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五章 使坏,伞降

    这一个“立正站桩,贪图紫气”的过程,是颇有些羞耻的——士兵在整队、立正的时候,每做一个动作,都要大声的喊出要领,却是:

    旭日升前面向东,立正且待旭日升,脚尖分开六十度,后跟并拢腿伸直。

    挺胸收腹肩膀靠,双臂自然垂两侧,手指贴在裤缝隙,头顶虚空宜正直。

    骨紧肉松是阴阳,立定原地不动摇,目光正直视正东,一片紫气映心红。

    这一段口诀,一共是十二句,一句七个字,共计八十四个字。却是风尘为了让这些士兵可以更加轻松、容易的,澄澈心灵,而想出来的手段。一来,口诀以一种较为押韵的方式表达,可以方便记忆,在念诵的过程中,引导人的念头集中,消除杂念杂思;二来,口诀可以达到一种心理按摩的效果,让人放松!等这十二句刚好念完,人也放松了、安静了,天地间的那一缕紫气再相作用,便让人一下子感受到了那一种“静”——天地之阴阳交变,由老阴而少阳,一日复一日的感受、体会,便潜移默化的,改善了士兵的精神、体质。而后的,六个动作的体操,却依然有口诀,却是:

    一抬手,尽力垫脚撑,且做顶天立地式,汇通手足阴阳经;再一转,带脉……

    这一段口诀,却更长一些,却也无必要尽述。

    总之,是做一个动作,就要大声的、整齐的念诵一句。随着每一日的练习,这些小鬼们的羞耻感,也就慢慢的淡漠、没有了。

    站完了桩,练过了六个动作的体操,一群小鬼们就排着队跑步,碾碎了地上已经被风吹硬了的雪,有一些地方,被踩踏之后,直接就裸出了地面。跑完步后,气息的训练依然还在昨日的场地上进行——于是,结果并不好受。最后的几根圆木上,则是挂满了冰,刺激的皮肤冰冷不说,还更加的沉:

    风尘很够意思的,帮了最后几个可怜虫一把,将和冰层、地面粘在一起,成了一个整体的圆木扯了起来。

    地上的冰被扯的发出“咔嚓”声响,弥漫出了大片的,如同闪电纹理一般的龟裂。冰冷的带着冰碴子的圆木,就那么交给了几个士兵——然后,气息训练就开始了。足足的一个上午,原本圆木上的冰,就变成了水,滴滴答答的落下去。地面上,原本凹凸不平的冰溜子,也被重新碾压的平整,凹下去一个人形。

    到了下午,就又是壁虎爬、大九天式的格斗训练。晚上是野战训练……再又是两日,风尘的体质训练也终于告于段落。

    第三天,在完成了站桩、体操、跑步以及缩水了的气息训练之后,李铁就集合了队伍,自己一转身,几步上了房顶,居高临下。

    “恭喜你们,完成了第一阶段,也是最关键的一个阶段的训练!”李铁的脸上,透出了一些恶意,“还有三十分钟,就会有专机来接你们。现在,全部去收拾装备,换装……”简单的命令了一句,士兵们就开始行动——

    首先,是换装!他们终于换上了冬装,在迷彩服下面有了保暖,靴子也换了棉的——但这实际上,并不是一件好事。

    因为他们下一个训练的目的地是在南方,那里的气候,人们还在穿着半袖,草绿花红,简直就是夏天。只是这个消息,士兵们并不知道,目前仅仅是局限于风尘、李铁和杨志三个人知道。这一次极限训练的内容,一个是在丛林中的作战、生存,还有一个,就是李铁提出的,通过反季节的手法,看一看士兵的极限在哪里。而且为了防止意外的发生,这一次三位军医也会一起随行!

    很快,士兵就按照要求,换装完毕,打扎了背包。一个一个全副武装,头上套了皮质的防寒头套,只是露出了眼睛。

    外面则是顶着钢盔,背上背着背囊,在外面进行集合。

    李铁坏笑,说道:“告诉你们一个防寒的好方法——来呀,都把防毒面具戴上。”又是一阵哗啦声,士兵纷纷摘了钢盔,戴上了防毒面具,复又将钢盔戴好。光是看着一群颇是有未来风格的“猪嘴头子”,都让人感觉憋得慌!

