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章 了悟一切法,信息锚点

    亲历、见证一只螳螂的基因逐步繁衍、变化,而至于人的基因——这一个过程,无疑可以让人对基因编程,有一个系统、精确的理解!基因,是“第二类”生命的密码,能明白它存在的原理,根本的机制,能够编译、翻译其所代表的意义,能够在其中驰骋,那么,“第二类”的生命,便不再有奥秘。从基础、再基础的病毒、细菌之类的微生物,一直到花、鸟、虫、鱼,飞禽走兽,皆在其中!

    而见证这一过程的资格,一在于“静”,二在于“驻”。

    这一个资格,独一无二。

    只风尘具备——

    “静”需有无上,方能见声、色诸象之无穷变化,这无穷变化之中,基因图形便是其中之一域,可谓之抽象、概括,其本质却是若一;

    “驻”在于其志之有分,可驻于中流,见细微之变化。

    有此资格,却视之若无,岂不是暴遣天物?风尘之所想,便是:“生物的基因编码从最简单的组合、排列,一直复杂到人。这是一个系统……它,囊括了第二类一切的生命,细至于病毒、细菌,大至于花鸟虫鱼,禽兽以及人,以及——我。就如计算机一般,诸多的复杂功能,都是由通和断构成的。”

    这一个过程,便是一个窥探第二类生命的奥秘的过程。风尘和含沙说的时候,不自觉的就将自己开除出了人这一类别。

    含沙左腿支地,屁股靠着桌子,右腿和左腿交叉,脚尖轻轻的左右摇晃。左手横着扶着右肘,右手却是叩着食指,用食指的第二根指节在半透明的、如同果冻一般的嘴唇上轻轻的,一下、一下的点,思索了好一会儿,才是说:“这一个过程,如果彻底弄明白了基因的基础、底层构架以及编译法,以后的试验,也就不需要了,是么?”

    风尘“嗯”一声,点头说道:“是,如果彻底弄明白了,那么重复实验,就是毫无意义的。到时候,如果要实验,那就是造物实验了……”

    含沙挑眉,眸中透着一些春意。

    “那,比如说呢?”

    “比如——”

    风尘伸出手,虚在含沙的额头上轻触了一下。

    仙人抚我顶。

    结发授长生。

    风尘用一个动作,表达了自己的意识。含沙的目光在祂的脸上停留,柔和的如水一般,曼声道:“你不说一个字,只是一个动作,却让我的心都要化了……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她轻喃着这句诗,心真的是要化了。

    轻卷了舌头,吹了一声口哨,玩转、清脆的像是黄鹂鸟一般。这是一首《同桌的你》的调子,风尘记得调子,却不记得歌词——有一些东西,总是会伴随着时光遗忘,但却又会留下自己的痕迹和旋律。含沙便含住了眸子,听着祂用口哨吹着曲子,一直快要到了结尾的时候,风尘却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江理仁!

    江理仁!

    他是我初中时候的同桌……他是一个很特立独行、很特别的人……他的杏格有些执拗……他总是穿着一双球鞋……他……

    对了,他好像死了……去年死了。

    祂吹着《同桌的你》,原本是吹给含沙听的,里面有一种说不出的温馨,但吹着吹着,却真的想起来一个叫“江理仁”的同桌!这一个名字,就像是一个线头,一点,一点的牵扯出了线索,让祂耗费了大量的力气,额头上的气血积蓄,稍微的发热、发红。含沙见了,有些担心的问:“风尘,你怎么了?”

    “别担心,你还记得江理仁吗?”风尘问含沙是否记得江理仁——她和祂一起参加过江理仁的葬礼,还见过江理仁的遗体。

    她还发现了江理仁的灵魂消失,被世界遗忘的这一个事实。但现在,听风尘问起这一个名字,含沙竟然是记不得的,只是隐隐约约,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她皱着眉,想了好久,也没有想出来——

    江理仁……一个被世界遗忘的人,一个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人,被抹去了几乎一切的痕迹。

    若非风尘吹了一首《同桌的你》,若非风尘对他印象深刻,又是先天真人,至于现在,更是超脱于先天真人,成了“祂”。

    只怕这一个名字就再也不会被想起来了……

    风尘道:“你果然已经没了记忆,也是,连我都险些忘记了。但幸好,这一首《同桌的你》却是让我由同桌,想到了他,并且以此为线头,想到了更多的东西……不,不是想到!含沙,我不方便说话,你不要打扰我。等我一下!”风尘突然似乎发现了什么,屏息、凝神,集中了自己的意志。祂忽而在床上坐下来,一动不动,额头上的红更加的盛了几分,隔了一些距离,似乎都能感受到其中的热量……

    江理仁是一个线头,串起来的信息就是一条线,这些线,却正被一股力量拉扯着,朝着某个方向漏了过去!

