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章 饿鬼难缠

    很快,风尘就得了一个“实锤”,上级部门通知:著名舞蹈家、艺术家秦璐瑶同志将会于二十九这天下午,带着文艺小分队,来这里进行慰问。风尘咂一下嘴,嘀咕了一句:“我这是心想事成?”含沙出了一下阴神,回祂一句:“一定是开过光了……要不咋这么准呢?”罢了,就秒回了阴神。风尘煞有介事:“看来,还真的是口含天宪,出口成则。以后,请称呼我为‘言灵’,出言必实!”

    含沙“吁”了一声,很是戏谑。

    事实上秦璐瑶为何要来,风尘、含沙也是心里有数的——过年的时候,进行基层慰问是工作,恰又风尘正在这里,便稍调整一下慰问的地点、时间,就把腊月二十九这一天的下午留给了无常!

    这本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走,给他们说一下吧。这种接待,他们俩应该有经验!”

    让含沙进了自己的衣服里,风尘便离开了医务室。之后便去训练场上,叫了李铁、杨志二人,将腊月二十九下午,秦璐瑶领的慰问小分队过来慰问,陪大家过年的消息说了一下。风尘道:“接待这种事儿,我不懂。你俩就看看怎么安排吧!”李铁拍了一下风尘的肩膀,意味深长,说:“还是你这面子大。”风尘与张天野一家人的关系,他和杨志是只晓得——天可怜见的,当时和风尘见面之前,心理压力还是蛮大的,生怕风尘是一个杏格孤僻、傲慢无礼的科学怪人。尤其是头一晚上,风尘在张家住了一夜……

    风尘低声道:“别乱说,你这个同志要注意影响。人家军旅艺术家,去哪儿慰问不是慰问?”

    李铁道:“是是,那怎么就选了咱们这儿了呢?”

    风尘一本正经的说道:“这表示上级部门对我们的重视。作为一支新成立的,以各种打击为主的,职业的特种部队。上级部门重视,所以才会是著名的艺术家来慰问——你看看那些装点门面的部队,有这面子?”

    李铁一脸的不信。杨志帮腔,也开始给李铁上政治:“就是,司命说的对,你这位小同志的思想觉悟有问题。应该加强思想政治方面的学习……”

    李铁:“我说不过你俩,接待的事儿判官你安排,我也不懂这个。”

    “要不要先通知下去?”

    杨志问。

    李铁则是问风尘的意见——他是认定了风尘才是重点。问道:“司命,你说呢?”

    风尘沉吟一下,道:“下面的就别通知了。行程虽然通知下来了,但这事儿也不是一定的,万一二十九那天突然有个事儿耽搁了,临时取消了行程,大家不是空欢喜一场?而且这样,也算是一个惊喜不是?”又说:“至于布置,反正这么多人,多几个人也不多,少几个人也不少。反正这事儿我也不负责!”

    杨志无语,说道:“你俩这手甩的。对了,司命,你那聚气、敛气什么时候教?”

    李铁一听也来了兴致,问:“对啊,我和判官可等了好久了!”

    风尘道:“现在气息是一直都在练习的。这是一个控制的过程,在一定程度上,他们已经具备了聚气、敛气的能力了。只是怎么说呢?”风尘组织了一下语言,形容道:“有一些粗,不够精细。我聚气之后,气是可以深入到毛细血管之中的,所以皮肤会呈现出赤黑色。如果达不到我的程度,顶多也就是聚气的地方变红,类似于脸红脖子粗那种状态——但力气是会增加的,肌肉、机体的强度,也会在聚气之后增加!”

    “原来如此……我还怕你藏私呢!”

    “……”

    风尘无语。

    这种话当着祂的面说,真的好吗?

    “你俩看着,我去闭关,琢磨一下怎么招待……”杨志一个闭关遁,直接闪人了。训练很快就进行到了对战的一个环节——看了李铁一眼,风尘秒懂杨志跑路的原因!

