食,下午的时候,他们终于见到了无常大队的格斗训练,也见到了所谓的“大九天式”。

    一群亲身经历过战争的领导看的直吸冷气。他们完全能够感受的到这一条格斗术中所包含的残忍!

    李铁也在一群领导面前秀了一把手艺,把饿鬼叫出来摔了一个七荤八素——没法子,这群人里,风尘他打不过,只能被摔。能打过的,又只有饿鬼练的最好,身体最抗造。身子在坚硬的地面上摔的砰砰作响,饿鬼却若无其人的摔倒了、爬起来,尤其惊人的,是从饿鬼脖子上传递出来的力量——李铁感觉,一系列的扭脖子必杀,估计都快要在这小子的身上失效了!

    饿鬼王越脖子上的两条虬龙运起力量来,又粗又硬,并且还特别的滑溜,稍微一动,就能有泄力的效果。

    等再过上一段时日,他都可以不用戴着护具进行训练了。

    至于之后的,开展的一些特殊训练,诸如爆破理论速记、小窍门、小妙招之类的东西,枪械的使用保养,如何在理论上突进之类的理论课题,一干领导人并没有什么兴趣听……这些旁的部队也都有,不过是大同小异罢了。晚上安排了一个小时左右的座谈,说了一些话,诸人便安排了休息。第二天的时候,以恶鬼众为一方,普通队员为另一方的,一场战场绵延了整个基地的训练区域的“战争”就开始了。

    托了山林中众多的监察设备的福,领导们守在投影之前,就能看到战场的动态。通过屏幕的切换,沙盘的推演、标注,一场战斗就呈现在了众人眼前。

    这一场战斗的速度很快,无论是恶鬼众一方,还是普通队员一方,都将一个快字体现的淋漓尽致:

    正常战斗,极少见到试探、再试探的情况。通常而言,是试探一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对于这些队员而言,试探就是进攻,进攻也是试探——进和退,都是第一时间决定的,而这一个决策的过程,快的超乎想象。基于同一种思维模式,同一种战斗理念所形成的默契,将这些人统合成了一个整体。

    接触、回馈、反应……整个战场的形式,就在这最简单的逻辑是非中,快速而协调的进行。

    看似混乱,却有条不紊。

    敌、我双方,都形成了一种联动。他们的动作,有一些甚至快的超过了这些将领的思维速度——在沙盘模拟上,他们刚想着这一下应该发出什么命令的时候,实际上战场的士兵已经做出了选择,假如做出一个比较……一群将领对视一眼,眼中所蕴含的意味,却不言而喻!都不禁想到了一个可能:

    假如自己是一方指挥,现在正面对无常这样一只军队,会是什么情况?自己的军队的反应,是要经过上报-参谋-命令-执行这一个过程来完成的。在这一个过程中,无常的军队的反应已经不能够用“快”来形容了。

    那,是一种“本能”!

    就像是人被烫了手,立即就会把手缩回去一样的“本能”。

    当这一种“本能”组成一个大的逻辑体系……

    这,就是一个怪物。

    诸位领导首先看到的并不是无常的战斗技巧和战斗意志,而是这样一种堪称奇葩的反应机制——整个战场并未因此发生混乱,反倒是敌我双方都在同样的快速反应之下腾挪、躲闪,闪烁出令人无法忽视的光芒。第二个注意到的,则是士兵的行进方式——他们全程都是趴在地上的,但行动的速度却快的惊人,灵动的如同壁虎。往往镜头中一闪,就过去了。

    一位领导问:“这,就是打败了猎豹的战法?”

    李铁道:“是我们败了。”这厮一脸“实事求是”的态度,可神情中的得意却是怎么都掩饰不去——不是老子放水,他能赢个屁。对于这位领导说的“打败了花豹”的说辞,他嘴里不承认,心里可是很受用的。跟着,就说道:“是的,这就是我们无常的战术——和我们的司命有着说不清楚的干系……”

    “哦……”

    一群领导来了兴致,李铁就又是一阵吹。将风尘的战斗理念给这些人说了一下,最后还添油加醋,说:“司命说了,格斗也好,战争也罢。实际上判断的对错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够快——够快,只要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错的也可能是对的!慢了,对的也都是错的!就和那个电视上什么武术大师之类的一样,整天摆姿势教徒弟,说敌人怎么打我我怎么反击,你可以这样这样……都是扯淡。打起来管那么多干什么?先一个眼泡上去,能躲得开算你运气,躲不开咱们再来一个。”

    “哈哈哈,这话够赖的……我怎么都感觉人家风尘同志说不出这么糙的话来。肯定是你李铁添油加醋来的。”

    “首长,您这是不知道咱司命的狂野——临战状态和平常,完全就是两个人。打起来那叫一个不讲究!”

    “怎么个不讲究法?”

    “您说司命厉害吧?那一身武功高的没边儿了,我根人一比简直就是三岁小孩子,随手玩儿。就这样,我跟他对练,他有时候还偷袭……他这玩意儿简直就是一个武林败类,下三滥……”

    一群人听的笑,首长问风尘:“有这回事儿?”

    风尘否认道:“别听他说没影儿的。打他我还用偷袭?只是又一次说起来了一些事,我说这玩意儿不用讲究那么多,终究是谁站着、谁躺着的问题。能不动手就让人躺下那自然是最好的,不能将自己置身于险地——那种认为自己很聪明,可以耍天下人,以身做饵之类的,我认为很傻。遇见了敌人,不应该一见面先骂一句‘你麻痹’,直接先崩他一枪看看死不死,没死就补一下,死了以后再骂不迟!”

    众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