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章 持六用九

    “因为,你们已经死了!”——一句话,八个字,轻落下去,却有着千斤之重,带着一股奇妙的、令人心为之沉寂的力量。一瞬间,便是万籁寂静,空气也彷徨是凝固,变得为之粘稠、窒息一般。是的,人都死了,又哪儿来的不错?对于死人来说,也只剩下接受人缅怀的资格,却没有欢庆胜利的资格。

    空气沉重、沉默,心更沉重、更沉默。那一种凝固,似乎都要将空气冻结成为液体,然后放出各种或者幽冷、或者温暖的光。

    似是过了许久,风尘才又开口,说道:“我一直都和你们说,不希望你们成为烈士,不希望咱们的纪念馆中,出现某某烈士牺牲于某次作战的记载。要活着……要永葆谨小慎微之心,要行果断之事——正所谓‘持六用九’,用九者,何以言六?其心甚微故无咎;持六者,何以言九?其行有断故无失。这话,你们中或有懂的,或有不懂得,那我便换一个说法!”祂心中一动,便有了另一个“说法”,“历史上,唐朝的时候,有一个杜如晦,一个房玄龄,在李世民的天策府中,有着房谋杜断的说法。”

    房玄龄善谋不善断;杜如晦则善断不善谋。

    故,如有决策,则是房来谋,杜来断——有房无杜,就是优柔寡断,凡事谋的对,却不能断绝,便会错失机会。那么再多的谋划,也就是“脑内剧场”,毫无用处!有杜无房,则能断不能谋,其断必有果而无谋……

    假如有人问李世民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房玄龄、杜如晦你必须杀一个,你会杀谁?那么答案肯定是房玄龄!

    因为“断”比“谋”更重要。

    就像是一个小视频里面拍摄的小笑话一样,一个人问另一个人有什么优点,另一个人说我算的快,你随便出一个题,我马上就能说出答案——对,错不重要,重要的,就是一个“快”字,这对于打天下的人而言,是最为关键、最为可贵的!而这,也正是风尘一次、又一次的,告诉这些士兵的:

    持房玄龄之谋,行杜如晦之断。

    如二者只能择其一……切不可犹豫,要断而不要谋。

    风尘所授大九天式格斗、对战之心法如此;由此衍伸出的,士兵们自我觉醒的,将这一种心法,应用于战争,也如此。正如风尘一次,又一次,还有这一次说的那样:“不是瞬息万变的局势,可以慢慢思考。但瞬息万变,决定生死的情况下,果决的行动比走一步看三步更重要……商场上,你可以想的多,哪怕错过了一单生意,失败了,也不会死,顶多少几个钱!但战场,是生死场。你多想零点零一秒,这零点零一秒,就是生和死的距离!你比敌人果断,你就是正确的,你就有更大的生存几率。敌人比你犹豫,那么犹豫,就是死亡!历来战场上什么样的人死的最快?”

    历来,越是脑子灵光,想得多,善于钻营的人,在战场上死的最快——因为他们想的多,所以他们死的比别人快。

    “争命”——一个“争”字告诉你,这就是一场生死时速。快的人活,果断的人活。慢的人死,犹豫的人死。

    “很多人都说什么‘谋定而后动’,可我要告诉你们。谋,永远是谋不定的,准备,永远是准备不充分的。但战争,不会等你准备充分,也不会等你谋定——对于一场战争而言,能断于前,便是胜。这,也就是所谓的‘反应’,也就是各个部分一直强调的快、快、快,让你们一次又一次的紧急集合,拉出本能的原因。”

    “你们,是要面对战争的,你们,是和平年代也要走上战场的。你们的身后,也许不会有支援,不会有补充,一切都只能靠你们自己。当你们心惊胆战的睡过一觉,睁开眼睛,发现周围都是陌生的,异国他乡,只有自己。”

    “那会是一种煎熬……”

    祂的声音,在两个飞机的机舱内回荡,经过了对讲机的传导,变得有几分失真。刀锋战士就坐在祂的肩膀上,像是一片树叶。风尘用还有些生涩的显象之法,在衣服上注意凝点,寄神运作,投影了一片斑驳的迷彩,是以旁人并未发现祂的肩膀上,还有一个小小的人儿,正用一双复眼观察四周。

    这一个全新的生命的复眼所见,一切都很新鲜,它具备了诸般触中,皮肤的接触,味蕾之触,复眼之触,发丝之触等一共四种触,包括了触觉、味觉、视觉、磁场感应。其神透彻,出、入自在。

