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二章 黑山老妖,女儿情

    大九天式往往一招而定,少有二招的,胜负就在一个照面,就分出来。风尘只是随口解说,等说完一个人,讲了一个招式的发力、应对,场上就已经进行了十多场高烈度、高强度的战斗,已轮番坐庄数人,或输或赢。风尘说道:“和擂台的比赛是不一样的,擂台比赛,打到某一个部位,不管轻重,都会得分。得分之后,基本上裁判就会让你停一下,但大九天式不会这样……”大九天式的一些招式,是不避讳的:

    挨打,只是为了占据敌方的双手,使自身露出空挡,然后进行一击必杀,至于是先出手的人赢,还是后出手的人赢,就看谁先死!

    这不是打点、打分的打法,而是要命的打法。

    风尘的手不停,一手扶着盆,一手揉面团……祂的手不黏不沾的,正适合这个工作。一会儿工夫就是一个劲道的面团,搓成了两厘米左右粗细的棍状,再揪出了匀称的小块,稍微一揉,一擀,就是一个圆丢丢的饺子皮——擀皮儿的是两个小分队的女子,一人一根擀面杖,饺子皮走的很快。秦璐瑶和娟姐、女军医在包,负责食堂的五个炊事兵也在一起弄,叫一个热热闹闹。

    只是,负责和面、揉面的小子却是怎么也比不过风尘的干爽——风尘的手上是一点儿面也没有,光溜溜的,就像是没下手一样。

    风尘又揉好了一块面,说道:“你看他们脖子上、关节上的东西没?都是我们特意定制的护具!”

    “这不是那种治颈椎病的那个东西?”

    一女子道。

    “束颈——里面镶嵌了钢条,每一根钢条的宽度接近两厘米。它可以保护人的颈椎在受到大力的击打、扭动之后不受伤。胳膊肘,膝盖上带的,是为了防止一些意外伤害……不带着这个,是不能进行这种格斗训练的。”

    说话的工夫,一场争夺冠军的比赛就有了结果——三百多个人轮番上场,就只是持续了五分钟左右,一首歌的时间。

    李铁举起了冠军的胳膊:“恭喜,我们的冠军。虽然没有什么奖励,但,我想,一个鬼王的荣誉称号,还是可以的吧?”

    “可以……”结结实实的打,结结实实的赢,输的人也都心服口服。

    杨志道:“既然是鬼王,那打算叫什么?就叫鬼王?”

    李铁道:“那怎么行?这可是咱们无常第一年、第一届的鬼王。倩女幽魂大家都知道吧?里面有一个极为厉害的鬼王,叫做黑山老妖——所以,我们第一届的鬼王,就叫黑山老妖,你们可以简称黑山,也可以简称老妖。”

    “黑山老妖!黑山老妖!黑山老妖!”

    一群人拍手起哄。

    很是热闹。

    正包饺子的一女忍不住笑,说:“你们这号儿不是恶鬼就是阎王的,现在又来了一个黑山老妖,怎么净都是反派角色呢?”

    揉了足够的面团,风尘便闲了手,开始一起包,一派正经的说道:“因为自古以来,鬼怕恶人,但恶鬼却不怕恶人。而恶鬼,通常就是反派,这很正常……面对敌人呢,就应该用尽一切手段去消灭,是你死我活的事情。所以,恶一些好!”

    秦璐瑶笑,问祂:“春季的演习你们也会参加吧?看你的样子,好像是蛮有信心的!”

    风尘道:“嗯,那是……一定会让人大吃一惊的!”

    又有多才多艺的士兵在空场上表演了一番街舞,搞怪的跳了一段新疆舞。各种的节目随意的展开,不乏一些跑调跑到了天际,却是脸不红心不跳的主儿。水已经烧开,秦璐瑶送了一篦子的饺子去蒸。而后便走到了空场上,说:“刚答应大家,表演一段舞蹈的,没有音乐,就给大家清跳吧!”

    秦璐瑶便轻盈起舞,动作灵动、自然,透着一些说不出的韵味、美感。似像是敦煌莫高窟中壁画里,作反弹琵琶,漫天飞舞的飞天。

    风尘看着这些动作,神情却是一动,心下暗赞了一句秦璐瑶的天资——这些动作之中,分明是融入了一些道生功原本的十八个动作的一些影子,故才能于动作之中,形神兼备,且动作与动作之间,因气而动,生出了一种自然!

    这一份天资、这一份才情……那“艺术家”的名头果真不是白来的。正所谓“技近乎于道”,正是于舞蹈、于艺术的直觉,达到了那样的一种程度,才会因风尘的道生功,而有了这样的一番感悟……

    舞罢,风尘忍不住拍手,叫好:“好。”

    旁人不知好在哪里,只是觉着好看。

    但风尘却绝对是最懂的一个。

    秦璐瑶退了场,问风尘:“跳的怎么样?”

