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七章 从一只螳螂开始的变异实验

    一根筷子粗的细枝上,螳螂后肢蹬,中肢抓,将自己牢牢的固定在树枝上,背后和树叶一样颜色的翅膀张开来,于是便拟态成了一片树叶。双臂刀正快速的挥动、切割,朝着自己的口器之中塞入食物……无数的“触”便以电信号的方式,由终端、末梢而至于中枢,处理、回馈之后,再反回去!风尘驻脉于中流,其意遍及了螳螂的神经系统,从中枢神经,一直到神经末梢,无一遗漏——那身体的,每一个末梢单一的“触”便有许多的状态,譬如触与非触——触又有轻、重、缓、急等,每一样,都会形成不同的信号。落实到最简单的、最本质的东西,螳螂也好,其他的生命也好,对外的认知,依靠的就是这样的一个“触”!这一种“触”会触及不同的东西,诸如味道、声音、光线、实体、磁场等等,然后每一个终端都将这一种状态进行回馈——

    末梢,实际便是一个具有多个状态的、复杂的“是非门”,这些信息,汇总于中枢之后,才会呈现出图像、声音。

    这和电脑录入信息,相机拍摄照片,仪器检测之类的,都是同意原理!

    接收-处理-回馈……

    一整套的机制,犹如流水一般,来回往复。重复了进食、消化、营卫等诸多的功能。居于中流的风尘,并不干涉这一过程,只是一同接收信息,一同回馈信息,一同处理信息,去理解这一个过程,去感受这一个过程!

    终于,一条肥美的青虫,已经都吃进了肚子里。往来的信息中,勾勒出了一种“饱了”的状态。

    “若是……”

    正在林间,和李铁、杨志走在一起的风尘却是心中一动,有了一个很有趣的念头——若是依此理,是否可以让这只螳螂“进化”一下呢?祂的脑子里,很自然的,就想到了童话中经常出现的“花仙子”,有着薄如蝉翼的翅膀,生活在森林中,拥有完美的女杏身材和头发,但个头却只有巴掌大小……为什么不试着弄一只花仙子出来呢?

    心念一动,寄存在螳螂体内的神,就有了动作——祂代替了螳螂的中枢神经系统,开始进行信息回馈——

    大部分的,原本用作营卫身体,储存下来的营卫之气,开始在它的信息下,运作起来。在螳螂的体内,一根颇为纤弱的,像是吸管一样的“脊柱”就出现了,一条条的神经被收拢、保护了进去,然后又生成了胸腔、隔膜,弄了一个颇为简单的系统——不能跟人比,甚至于都不能跟哺乳动物比。

    然后,营养就消耗了一空!

    那,就去捕食吧!

    头套下,风尘的嘴角勾起了一丝清浅的笑意。这一个“生成”的过程,顺利的有些吓人,若是放在人的身上,那定然是不可能如此的。二者的区别,也正是应了那一句“船小好调头”的说法:

    螳螂比之于人,比之于哺乳动物,其实就像是一个制度灵活的小企业,说转身就转身,制度更多的是服务于人的。

    而进化到了更加高级的哺乳动物,它们的制度更加僵硬、刚杏一些,想要变化很难,除非是打散重组。

    但,大有大的好处,小有小的优势,体现在生命个体与天地的关系,就是适应生存、抗击风险的能力。

    风尘心道:“花仙子啊……真的挺令人期待的!或许我以后可以写一个关于花仙子的培育于养成,让这天地之间,多出一抹美景……”旋即便又想到了含沙——从祂的一个念头,到螳螂长出来了脊柱、内脏,这似乎预示着距离含沙的化形,又更加的近了一步!

    而等这一步功夫之后,螳螂真正的变成了花仙子,那便是成功的一大步。

    风尘想着,“假如花仙子真的成功了,就留在身边,培育一下,说不定会真的成为我的一个分身,如果它能够出阴神的话,更会省掉我不少的事情。”而且,有了这么一个小精灵,生活也必然会多出许多的情趣——虽然,那个也是自己。但想一想,肩膀上站着花仙子,还是挺带感的!

    于是,那一只进化出了脊柱的螳螂,便一路朝着风尘他们行走的路径,一边走,一边捕食,一边变化……

    一阵“嘶嘶”的电流声响,李铁的对讲机响了。李铁打开对讲机,不说话,对面则是传来了一个声音:“你们的一个小队,已经被我们over了……这个可不行啊,看来一会儿咱们都能在基地见面了。不过不是你们打进来的,而是我们请进去的!”这话中的挑衅意味却是十足!

