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四章 卧雪融冰铸无常

    整一个上午,雪化了水,和了泥,冻了冰,又化了水。体温将雪融化,将冰融化,然后再次冻结,再被碾成了冰碴子,一荡漾,一冻结,大片的训练场都变成了一种水泥灰的颜色,在不断的按照命令,气息、运动配合的士兵周围,形成了一圈一圈并不规则的涟漪,冻的坚固、坚硬——相信这样的,并不平整的坚冰,也并不会尽快散去!

    士兵的身上,皮肤上是水,裤头也都湿透了。短发上,也都挂满了水,离得头皮远一些的地方,则是凝结出了冰碴子,一颗颗,一粒粒,密密麻麻,就像是黄米粒一般。

    他们在冰雪中,挥洒着自己的汗水、力气——等得到了风尘的命令,起来、立正,可以穿回衣服的时候,衣服却已经因为泥水的原因,和地上的冰长在了一起。他们只能用力的,将衣服从冰上撕起来,衣服的大部分都冻成了硬邦邦的,更是冰冷的厉害。他们就那么迅速的将衣服套在了身上,背上、肩膀上,布料上挂着冰花,有一些地方还因为用力撕扯,变成了一大片的麻布一般的纹理……

    他们对命令执行的一丝不苟,不打折扣!

    “目标,食堂——跑步走!”

    一阵略有些参差,整体上却整齐的脚步声响,队伍直接跑到了食堂门口,而后依次进入,吃饭。

    吃过了午饭,然后休息了一阵功夫,便是下午的训练!

    训练场上,上午训练过后的残迹已经冻硬了,那种水泥灰的颜色,在天光下表现出一种说不出的冷硬,或高或低,或者是一个大略的人形的坑,还能看到一些脚印、手印,放置圆木的位置那里,底层的圆木已经和冰冻结在了一起——等到下一次训练的时候,要拿起来,估计也要费一些功夫才行。依然是原来的位置,稍微变化了一下,上午自己造的场地,下午再来一个壁虎爬,那种滑溜的,凹凸不平的感觉简直让人欲仙欲死!当然了,相比较而言,壁虎爬还好一些,等到格斗练习的时候,那才叫真的“要命”——

    被摔一下,不是一般的疼。地面的神助攻,使得他们没有人想要体验被大展开,结结实实的贴地上的感觉,于是格斗过程中,也就越发显得凶狠。到了晚上,依然是夜战——既然大雪天不是不训练的理由,那么自然也就不是不打仗的理由!

    李铁、杨志带着人进了山。风尘则是和含沙回到了宿舍,这种天气,祂却是没有淤上七楼顶上吹风的意思。

    便在床上一坐下来,先行以意行中脉,随意驻、停,观摩体悟,倒像是在进行一次“下乡视察”或者说是“旅游”。

    不急不躁的,以驻法置于中流,不在此间,不在彼岸,见诸奇妙。以一种“轻舟侧畔千帆过”的写意,安步当车,行于期间。一驻一停,驻驻停停,这一趟奇妙的中脉游,便持续了足足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这其中妙趣,所见所之,却是不可尽言,更难描绘,风尘睁开了眼睛,嘴角是一丝浅笑。

    沉吟道:“这其中妙处,森罗万象。左右二脉,却也无须急躁,等着我多驻几次,再来开辟,却也不迟……”

    含沙懒洋洋的翻身,四肢用力的伸展了一下,而后便一松懈,出了阴神,说道:“完事了?”

    风尘点头,说道:“完事了。含沙你缘何不试一下?”

    含沙道:“我试这个做什么?”

    风尘:“……”

    含沙见祂无语,却是好笑,掩口道:“风尘,要不我们把这个三脉驻法也传淘宝店上面去,你说怎么样?”说话,就打开了淘宝,风尘笑一下,说:“那你传就好了。”含沙几下上传,淘宝之上的销售量,却还是一个孤零零的个位数……在含沙的经营下,已经突破了1,变成了7的样子。虽然只是七个,但营业额却很足——因为含沙对这些秘籍的定价并不廉价,最便宜的一本,定价是三百多,高的则达到了上前!目前已经净赚了大概有三千多块钱,顶的上许多地方人的一个月工资了。

    “搞定!”含沙一动念,就完成了上传的操作。现在“著名科学家风尘的密集店铺”可谓是琳琅满目——

    从拳皇这一大类,到各种武侠小说中的幻想武功,可谓是应有尽有。

    只是,这一个小店的客服却是一段程序——

    是含沙设定好的。

    风尘讶道:“营业额还不少呢!够零花钱了。”

    含沙挺一下酥胸,故意显出一些得色,说道:“那是,本姑娘可是很厉害的!现在,三脉驻法一上,咱们的店铺可就升级了——连修真功法都有了呢!”至于购买秘籍的七个人是谁,含沙和风尘并未在意。

    含沙说完,就挨着风尘,在床上坐下来。手支撑着身子,扶住了床沿,双脚一荡一荡的,说道:“今天,咱们就看一看这个《食气三秘》吧!”

