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二章 夫道者之以申,佛者之以定

    这二者,并非是一个对,另一个就是错的。无论是客观的,数据上通过积累、计算出的“细微”,以及风尘感受到的“绝大部分”,这都是对的——只是二者基于的“体系”判断并不一样,对于人体而言,那一丢丢的,细微的一点“卫气”就顶的上八成的,旧的卫气——这是一种价值的体现,而不是重量、体积的体现。举例而言,若是祂之前的卫气,是一大块的银子,银价是3元每克,那换成260元每克的金子,若是按照重量算,按照体积算,一大块的银子估计就变成了豌豆大小的一块金子了。所以,在风尘的感知中,营卫之气并未减少,是因为价值上,不曾减少——一大坨的银子和一小块金子是等价的!十张十块钱和一张一百块钱也是等价的!

    故而,风尘的食量变小了,体内产生的营卫之气的总量实际上是减少了的——减少的,就是那卫气价值的八成!水谷之气所提供的,则是以前的二成卫气,以及全部营气的所需。这就是食量变小的原因。

    风尘失笑,摇头道:“原来那种新生的卫气,从数量上看,并不多。只是我自己的感受,却并不是这样的一种数量……”

    含沙道:“看来你还要在第二类中混很长一段时间了!”

    这第一类、第二类、第三类的划分,却是风尘之前在和含沙的交流中提出来的,第一类指的就是非生物,第二类指的是生物,第三类所指,则是用新的身体结构,代替原本的身体结构。当时,祂还用洪荒流的小说中,圣人成圣证道来喻,以进行说明。风尘看含沙,笑说道:“若是所料不差,我的饭量,应该会长期稳定了。两成的卫气,应该是用来维持身体,替换劳损的最低程度了,营气营养身体,自然没有变化。我也应有所注意,尽量减少身体上的损耗,少出一份旧的,便多出一份新的……”

    含沙点头,说道:“是这样的道理,说是少一份,看着微不足道。可日积月累,那便是很大、很多的了。”

    这正是: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聚沙成塔,积小成多,都是一种日积月累的功夫,需要的是一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坚持。风尘对含沙道:“《大藏转轮经》也研习的差不多了,我今日便开始修三脉、七轮……”

    含沙“嗯”了一些,说:“我们先复习一下研究所的,以便做到心中有数。”

    有关二人研究的,三脉、七轮的资料,便放了出来。

    所谓三脉,即指以脑为主导,由脊柱而下,的一套信息汇总、传导、感知的一个系统。其之运作,其以脊柱为中脉,左脉、右脉将中脉夹于中央,以左脉辐射右侧之身体,右脉辐射左侧之身体,形成由主干到枝梢的,联络全身的一套神经系统。这三脉,不是气脉,不以行气为要,而是神脉,行之以神。风尘复习、咂摸了一番有关“三脉”的内容,与含沙道:“修三脉,以神为主,需梵我合一,顺流而下,得其诸般所触……皆也是以感触为本,不然我多了一个神经系统,倒也真不好办!”

    言罢,修长而上翘的眼睫便一动,半阖了眼眸,含住目光。一静下来,便显出了灵台。祂杂念不生,心意一起,其内关照,以脊柱之上而下,脊柱之上接于脑,以为中枢,随之而下时,便有无穷之念,反馈而来,似有声,似有形象,只是在风尘的灵台中,却又是寂灭的,无的——灵台中,有念泛起,旋起旋灭。于风尘而言,静还是一般的静,其中起了风,也不过只是吹起水面之上的一丁点涟漪。

    三尺灵台涵盖一身之声、色、象,声有无穷之妙音,色有无尽之瑰丽,象有无垠之变化,其根本却归于一,有了变化,也在于一……

    对于普通人而言,每一步都是无穷之魔念,可因之陷入魔障,不能自拔。只得一点一点降魔,一点一点深入,风尘却是直降下去,势如破竹一般至于了脊柱的最低处,而后又是一返:

    一条中脉,便这般波澜不惊的通透了……

    一次行功之后,祂便自静中醒来,一种无法言喻的,源自于精神上的疲惫便生出来,夜色下,祂的脸色也微微发白。风尘道:“佛经之中,所言的魔鬼,怕不就是这些东西了吧?”顿了一下,又道:“道家修行,所谓身神,是否也是这么一个东西?”静中之经历,可谓是历历在目。