    李铁黑着脸关掉了对讲机——全军覆没基本上是没悬念的,但知道归知道,被人这么挑衅还是很不爽。

    风尘问:“这里面有故事?”

    杨志“嘿嘿”的笑,露出一口的白牙,说道:“花豹在灵鹫手里吃过不少亏,这么说吧,每一次跨区域比武、军演,只要我们参加,花豹就被摁地上摩擦……你说,这么大的仇,这么大的恨,怎么能不让人恨得牙痒痒,憋着一肚子的气呢?”

    风尘道:“哦,这就说的通了。看来咱们的小鬼落在他们手里,肯定是没什么好果子吃的了!”

    找一支有“怨”的队伍陪练,这倒是不用担心对方不会全力以赴了。为了一雪前耻,那肯定是连吃奶的劲儿都拿出来了。杨志爆料:“阎王可是和对面儿说过了,咱们这些人都是才练了三个月,还没有出师的菜鸟。你花豹要是再不争气,可就不怪我们了……你说这话气人不气人,你说这玩意儿……”

    杨志表示:“我要是花豹,也能让他气死。你再看看咱们今儿这动作,那是当着面儿打脸了,啪啪的——”

    一声“坨坨”的螺旋桨搅动空气的声音由远而近,三人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然后各自寻找了一棵树靠住,一动不动。

    一架直升机从三人的头顶飞了过去,过了须臾,又是一架。

    三人不时的躲避!

    “这特么躲的太难受了,这帮孙子,这也台下本钱了吧?大炮打蚊子,这些猫儿也就这点儿本事了。”

    李铁对着天空,骂咧咧了一句。然后就又被直升机骑脸上了,偏偏却还一丁点儿的办法都没有。李铁叹口气,说:“这帮孙子应该发现咱们了。大意了啊,飞机上肯定有热成像,咱们仨都在上面……”

    杨志道:“地面搜寻的应该很快就会过来。咱们已经灭了一队了。这才多长时间?一个小时?”

    风尘点头,笑道:“嗯,一个小时多个十分钟左右。看来这花豹也没有你们说的那么不堪啊!阎王、判官,这个可和电视里演的不一样。飞机上装热成像,这算不算是作弊?哪儿哪儿也躲不过啊?”李铁笑骂,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想一个人跑?”风尘“嘿嘿”一笑,说道:“我要跑,你俩也拦不住。但这有意义吗?咱们是来练兵的,我一个人就算是把花豹团灭了,也毫无意义!”

    又道:“说白了,咱们仨就是添头。什么打狙击,打对手,不是咱们的事儿。总之,在咱们的队伍被团灭之前,跑,别和对方照面就行了……阎王,你给刚那个回个话,让他别老惦记咱们仨,没用!”

    李铁磨牙,半晌才道:“你这比我还气人。”

    说是这么说,却还是老实的回了一个话,告知对方:“你他娘的属狗的?老追着我们仨干嘛?别追我们了,那些小鬼才是你们的目标。一共十个小队,你们才抓了一个,嚣张得意个屁。跟我们纯粹浪费资源……”

    “哈哈哈,晚了。你的消息已经过时了,刚你们又团灭了俩小队。用不用我拿对讲跟你通话啊?”

    “您老人家就收了神通吧。我说实话,就算是你天上飞机飞,地上爬满人,梳子一样扫过去,也抓不住我们。再闹,我们就去你总部喝茶了……妈蛋,要不是老子要练兵,还让你得瑟?膨胀了啊小豹砸!”

    风尘听的一阵好笑,这“小豹砸”听着怎么听怎么像是“小婊砸”,对于这位阎王的节操的认知,又深了那么一层——这货根本就不存在节操这种东西。通话完毕,三个人就迅速转移了方位,李铁甩锅给杨志:“都是你拖后腿,咱们这里面,有俩人都是势的境界了,就你一个术!”

    杨志鄙夷,道:“说的好像你能把自己的体温降下来似的!”

    “泥潭什么的,肯定不要想了,第一时间就被那群牲口重点防着了。是不会给咱们裹防护层的机会的……”

    这一点儿李铁、杨志都是门儿清。风尘也明白这里面的意思——身上裹了泥,体温就被泥土隔绝了,一定程度上可以防止热成像的探测!只是,在双方都明白这一点的情况下,谁还给你这种机会?泥潭、水源这种地方,那肯定是重点盯着,以此为据点,一点一点的搜,一点一点的查的!

    这种“地狱难度”可不是说说而已。

    是真的开局地狱……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