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四章 研八极,阅藏经

    北方的三大拳:形意、八极、太极,形意之始于姬际可,由明末清初,至于现代,有近四百年的历史;八极同出于明末清初时,亦有近四百年的历史;太极之始闻,则闻于杨露禅,之所传,也传于杨露禅,可谓是三拳之中,最“晚”的一个!昨日系统的统合、研究了形意,今日便研究八极,至于明日,便可是太极!再明日,则是八卦、劈挂、戳脚、大圣拳一类,再再明日,日复一日,世界之搏击、格斗之武术,便再无遗漏。

    所谓“八极”,走的是短、快、刚、猛——九州之外有八寅,八寅之外有八紘,八紘之外有八极。一拳打出,劲透八极之远,这便是八极拳!

    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分解、分析,统摄其核心之理念,抽调了网络中的算力进行辅助、计算,再亲身试验,但见的七楼平台之上,风尘一动一作,刚猛凌厉,却是动作无声,八极拳打的竟然不像是八极拳。风尘洞悉身体,自明白一个道理:身体里面响了,那就是错了,别找借口,也别说其他,关节“咔吧”响,其实就是抽筋。练的对、练的好,是不会发出那种噼啪的声响的——破风声除外!

    但实质上,若一个动作做的完美,破风声也是没有的。就像是一条蛇,在瞬间昂起脖子,突然张开口,向前窜出,咬住老鼠。

    这一个过程中有声音吗?没有!

    风尘昨日习形意没有声音,今日习八极,也同样没有声音。提纲挈领,高屋建瓴,八极的各流派的技法、特色,只是不长时间,就变成了风尘的一部分。而对于形意、八极,风尘也有了属于自己的看法。风尘和含沙道:“形意或属于战场,也的确有战场上的一些影子,打人的时候,都是正面打——托枪为拳或许是真的,至于说是岳飞,这个笑笑就行了。老百姓富贵了还找个牛逼的祖宗呢,什么拳什么法的都一样!八极拳则不像是战场上的东西,侧身的动作太多,靠的动作,更是如此。”

    含沙笑,掩口道:“也许人家是盾兵呢?还是刀盾兵,网上一靠,然后荡开对方兵刃,使其空门大开,一刀子窝心里,这不就是开门的套路?”

    “呃……”风尘一想,还真是——骑兵、枪兵、刀盾兵这三者,都是精兵。非精兵,骑兵是舍不得——贵;枪兵是要勇——处于第一线,要在地方的冲击下不崩溃,非是嫡系不能效死力,非号令而溃,则可引发全军的大败;刀盾兵则要陷阵——是哪儿危险,去哪儿救急,也同样是需要勇气、忠诚的。此三者,必也都有其活络手脚、经络之技艺,大约也就是类似于形意、八极一类的拳术了。念头转了一下,风尘道:“还是夫人想的周到,却还真的就是这样,我以前总认为武术起源,就是街斗,却是狭隘了……”

    “不狭隘……或许,他们本身,是精兵用于活络手脚,锻炼用的一种体操。但之后,有人将他变成了一种拳术,实际上也就是成街上斗殴用的手段了!加入的东西,实际上并不适合古代的战阵!”

    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而古代的军队招人,也都最忌讳找那种“武林高手”或者“绿林好汉”,这些人虽然个人勇武,可却太过灵活,会坏了军阵。

    含沙说完,就又揪着“夫人”这个称呼问风尘:“对了,刚才都没跟你计较。我什么时候成你‘夫人’了?”

    “咱们俩领证了吗?办酒席了吗?你给我买车买房子了吗?首饰呢?衣服呢?包包呢?什么都没有,就叫人家‘夫人’,你认为人家是那种不知道检点,水杏杨花的坏女人吗?”一双水一般的眸子,就在风尘的身上扫了一下。风尘说道:“我倒是想啊,可你又没有身份证,怎么领证?你不化形,怎么办酒席?买车了你能开还是能上天啊?再说了,咱家缺那俩钱儿?钱都在你手里,我可一分没拿!”

    “谁跟你咱家咱家的?我不管——不化形是你的锅,是你答应我的没办到。所以啦,这都是你的错……嗯,没毛病!”