    风尘道:“元转如意,气机之变化,顺应自然。内畅故而外美。”风尘不说动作,却点出了其中的气机流转之变化,一言便是根本。秦璐瑶笑了一下,看祂一言,似是说“王婆卖瓜”,风尘笑一下,说:“您给他们跳这个,算是明珠暗投了!你也去表演一个节目,早不说让你上场了吗?”

    风尘沉吟一下,心中寻思:“按照道理,是应该指点阿姨一下,让她看看道生功的。只是这样一来,未免有些喧宾夺主。还是先唱一首歌,然后找个单独的机会,再让阿姨看一看吧!”定下了主意,风尘便走到了空场上,说道:“接下来,就让我这个人肉点唱机给大家来上一段,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才叫牛……”

    “牛我们见多了……司命你快吹!”

    “……哈哈哈哈。”

    一阵音乐声从风尘的口中轻柔的传递出来,那是正宗的管乐、弦乐的混合声,听着配乐却是一曲《女儿情》。

    如只是这一阵配乐,却也顶多算得上是“善口技”,但接下来,在乐声不停的情况下,却又有一个婉转的女声一起出来,这就是不可思议了——还从来没有一个口技表演者同时在一张嘴里发出好几种的声音。这种本事其实风尘也没有,只是祂的声音变化的太快,一个片段、一个片段的声音杂糅在一起,竟然让人分不出彼此来。

    不论是乐器、管乐、弦乐,还是女声歌唱,三者都以极短的,让人不能分辨的速度交替、杂糅,便形成了一曲美妙的音乐。

    “鸳鸯比翼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

    那歌声,清婉的动人,暖的犹如春天里轻柔的微风,带着一些太阳的暖意,却又不是很热。

    风是和煦的、光是和煦的、霓裳羽衣也是和煦的。

    “好——”

    无常的队员们不以为意,只是认为好。但那种“好”却及不上小分队的几个人的理解,秦璐瑶这样老一辈的艺术家,以及科班出身的姑娘们却分明能够听得出这首歌中表达出来的东西:专业。

    专业到无可挑剔,没有任何的瑕疵。无论是音准的拿捏,还是节奏的变化,还是其中的感情表达——这绝对是大师级别的演唱家。

    只是看风尘一身戎装,几个姑娘都感觉他这样混在特战队,绝对是屈才了。这样的人,应该去唱歌,应该去舞台——台下万人欢呼,荧光棒挥舞,那才是他应得的人生。而不是在这里,无人知,无人晓。

    秦璐瑶“哎”一声,轻轻摇头,嘴角、眼角的笑意,却怎么都掩饰不住。风尘的“才艺”似乎有些超乎想象。

    她看风尘,就和看自己的孩子没什么两样,又看一眼被“艺术”了,正在感杏当中的姑娘们,自然清楚她们的想法——真正做艺术的人,才会被她看在眼里,带在身边。但也正是因此,这些人都有一种自傲,对自己的行业,自己自己的自傲:她们认为,自己的行业才是最好的,有这一方面的才能,却不能在这一行发展,就是“暴遣天物”。这是一种专业的精神和态度,也是她欣赏的态度。

    她们根植于军旅,并没有受到娱乐圈灯红酒绿的侵蚀,保持了一种艺术的纯粹。

    她们一定是遗憾于风尘一身戎装,耽搁了唱歌的天赋!

    她们却不知道,风尘还是一位科学家。

    那——才是风尘真正的战场!

    想到这里,就不禁莞尔,却是又想起了某一次,自己的儿子和风尘俩人说着玩儿,说起的一句话,大意是说,想要做好一个研究理论物理的、如同爱因斯坦一样有开创杏,能够研究未知的大科学家,首先必须要是要在艺术上有一定的天分的——艺术的天分会带来灵感,这些灵感,会促使开拓、创造!她也记不住当时俩人是怎么说,怎么论证的,但是这么一个意思,是没错的。看了姑娘们一眼,又看了风尘一眼,便又想起来一些,似乎当时俩人就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边打游戏,一边论证了爱因斯坦的小提琴不错,当年那一群最杰出的,研究前沿物理理论的科学家,都有不错的音乐、绘画之类的天赋等等……还说了什么幸存者什么的,她也不是很懂。

    陈年的记忆在心头泛起来,滋味却是甜蜜蜜的,如果那时一种色彩,应该就像是秋叶的金黄,或者夕阳的橘红。

    总让人充满了一种眷恋和美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