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五章 一月成果寒不浸

    饮食比以前丰富、好吃,肉、菜均有。只是一点,饭菜是定时、定量的,每一份饭菜之中,有多少的肉、多少的菜,都几乎一致!但比之前的吃冷馒头、生肉之类的,却是强了不是一星半点儿——与此同时,每日的作息,也变得异常的规律、规则。每一天早上于日出之前起床、叠被、洗漱,出来整队!队列整好,面东立正,然后按照了司命的口令呼吸,这一个过程,会持续到太阳升起之后。

    然后,就会学一套“体操”,这一套“体操”一共六个动作,可以统领阴阳,调理人的身体功能,疏通经络,引导气息——乃是道生功的一种简化版。练完之后,就要进行一万米的跑步,回来之后,就又要将这一“体操”练习六到七次不等。

    再后便是“气息训练”,以圆木、单双杠、架子等器材为辅助,训练气息、整顿力量。

    一个上午便是这些——

    下午的一应训练,则以壁虎爬的动作为主,所有的动作训练,皆都以攀、爬、匍、匐为主,一爬就是一个下午。

    晚上饭后,一个小时的学习,由昊天、赤天、钧天三部的人作为教官,函授一些战术思想、枪械的使用、保养之类的东西。

    八点半,洗澡;九点钟,统一睡觉——不允许睁眼,不允许说话,并且要按照一个特定的卧姿进行入睡。不再有什么紧急集合,每一天都是这么的规律,规律的让人几乎都要忘记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一种规律,使人陷于一种说不出的平静,每天的动作,就如同机械一般规则。却正是一种心死而神活,动作如械的状态——已经习惯了的士兵,并没有感受到自己身上的变化,但出于旁观者的位置,每日都和数据打交道的风尘、李铁和杨志却能清晰的、直观的感受到这样的一种变化。这已经是过了一个月的时间,十二月份的天气极冷,但被训练的忘了时间的士兵,却似乎并没有感受到冷——

    他们一身单衣,却皮肤红润,身体健康。每日按部就班的作息,让这些人都健康到了一种最佳的程度。

    通畅了的十二正经,运行、循环的气,使得他们具有了一定的“寒暑不侵”的能力。譬如手脚这样的肢体末梢,也不会因为天气的寒冷而变得冰冷。现在的天气,他们也只是感觉到有点儿……凉!

    “怎么样?”风尘站在屋顶,看着下面正在爬行的一群人,问。李铁、杨志二人就站在旁边,一个月的成果,让二人喜笑颜开:“不错,不畏寒暑——这不是提高了不怕冷的抗寒能力,而是本来就不怕冷。”军队中迎本的“抗寒”更多的是一种意志,是一种硬抗——这是一种体质上的升级,是真的不会因为冷,而至于冻坏肢体末梢,手和脚的温度能够和躯干保持一致,也不会因为热而发生暑热,汗流浃背!李铁说:“我都能想象出来,人们看到他们之后的惊悚!”

    风尘笑一下,阳光照在他的脸上,白皙、细致的肌肤,几是半透明的,透出了一些盈盈的毫光,说道:“重要的,还是在于养。要保住这种能力,就不能破坏杏的进行训练——总体上,保持养一个月,训一个星期的程度,让他们的体质一直保持这种状态,或者是更进一步!”

    杨志试探道:“要不,明天咱们试一下?”

    风尘默了一会儿,说道:“不行,才一个月,太短了。至少三个月,三个月后再试!三个月,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别想撇责任!”李铁“哈哈”一笑,说道:“走到了天涯海角,你也是无常的司命。这一支队伍,已经留下了你的痕迹,你的思想。我和判官,反倒是像是一个陪衬!这无常,已经是你的无常了。在未来,只要它存在,你就撇不开……你看这些人,这些小鬼!”李铁指着下面,正在壁虎爬的一群人,振奋道:“一支部队的风格,往往是由它的第一任领导决定的。你,已经决定了这一支部队的风格。这一个风格,我改不了,我的顶头上司也改不了,来上十来个政委也改不了。这里,有你的烙印——除非,将这一支部队解散了,所有成员复原回家,否则,你就是他们的灵魂!”

    风尘问:“那,这一个灵魂,又是什么呢?”

    李铁噎了一下,道:“鬼知道!”

    “那你这话儿搁哪儿来的?”

    风尘挑眉。

    杨志道:“这我知道,阎王看《亮剑》呢,眼瞅着就差两集大结局。”

    风尘忍俊不禁,笑道:“哎哟,阎王你这村村通才通网啊?《亮剑》貌似挺早的,来来,给我们论一下亮剑精神!”