    含沙很认真的点头。

    风尘眨眨眼,说道:“工作呢,严肃点儿。”他一本正经的,继续说八极拳,说道:“你刚说的不错,八极拳,又称开门八极拳,重中之重,就在于这一开门的过程——也就和泰森的拳击路数差不多,只要一下破开了门户,就没有后面什么事儿了……”八极拳的开门也好,泰森、风尘的“开门”也罢,一招下去,对方不仅是难以组织进攻,更是难以整合力量。原本一身的整劲,会被一下打散,成一盘散沙!

    含沙“呵呵”一声,蔑了风尘一眼,说道:“所以八极拳,是猛在前头,短打在后头。猛一波,刚一波,门户开了,然后就利用短打进身,快速的通过技巧,干掉对手!”

    “其中有很多的关节技,形成了连招。就和咏春拳的寻桥一样,闭着眼都能打。这个套路,针对于人,是科学的!”

    一边说,风尘还一边打了一下,是连贯的两个动作,看着极为刚猛。那一种无声、无息,反倒是让人感受到了一种如置身于太空中的肃穆、浩大。同样的是开门之后的套招,风尘的招,却透着一种数学意义上的完美——相似,却已经不同。

    停下了动作,风尘道:“宾果,进入下一个话题!”

    “来了来了……小葵花课堂正式开课了!含沙藏语补习班,包你快速学会藏语……”然后便以阴神播放的能力,快速的在风尘眼前播放了一遍,包含了字母的构成要素、读音、词汇意思等等。

    不同于语言的交流,风尘以一种“感觉”的奇异方式,通过数次的循环播放,记住了这大量的语言信息——不需要语法,不需要按部就班。藏语就在短短的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内成为了风尘的一部分。风尘深吸一口气,精神上也显示出了一些疲惫,送给含沙一个大拇指,很是无语的说道:“算你狠!”

    含沙吐了一下舌头,叉着腰,得意道:“活该,看你还敢占我便宜!不过,这一种学习方式似乎不错诶?”

    风尘道:“效率是挺高的,就是感觉自己的头都要炸开了。和下了一场中级难度的围棋有一拼!”

    “你也不看一看,其中的信息量有多大,一门语言,在一个小时内学会,你以为这不是玄幻吗?”

    “行了,咱们趁热打铁,你把《大藏转轮经》放出来,我给翻译一下……要不,你也学一下藏语?这样不就不用翻译了吗?”

    “哼哼……”含沙傲娇,“我明明有人形翻译器,而且还是智能的那种,为什么非要自己学?”

    “好吧,你赢了……”

    说笑归说笑,风尘便开始通读《大藏转轮经》,这类经书,字数虽然少,但一下子却是不可能读完的,也需要静下心来,慢慢的品味。含沙则是开始整理其他的一应相关资料,去伪存真,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再讨论几句第二天的实验内容,风尘就带着含沙回去休息。翌日一早,便是照例的走、踢,上山顶上习道生功,试验昨日的布置,记录数据。白日则是以李铁为主,继续筛选……人,是一天少过一天,训练,也一天比一天的残酷,经验丰富的李铁告诉风尘:这是一个鲤鱼跳龙门的阶段。

    在这一个“淘汰”的过程中,新兵会一次一次的濒临极限,然后突破极限,带来体力上、意志上的巨大进步。

    当人的思维陷入空白,犹如婴儿一般的时候,身体内的某些因为成年后才出现的限制就会被打开,潜能被挖掘。这一个道理,风尘是“知其所以然”,而李铁、杨志等人却只是“知其然”。

    早习道生,晚研诸武、读经书……

    时光就像是流水一样不知不觉已经七日,风尘体内新生的器官生长了许多,《大藏转轮经》也读完了一个大概,北方的众多武术门类,也被他一一的研究、改良过去,充实于自身,成为了自己的一部分,什么太极、八卦、劈挂之类的,无一遗漏。山中的日子宁静,让他极为适应、快乐。被遗忘在了后勤中的“饿鬼”日复一日的持续着那些简单的动作,消瘦的身体开始显现出一些并不凸显的线条。体力、耐力,也有了堪称“飞跃”的进步!走进了鬼门关的小鬼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淘汰的只剩下三百人。风尘的执教,也从这一天,算是正式开始:

    一整套的训练计划,全面铺开。和之前淘汰人的那种“残酷”截然不同,和以往的训练,也都截然不同。

    唯有“跑步”却还是一如既往地——然后,便是利用圆木、利用各种的道具、动作,让人记住一些呼吸的方式,让这些方式变成本能,让这种本能,逐渐的改变着这些人的身体。至于另外的一个变化,则是饮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