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六章 整分义,气无端

    三百零一人,一百五十一组,风尘一组、一组的走,务必使祂们“学会”,所谓的“学会”不是记住了,能做出来,而是会用——是用之即可战!这一教,就一直持续到了晚饭的时候,风尘便放过了祂们……去吃饭!饭后的夜色正宁,风尘漫步上了训练场,至于假楼,便轻缈的攀援而上,如一抹青烟,贴着楼,就上了顶端。一个多月,体内的气已可于动作之后,巡行三十五周而不滞,距离第三十六周,仅差了那么的“临门一脚”,表现在外,便是祂越发轻巧、灵动的身体。此时祂作色、运气,周身至于赤黑,则是赤少而黑多,犹铁一般,内中犹含了无穷的力量。一部《大藏转轮经》也读了理论的部分,于九乘三密,于天文、历法、算学、科仪等,于三脉七轮,医学、修炼方面,亦有了一番了解。体内之第三神经系统,依然在生长,长大了一些,越发茁壮。至于录-转-播一法,却也无什么收获,依然在试验之中……

    至于静处,三尺灵台的“秩序”却是在绵密的、无声的雷音作用下,结合了龙象之音,鹤鸣之声,渐变化,更明澈——

    于之同步的则是一个“分”字。

    意、志、魄、魂、神。

    由“意”而“志”在于一也,恒一以为志,此所谓“得一”也;由“志”而“魄”,则在于分,要将一“分”出二分之一、三分之一、四分之一以至于无穷来——现在,祂便真正的见了这样的“分”——灵台从“无序”到“有序”便是这一个“分”的过程!

    “这个‘分’却和之前理解的‘分’并不一样——分,不是要分开,不是要分离,整体还是一个整体,但却要更加秩序。从无序到有序,就是分!”

    黑、白分明的眼眸中,倒影了夜色。风裹着一些寒意吹在身上,凉的很不舒服——虽然不惧寒冷、严寒和酷暑。但这样的冷,却真不舒服……

    风尘轻哂一句,远眺夜空。

    “处于一个整体之中,分数的存在才有意义。而若是变成了一个个体,那它其实就是一,而不是二分之一,也不是三分之一。”

    含沙的阴神便出现在风尘的身旁,身上却是幻化出一身漂亮的银白色的斗篷山,棉绒绒的,边上还有白色的长毛,看着既可爱,有保暖。脚上踩了一双白色的高筒靴,却露着大腿,手上戴着白色的皮手套,却是一副女驱魔人马小玲的打扮。风尘不用回头,就能“感觉”到含沙的样子,却还是扭头看了一眼,夸赞道:“这一身衣服太帅了!不过马小玲是抓鬼的,你装扮成这样,好像有些不合适?”

    含沙嗔道:“不喜欢啊?不喜欢我就换一个……真是的,不识好人心。人家还不是知道你喜欢……”

    风尘强调:“是小时候喜欢。那时候马小玲还年轻,现在都老了。”

    含沙道:“喜新厌旧!”

    风尘:“……”

    含沙也抬头,看向天空,过了一阵子,才说:“要是能化形多好,至少那样,漂亮的衣服是真的,而不是像这样子幻化出来的。即便真实的衣服,在天气冷的时候会冷,在天气热的时候,会热的满头大汗,可总归是真的……”

    “会的,含沙!”风尘的声音很轻、很柔,“我们的时间还很充足。等你化了人形,我们就真正的结成道侣。”

    “我也期待那一天……风尘,不说这些了,就让我们开始吧。”二人便开始研究武术,大江南北的武术,至于此,已经只剩下了最后的三四种小拳种,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二人就完成了相关的研究——这些东西,却是乏善可陈的。终于完成了这看似宏大的工程,风尘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原本以为,要做完这件事,至少也需要好几年,甚至于是十多年。谁又想到,这么短的时间,竟然就完成了。”含沙说道:“要花十多年,那是凡人的方式;要花三两年,那是真人的体量……你已超脱于这一体量,自然就更快了。这其中的差距,说是量子计算和传统计算的差别,也不为过!”

