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四章 表现

    一个不算大、不算小的装葡萄的纸箱,抱着大概十多斤——里面的东西并不适合分,风尘便将之放进了柜子里。娟姐说:“也没法子带太多,都是上次去内蒙买的……你这宿舍收拾的干净。”娟姐打量了一下风尘的宿舍,又问祂:“你这头发,没管你?”风尘道:“我这是事先说好的,特事特办!”娟姐道:“还没问你呢,你怎么保养的?人家一线部队待几天,脸至少粗好几度、黑好几度,你怎么还白细了?”

    风尘笑,说:“这个啊……有诗为证:先天奥秘胎中藏,且把婴儿细思量。若明纯阳造化意,一口真气铸锋芒。玉骨冰肌神仙姿,北海苍梧一念至。”

    “你什么时候改行说评书了?”娟姐笑了一句,便出了门,道:“咱们回去吧!要不给你联系一下单老,把评书传承一下?”

    “那肯定不合适——娟姐,我可是理科僧。那种武将单挑的套路,故事没有合理杏,肯定是接受不能的。”

    “……”

    二人回到食堂。

    食堂里正有一个士兵在表演三仙归洞,碗是随意找的,藏的东西也是随意找的,不时引来一阵尖叫。风尘讶,道:“不错,队伍里有人才啊!”之后就凑到了李铁、杨志跟前,说:“这个不错,魔术思维应该发扬光大一下。别敝帚自珍,要多交流——如果他们学会在战场上变魔术,就更好了。”

    在战场上变魔术——历史上美国就进行过这种骚操作,由一群艺术家、魔术师组成的特殊部队,进行了规模最大的战略欺诈。

    可以说,那就是一次最大的“魔术”!

    李铁说道:“你这个想法,倒是和判官之前的心理学运用于单兵、小分队作战一样,立意太高了吧?”

    杨志道:“我以为倒是可以试一试的!”

    “我在网上看过一个照片,是一个士兵躲在窗户后面,用一个棍子挑着钢盔在窗口晃。这其实就是一种魔术——我认为,魔术,就是一种面对面的欺诈。魔术应用于战场,也是可行的,就看大家是否愿意去公开,愿意去研究。魔术师是不愿意说出魔术背后的秘密的,因为那是他们吃饭的本事!”

    “以一个战术小组为单位,进行魔术杏质的欺诈,达到战术意图。我想,这个经过训练,是可以成为一个套路的,就像是那个!”

    祂指了一下表演三仙归洞的士兵。

    士兵撸起了袖子,露出健康的小麦色肌肤,肌肤上面的毫毛脱落的干净,像是抹了一层油脂,在食堂的灯光下熠熠生辉。他的动作,也不见快速,但就是让人从各个角度、方向,都看不到他是如何做的手脚!

    这一种“隐蔽”源自于手法,而这一种手法,正是一种魔术师的思维结晶,是一代一代传递下来,可以让魔术推陈出新的一种成体系的智慧。

    李铁道:“看不出他是怎么把饺子放进去的!”

    风尘道:“魔术理论,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找相关的理论从业者来讲课。咱们一边听理论,一边来实践!”

    李铁道:“这个可以……”

    说着话的功夫,一个“三仙归洞”就结束了。李铁把那个兵拉过来问了一下,原来这三仙归洞是家传的手艺把式,他也只是会这个。至于其中的原理,却是不懂的。于是,就把那个兵给放了,三人又商量了几句,感觉请一个专业的,精通理论,对魔术有系统的研究的老师,是很有必要的!

    一直持续到了四点钟左右,这一次慰问才算是结束。一路将小分队送出了鬼门关,目送小分队的车远走、消失……提前的“大年”就算是过去了。

    回去的路上,风尘问:“明天的年该怎么过?”

    李铁想了一下,说道:“明天再怎么过,也肯定没今天热闹。大家就排排坐,一边儿吃喝一边儿看春晚呗!”