    “现在,去领取枪械、物资……”

    一人领取了一份枪械、干粮,还有一本小册子,然后就又去列队。李铁又训话几句,让人抓紧时间记忆其中的内容——翻开了小册子,看到里面各种的昆虫、植物,标注着可食用不可食用,如何食用的内容,一群“猪嘴头子”升起了一种很不妙的感觉。李铁、杨志、风尘则是一起钻进了一个宿舍里,风尘道:“他们现在一定恨死你了……”

    杨志取出了油彩,开始在脸上抹了一道,说:“这才哪儿到哪儿呢?阎王的坏,你还没有充分领略——真的恨死他的时候,还在后面呢。”

    李铁也开始在脸上抹油彩,一会儿功夫,俩人的脸上就红的、绿的满脸,就俩眼珠子还是黑白分明的。

    风尘的脸上挂不住油彩,只能是戴头套。黑色的皮质头套戴在头上,将脖颈位置的按扣“咔”的一声按上,风尘问道:“你就打算让他们这么来一路?别憋出问题来!”

    李铁拍胸脯表示:“放心,我经验丰富。这种事儿也不是做过一次了,而且不是还有军医跟着呢吗?”

    含沙出了一下阴神,和风尘说道:“这个李铁够坏的,这么闷上一路,估计有一半的人要晕机了……这一次去南方,还是森林,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注意寄神,又有数不清的小昆虫可以试手了。”

    有李铁、杨志在,风尘自然无法跟含沙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含沙却又回到了身体。

    很快的,运输直升机就就位了——长、宽如一辆大巴车一般,形状就是蚂蚱一般的直升机裹挟着风压,降落下来。螺旋桨搅动之下,地面干硬的,水泥色的冰却纹丝不动。那风吹在人的身上,一大块一大块的,就像是有一块大而无形的气垫压迫下来。一共两架直升机,依次降落于训练场的空地上,屁股上的舱门缓缓打开,落在地上。

    排队的士兵,在收到了“登机”命令之后,就开始依次跑步、登机,风尘则是和杨志、叶季芬一起上了一架飞机,李铁则是和龚小云、李娜上了另一架。上了飞机之后,便一人领取了一个降落伞包,背在身上……

    叶季芬挨着风尘坐下来,也是一身戎装,脸上画了油彩。她问风尘:“司命,你以前没跳过伞吧?”

    风尘“嗯”了一声,说道:“没有,这个不是跳下去,看着高度差不多了一拉绳儿就行了吗?”

    叶季芬道:“对、对,不过不能拉早了。拉早了就偏离降落地点了。而且呢,在打仗的时候,你拉的早,就会在天上多飘一会儿,就成了活靶子了。所以这个时间,是一定要掌握好的……一会儿咱们一起跳,你听我指挥!”

    “嗯。”风尘不置可否!

    杨志说:“一会儿跳的时候你可别拉稀……要不然你这司命的一世英名,可就要毁于一旦,成了无常的笑话了。”

    处于飞机的肚子里,没有舷窗,也看不到外面。一群“猪嘴头子”正埋头苦读,风尘便干脆意下中脉,于其中之节点驻了一番,倒是不觉着时间漫长。等到感觉差不离的时候,便一醒来,就已经是该“空降”的时候了——飞机的舱门正打开了一条线,杨志已经站在了舱门的边上,一手扶住了门框。

    “下降的时候不要紧张,当你看到下面的房子变成了巴掌大,然后心里喊一、二、三,就拉绳,明白?”

    “是!”

    “叶医生,你刚上飞机就说的头头是道的,要不就给大家来一个示范?”语气中,带着一些戏谑也揶揄。叶季芬却很大方,重新检查了一下降落伞包,点头道:“好啊,你们看好了,我可要下去了!”

    然后,就一跃而下,四肢如同一个大字一般舒展开。光是一看这动作,就是一个经验丰富的!

    “司命,你来个第二发!”杨志又冲风尘挑眉。

    风尘上前几步,就到了舱门旁。却也不用手去扶着门框,就站在那里朝下看了一眼,就见下面一片绿色,有河流如银色的带子一般环绕过去。正是一片林中的草地,很适合降落。叶季芬已经打开了降落伞,膨胀开的花朵如同棉花糖一般,悠悠飘落。风尘用手抚了一下含沙的脊背。

    含沙就趴在他的怀里,贴着身趴着。此时知道要跳伞,就换了一个姿势,和风尘肚皮贴着肚皮,平展展的趴在了风尘的怀里……

    “我先走一步,就在下面等你!”风尘的话音一落,人就跳了下去。从头到尾,祂的心跳都是平稳如常的。

    既无兴奋,也无畏惧。

    跳下去,因为放松,所以祂的四肢便在风中自由的舒展,那猎猎的风,就像是一层气垫一般,托举着人,将祂胸前的衣服都贴的紧紧的,还显示出了含沙张开四肢,趴在风尘身上的轮廓——自由落体,一跃而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