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一章 包饺子,作战舞

    秦璐瑶抬手、敬礼,一身军装干净、利落,声音更是清亮。她不认李铁“首长”的称呼,而是让李铁叫“同志”,说了来给大家拜年后,两个年轻的军装女子就从车内取出了咋咋板、竹板,便“仄仄”的颠板犹蝉鸣,竹板清亮,合着拍子,一个短促、快速,一个嗒、嗒的打着点儿,便是唱了一段《沙场点兵》——既在军旅,便不存在什么“春节演这个不吉利”的说法,但听的二女唱:“勤训练,勇担当,当兵就要战沙场;无常动,把剑扬,狭路相逢试锋芒……”

    词,是朗朗上口的。节奏听着也很快、很干净。二女一边颠板,一边打着竹板,走进了队伍前面,走进了给大家唱。

    这一段词一共分了三段,一共是唱了一分钟左右,唱的二女面色稍是发红。

    等着唱完,李铁大声道:“来,欢迎一下前来慰问的同志。”然后,他就大声的,问队员:“我们的口号是!”

    一群人轰如雷霆,大声喊:“比你爹还快,乘你没生出来,就掐吧死你——够快、能断、够龌龊!”

    慰问小分队是蒙圈的,像是口号儿她们听的多了,诸如什么“敢打必胜”“没有完成不了的任务,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等等,可这无常的口号儿听起来,怎么听着就感觉那么的富有喜感呢?李铁也一脸黑线——平常训练的口号儿张口就来,都条件反射了,只是这会儿让人听了,怎么都感觉……

    怎么的,就感觉着那么的羞耻呢?

    “给我换一个!”

    然后,就真的换了一个。李铁宁愿刚才的口号儿没换——新换的口号儿绝对的无厘头,就听的一群人歇斯底里的喊:“没有蛀牙。”李铁黑着脸,睁眼说瞎话,“这是我们给大家准备的一个集体节目,缓解一下大家的旅途疲劳。外面天气太冷了,大家里面请吧……先暖和一下,然后咱们再说其他的。司命、司命,你来陪同!”

    “跟我来!”风尘领着一行人往里走,一边走,一边给众人介绍:“这里是营房,那里是食堂,咱们就去食堂吧……”

    秦璐瑶跟风尘走了一个并排,和自然的拉过风尘的左手,用双手护住,问祂:“大家的训练很辛苦吧?”

    风尘回答:“也不算什么辛苦,都习惯了。”

    又是嘘寒问暖了几句,秦璐瑶才松开风尘的手——风尘的手是热的,这说明并没有于这里吃苦、受冻,她也就放心了。刚才的一句话,问的是“大家”,实际上却是问的风尘在这里辛苦不辛苦,拉祂的手,是看祂冷不冷。风尘自是明白秦璐瑶的心意,一直进了食堂,便引着人去了靠着窗户的位置坐下来,正可以晒着太阳,热乎乎的。风尘道:“坐一下,我给你们倒些水……”

    便一人倒了一杯热水——然后就陪着包括了秦璐瑶、娟姐在内的,一共六名慰问小队成员坐下来,刚才唱快板的两个女子捧着水杯一阵捂手。刚才在外面打了一圈板儿,却是冻的不行。

    “司命,他们都叫你司命,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像呢!”一女很好奇的看风尘,怎么看风尘都不像是多厉害。

    “你们训练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好玩儿的事?”另一个女子也问。

    她们在军中从事文艺、慰问、宣传工作,一年到头的这个部队那个部队的跑,见惯了千篇一律,见惯了听到慰问之后一个多星期就开始准备迎接的,可无常这种套路还是第一次见。那什么“比你爹还快”“够快、能断、够龌龊”的口号儿,还有什么“没有蛀牙”,简直一个比一个搞笑。两个女子说的自己都乐不可支。风尘心说:“你看他们就是一群欢乐的逗比,而这群逗比差点儿就把花豹团灭了——不是我们放水投敌,花豹已经成死豹子了。”祂露出一脸的和煦笑容,说道:“训练啊,也就是千篇一律。这个实在没什么好说的。倒是你们能来慰问,大家都很高兴!”

    祂说:“你看那群小兔崽子的口号儿,是不是很有趣?这俗话说了,无聊的生活是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才是万里挑一!他们这是巴不得你们记得他们,下次一想起来就又过来慰问了呢……”

    这话听的几个女子都是舒服——不论是真的假的,漂亮话大家也总是爱听的。

    正这个时候,一排一排的队伍就进来了,然后按照先后顺序在餐桌旁坐下来,风尘解释道:“这里也没有一个合适表演的舞台。就是食堂还够大,就在这里将就一下吧……毕竟是临时的地方。”李铁、杨志二人也先后进来,杨志走过来问:“聊的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咱们司命特别招人稀罕?”