    风尘道:“也是这个道理……”

    说着话,就由含沙打开了《大藏转轮经》,开始了研读。祂读经的速度并不快,是一字一句的读,口诵心念意至。所读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有效的,读了一个小时左右之后,就停下来,开始电磁的相关内容——电磁方面,实验的数据已经较为充沛,却依旧在根据祂的想法,进行各种各样的测试。很多的测试内容,已不再局限于播放一类的东西,二人商量罢了,便回宿舍一趟,拿了脸盆去浴室洗澡。浴室之中,只有风尘和祂的含沙……淋浴的水滴落在地上,发出一阵“沙沙”的婆娑。

    涂抹了一层沐浴液,却依然攒簇出了更加细致的小水滴、攀附在皮肤上的肤质显示着正在沐浴的人的与众不同——

    那真的是极好的皮肤,极好的身材——笔挺的双腿,膝盖处看不到常人的那种褶皱以及比旁处深一些的肤色,无一丝一毫之赘肉;躯干从正面看,从侧面看,线条也都是柔和的,有肌肉,却没有棱角。给人一种极为“丰腴”的完美之感;肩、臂亦是欣长、完美,长发披散下来,挂了水珠,却是一个美人。

    含沙惬意的在盆子里仰泳、自由泳,玩儿了好一会儿。等着风尘洗完了,才给她清洗了一番,回到宿舍。

    风尘一如既往的静,含沙则是早一些去睡。

    静中……

    “有序”在稳步的推进。

    一吸一呼,清浅的几至于无,但每一吸、每一呼,却都悠悠漫长,似于天地同寂。风尘盘膝而坐,一动不动。如水的夜色透过窗户照进来,落在祂的身上,渲染的一片莹白,整个人就如同是一块玉雕琢成,坐在那里。一坐,便是一个时辰——时至,风尘便睁开了眼睛,看了窗外一眼,心道:“这一静,却是神清气爽!”

    遂,便躺下,闭了眼睛。一夜如静,恍惚即过,天未亮时风尘便起床、洗漱,穿上了一整套的军装,戴了军帽。将含沙在自己的怀里一揣,便出门去。

    轻盈的走、踢,至于山顶。

    道生功习了一次,至于三十五周后,便又作,如是往复。之后便又试验了一番自己的奇思妙想,记录了数据下了山去。

    正好是起床、集合,风尘带着人面东而立,引导大家求静、养身,而后便开始练习疏通经络的六个动作,足是练习满半个小时,便开始跑步、越野,再回来,继续。这一套程序不止是风尘轻车熟路,那些士兵也都轻车熟路了。

    一天的训练乏善可陈,就是这样的重复。下午的最后,风尘依然还是让人熟悉昨日教的那一招。

    这一招一直熟悉了有将近一个多星期,大家练的都要发疯了,风尘才是开始教了第二招。

    又一个清晨……

    天未明,东方的天空一片黑黢黢的。风尘在山顶之上沐浴着微光,做完了最后一遍道生功。

    气,在二十四条正经中行,传统的十二正经,心生的十二条正经彼此独立,却又相互依存,形成一个很奇异的循环。气在其中同时行,同时运作,一个周天,又一个周天,一直至于第三十六个周天——也是祂停止了动作之后的第三十五个周天。之后,气便缓慢、更缓慢,终究越过了那一道无形的限制,又运行了一个周天!

    越过了“三十六”后,一下子就似乎活过来一样,竟然跟着一次又一次,是生生不息,不见停滞……

    “这,就是生生不息了?”

    风尘睁开了眼眸,心头喜悦。那气在二十四正经中,似乎有,似乎无,却生生不息,往返运行,如环无端。

    含沙趴在他的帽子里,乌亮的眼睛看着祂,忽而一跃,就朝着风尘跳过去。风尘双手一接,正好将她护在怀里,没好气道:“你这是要干嘛?”

    “人家是恭喜你啊!给你一个爱的拥抱!”含沙的阴神秒出秒入,声音嗲的让人骨头都发酥。

    风尘道:“你吓得我差点儿一甩手扔了。”

    含沙瞪了他一眼,将扣子之间钻出一个洞来,钻了进去。

    下了山,一天的训练便又开始了……体质的温养,日复一日,潜移默化,一切的变化都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到了十二月份的中旬,农历的十一月,已经训练的忘了时间的新兵们依然是一身单衣,每一天都是同样的——很多东西都已经改变了,却又好像是什么都没有改变。

    李铁和杨志就像是侍弄庄稼的老汉,每天都要看一看自己的“庄稼”才能安心。在风尘新教授的格斗动作教完了第四个的时候,经过风尘和李铁、杨志三人的商议,决定开始增加枪械、对战的内容。

    先从夜战开始学——等再过上一个半月,再开始全面的铺开技术方面的东西。三个月,足以让这一支部队铸就出浑厚的根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