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章 因为,你们已经死了!

    “鬼”即“神”也!

    人皆有死,必归于土,谓之鬼也!享生民之祭祀,佑一国、一族之安宁——这,是从远古时候,便有的习俗,一直延续到今。风尘以远古始,以今日终,言越万年之历史、传承,摄时空之长河,言而统之,告于众人:“身而为鬼,护国安民,永世不衰!”

    话落,便听的士兵大吼:

    “身而为鬼,护国安民,永世不衰!”

    “身而为鬼,护国安民,永世不衰!”

    “身而违规,护国安民,永世不衰!”

    他们放声喊了三次。

    风尘点头,声中犹了一些真意,道:“现在,听命令。都回去休息!”

    一阵声响,新成的恶鬼,就钻进了帐篷,倒头便睡。

    其它的人,却并无此殊荣。

    无常的其他人,按照要求,继续训练。项目便以军事方面的技巧为主,以基本功为辅,李铁感慨道:“司命啊司命,现在我和判官加起来,都比不上你的声望!”风尘笑他:“怎么,你是觉着我功高震主,要给我下十二道王命金牌?”李铁“嘿嘿”一笑,咧嘴道:“哪儿敢呢,你又不是岳飞。”

    杨志、花豹二人也走过来,花豹说道:“我是该恭喜你呢?还是该骂你呢?”话中虽然有几分酸气,但却掩饰不住恭喜的意思。

    杨志说道:“你就说个恭喜又怎么地?不过,话说回来,花豹的确应该加强了。这次可是跟小鬼们耗了七八天,要不是我们放水,你这就团灭了……以往的时候,你可以找借口说装备不行,这次呢?”

    花豹点头,说道:“是该加强了,要不非被你们虐出花儿来。”

    风尘倒是替花豹说了一句话,说道:“术业有专攻,花豹输了归输了,这和厨子盖房输给泥瓦匠一样,不怎么丢人。特种作战,分工细致,虽然说讲究的是一专多能,可你的多能,总比不过人家的一专。就是主场优势,专业不对口,也就这样了……花豹,你别听他俩的,你们部队主要是应付犯罪的,不一样!”

    “司命你哪边儿的?”李铁郁闷,道:“你这么一说,他猫尾巴还不翘上天了?就算术业有专攻,咱们的小鬼算精通吗?”

    风尘心中反问:“不算吗?”壁虎爬的匍匐行动方式,以及长久锻炼出来的敏捷、迅速,翻山越脊,爬楼泅渡,哪一样的速度不是出人意料的道:“行吧,你们爱怎么杠怎么杠,老花,咱们过两手?”风尘询问了一下花豹——这一段时间相处下来,二人倒是彼此熟悉了,也交流了一下“八极拳”。

    风尘以各流派、风格的八极拳,和他讨教、交流,也算是一种“以武会友”,熟悉了之后,便就叫他“老花”了——

    这个却比花豹好听了许多。

    “好!”

    花豹答应的痛快。

    却是知道,这一趟训练完后,风尘等人就会离开,下一次能够遇到风尘这样的八极高手也不知道要猴年马月。

    只是这几日的交流下来,花豹本身从小练习的八极拳,就被风尘纠正了一些错谬,尤是发劲、发力方面,指点他,如体内有声响,则是筋骨不协调,动作错误所导致,时间长了,会损坏关节、韧带,严重的会拉伤。教了他正确的法子,一点一点纠正下来,本人原本练功造成的老毛病,也都减轻了好多。就这一手对八极的沉浸、了解,花豹以为其造诣是不下于刚拳不二打的李书文的,是当世一等一的八极拳名家。也好奇为何从未听过风尘这一个名号儿。几次问起,风尘也都只是一笑,接过不言。

    二人便就近开始,李铁、杨志二人便于一旁观战——花豹已和风尘交手数十次,却知道风尘的厉害,是以主动进攻。

    风尘随意而就,正前一步,小腿抬起,膝盖弯曲成一百二十度,形成一个虚抬的弓步,同时左臂扬起,拳冲上,直接向上一走,便打开了花豹的中门。动作至于此,风尘便将动作停下来,说道:“你的习惯还没有改过来——开门,你一直都走的斜了,进攻的方式很不科学,如果只是摆动作,你这样或许可以,但打起来不行……”

    花豹点头,说道:“你一攻过来,我就这样了。”

    风尘道:“一定要走里不走外,攻里不就外——进攻,要以人之正中为根本,一定要快。一定要插进来,不要从胳膊的外圈进攻,从这里、这里、这里,要从里面钻……”风尘一连的,指点了花豹几个进攻的要点。

    然后,风尘就道:“这一次,我会放慢一些速度,你来进攻。记住我说的要点……”

    “哼!”

