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章 4+1,刀锋未来

    吃过了晚饭之后,风尘、含沙便上了假楼。时隔了八日之久,风尘的“飞檐走壁”不仅没有因为间隔了八天而荒废、生疏,反倒是更见灵活、轻盈了几分。整个人一蹬一上,以脊柱引导,形似一只被风吹的张开了的纸鸢一般乘风而起。而后,便盈盈的一落,就站在了顶楼最高处的护墙顶上!

    一身戎装,融于夜色。迎面的风大块、大块的,硬朗的迎面压迫过来,吹在衣服上,就将衣服平平的,严丝合缝的贴在了风尘的胸前。

    风尘唱了一句:“我——站在,猎猎风中。剑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

    且从墙上朝前走了一步落下去,走到了七楼顶上的背风处,惬意的做了一个扩胸运动,但见的胸前较为分明的圆弧,更加明显的扩张了一些,畅意道:“舒服,都好几天没有这样的快意了。电磁试验停了好几天了,咱们且说一下这个吧!”在外的这一段时间,有关道生功、三脉驻法、精、气、神、营卫之类的,二人交流的并不少。但唯有电磁试验缺乏了实验的场所,故而搁浅了下来……

    含沙道:“还是以积累数据为主?”

    风尘道:“涉及到应用,肯定是以积累数据为主。也许,足够的数据,能够让我们找到一个公式,完美的解决这一个问题也说不定。从现象的积累,到共杏的提取,再到依靠这一种共杏,达到执一而为天下式的目的。”

    含沙道:“哪一方面的?”

    “和神经系统有关!”风尘略是沉吟,道:“这个,要从我们的触说起,触,大致分为了两个部分,即触、非触两种状态。五感六觉,皆是触——这些,就构成了我们的感官,让我们可以了解外界。但,这个触,却是很妙的!”风尘给含沙讲了触,这一个东西,在风尘入主了螳螂,化出刀锋之后,二人就探讨过——祂讲这个,便是一种前置,重点则是想要在这个基础上,进行相关的实验:

    由触的非触、触的轻、重、刚、柔之信号,构建一个计算机的基础……风尘称之为“4+1”系统。

    “这一段时间,这一个系统,应该就是我们试验的重点。”风尘说道。

    “这一套‘4+1’系统的实验,对于我们研究神经系统、大脑的逻辑运算方面,有着很大的意义,而且不仅于此!”这一套“4+1”的意义所在,并不难看出来。含沙一听风尘说,就明白了一个大概。亦是信心满满,说道:“那,就让我们,来构建这么一个超级系统吧!就先从最简单的开始。”

    “这个正是我们要商量的,含沙,你认为这个逻辑,应该怎么设计?”风尘询问含沙的意见。

    相比较二进制的是或者不是。

    “4+1”的逻辑,无疑更难——这个就需要二人进行一次一次的探讨、实验。

    二人一直说到了九点多钟,才是回了宿舍。风尘取了脸盆,带着含沙去洗了澡,之后便回到了房间内,入了静,再驻了中流,而后才是睡去。第二天,腊月二十八,风尘依然是早起临着凛冽的寒意,去山顶之上练习道生功,而后便将昨日的一些想法实验一下,最后便盘坐下来,继续贯通三脉……

    积蓄了一夜、饱满的精神,便一下子见了底。风尘再次进入到了那一种“入五”之中,人之思维,理杏、理智。起身来,带着含沙一路掠下,脚下所点的位置,每一步的距离,都像是被计算过一样,都是恰到好处的!

    于是,祂的动作便要比寻常的时候更快、更凌厉、更直接。飘忽几次,就到了山脚下,正看见无常的人起来晨练。

    念着:

    旭日升前面向东,立正且待旭日升,脚尖分开六十度,后跟并拢腿伸直。

    挺胸收腹肩膀靠,双臂自然垂两侧,手指贴在裤缝隙,头顶虚空宜正直。

    骨紧肉松是阴阳,立定原地不动摇,目光正直视正东,一片紫气映心红。

    面东立正,以待红日……

    一切,都像是另外一个世界,那一层隔膜,祂不知如何形容,但却很像是祂入静之后,三尺灵台一内、一外的边界。能见声色,却不是一界!在这种隔着一个世界的感觉中看日出,日光似乎也变得更加的冷,更加的暗淡,让人体味不到时间的流逝——而初阳之生,阴阳之交的,瞬间的变化,那一种静、那一种动,却似乎被拉长了千万年,让祂能够体味到其中迎本一闪而逝的细节。

    祂的眼神,莫名而动。昨日日出时分,正恰好是祂精神灌下,漫入左右二脉的时候。自然就没有见到日出——等到睁开眼,太阳已经出来了。

    今天却是早了一些,于是下了山,才见了日出……

    早一点、晚一点,风尘并不纠结于此,只是顺应了心意就好。若祂每日里,斤斤计较于“今日晚起了一分钟”“明天要早起两分钟”的话,亦不会成为先天真人,有今日之成就。只怕早就一个人,因为心力交瘁,郁郁而终了!

