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六章 地狱难度,寄神螳螂驻中流,一窥造化其中妙

    无形、无质的空气,在急速的下落中,变成了实质。那一种大块、大块的阻力扑面二来,似乎要将人顶上去!被风顶的,紧贴皮肤的迷彩服边缘,猎猎作响,背后则是进了气,鼓起来一些——这种感觉,就和祂尽全速奔跑时一样,罡风扑面,猎猎生硬。风吹在戴着头套的脸上,耳畔是一阵“隆隆”的轰鸣声!祂指了一下地上,绿草之间,一条银色的河,说:“你看,是不是很漂亮?”

    以祂那便“初阳”一样的心境,自不会紧张、刺激、害怕,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是平静的,只是欣赏那一种从上而下,独特的角度,所看到的美丽。祂的话,却正是和含沙说的——

    含沙在祂跳下了飞机后,便出了阴神,就跪骑在风尘的背后上,随着风尘一起自由落体,幻化出的一身戎装,就像是一个英勇的女骑士!

    含沙道:“第一次见这样的风景……”

    “你能不能换一个姿势?”风尘吐槽道:“你这样骑着我,让我感觉很没有面子,好像根本没有家庭地位一样……”

    “那这样呢?”含沙俯下身,将脸贴在了风尘的脸侧,笑嘻嘻道:“这样一来,是不是一下子就有了家庭地位了?”过了须臾,又说道:“那风压的人家好难受,都快喘不过气来了。哎,风尘你看——李铁、杨志的脸上的肉都快飞了!”风尘闻言,就用力扭了一下头,朝着上面看过去。天空上,一道道绿色的人影,均匀的在蓝天中铺开,处于最后的杨志和李铁二人,脸上的肉被风吹的极快的抖动,都抖出了残影。风尘看的好笑,问含沙:“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抖膘?”

    “抖膘”是风尘老家的一种说法,指的就是大冬天穿着薄衣服、露肉、嘚瑟的一群人。目测,这一个词,放在二人身上倒是贴切——

    明明是可以戴头套的,非要光着脸和风硬杠,不佩服都不行。

    含沙说道:“我感觉,有没有降落伞,对你都一样!”

    风尘跟着一本正经的说:“不一样,降落伞至少起到了妨碍我的行动的作用。如果没有降落伞,我应该会灵活很多!”

    含沙:“……”

    “要准备降落了!”风尘提醒了含沙一声,估摸着距离差不多了之后,就拉了绳子。背后的一朵白花在一瞬间绽放开。在祂的背后,更多的伞也一朵一朵的张开来,如同蒲公英的种子一般飘飘然的落下来。

    风尘脚下一实,便脱下了降落伞的包,然后开始收拾。其他人则没有风尘这样的本事,下来之后,不是四肢着地,就是一个屁墩儿,还有一部分,则是干脆被降落伞给埋了的!

    本身就穿戴的严实,戴着防毒面具,再被降落伞一埋,一紧张,简直连同方向都找不到。整个人竟然就是在降落伞的包围之下,东摸摸西摸摸,原地的兜圈子,走不出来——简直就像是中了悬魂梯、鬼打墙一样。

    这样的“宝贝儿”,李铁收拾完降落伞之后,过去就是一脚,把人踹趴下,在降落伞里面窝着。

    “***转圈圈,躲猫猫呢?快点儿给我收拾——都听着,各成员,以小队为单位进行行动,我们的任务目标是——入侵这里的基地,并且对基地进行全面的占领。刚才,我们进行空降,已经被敌方觉察了,所以都给我麻利点儿。”李铁大声的、迅速的布置了这一次的任务——这,就是一次模拟实战。

    这是一次集合了生存模式、地狱模式、反侦察模式、侵略模式于一体的训练!

    在空降完成的那一刻。

    我方就已经被敌方发现,敌方已开始进行准备,并对我方空降人员进行搜查。值得庆幸的有两点:第一点,是这毕竟是一次模拟实战,所以敌方并没有针对空降这一过程中,进行快速的反应,用子弹撕碎降落伞,让人自由落体成为肉饼!而对于空降而言,这一个过程,则是减员最严重的的!第二点,是训练,被抓住了,也不会真的有生命危险——但吃上一点儿苦头,却是在所难免的。

    李铁挤出了几分狰狞,大声道:“这是无常第一次给人下帖子,你们别给我懒驴上磨屎尿多,关键时刻拉稀!快着点儿、快着点儿,各小队分头行动,并保证通讯畅通!再重复一次,分头行动,并保证通讯畅通!如遇到静默,可有自由决断的权力……”

