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八章 身于地狱,恶鬼争命

    地狱无间,有十八层——那么这一次的“地狱难度”的开局,就是在第十八层的地狱。花豹是一支老牌的特种部队,是一支具有着优良传统、传承的特战部队,其前身乃是抗战时的花彪子突击营,其第一人营长匪号花彪子,参加革命前占过山头、落过草,所带的队伍就和他的名号儿一样——作战彪悍、狡猾,神出鬼没。当真是“只有起错的名儿,没有叫错的号儿”,后新中国组建特种作战部队,花彪子营也是第一批,第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

    改命“花豹”的特种部队,是当之无愧的,中国特战方面的“老大哥”!

    而后随着各军区、各军的特战部队陆续建立,类似于“花豹”这样的老牌部队,就成了新部队的磨刀石……赢了,是应该的,输了,就很羞耻。而这一次无常的到来,却是更加的过分——

    以前的对手,好歹“新人”归“新人”,可总归该训练的都训练了,该学习的也都学习了,欠缺的就是实战,对练也就是增加一些新人的经验!

    这一次倒好,一水儿的“新人”都是货真价实的“萌新”,刚才过了体质关,学习了一些夜战,就拉过来浪了。

    这分明就是李铁在欺负人,门缝儿里看人,都要把他们看扁了——作为一支老牌的,有历史、有传承、有荣誉的队伍,每一个人心里头也都是憋着一口气的!这一场对练,在李铁的有心激怒之下,已经变成了一场“意气之争”,李铁进行了一次全频广播,告诉队员们“自求多福”,恬不知耻的说:“我和无常、司命仨被追的没机会理你们了,自己自求多福。现在那群病猫儿可是灭了咱们三个队伍了……我告诉你们啊,被抓住的肯定没好下场。你们也就俩选择——”

    第一是躲藏的足够久,迟一些被抓住;

    第二是想办法侦查出对方的老巢,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只有让对方坐了土飞机,上了天,那大家伙儿才是真的安全的。

    风尘感觉,现在不止是花豹恨他恨的牙痒痒,还幸存的队员们也同样恨得牙痒痒——实话说这种一上来就被大队长卖了的情况怎么都感觉有些诡异。忽然,风尘朝着一个方向注意了一下,说:“有交火!”

    “有交火”一共三个字,当风尘说到了“火”字的时候,一声枪响也在同时传了过来。李铁、杨志二人没有风尘的眼力,但耳朵却是久经考验的,根据枪声的响度,判断道:“枪声距离这里大概两百米左右!”

    “去看看……”

    “砰——砰——”

    又是两声零星的枪声,风尘隐还听见了一声“***”,声音很陌生,不是己方的队员,那就应该是花豹了。

    从那种气急败坏可以听得出来,是吃了不小的亏。等着三人过去的时候,就看到三名穿着丛林迷彩,带着波浪边沿的宽沿猫,脸上涂成了花猫儿一样的三个人正坐在地上,他们的身上一个人冒烟儿了,另外两个则是好像落枕了一样的捂着脖子——不用问,是被人用大九天式分别从正面和侧面教育了。风尘分开草,走过去,对二人说:“别动!”一伸手就箍住二人的脖子,双臂一较劲,便将二人的脖子正了一下。

    演习就是演习,小鬼们下手虽然重了一些,但分寸还是有的。就是让对方“落枕”了,却没真的奔着杀人去。

    连着“咔啪、咔啪”两声,风尘和李铁、杨志说道:“下手还听有分寸的,再用点儿力就出人命了!”

    “我感觉你这拧的一下比那些小鬼厉害,一下子就正过来了……”李铁、杨志二人也走了过来。

    “喂,小猫儿,拿眼瞪我们做什么?刚死命可是给你们俩治好了落枕的……哦,对了,那些小鬼拧脖子的手法也是跟司命学的,你们这么瞪他也没错……”李铁哪壶不开提哪壶,风尘翻出一个白眼,道:“介绍一下,我是司命。这个是阎王、判官!刚才,你们遭遇到了伏击?”

    “是。”三人郁闷——撵兔子被兔子蹬了的他们还是头一遭!从三人口中,风尘和李铁、杨志也知道了刚才的战斗经过:

    并不是一个多么精妙的陷阱,漏洞也比较明显,但小鬼们却打了一个很好的时间差。在对方未曾反应过来,意识到哪儿不对劲、狐疑的时候,就先用枪惊了一下,然后将人逼入到预想的位置,再来了一个扭脖杀。三声枪响,第一枪直接干掉了一个,剩下两枪,则是压制、驱赶。李铁、杨志二人听完,面面相觑——这套路,可以啊。过了须臾,李铁似乎反应过来什么,讶道:“这不就是司命教格斗的时候经常耳提面命的吗?”