    当日一试,便可出神,又本身具备了磁场感应,却算是解了风尘的许多烦恼——既可方便出神交流,不出神时,也能利用磁场之感应,通过特定的转换,沟通网络。虽也和本人一样只能看,不能上传,却也很厉害了——至少一出神,是可以上传的。这一个小精灵在看了一阵之后,就不动弹了。神沉寂下去,驻于周身之经络,由中枢而末梢,无微不至,便开始了驻脉之功夫。

    风尘本人心思:“等回到了基地,就该先将左右两脉都贯通了,直接到达末梢。然后再慢行驻脉之法,等到我可以如同刀锋一样,神驻于各处,无所遗漏,便功成了;道生功已二十六个动作,却尤不完美,应也有后续。之后,也应该是和张天野口胡的一样,该行奇经八脉的功夫了……”

    祂寻思着,就停了讲。将对讲机还给了李铁。

    便在机舱中冥冥安静。

    心中,不断的在梳理、琢磨,一方面是琢磨关于奇经八脉这一部分,另一方面,则是琢磨的脏腑这一部分——之后的大部分功夫,都要集中一身之力,主攻脏腑,进行优化、升级,在体内构建一个精良的加工厂,构建一个很“高技术含量”的区域。这一步,是没有任何的疑问的。早在祂走出了家乡,踏上归京的路途的时候,这便已经是一个“共识”,而现在思考的,不过就是“怎么做”和“怎样最好”。

    这一琢磨,不知不觉飞机就在燕山深处的基地降落了。舱门一开,一股冷风就毫不客气的扑了进来。

    刚才还是“夏日炎炎”,一下子就变成了“寒冬腊月”,这一个下马威让人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李铁拍了拍屁股,黑着一张脸:“愣什么,赶紧下去。”

    风尘也跟着走了出去。

    士兵下了飞机,整队,在寒风中站出了一条线和一个整齐的、缺角方块。那一条线一共是十三个人,是“恶鬼”,剩下的人站成了一个方块。李铁说道:“没什么好说的,这一次练兵,都够累吧?你们放心,以后这种事儿,多着呢……行了,可以回去休息了。解散……”李铁直接解散了队伍。

    而这个时候,飞机才是施施然的起飞,在天空调了一下尾巴,才是离去。看方向,目标却是郊区的军用机场。

    风尘咂巴一下嘴,说道:“要知道它往郊区的机场落,我都顺道去城里一趟了。”

    李铁笑,说:“司命啊,你就安心在这里呆着吧。哪儿能频繁跑呢?有事儿就用咱们的电脑联系一下不就行了,不能总是搞特殊化……对了司命,你给咱们想一想春节怎么过吧,这眼看的就四五天了。”自组无常、训练以来,已经是1月的23号,农历腊月二十六了——但对于军队而言,该有的训练一样不会少,却和平常没有多少不同。所谓的新年,不过是给家人一个电话,一起吃上一顿饺子。

    风尘道:“我能有什么点子?你难道不知道科研狗、理科僧都是最不会浪漫的生物吗?要不,咱们就干脆来一场晚会得了,唱歌、跳舞随意整……”

    李铁点头,说道:“这倒是也行。”

    风尘道:“那我要打个电话说一下!”风尘便去了一趟医务室,用座机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只是一会儿,电话就接通了,另一头是风尘的父亲,已经在家里闲着了。北方地区一般都是如此,临近年关,大部分的工作都已经停了。风尘道:“爸,我今年回不去了,事情挺忙的,现在正和军队合作……”风尘就把能说的,和父亲说了一下。又听着父亲唠叨了几句家里的情况——

    总体情况,还是不错的。只是絮叨老家县城的房子还卡着,没有下来。风尘宽慰二老,说道:“这个你们就别操心了,什么时候往回搬,房子都是现成的。等到时候我跑,爸,我这实验室主管虽然听着不起眼,和企业的主管似的,可下了地方怎么也比市长都高了一头,你就宽心吧,别管了!”祂这么说,也就是一个宽慰——现在祂随便在哪里都能买一套房,又何必费那个时间、精力,去这里跑那里跑的,浪费时间呢?

    到时候,直接在县城买一套就好了。

    电话的对面,换了母亲,又是一阵唠叨。话还是那些话,却听的不腻烦。风尘不时的回应几句,一直说了一个小时左右,才是挂了电话。最后又问风尘怎么联系,风尘告知二人:“打我的手机就行,会直接转接进来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