    杨志补充,道:“然后,就给家里打个电话,拜个年什么的。”

    年三十也就这样了。

    比起二十九的热闹来,年三十显得平淡了许多。地点依然是在食堂里,把投影仪弄进来放墙上,开始投影“大银幕”,嗑瓜子的嗑瓜子,闲聊的闲聊……这样的放松,却又是之前的热闹,有陌生人在场所不能比的——慰问虽然来得激动,但大家多多少少的,心里头也都是有些拿捏的。从《新闻联播》开始看,然后一直等到八点钟开始,春节联欢晚会……累年的训练,缺乏娱乐,让春晚这种“乏善可陈”的节目,被评价为“越来越不如以前”的节目也拥有着惊人的威力——

    不是节目不如以前了,而是人们的娱乐渠道变得更加丰富多彩了,娱乐生活变得更加充实了。

    所以《春晚》满足不了这些人。

    初一,上午。军区便来了领导视察,肩膀上不是三颗星就是两颗心,关注了一下训练情况,慰问了一下刚训练过一轮,浑身热气腾腾,却不冒汗的士兵。领导对无常表达了高度的赞扬,称是“一支作风过硬,能打硬仗的部队。”又说之前和花豹的一场交流,“打的好”,充分体现出了一支强军的意志!

    慰问过基层的士兵,几位领导便进了李铁的宿舍兼办公室,杨志、风尘也一起,领导便在床上坐下来,三人也在椅子上坐下来。

    “孤心造诣磨一剑,一试锋芒鬼神惊!你们的辛苦、你们的心血,我们是看在眼里的。尤其是风尘同志,能够放下身段,应招而来,为国、为军尽力,尤为难得。”领导肯定了三人的贡献、辛苦,更是肯定了风尘——风尘能够过来,窝在深山里,和士兵同作息,这是殊为难得的。

    截止目前为止,风尘应该是军队系统中学历最高、学问最深的那一个。而风尘设计的训练,以三月成军,使三百原本并不突出的士兵,变成了尖子、变成了虎狼,甚至在和花豹叫板的过程中,表现出的那种战斗意志,那一种令人心悸的精神,都让老一辈的革命家、老一辈的军人侧目——这一种精神,很容易就获得了他们的青睐、好感,引发了源自于心底的共鸣和回忆。战斗意志要肯定,战斗力同样要肯定——把花豹打成那个样子,光有战斗意志显然是扯淡的!

    之后,领导便问了一些训练大纲的编纂、修改之类的细节。李铁、杨志也讲了二人是如何请来的风尘,气氛很是热闹。

    借着这一个机会,三人就又说起了推广风尘的训练大纲的事情。领导来了兴趣,就让风尘去把大纲取了过来——三份大纲,一份是志愿兵的训练大纲,一份是义务兵的训练大纲,还有一份就是侦察部队以及特种部队的训练大纲。

    每一份训练大纲的训练目的,所能达到的平均效果,都写得很详尽。有着一种科研人员独有的严谨。

    “这个,我们会带回去,在军委进行探讨。如果无常的训练,确实表现出了绝对的优越杏,那我想,这一份大纲要通过,还是不难的……但,这一个前提,是要看一看你们的表现,我们才能决定。”

    事关重大,谁也不敢拍桌子:一切都要用事实说话。然后,领导就提出了要亲自观摩一下部队的训练,于是吩咐了下去,要在这里呆上三天!

    勤务兵有些犹豫,道:“可是,咱们接下来是要去……”领导瞪了他一眼,说道:“推后,你去通知!”

    于是,就有两支不对的“视察”被取消掉了……提前将近半个月通知下去,为了一次接待,训练、彩排了半个月,又是内务又是卫生的,算是白做了。领导起身来,和同僚说:“一直听说风尘同志的厉害,我们这些糟老头子还没见过,走,咱们出去见识一下!”

    一行人出了门,上训练场。训练场上的气息训练还在继续,李铁建议道:“咱们先来一个攀爬,司命……”

    风尘矜持的一点头,周身的皮肤由白而赤黑,瞬息就变了颜色。气在风尘的体内聚集、充盈,饱满而结实。

    这一下作色,便让一群领导吃了一惊。

    然后就只看见一道黑影一闪,再一抬头,人就已经站在了七楼的最高处了。整个过程有多快?七层楼一共是二十多米,只是黑影一闪,一抬头,连攀爬的过程都没有看清楚,人就已经站在那里了。一人咋舌,道:“这种人,以前也就是在书上看过。后来军队也找了武术家来,却也没见过这么厉害的……”

    他话音一落,风尘就下来了。直接跳了下来——比自由落体更快,就在下跃的一瞬间,他竟然用脚登了一下,如箭矢一般朝下栽下来。

    瞬息到了三楼高度,以阳台减速,二楼再减速,然后就落在了地上。整个过程行悠流水,快如闪电。

    李铁极尽溢美之词,说:“我们军队现在的格斗术,采用的就是司命编纂的大九天式。下午的时候,我们就会进行相关的训练。”

    “我们的训练计划,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