    于是,李铁的对手,就变成了饿鬼。这个小子表现出的韧杏、意志,令李铁、杨志刮目相看,而每日里主动的、坚持风尘传授的一些东西,日日不缀,一身筋骨却是已经脱胎换骨,迷彩服下面的肌肉就像是捆扎在一起的,一根一根的钢条。尤其是脊背上,沿着脊柱骨的两大片肌肉,一用力,就变成了两条,张牙舞爪,就像是龙一般。至于上部,龙头直接就吞入了脑子里,脖子犹如虬龙绕柱一般。

    其双臂一动,整个人就以腰部为中心,背后的两条龙一下子就活了过来。这就是壁虎爬三个动作,以及一些呼吸法,带来的奇迹。

    他比其他的人多练习了一段时间,也比旁人更加的认真,所以体现在身上,也就分外的明显。

    “好小子,我现在缺一个对练的,就你了!”李铁根本就不给这个小透明一丁点儿的反抗机会。

    小透明有些无助的看风尘,却不想风尘却点点头,对他说:“也好,你一直都是自己练。就跟阎王比划一下吧。”

    李铁咧开了血盆大口,嘿然道:“你怕个屁,就是对练,又不会打死你。过来……跟个鹌鹑似的……我问你,想不想和他们一样,成为正式的队员?”李铁指了指其他已经摆开了队列,二人一组,操练大九天式的队员,引诱道:“来,好好表现。你要是不比他们差,明天你就跟他们一起训练!”

    “真的?”王越有些激动。

    “我还骗你?”

    李铁为之失笑。

    王越并没有多少的格斗技巧,却意外的耐打。被李铁重重的砸在地上,一个骨碌就从地上翻起来,像是没事儿人一样。如此摔打了十多次后,王越依然是力气充沛,整个人充满了活力,李铁有心试一下王越的力气,不想就是挨了一拳,就让他感受到了什么叫“大铁棍子医院捅主任”——他用胸膛硬接了一下王越的拳头。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一柄实心的铁锤用力的捶打了一下,声音更是沉闷的吓人。

    “停、停——”

    李铁连忙叫停,缓了好几口气才缓过劲儿来。

    “你小子怎么这么大劲儿?”

    跟王越一来的时候相比,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王越一脸的茫然……

    李铁一看,就知道这小子自己都懵懵懂懂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于是,李铁就朝着风尘看过去——王越这一身的改变,都源于风尘,所以风尘应该是最熟悉的。风尘点点头,对王越说道:“饿鬼,你把上衣脱了。”

    王越脱掉了上衣,然后又听着风尘的吩咐,将自己的后背展示给李铁看。风尘让他做出一些动作,或者用力,或者是训练时候的壁虎爬,这一圈下来,李铁也算是看明白了。王越背上的那两条虬龙看着几乎展翅欲飞,都是活的!与之相比,自己也好,其他的队员也罢,都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儿。

    李铁咋舌,道:“厉害……这,已经算是超人了啊。一用力,脖子都粗了一大圈,那两条绕着脖子的肌肉,看着就瘆得慌!”

    独属于战场上留下来的直觉,让李铁一眼看过去,就感受到了其中的可怕——跟这种人进行生死较量,在没有枪、没有刀,空手的情况下,自己十有八九会被活生生的弄死。彼此的差距,就像是老虎和豹子一样。

    饿鬼王越身上,那一身近乎活过来的肌肉,所代表的是一种爆发力,一种可以将全身的力量凝聚成一股整力,爆发出来的力量。也代表着本身的抗击打能力——这一点他刚刚已经验证过了。换个人摔上一下,就瘫了。他却和没事儿人一样,从地上一咕噜爬起来,继续!摔一次,没事儿,第二次还没事儿,第三次、第四次,也依然是生龙活虎的。这代表了一个很让李铁丢脸的事实——

    或许打不过你,但绝对能累死你。你打我多少下,是挠痒痒,我打你一下,就是大铁棍子捅一下的感觉!

    这,还是因为王越一直以来只是锻炼了基本功,并没有进行大九天式的学习。

    如果是学会了大九天式……

    想到这里,李铁不由打了一个寒颤,心说:“那时候,就真的成了一个变态了。再把特种作战的一些技巧一学习。同样的装备条件下,这就是一个真的饿鬼,像是鬼一样飘忽无形,但打击起来,却又凶残无比。”

    心里想到这里,他却又对这一只饿鬼的未来期待了起来。用力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道:“很好,明天跟着大伙儿一起训练吧。你这放在后勤可惜了!”

    然后,又开始和王越进行对练——自己找的对手,含着泪也要打完。风尘则是在一边风凉着,时不时的指点王越几句。一直等到对练结束,一天的基础训练完成,李铁整个人都已经不好了,浑身汗出的像是下雨一样,脸色苍白,脚步虚浮。任谁都能看出来——阎王被饿鬼掏空了。

    这会是无常大队里独属于阎王的一个笑话,却也会是以后一个属于饿鬼的传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