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二章 修士,基因测序

    打印机“嗡”“嗡”轻响,以3页/秒的速度吐着纸,低头注意着不断打印好、吐出来的资料,风尘道:“哟呵,还不错,这么一会儿就看懂是什么了……不错不错,你的学没白上!”语气中颇是揶揄,又讲:“目前,这十八作已分出了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你要完成这十八个动作;第二个阶段,需气在十二正经中,可随动作,完成循环,成一周天;第三个阶段,是要气在你动作之后,继续巡行,直至于可生生不息,行走坐卧,气皆自然而行;这第四个阶段,你就自己猜吧!”风尘便根据实际的情况,将原本四个阶段之中的第一个阶段删除掉了——原本十二作的存在,只是祂、含沙对于自身之功的一样总结。这一个放在张天野身上,是没用的,不合时宜的。

    张天野“啧”了一声,说道:“欺负我没看过小说?武侠小说里面都说了,下一个境界一定是贯通奇经八脉,打通了任督之后,成就绝顶高手!”

    风尘故意“呵呵”,道:“你高兴就好。”

    却也没说“是”或者“不是”。

    给了风尘一个幽怨的、可怜巴巴的眼神,张天野便又翻到了第一页,开始从头看。翻到了第五页的时候,才又问了风尘一个问题:“你确定,这些东西……见慧和见杏两位小师傅能看懂?这玩意儿——”他表示:“我看着都一阵头大。”

    “若她二人有智慧、有根器,这些东西便是可以看得懂的。若是鲁钝,你便是写成了文字,她们一样不懂!”

    祂移开了目光,语气中透着一种轻松,一种理所当然。

    见慧、见杏二尼自小便随六觉一起,读经、学习,又被六觉日日以佛法浸染,即便是原本资质普通,也都开了智慧了。何况,能得六觉看重,本身的根器也定然是不凡的——这样的人,若是学儒,便是博学鸿儒,若是学道,便是得道高人,若是学数理化,便也可以和一时人杰比肩,其才情不输于同时代的一时之豪杰!而对于修士而言,不懂得数学,不懂得科学的,应该是少数。

    毕竟,修士和出家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

    修士是需要知识的:

    自古以来,修士从来都是最为拔尖的那一群人。他们智慧超群,知识渊博,放在同一时代,几乎就是除了生孩子不会,其他什么都懂的那种人!若说智慧是一种分辨、分析事物的能力,那么知识,就是一种更为系统的工具。古之术数、玄学、医药是,今之高数、物理、化学、生物、医学也是。

    故,二尼“看不懂”的可能杏,是微乎其微的——即便真的是没学过,也只需要花上个一年半载,也就能够“看懂”了。

    张天野不信,问:“有你说的这么玄乎?”

    风尘道:“凡人啊……莫扎特四岁的时候,钢琴就弹的666了,你再看达芬奇,简直就和开挂了一样。咱们中国,也有墨子……真人,就是这种开了挂的人,他们的心态就如同婴儿一般,身体上,也因此有了不可思议的变化,智慧如海一般。”顿了一下,又道:“一个普通人,学习知识也总有一个擅长、不擅长,心里有一定的藩篱。而这个藩篱,真人却是几乎没有的,就像是婴儿一样,学习什么都是全新的,拥有着恐怖的天资!而一直追随真人身边的弟子耳濡目染,即便是不是真人,但也远比普通人要机灵,要聪明,要有智慧。少年啊,你也努力,这个给了你,你也算是本座的衣钵传人了,可别被俩尼姑比下去……”

    张天野苦笑,说道:“我怎么突然之间,感觉自己亚历山大呢?”

    风尘道:“总纲就是双曲,我和你说的那个。这个我没打印,你也再弄一份给见慧和见杏。这十八个动作,谁有兴趣,你就传给谁——唯一的限制,你就看一看国籍吧。剩下的人品之类的,你自己定……”

    张天野眼睛一亮,说道:“这门规我喜欢,嗯,先给我妈来一份,然后给我媳妇来一份,最后再给一休哥来一份,她们仨应该会喜欢!”

    风尘“嗯”一声,说道:“喜欢,练练也好。再不济也能祛病强身——我倒是给我爸和我妈弄了个视频,让他俩跟着学……我爸和我妈都不感兴趣。”颇是带着一些无奈,说道:“也只能看看春节能不能回去,等下一趟回去了,想办法给二人调理一下身体!”秘籍送到了爸妈手里,二老却不屑一顾——还有比这更加的无奈的吗?