    李铁来了一句:“人司命还用你拉皮条?”笑嘻嘻的说:“就随便搁地儿一站,就是一阵狂蜂浪蝶。”

    秦璐瑶笑吟吟的看着,等他们说完了,才说道:“这里挺好的了。今儿我们来慰问,不就是陪着各位同志、各位战友一起过年的吗?姑娘们,走,咱们去洗洗手,跟大伙儿一起包饺子,一起热闹一下!”

    六人便去洗了一下手,厨房里也将面、盆都取了出来。吃饭的桌子就成了面案,一边包饺子,秦璐瑶就起了一个调子,清唱了一段《沙家浜》,还说:“现在和面,场地打不开。等一会儿煮饺子的时候,给大家跳一段舞蹈。”一女问大家:“我问一下,大家伙儿想要听什么歌儿?我来给大家唱一段!”

    食堂中一阵七嘴八舌,女子手里活儿不停,一连就唱了三首歌,分别是《你》《笑红尘》和一首《挪威的森林》……

    “别光听着姑娘们唱,你们这些小伙子也来个!”秦璐瑶说了一句,几个姑娘也是起哄,让队员们出节目。

    “要说我们无常,多才多艺的人也是不胜枚举。就比如说我们的司命,那天生的就是一个文艺工作者,人送外号‘人肉点唱机’。”秦璐瑶听的这个称号,忍俊不禁——风尘的这个外号儿是祂同事取的,秦璐瑶也听张天野说过。风尘无语,说道:“我这节目从来都是压轴的,你俩这么积极,你俩来一个!”

    “行啊,那我俩就来一段相声。相声讲究的是唱念做打……”李铁随口就来,杨志问:“不是说学逗唱吗?”

    李铁一本正经的和杨志逗比,平常的拌嘴到了这儿,倒是真的和相声差不多。李铁说:“咱们这是军队,所以和民间的不一样。这个唱呢,就是唱军歌,振奋士气,念呢,就是念条例,熟悉条例。做呢,就是咱们最重要的几样功课了。体能耐力、军事技巧,什么五千米越野四百米障碍,攀爬泅渡伞降……”李铁掰着手指头,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数。杨志问:“那打呢?”

    “砰!”蒲扇一般的大手在杨志的钢盔上重重的拍了一下,声音中都透着回响。李铁一本正经的说:“这不就是?”

    杨志:“……”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一群人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笑的前仰后合——的确是唱念做打,那一下打的叫一个实在。杨志被套路的郁闷,一瞪眼,“谁笑我让他跳钢管舞!”然后笑声戛然而止。

    “滚犊子……来,谁上来表演一段武打助兴?”踢了杨志一脚,李铁就主动的提出了一个节目。

    这种节目不需要技巧,会打就行。宴会场上行军舞,这是自古以来的一种传统——没有什么大好节日刀兵不详的!自古,刀兵之凶威可镇宅辟邪,祛邪守正,不论是宴会还是祭祀,都是极为重要的一环。而这一个节目,也的确适合他们发挥,一个个自信心爆表。李铁扯着嗓子喊一声:“那个兵,你去把护具拿过来!”

    人都堆在食堂里,门口坐的士兵是谁李铁也没看清楚,但大家相处了这么久,他什么意思下属还是能够领会的。

    须臾功夫,护具就位。李铁说:“咱也没什么文化,但自古以来,国之大事,在戎与祀。今天这个大好的节日里,咱们就比一比武,三百人比武夺冠,第一名没奖励,最后一名没饺子……来来,谁先上。搬开几个桌子,别砸着吃的了!”搬开了四五张桌子,对成了条案,空出五米多见方的空地,便有人率先上场。先上场的人吃亏,这毫无疑问。但无常的众人却并不介意这样的吃亏。

    体力,他们很充足——室内的格斗赛就这样的开始了。几个搞文艺的就听见砰、砰的摔打声,往往一个照面,还没看清楚,就要倒下一个。而招式之间的迅捷、凶残,更让她们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那真的是一种不一样,空气中明显的凝聚出了一种可以称之为“杀气”的东西,针对于致命部位进行致命打击,追求一招必杀,出手不是断人手足就是断人杏命。风尘和秦璐瑶几个人坐在一块儿,一边包饺子,一边充当了解说的角色。讲了一些关于格斗双方的技巧、战术、失误等等。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