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三章 防人之心不可无

    “再来一个!”李铁举着右臂,起了一个号子,“再来一个”的呼喊声,就整齐的想起来。风尘笑一下,也不小意,便道:“那,就给你们唱一个《灌篮高手》的主题曲吧!这个也许你们很多都没听过……”祂心思一动,就选择了《灌篮高手》的主题曲,正在宿舍里“隐身”的刀锋战士亦不需出窍,只是以触须感应、搜寻,便找到了《灌篮高手》的曲子……

    轻快、激情、热血、干净。

    并不似刚才那般,有配乐、有歌声,便是以祂“非人”的嗓子,也都疲惫的很,短时间内不能进行二次。于是,这一首主题曲就变成了清唱。“卖布希”“瓦西里”之类的音节,听着也很干净,并不似不会日语的人进行模仿那种“蒙混过关”。

    一首歌,显示出风尘不凡的日语造诣。

    “日语不错!”

    秦璐瑶有些惊讶,竟不知风尘还会日语。

    风尘很含蓄的笑一下,解释说道:“跟村子里的一个老汉学的。我也就学了一个皮毛,跟老人家没法儿比……”

    “哦……”秦璐瑶也不在这个问题上多问,只是将祂:“除了日语,你还会哪些外语?”

    风尘不隐瞒,实说道:“俄、蒙、韩语、阿拉伯语都会……藏语也可以。一般日常的交流是没多少问题的。”

    秦璐瑶道:“那再给大家唱一个《喀秋莎》,这首歌会不会?”

    风尘点头,说道:“会!”

    有刀锋战士现场找,只要网上有曲有词的,都会。

    更别说这首歌曾经红遍了大江南北,祂也听过许多次了。听秦璐瑶点这首歌,也知道秦璐瑶这样的老一辈人,年轻的时候都是唱着《喀秋莎》这种歌曲长大的,《喀秋莎》就是当年的流行歌曲,而且还是流行金曲。再比如什么《三套车》《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等等,都火的不得了。风尘顿了一下,舌头似乎打了一个结,一出口就是地道的俄语。秦璐瑶年轻的时候正是学俄语的时候,却也听得出风尘发音很正,尤其是那种舌头打卷儿的颤音,一般人没个几年的训练,还真发不出来。歌声听着也很有感觉,风尘唱的很富有那种说不出的激情,秦璐瑶便走进了圈子,跳起来了舞。

    踮脚、旋转、跳跃……而后一拉风尘的手,让风尘配合。风尘并不会舞蹈,但却不妨碍祂顺应着秦璐瑶的动作走,在秦璐瑶的带动下简单的进步、后撤、转圈。

    只是轻微的力量回馈,风尘就基本知道是要往后退,还是往前走。

    跟上了节奏,倒是一路顺了下来……

    一首歌唱完,秦璐瑶也跳的微微出了汗,感慨道:“不行了,到底是身体不行了,老了啊。要是再年轻几岁,再跳半天也不会这么气喘吁吁……”她一边说话,一边调整呼吸。而后便又道:“我那些学生,要是有你一半儿上道,我也就省了功夫了……怎么样小伙子,就别跟他们打篮球了,跟我去学跳舞吧!”

    秦璐瑶说的“打篮球”和“学跳舞”只是一句玩笑话——“打篮球”针对的是刚刚风尘唱的《灌篮高手》的主题曲,“学跳舞”则是在家的时候,时常用来戏弄张天野、风尘二人的话!

    这里面的梗大家虽然只是听懂了一半,但却也是哄笑不已。一群人帮腔,说是风尘适合跳四小天鹅,穿着白裙子转圈一定很漂亮……

    一锅蒸饺出来后,这才是消停了一会儿。然后一人大概分了不到两个饺子,就吃完了。几个捏饺子的不方便动手,就有人主动用筷子夹上去喂。秦璐瑶很没有架子的用手揪起来一个塞给了风尘,又揪了一个塞给一个小分队的女子,问:“尝一尝,好吃不好吃?”风尘倒是一口吃下去了,点头说“好吃”,那个女子则是一口咬了半个,用手拿住,分了三口才吃完,味道是真的不错的——或许是一起做,一起吃有气氛,感觉要比往日里做的饺子好吃许多。你一个我一个,一会儿就吃光了。然后第二锅饺子端上了,大家继续吃。一直蒸了五轮之后,就换成了水饺。

    不时的,还有人上场表演节目。几个文艺兵也轮番上阵,连唱带跳,秦璐瑶瞅了一个空子,便穿了外套,示意风尘:“咱们走一走。”

    二人便出了食堂,秦璐瑶提议道:“去你宿舍看一看。”风尘就带着秦璐瑶去了宿舍,已经是下午的三点多钟,太阳正照进屋子里,显得很暖和。秦璐瑶道:“正好这一次慰问有你们这儿,原本是二十七号,我感觉有些早,就把日子推了一下……明儿还有的忙,春节晚会还要去现场当菩萨,完了还要到处去慰问,整个三十这几天,怕是睡觉的时间都没了。天野去你家,会不会麻烦你爸妈?”