    与其说是想起来,不如说是风尘始终于潜在的记忆中,记着江理仁,并未将人彻底的忘掉。

    这一个线头一直都被祂抓着,此刻,却被祂全力的拉,用力的拽。

    一边竭力思索,以自己的精神、意志为力量,进行拉扯,争取要从某个方向拉扯出更多的“记忆”,这一个过程,简直就像是拔河!一边拔,祂的一缕意念,也随着这一个并不存在于现实的维度中的方向探了过去,沿着江理仁记忆组成的线,一直延伸到了一个如同江河中的漩涡一样的地方——吸取的力量,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对面,究竟是什么?风尘思量了又思量,心中却涌现出一种无法形容的危机感,警铃大作!

    收——

    那一缕念头,猛然的一收,风尘停止了继续拔河,只是抓紧了“江理仁”这三个字,在脑海中加深记忆对方的容貌,将之当成了一个牢固的锚点,根植在自己的身上。然后,祂才松开了自己的心神!

    一种近乎于油尽灯枯一般的干涸,从精神层面上传递出来。那一种感觉无比的难受,祂感觉自己的头都要裂开成好几瓣,又像是被人用铁榔头闷了几十下,难受的要死。

    而祂的身体,也一阵虚脱,大口大口的喘了几口气,风尘都顾不上和含沙说话,便就在屋子里的空地上练起了道生功。

    功行一遍,身体中终于见了一些湿润、生机;第二遍、第三遍,一遍又一遍,至于极限之后,体力才是恢复了一半,但精神却只是恢复了一丢丢。祂的脸色看起来有些吓人,但是祂的眼睛却特别的明亮。含沙一直都只是安静的看着祂,不敢问也不敢打搅,一直到了现在,才听风尘主动说道:“含沙,你道我发现了什么?”

    含沙忙问:“是什么?你体力、精神消耗如此之大,和此事有关?”

    风尘点头:“有关!”

    祂组织了一下语言,就从抽屉里取出一张纸、一支笔来,在上面随意的画出了一条线,将一张纸分割成为了两端,然后,在线上画出了一个漩涡。一边画,一边解释道:“这个世界的信息,或者说是某些信息,从一个类似漏斗的地方被吸了过去。江理仁的记忆,就被吸过去了。这一种吸扯,并不盲目,而是单纯的,和江理仁有关的记忆。我想,那个漩涡,就是江理仁灵魂的归宿——只是,不能够确定这一个漩涡究竟是一个针对特定灵魂的黑洞,还是不同的,两个世界的一个小口子。”

    “我刚才,试着和那黑洞角力,这才消耗了大量的精力。但,相比起收获来,这一点代价却绝对是值得的……”

    “……”

    风尘便将适才自己试图角力、拉扯,并顺藤摸瓜的一应动作和含沙说了一下,听的含沙啧啧称奇,却又担心不已。生怕祂一个不小心,晚上一下,身体油尽灯枯,被那一个黑洞给吸了过去。带着一些后怕拍了拍胸口,含沙道:“以后可不能这样冒险了,你要是过去了,我怎么办?”

    风尘道:“不会了……试过一次,我就不会再这样鲁莽的冒险。但这一条线索,却是一定不能放过的!”

    风尘刷刷的在纸上写下了“信息漏斗”四个字,然后就又写了自己的灵感:大量生成江理仁相关记忆,扩大权重,将线索变粗!

    “下一次再来,一定可以拉出更多的东西。并且,要对信息漏斗的吸力进行试探,得出一个安全的数值。然后……”

    “别乱来……”

    含沙感觉风尘的想法有那么一点儿危险,连忙让祂打消自己分出一丝意念去试探的意思。倒是建议了一个更加安全、可行的:“不如虚空凝点,构建一个系统依附于磁场进行观察。然后把这个系统送过去,这里一个系统,对面一个系统,这样一来,两个系统依靠彼此间的联系,进行信息传递,一样可以知道对面的一些情况!”含沙的这一个主意无疑要更加的靠谱,也更加的安全。

    出了问题,也顶多是这个世界的系统同时被吸过去——总比风尘实验失败来一个魂穿,抛下她一个人当猪脚要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