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章 宽慰

    只一下,其暴烈、凶残、快速的风格,就让花豹的人为之一摄!李铁在花豹即将倒栽到地上的时候,右脚脚跟在地上一搭,脚面往回一勾,就用作战靴的鞋尖支撑住了花豹的肩膀,问了一句:“怎么样,花豹?上次你不挺能的吗?这次连我一招都接不住了?”说完,就一松手,松开了花豹。

    花豹一骨碌蹲起来,看着李铁,问道:“你这是什么玩意儿?”

    李铁道:“大九天式——夺命的玩意儿。”

    “哦?再来!”

    花豹一瞪眼,大喝一声,揉身再上。其动作猛如蛮熊一般,以右侧肩、臂朝着李铁就是一靠,却分明是八极拳中的一招铁山靠!他却以为刚才一下,是李铁出其不意,故而这一次,便率先动了手。李铁一眯眼,一道锐利的目光夹成了薄薄的,刀光一般的薄片,也同时大喝一声“好”,竟是正面硬迎了上去——大九天式之所以霸道,便就在于这一个进!李铁进身摇肩,向花豹的肩背一错!

    这不是直接了当的硬碰硬,而是极有心机的一下“错”——正好和花豹撞进来的方向相反,用力的方向则是斜着向后,三十度左右,脚下在同时一拌,一弯腰就抱住了花豹的腰,双手分别在对方的两肋用力一抓……

    嘶……一股强烈的,酸涩的感觉,就由两肋扩散,让花豹瞬间失力。然后就被李铁一下子一松手,平平的趴在了地上。

    李铁一翻身,就用膝盖压住了花豹的背。

    “小花猫儿,这一下你服不服?爷爷我可是经过了高人指点的,嘿嘿……”李铁得瑟了一下,松开了花豹,问:“还来不来了?”花豹趴在地上,连一根手指头都懒得动弹,送给了李铁好几个白眼,说道:“还来个屁!反正今天我这脸也算是丢尽了,现在你的无常还在林子里转悠,我这飞机也出了,人也出了,还没个结果。我这儿也让你放翻了……你是不是诚心的?咱俩八字不合是吧?”

    “恁说啥咧?别人想要这个机会,俺还不给他咧!”

    花豹:……

    “还不让人给他们解开?训练而已,那么认真干嘛?”

    花豹、无常的一群人:……

    他们心里有一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花豹喊了一声:“把人解开吧,还怕跑了不成?那些死了的……来来来,你们告诉我都是怎么死的。”说着就从地上爬起来,果断的不要脸了。一群无常被解开,李铁一一扫视一眼,大喝了一声:“依小队为单位,集合。”

    无常的小队立即集合,一共是集合出了八个小队,其中有五个小队都是缺人的,八个小队少了十二个人。

    剩下的两个小队,则是孤零零的六个人。

    “报数……”

    “报告,第一小队应有三十人,实有三十人,完毕。”

    “报告,第二小队……”

    “报告,第三小队……”

    一一报告,李铁背着手,在队伍前面来回的走动。一直等到报告完毕,才是假惺惺的来了一句:“丢人啊,一上来就让人整队整队的端了。同样是腰间盘,人家第五小队和第八小队咋就那么优秀呢?现在,人家还在林子里跟咱们的小花猫兄弟……笑屁笑?都给我憋着?谁笑信不信老子找块狗屎给你堵面具的换气管子里?”他训人叫一个麻溜,就和在自己的基地里一样,一群花豹的成员则是听的牙痒痒——什么叫“小花猫儿”啊?这厮不长的时间里,就给花豹弄了多少羞辱杏质的外号了?什么“病猫”“花猫”之类的,简直听的人恨不得上去踢他两脚。一群人怒目而视,李铁则熟视无睹。“每天同样训练,人家好好的,你们***不是被俘虏就是阵亡,好意思吗?东西都学了狗肚子里去了?这又不是让你们去跟他们比反恐救人质,也不是去边境缉毒打野战,都拉什么稀……”一句一句,说的是无常的这些队员不争气,可怎么听着,似乎衬托的花豹更不争气一样。花豹忍无可忍,直接将手里的文件夹往地上一摔,“***也给我集合!”