    张天野道:“要不,让你爸妈加一下我爸妈的微信?我和我爸妈说一下,让他们别漏了身份,说不定就勾引着一起练了。”

    风尘问:“你认真的?”

    张天野提高了声音,说道:“当然是认真的了。我妈当你是半个儿子,你妈不也得把我当半个儿子呀?要不然这母爱分配也太不公平了!你等着,等我建个群,就把人都拉进去。别的不说,就凭我妈的悟杏,你这十八作,分分钟就学会了……”

    “是、是……您老人家说的都对,我都不敢反驳一句!”

    说着话,打印机就停止了工作。

    风尘将资料拿起来,只是见他将资料端着,双手一揉,近二厘米厚度的纸张就莫名的从参差杂乱变得整整齐齐,像是被人用刀割过了一样。一种简单的用力、用劲的技巧,却让这一幕如同奇迹。将纸装进了拆包的A4纸包装中,又找来一个牛皮纸的手提袋放进去,风尘拍一拍袋子,说道:“搞定。”

    打印完毕,二人就一人拿了一包,离开了实验室。同事见二人一手一袋子,就问了一句:“打的什么东西?”

    张天野眉飞色舞,道:“暂时保密,等一会儿我回来了再告诉你们。”

    既然风尘说,只要是国籍没问题,人品什么的任凭他自己决断,决定可以给谁看。那也就没有保密的必要了——且东西就是在实验室里,大庭广众之下打印出来的,风尘显然也就没有要隐瞒的意思。二人出了实验室,风尘就把那一包也交给张天野,说:“乘着中午休息,我去一趟基因检测室……”

    “行,一会儿一起吃个饭?正好,一休哥现在也在京城。咱们仨有一段时间没有一起聚一聚了吧?”

    “随你安排……”

    于是,张天野就去给见慧、见杏二尼送秘籍,风尘则是去了基因检测室。已经是快要中午了,基因检测室里却正闲着,一个微胖的,穿着白大褂的姑娘正趴在桌子上玩儿手机,另一个则是和人聊天。风尘敲一下门,微胖的姑娘就开门,一看却是风尘。有些惊讶,道:“哎呀,风哥?你怎么这一身打扮?”风尘抬手,敲一下迷彩头盔,说道:“工作需要。你们这儿不忙?”

    微胖的姑娘道:“正闲着呢。”

    另一个姑娘也飞快的结束了聊天,和风尘打招呼:“风哥你太厉害了,这几天你要走大街上,能让女孩子都疯掉……”

    风尘笑,说道:“有那么夸张吗?”

    “当然有了,又帅,又有才,现在更是世界知名,于是钱也是不缺的。风哥你就说,这样的男人,哪儿去找?”她很是笃定,说:“要不是我傻,结婚早,一定会拼死追求你的。”

    “我还是女装大佬呢,这么变-态你们不在乎?”他说了一句玩笑,就说起了正事,“我过来做个检测,你们不用管我。”

    出于兴趣,风尘来这里不是头一次了——他测过自己的基因,也测过其他小动物的基因,都是出于一种兴趣使然。而这样的频繁、多次,也让他有着很大的自主权。风尘摆摆手,让俩人继续自己玩儿,不用管祂。刚走进去,拐了一个弯儿,就听那女的大声说:“风哥你这就不动了,丑逼才叫变-态,漂亮的是可爱的男孩纸……”

    风尘为之绝倒——话说这双标,可不是一般的严重啊。这个世界上,果然是应了“颜值即正义”的说法。

    而祂——就是这么的正义。

    套上了无尘服、手套、口罩,取了一些口腔粘膜做样本,风尘就开始了工作。

    不需要比对,仅是测序一类的工作,风尘只是用了两个小时左右,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然后,就拿了资料出来,见风尘出来的这么快,二女都有些懵,“风哥这么快就完事儿了?”风尘晃一下资料,说:“我又不进行比对,单单是一些基因图谱排序,当然速度就快了很多——”二女懵懂的“哦”了一声,却并不知风尘做了什么,也就不以为怪——却不知道风尘手里的“资料”只是风尘随意打印出的一份东西,真正的“资料”实际上却已经是被上传到了网络上!

    一个人的基因图谱排序,要完整的打印出来……那简直就是要逆天了好不好?算一算一本三十万字的小说有多厚?

    然后,再把这个数字乘以一个一万——又因为是图谱,用的是字母,肯定没有汉字的省地方,于是这个体积或许还会更大的不是一点点,而是四五倍。这是一个多么浩大、浩瀚的工程?

    当年基因工程的“慢”不是没有理由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