    祂站在了队伍的北方,一直看着大家贪完了紫气,才说道:“不错,你们很多人都已经找到了这种感觉了。差一些的,也被人带着找到了。继续加油……”

    心却想着:“是该加一些硬功了,聚气、敛气,光靠意念,是很难修成的。若是有硬功辅助,配合击打,却会容易很多。”

    所谓的“硬功”其实就是“硬气功”,用最简单的话来解释,就是憋着气,让浑身的肌肉变硬,增强抗击打的力量,增加击打的力量,运动的速度——

    这一套理论,古、今、中、外皆通行。

    古人用,中国人用,叫硬气功、硬功;

    今人用,外国人用,叫抗击打训练;

    这并不神秘、复杂。

    其中的原理就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都知道,懂得用劲儿的时候要憋气,懂得憋气用力,肌肉会变硬——有皮的学生在打预防针的时候,故意绷紧肌肉,针头都扎不进去,直接就断掉了。硬功,就是在这一套极其简单的原理的基础上,发掘、研究出来的!理论上,所谓的硬功每个人都会;事实上,精于此道的,却不多。

    ……

    硬功,第一步要学会闭气、用力;第二步要学会换气;第三步要学会让局部的肌肉进行休息。

    只是几秒钟时间,风尘的脑子里就有了一个大概的框架。一套硬气功,于祂而言,却是最简单不过的——倒是具体到了如何训练,如何让人分阶段、分步骤的一点一点学会,却需要斟酌一下。但,对于制定了无常整个训练计划的风尘而言,高屋建瓴,提纲挈领之下,一套融于其中的硬功训练体系,是很简单的。风尘想着,便摆摆手,让众人继续练,自己则是踱步去了食堂。

    今儿祂来的早,食堂里空荡荡的,祂是第一个。领了一份饭菜,又少要了一些肉类,等吃过之后,就将肉带回了宿舍。

    这些肉,是给刀锋战士准备的——刀锋战士在充足的养分下,又微不足道的长了一些个头儿。

    也就是风尘眼神儿厉害,只是零点几厘米的变化,也被觉察了。风尘注意着刀锋战士在桌子上吃肉,以背后的刀将食物切开,送入口器之中。足足拳头大小的一块肉,就这么的就被它吃抹干净,然后,就呆在了窗前的桌子上。桌子上有一个简单的投影阵法,外人并不能够看见刀锋战士的存在。风尘沉吟,道:“随着体型的增大,翅膀、臂刀、机械手都会逐渐的失去作用,成为一种累赘。最后,它就会变得和人一样——无论是从基因上,还是从外形上!”

    含沙“嗯”一声,出了阴神,说道:“是这样的道理。体型小,所以才感觉蚂蚁才能够搬动比自己大好几倍的物体。如果蚂蚁长成蚂蚱那么大……”那蚂蚁根本动都动不了,甚至于自己的腰都可能因为一个动作,断了。而假如再大一些,变成了脸盆那么大——蚂蚁自身的双腿立刻就会断掉,然后躯干也会被摔成好几瓣。再做一个“假如”:假如人变成了蚂蚁那么大,又会怎么样呢?

    结果就是力气是有的,要比蚂蚁大,但是骨骼却承受不了这种力量,远不如昆虫的那种外骨骼好用。

    再大一些,好像蚂蚱那么大——那么这个人是可以如同玄幻小说里的绝世高手一样的。可以跳起来比自己的身高高出数十倍的高度,一下跳跃,比蚂蚱还要厉害。但,变小了,又有什么意义吗?没有!

    同样是猫科动物,猫儿奔跑、弹跳,都是自身长度的好几倍,但老虎不行。

    风尘笑,问含沙:“所以,体型的大、小不同,会有不同的结构。而在同等体型的情况下,人,又是最好的!”

    含沙道:“等到刀锋真正意义上,变成了一个人,那是否就意味着化形的研究成功的完成了第一步呢?”

    风尘道:“也是,也不是。在这一个过程中,在一整个变化的过程中。我对它的基因的发展、变化,都是了若指掌的。虽然这一种呈现,并不是基因图谱,但对我而言,却更加直观。是一种生物的视角!我想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