    李铁“嘿”的一笑,却不介意被说是“村村通”,说道:“你还别说,我就喜欢李云龙的亮剑精神——有一种军队的主官,是死的人最多,但偏偏士兵就愿意跟着他,死也愿意。那不是一种苟且,而是一种精神——就是爷们儿,就是提气,不服气就干,死了是硬气的,活着也是硬气的。那是一种说不出的魅力……就这么说吧,一个当兵的,你跟着别的人混,那就是混一条命,跟着这种主官混,混的就是一种精神——是站着生,站着死,没有苟且一说,就是提气,就是这么的硬!一如两个剑客,剑客之诀,在于精神。技巧或者有高下,但敢于亮剑的那个人,一定先胜了一半!”

    深吸了一口冷气,李铁眯起了眼睛,说:“那是一种人样儿……我啊,就觉着一个人能够活出人样来,那是殊为不易的。”

    风尘道:“是,正是为人不易,所以才让人舍生忘死。一个敢于做人的领导,其部队自然也一脉相承——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人行千里,活的就是一个顶天立地,要不然人和畜生又有什么区别?”

    李铁道:“对,就是这话!”

    杨志酸道:“你俩倒是哲学上了,人司命是货真价实,你个阎王字都认不全几个,跟着瞎凑什么热闹?”

    “全体都有……”风尘看了一眼天色,此时已经是接近了下午的四点钟,下面正在匍匐的士兵动作一停,随着风尘一声“起立——集合”的命令,迅速的靠拢队伍,然后就快速的“一二一二”的报数,最后,右首排头进行报告:“报告司命,队伍应到三百零一人,实到三百零一人,集合完毕!”

    “稍息!”

    “唰”的一声,三百零一只脚同时伸出,稍息。动作就像是被人用尺子量过一样,风尘纵身一跃,就从屋顶上下来。

    他的动作舒展的像是一只大鸟,轻飘飘中却透着一股子凌厉的压迫感,落地,风尘扫视了众人一眼。施施然道:“今天,学点儿新东西——你们先看一遍!”

    风尘肃穆、吸气,吸气的方式,却是嘴唇紧抿,以嘴角两侧用力吸气,而后一沉气,运劲,一个垫步窜、冲而上,一手盖、一手拧,凌厉迅速。然后突然蹬出一脚,快速、突然。然后,风尘动作一停,开始解说:“这一式,吸气时,要用嘴岔吸气,嘴唇要抿紧,然后沉气、发劲。动作要求——”

    这一下动作,总体而言,就是一冲,一盖,一拧,一蹬。前三个动作,是同步的,最后一个动作,则是要迅速拉开距离。

    “这一个动作针对的,乃是敌人的咽喉,以及肩、臂关节。借助冲力快速发招,亦可使用匕首进行攻击。当攻击完成时,一定要记住,要用最快的速度拉开距离、空挡,不给敌人临时反扑的机会。最后这一脚,你们其中玩儿过游戏的应该不陌生,俗称的斯巴达踹,诞生于战场,是一种最适合战场的技巧——尤其是在面对近身肉搏的情况下!今天,我们就学这一招,现在我们进行对练!”

    风尘便将人分成了两队,进行一对一的对练,因为一共是三百零一人,其中的一个倒霉蛋就正好落在了风尘手里。

    “搏击、搏杀的时候,要看着我的眼睛!看着我的眼睛……”风尘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分外严厉。

    作为对手的士兵,则被摔在地上,摔的七荤八素。他已经足足被风尘摔了四五次,每一次不是紧张,就是注意力不够集中,房顶上的李铁和杨志都替他疼的慌……风尘一边摔,还一边给人讲,这一招的变招,就是摔和撞,怎么摔可以让人失去反抗力,怎么撞会让人一下全身瘫软,什么样的地形,选择什么样的方式——简单的招式中,蕴含了极其复杂的变化、手法,需要人去熟悉,去存乎一心。

    “也许有人会问,万一对手会柔术怎么办?那没办法了,当人倒地之后,足球踢就是最好的攻击方式,去踢他的头,踢他的肋下——一般而言,肋下遭受到攻击,人的力气也就一下子泄气了,什么攻击也都需要力量支撑!”

    “胜利的关键,在于你快速的选择。无论正确,错误,都要选择一个答案出来。你错过了选择的机会,你就GAMEOVER!”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