    祂一下子,就理解了佛经中所言的魔国、魔鬼、大魔王都是什么东西了……那,就是神经系统中,传导的信息。

    这些信息,原本是大脑接受、处理,却对人的思维进行屏蔽的。一旦这样的屏蔽解开,人的意念、思维去接触这些信息,这些信息立刻就会因为人的意识、认识,而产生一种“美丽的误会”,变成了善于蛊惑人心的妖魔,使得原本单纯的信息,变得复杂起来……三脉的修行,有些像是《西游记》:

    是一个取经人秉持坚韧不拔,不动摇、不动心的大毅力,朝着西天去,经历生死苦难直到尽头。

    道家之身神法,与之相异,在于先调养脏腑、协作身体,再观黄庭一类法门,以为身神,当有了观想的神为桥梁,又身体有序、健康,各种杂乱的魔杏自然就少了,于是便可以温和一些的沟通、驯服。

    “这,便譬如是两个国家。民众还是那些民众,但在一个国家里,民众被教化,可以和政府进行沟通、交流,于是民众就是身神。在另一个国家里,政府和民众不能沟通,民众就会化为魔鬼。道者为国王,必要沟通上下,使政令畅通,佛者为君王,则我心不动,视民之怨愤为无物。”

    藉由这二者之别,风尘很自然的,就想到了二者的土壤之别——也正是如此,中国诞生了道家思想,印度却诞生了佛家思想……

    道家的思想,讲身、心的协调,合一,这是源自于古人一脉相承的秉杏:和上苍的交流是一种沟通,神是可以沟通的,自然是可以沟通的。当不能沟通的时候,就会开干——当大洪水的时候,祈求上苍,进行沟通无果之后,大禹那一辈人就开始了撸起袖子,教洪水做人!官府也一直敞开言路——施道路以目者,被推翻下台,并被国人踩上了一万只脚!而在另一片土壤中,则是种姓制度,是神可以决定一切,人只能顺应一切——人是不能和神进行沟通、交易的,神说什么,就是什么。于是,这样的土壤,诞生了印度教,诞生了佛教,诞生了梵我合一的一整套修行体系。

    思维如露如电,念生灭去,风尘道:“佛祖坐下,便是无穷魔头,佛可以镇压魔头,却永远无法消灭!”

    含沙便安安静静的看祂,不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大禹治水,堵不如疏。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一身同于国,故同于此理——”

    止于此,风尘才长出了一口气。

    “含沙,我这一修,却是心中妙悟甚多。”祂的声音中,透着一些疲惫,却乘着热乎劲儿,和含沙说起了自己的感悟——从文化、文明的传承,到修行的方式,再到独属于自己的见地,一点一滴,说的颇是杂乱。含沙细致的听着,等祂说完,才道:“一身如一国,一魔就是一民,其实,所谓的魔鬼,就是我们的神经系统反馈过来的‘民意’,是这么一个意思吧?治一身如治一国,这些‘民意’要听,但却又不能尽听,更不能畏惧如魔鬼,全当没听见,又不能都当了真。万一,民意是癌细胞发出来的呢?”含沙说的有些俏皮,但的确也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修三脉,却太疲精神了。我感觉自己像是刚下了一盘儿中等难度的围棋,头感觉都要炸开了……”

    “但是呢?”含沙问。

    “但是吧……感觉,怎么说呢?就好像自己更加的亲民了一些,不像是过去那样浮在天上了。”

    “那怎么今天就道这里吧……好好休息一下,经也看完了,就是慢慢消化的工夫。以后你时间也多的是!”含沙劝了风尘一句,风尘道:“好吧,那今天就到这里了。明天的时候咱们再继续……”

    “也别去洗澡了。反正你身上也沾不上什么灰……我都不怕你臭!”含沙说着,就笑了一下,回到了身体当中。

    风尘也就听了含沙的话,直接回到宿舍去入了静——洗澡是不去了,但该做的入静的功课,却还是要做的。静够了一个时辰之后,风尘的脸色也好看了很多,便躺下来,闭上了眼睛。意识中的思维、时间都被拉长、再拉长,然后断成了一片一片的片段,细碎的在黑暗中寂灭。

    至于后半夜,夜色也越发的安静,天空中飘下了大片大片的雪花。白白的雪,将天地间渲染出了一片即将天明的色彩……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