    杨志也反应过来,道:“要冷静,要主动,不要等到对手反应你才反应。要善于做出题的一方,对于格斗而言,你比敌人更快的出题,你就是主考。敌方出题,你比地方更快的判断做出选择,你同样还是主考!”

    李铁道:“这群病猫占了先机,但咱们这儿也有人才,不管对错就直接选了一手——因为这一手选的太快,所以他们仨没有来得及判断对错,就已经超时了。”

    杨志“嘿嘿”一笑,看风尘一眼,有看看那三个倒霉蛋,说道:“答题超时了,就要被淘汰出局。在正确的答案,一场考试都考完了,你才得出结论,有屁用!对了,上次阎王你说咱们的队伍中,有了司命个人的精神,这一种精神,之前还说不出是什么。这次这么一打,倒是出来苗头了!”

    这是一种独树一帜的,追求反应速度、追求判断速度的一种战斗方式。它既是大九天式的格斗心法,一招制敌,招招毙命,也是无常队员们下意识的一种战斗方式的总结:关键时刻,总能够想到风尘说的快——用脑子的快。

    李铁拍了一下钢盔,发出“砰”的一声响,恍然道:“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咱无常这种战斗风格,谁第一次遇上了都要发蒙!”

    远处,又有枪声陆续的响起……听声音,距离大约有两千米。随后枪声就变得密集了许多,天空的直升机排成了队,从天空不断的飞过。李铁默然半晌,一脸的无辜:“我感觉,这一次是粗大事了!”

    过了一阵,属于“敌对方”的花豹就又通过对讲机对李铁吼:“***你们究竟搞什么玩意儿?老子已经阵亡了五十多人了,卧槽了……哎妈,我也挂了!”最后这一句,却颇有喜感——风尘和李铁、杨志三个人面面相觑。俩花豹的队员也面面相觑,都有些搞不懂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花豹是怎么挂的?李铁问:“说话,你怎么挂了?”

    “老子哪儿知道头上突然就飞出子弹来了……我看见了,你们的一个小鬼刚跑了。卧槽,飞檐走壁呢?卧虎藏龙现场?”

    “秃鹫,你哪儿找的这种武林高手?我不嫌多,你也给我来一打儿!你别挂,聊会儿聊会儿……哎呦喂,刀子也挂了,你们这群鬼。”

    “我这十殿阎罗,哪一殿是好惹的?”李铁得瑟。

    风尘、杨志都是无语——什么十殿阎罗,他们怎么不知道?就听李铁一个劲儿的吹,说什么第一殿、第二殿之类的,说的有鼻子有眼。风尘他们带上了两个阵亡的,一边走一边聊,花豹也阵亡了,没法管事儿,干脆也就聊起来,走了一路,聊了一路。就听的零星的枪声逐渐密集了一些,分布的地域却极为广阔。整一个上午,山林之中都“乒乒乓乓”的响个不停,花豹的阵亡名单也越拉越长!

    在突然遭遇的蒙蔽之后,冷静下来的小鬼们发挥了自己的优势——更加灵活的走位、隐蔽杏极强的壁虎爬,充沛的体力。

    这让许多的“不可能”变成了可能,往往许多情况是花豹的队员一眼看到了人,下一眼的时候,人就不见了。杨志开小灶,逼着队员们学习“数学”(实际上是奇门遁甲),风尘还没有教怎么用,有一些灵光的,就已经脑子开窍了。要学会打仗,要诸般妙用,存乎一心,战争就是最好的老师,可以让士兵最快的成长!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也有大机缘。可以让人在那一瞬间,就体会到旁人一辈子都不能够体会到的那一种“纯粹”。

    虽然这不是一场战争,只是一场实战模拟——但枪是真的,子弹是演戏用的特殊子弹,但那枪火喷吐的一瞬间,这依然是战争!

    曾经,他们并不是每一个部队的尖子,甚至于枪都没有摸过。也是当和一群陌生人擦出了枪火,这就是战争了。

    哪怕明知道是假的,但肾上腺素的分泌,却实实在在。

    紧张、兴奋、冷静交织在一起。

    精神如同刀片一样的轻薄、锋利,这让他们第一次理解了风尘告诫他们的,在格斗的时候,所需要的那一种精神状态——像是刀片一样的薄,薄而锐利!就在这样的锐利中,他们拿起了自己平日训练的,看似有些无聊的东西。于是,战争,便这样的发生了逆转。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