    花豹酝酿许久,才是进攻。拳起,肩顶,却是他最为熟悉的铁山靠。风尘也不躲闪,便硬接了他一下攻击,道:“不错,就是这样。你这一次攻击的位置对了,再来一次,后面的动作连起来——没用的,那个什么搂头的动作去了。一进之后,穿臂,让对手的手臂因为力的作用外翻,然后要借势用力,拧住对方的胳膊,脚下使绊子,然后借力猛蹬……”虽然说得是八极,但讲到进攻方法,却是大九天式的套路,端的一个凶猛、残暴。李铁听的一头黑线,对风尘道:“司命,你悠着点儿,这招儿他们用不上——这是人民内部矛盾,不用这么凶残,以制服为主。”

    花豹则不解,问:“这一招,很凶残?”

    李铁点头,认真的告诉他:“你最好忘了。这一招,一下能把人一条胳膊扯下来。也就是说,你进去一招,然后,对方就变成杨过了。”

    花豹:“……”

    风尘道:“没那么严重,人的胳膊哪儿那么容易扯下来?那需要强大的瞬间爆发力才行。总之,你要记住,门朝里开,劲朝外打这八个字,就对了。”

    “算了,不跟你过招了,判官,咱们俩过过手!”花豹就招呼了杨志过手——这一个算是势均力敌,互有胜负的。

    至于李铁、风尘这俩个,他是从来没赢过。杨志也不拒绝,上场就展开了大九天式,凶猛的朝着花豹招呼。二人有来有往,竟然是打了足足一秒钟,花豹就因为犯了旧毛病,被杨志给丢了出去。

    花豹从地上起来,道:“我就不信改不了了,再来!”

    “好……”

    二人再次交手。这一次花豹有所准备,有了心里建设,一招就把杨志顶了出去。

    杨志起来,再继续……

    二人有来有往,摔倒了,就爬起来。打出一阵“砰”“砰”的声响,风尘、李铁看的津津有味……二人一直打了半个来小时,才气喘吁吁的停下来。风尘拍了一下花豹的肩膀,在他旁边蹲下来,说:“哼哈二音少用,猛是猛,可实际攻击力并不能多增加多少,反倒是伤害脏腑!”

    脏腑之器,乃属于精微,是需要呵护的。却经不起那种“哼”“哈”的骤然爆发——如果,爆发出来的力量足够,那么代价自然是值得的。但事实上,除了声音比较吓唬人之外,效果并没有设想中那么好。

    花豹道:“知道,这个发力习惯,我会尽量改的!”

    杨志道:“尽量改吧。听我说,你听司命的,肯定没错……咱司命的功夫,我这么和你说吧?你们这儿训练的假楼有几层?”

    花豹道:“五层!”

    杨志道:“我们的那一栋,一共七层。他从上面直接就跳下来了,半点儿事儿都没有。这就是本事……”

    风尘:“……”

    下午三点多钟,两架运输直升机就由北而来,降落下来。螺旋桨搅动的大块的风压得草贴了地面,形成一个不断抖动的,顺着一个方向“旋转”的圆。随后,直升机就打开了后门,无常的队员依次上了飞机,最后舱门一关,就拔地而起。无常的人,来了八天,都没有去花豹的基地——打赢了,端了基地,自然有必要进去;可既然全灭了,那就没有必要了。飞机上,李铁开着对讲机,对两个飞机同时广播:

    “没有于他们的基地里大爷一样的喝茶,遗憾不遗憾?羞愧不羞愧?”原本并不如何羞愧的一群人,被他这么一说,倒是真的生出了几分羞愧。

    “不要给自己找借口,说我们训练不够,我们是菜鸟,我们是新兵蛋子,我们不懂这个不懂那个,我们一上来就懵逼了……战争!”李铁提高了声音,他说“战争”这两个字的时候,咬字特别的重,声音也充满了一种力量,“它不管你是不是新兵蛋子,不管你是男是女,是人还是畜生。战争,不管这些,只要走入了战争,就只有生死——要么你们死,要么敌人死,没有第三条路!”

    “或许,这一次,你们感觉自己的表现已经不错了。但不是,我认为不是,你们的司命,也认为不是。现在,你们就听听,你们的司命,为什么认为不是!”

    李铁将对讲机交给了风尘,点头示意了一下。

    风尘沉声开口,简单,却令人沉默:

    “因为,你们已经死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