    他分讲任务的过程中,几个宝贝儿也终于被战友帮忙,弄了出来。然后就开始分头行动,通过搜捕的经验,寻找敌方的基地,并且躲避侦查。保持通讯,互通有无,一张大网,就这么拉开了——而这一行动,风尘、李铁和杨志却并没有参与进去。他们只是跟在队伍的屁股后面,看队员们的表现……

    杨志道:“第一次就上这种任务,有些勉强了。就是咱们出身的灵鹫,也没听说哪一个部分能够完成这种任务的……”

    李铁揪了一片树叶,咬进了嘴里,咀嚼出里面的苦涩来,说道:“这也正是咱们这一支部队的不同,也是它建立的初衷——这一次,我们需要的其实并不是成功,而是一次煎熬。在敌人的围捕、堵截下,看他们能够坚持到什么程度!花豹他们能让咱们的小鬼们绝望,那是应有之理,在自己的地盘儿上,要是还被咱们搞了,那他们可就真的没脸见人了!要是咱们的小鬼,弄出了什么惊喜,嘿嘿……”

    杨志听的也是一笑:“嘿嘿,那可就是意外的惊喜了。花豹那些人回头还不被修理死?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

    风尘“嗯”了一声,也随手在叶子上捋了一下,于是手里就多出了一只嫩绿色的螳螂,螳螂挥着刀臂,冲着风尘张牙舞爪。风尘不禁失笑,说道:“螳臂当车,这螳螂倒是挺有种的……”

    祂便看着螳螂,注意过去。只是看了一眼,一丢丢的神就寄了进去。原本张牙舞爪的螳螂身体一僵硬,它的身体,就被风尘占据了。多出来的,属于螳螂的视野,就看到了“前面”堪称巨人一般的自己,转了一个身,螳螂就看到了前方,然后一跳,跳上了叶子。风尘继续走,那种视觉,却始终不曾消失。

    “阎王,这一招你会不会?”风尘的手向着前面一伸。不远处的一只蝴蝶竟然莫名的在风尘的手上一落,透着一种本应如此的玄妙。

    “曹……你香妃啊?”李铁瞪大了牛眼,很是难以置信。风尘吟笑道:“手发于无意,便于此处,见蝶飞来。它要来,我便去,于是,就在这里相遇了……阎王,你也努努力,争取早日达到这种境界!我很看好你呦……”完后,风尘便不再说话,多出的,属于螳螂的感官中,螳螂似乎成了祂的一部分。

    似乎变成了祂的手、祂的眼、祂的一个器官。只是一动念,螳螂便沿着树干轻盈的爬上去,重新选择了一个更大的树叶。

    树叶上,一只肥美的青虫让螳螂本能的涌起了一种“食欲”,风尘并未去阻止这种“食欲”,只是顺应、旁观,以一种独特的第一视角感受螳螂在这一过程中,从身体内部的系统,到捕猎的具体过程的每一个细节变化。螳螂小心翼翼的接近,然后突然挥刀,几下就干掉了青虫,开始用刀辅助,往嘴里送!

    捕食的过程,尽得了一个快、准、稳,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捕食之后,食用的过程,却更加让风尘介意:

    或许,是由于螳螂本身属于昆虫的原因,它的整个消化过程要比人体的更加清晰,青虫进入体内之后,一步一步被分化、瓦解,然后变成了中气,再进入脏器之中,分化营卫,如何弥漫了周身,对体内的脏腑,体外的外骨骼进行加固、替换,如何生长,如何控制。乃至于是神经系统中,那一分传导,也都分外的清晰。风尘心中一动,脚步也不由的略微停顿了那么一下!

    李铁见祂停步,就问:“司命,怎么了?”

    风尘道:“没事,就是稍微走了一下神!”然后,就继续往前走。但祂的一些意念,却已经以三脉停驻之法,将寄存在螳螂身体内的神,驻停进了螳螂的神经系统之中!

    一只螳螂太小,小到它身上所有的神经系统加起来,一直至于末端,都比不上人的指甲盖那么大一片。于是,风尘将神一驻,便驻扎了各处,遍布了螳螂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见了其极细微之处,这一个过程,只是风尘停了一小步的过程。之后风尘再次行走,神却已经驻了进去——

    不在此间,不在彼岸,只是驻于中流。

    见螳螂体内,有序、井然。此一国不见妖魔,亦不见圣神,风尘从中见了每一丝的神经信号回馈,见了其中的声色象,螳螂的机体运作的一切,都在风尘的心中铺开,被祂记录下每一个细节,只是开始等待着这一只螳螂的死亡——死亡,也同样是风尘要检验的一个重大的课题!

    螳螂,能在祂的寄神状态中,活多久?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