    含沙便将《食气三秘》播放出来,和风尘***——当然,对风尘而言,更准确的说是一种“感受”:

    《食气三秘》是一部主讲医理、阴阳和饮食关系的书籍。其中详细的阐述了气运行身体,脏腑运化水谷,分阴阳,化五行的内容。并由此提出了一种科学的饮食方法——如何咀嚼,如何吞咽,每一部分又需要多少唾液,脏腑运行之奥秘,皆在其中。这一书,以医入道,端的是奇妙!

    风尘、含沙看的细致,是一字一字的咂摸,结合了一身所学,触类旁通。二人一边看,一边交流,智慧如火花一般闪耀!

    直至于夜深了,二人方是看过了一半,还剩下一般。

    含沙收起了书,稍换了一下脑子,就开始说电磁的应用方面的内容,含沙倒是提出来一个很有趣的试验来——

    “风尘你看这雪,要不明天,我们试验一下踏雪无痕怎么样?”她看着窗外,漫山的白皑皑,眸中闪烁着一些灵动。

    “踏雪无痕?”风尘反问了一句,沉吟道:“以地球的磁场为依托,磁悬浮?”

    含沙问:“怎么样?”

    “应该……”风尘在心中规划了一下,说道:“是可行的,就是要看具体怎么做了。咱们来商量一下……”

    二人便又就着“踏雪无痕”商量起来——说的是“踏雪无痕”,实际上,这却已经是飞行了,是传说中,仙人乘天地之正气,御六气之辩,朝游北海而暮苍梧的本事。踏雪无痕,只不过是飞的低了一点,从雪上掠过,所以才不会留下痕迹。一番商量之后,风尘一本正经的捏着下巴,点头道:“以后回家,倒是省了机票钱了!”

    含沙点头,连连道:“嗯,嗯!在身体周围,先播放出和天空一样的色彩,算作隐形,然后直接起飞,简直不要太容易……”

    “咱们去洗个澡,然后就回来休息吧。好好睡一觉,明天有个好兆头,希望试验可以一次杏成功!”

    一次杏成功——这纯粹就是想多了。

    第二天的时候这一试验并不如想象中那么顺利,光是一个成功的悬浮,就消耗掉了风尘、含沙不少的时间。并且,这个悬浮还不是特别的稳当,需要风尘时刻提高注意力,集中精神,稍微一分心,就跌落地上了。

    一整个早上,风尘就只是做到了“悬浮”。眼看着时间不早,祂就带着含沙下了山,开始自己的训练工作……

    下午的时候,天才是放晴——于是,天气也真正的开始冷起来。凭空生出的硬风就像是刀子一样贴着山体、贴着地面刮过。吹在人的身上、脸上,是连弯儿都不带拐的,就是要那么硬生生的穿过去……

    但训练却并不会因此而终止,风尘就站在猎猎风中,听风声呼啸,看着士兵们练习壁虎爬,不断的摔打。

    如了夜之后的风变得更加硬,更加冷,风中充斥着一粒粒细小的,晶莹的,却硬的好像是铁砂一般的冰晶。冰晶无情的从大地上掠过,一路摩挲了大山、树木还有房屋,发出“呼呼”的呜咽声。又是一个天明,风尘也不在乎这风的硬和冷,依然是一早就上了山——即便是一天当中风最小、最安静的时候,山顶的风也依然是硬的!风尘练完了道生功,二十五个动作似有意犹未尽,但第二十六个动作却迟迟不肯出现!然后,便又开始了“踏雪无痕”的试验——成功悬浮,然后分心控制,一点一点的,小心翼翼的,以一种乌龟爬一般的速度漂移……

    这才是第二次试验,和第一次似乎没什么不同,但风尘却不会因为失败而气馁。过了一会儿的功夫,东边的天空,就开始亮起来。

    风尘道:“含沙,走了!”便端起帽子,让含沙回到自己的衣服里面,戴好了帽子下山去。这已经是该下山的时间了——祂不需要去看,无论是阴天、晴天,冥冥中就会知道所处的时候,这个时候下山,然后引导士兵立正站桩,安静心灵,贪图天地间的一缕紫气。这已经是一步习惯杏的功夫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