    花豹的阵亡成员也都集合,一报数,阵亡了足足有一百三十八人,这几乎快要接近一个大队的一半人数了。其损失之惨重,不下于无常——

    “一个一个说,都是怎么被灭了的!”花豹咬牙切齿,然后就从队员们口中听到了具体的战斗过程。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走着走着,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被背后人一抓脖子,咔嚓一下,然后对方再稍微给正一下,告诉他:“你已经挂了。”;要么就是发现了敌人的踪迹,开枪,队友被击毙,然后小队还击,追击,然后就挂了……这些信息有用还是没用?貌似没个卵用,花豹听的想哭。

    听完了最后的一个人进行汇报,花豹仰望天空,思考了一下人生。感觉这个世界实在是太过于玄幻了……

    你说无常初建,招人招的都不是尖子,只是一些不经常生病的?开玩笑呢?

    杨志走到花豹跟前,拍了一下花豹的肩膀,问:“不理解?”

    花豹看了一眼杨志,说:“不理解!”

    “你想一想看,你们部队经常面对的,最为穷凶极恶的罪犯,需要你们出动的罪犯,都是什么人?”杨志提示杏的,问了一个问题——

    最穷凶极恶的,残忍、狡猾到需要特种部队出动的罪犯,是什么人?经常面对这一类犯罪分子的花豹有发言权,他张口道:“往往是走投无路的老实人,一旦成为了罪犯,是最难缠的。很多警察搞不定,就交给了咱们手里……我记得,有一个张大庆,因为妻子重病,又实在没钱,就通过一个同乡的关系,开始贩毒。其手法之残忍,单人素质之强,简直令人感觉难以置信……”

    杨志默然良久——那是一次惨烈的战斗,当时他还是花豹的一员,代号是青面兽。作为亲身参与了这一次战斗的他,明白那一次战斗的惨烈。

    敌人,只有一个——张大庆。

    敌我双方就在绵延的边境地区展开了一场战争,一场特种部队和一个人的战争。这一个人创造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战绩,当时参与围剿的一共有三百多人,足足死了一大半,只有一百一十多人活了下来,最后在一个山洞内走投无路,被击毙了——是什么让一个普通人拥有了这样的力量?这样的本领?

    杨志感慨一句,道:“那一次,实在是太惨了!”

    花豹问:“你们的那群鬼,和这有关?”

    “或许、我是说或许……”杨志道:“在离开花豹组建灵鹫的时候,我系统的读了一些心理学,想要将之纳入单兵作战领域。”

    花豹点头,说道:“这个我知道……”

    “在同时,我也想过这一个问题。一直到了最近,我才想明白一些答案:人,在被逼入绝境之后,就已经不是人了。而善于隐忍的人,一旦走入极端,和普通的罪犯不同,就在于他们的意志——这种人几乎是不会投降的,他们会费尽心机的周旋,一直到尸骨无存。碰巧,无常选的,都是这种怪物!”

    “嘶,哪儿来的这么多怪物?”花豹吸了一口冷气。

    “人的潜力是无穷的——只是一个普通人,以为生活所迫,毅然决然的走上了那一条路,就可以让我们受到那么大的损失。你说,一个军队里,这种大头兵少吗?并不少……筛一筛,选一选,总是有的。他们不是刺儿头,但更可怕。只是要调教这些人,无疑成本也更加的高那么一点点……”

    “你们要敌后作战,所以这种人,也才最合适。”

    “正解!”

    “我谢谢你——可你这宽慰,却只会让我心里更不好受。就像是咱们那么多同志的牺牲,为了国家安定,是无怨无悔。可又是哪些王八蛋让这些原本善良平凡的人,走上了这样一条道路的实话,每一次想起这些,我都感觉很煎熬。哪些杀死战友的凶手,我应该去恨,可又无力去恨……他们,本应该是我们去守护的一群人!”

    杨志叹了口气,又拍了拍花豹的肩膀。默了一下,才安慰道:“国家越来越繁荣,贫苦地区的扶贫力度也在加大,一切都会变得越来越好的……咱们应该充满希望!你看到了现在的孩子会对不公勇敢的说不,还有什么比这更欣慰的?”

    在工作中,在生活中,新生的一代、成长的一代走上了前台。他们对无偿加班说不,他们对各种无理要求说不,相比上一代、上上一代的逆来顺受,唯唯诺诺,那便是一种最为可贵的“希望”——再对比一下,这一代人欣赏“汉服华章”之美,那一种民族的自豪,比之于已经来时跨入中年,言必外国月亮圆的大V和许多许多的人,这一代,是一种自信,是一种希望,是一种未来。

    花豹心情忽而好了很多,说:“对,就这群不服管教的小兔崽子们。就这一份桀骜不驯,值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