    风尘问:“您知道了?”

    秦璐瑶说道:“也是才知道的。都多大的人了,尽是胡闹,大过年的去你家,给你父母添麻烦……”

    “瞧您说的,一点儿都不麻烦。我爸妈今年也就俩口儿过,我在这里又不好回去。”风尘说道:“我刚看您跳舞,十八作肯定是练到了精髓了……您呢,没事儿就多练一练,对身体好。”

    “这个还真的挺好的,我以前跳舞落下的病根儿,一到冬天就关节疼的毛病轻多了。练习的时候,那儿飕飕的跑风,风气都出去了。”

    “正好出来了,我给您练一次,您看看……”

    风尘便让秦璐瑶坐下来,自己就站在地上,去掉了道生功后来的变化,只是将十八作运行了一次,给秦璐瑶看——这一种感觉和自己摸索的练自然是极为不同的。秦璐瑶本身因为艺术上的天分,对于舞蹈的理解能力就是惊人的,十八作也算是入了门户,把握到了精髓。再看风尘练一遍,一下子原本许多晦涩的,难以用语言表达,甚至于数学公式都表达不出来的地方,也一下子清晰了起来。风尘练习完一遍,说道:“我给天野的,都是数学表达式,他告诉你的肯定有一些难以描述的地方,我这么练一遍,应该就通透了。”

    秦璐瑶道:“是,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一下子就通透了。阿姨看你住的暖和,在部队里也没吃苦,就放心了。”

    风尘道:“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秦璐瑶“嗯”了一声,又正色道:“以后呢,自己也注意点儿。部队上的事儿,容易上纲上线,勤勤恳恳的人有,小人也有。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一句提点,听的风尘却是一头雾水。

    秦璐瑶说道:“你刚不该唱什么日文歌,明白吗?这要是遇见了小人,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政治错误,原本你要是在军队中发展,有这么一个污点,本应该可以升少将,就能给你改成少校,甚至于少校都要考虑考虑……我让你唱一个《喀秋莎》,也是外文歌,这样问题就轻多了。你也不在军队里发展,这个倒是无伤大雅的!再一个,阿姨也是看着你和天野一块儿读书,一块儿毕业,一块儿研究的。说几句,你也不要嫌我啰嗦……就说你之前研究上的事儿,哪儿有发个论文假手他人的?你不过手,别人一过手,只要心一歪,出问题是肯定的,就是个大问题,小问题的事儿。”

    风尘无语,老实听训,说:“那会儿我不也天真么!”

    秦璐瑶道:“是够天真的,偏巧又遇到了一个不讲究的。你要是遇到个会来事儿的,怎么也要和当事人说一声,问问天野怎么样,问问我这个当妈的和他爹是不是同意,别画蛇添足了。要是问一下,也就没这事儿了。”

    风尘道:“阿姨,咱们就别说这个了。您这是伤口上撒盐呢!”

    秦璐瑶道:“行,不说了。左右都已经过去了,木已沉舟!但言行上,你真应该多注意一下,别让人使了绊子。”

    风尘点头,很认真的说道:“我真的会注意的。”祂知道,若非是推心置腹,秦璐瑶是不会和祂说这些的——能够一路走到今天,秦璐瑶自然不是那种“交浅言深”的人,能够给风尘提点的这么透彻,那便是说明交情已经不浅了。就说论文的事儿,若不是当祂的关系亲近,是提都不会提一句的。

    秦璐瑶皱一下眉,说:“我让你出来,是要跟你说什么来着?这记杏!”坐在床上寻思了一会儿,才说道:“哦,对了……阿姨这次过来给你带过来一些特产,一会儿你去车上拿一下。出来有一会儿了,咱们先回去!”

    风尘便又随秦璐瑶回到了食堂,食堂里正热闹着,一阵热气似乎滚沸了一样。秦璐瑶找了娟姐低声吩咐了一句,然后娟姐就朝风尘挥挥手示意一下,先后出门,去车上取了一盒子的特产下来,却是一些奶豆腐、牛肉干、奶贝,还有一些生瓜子(个儿大,颗粒饱满)之类的,装满了一盒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