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章 无序、有序;二十四正经

    “秩序!”修长、匀称的睫,轻的一颤,风尘自静中出,便轻喃了两个字——秩序。那一声绵密的,若有、似无的雷音,既不能开天、辟地,也无分出清、浊,但于那三尺之间,有诸声、色之无穷象,无穷变化,不见其大、不见其小中,竟有了一种“秩序”的趋势——虽然这一种趋势很微、很小,但却被祂敏锐的察觉!

    若说灵台之中,无大、无小,又无穷大,无穷小,能见诸声、色变化,照见内中之无穷,显无穷象,一如混沌,但却是无序的、杂乱的。

    就如一间库房,被诸多的东西胡乱的堆砌,塞的满满当当,进不得,出不得。

    那一声雷音,却是让之趋于秩序——

    纲目由此始分,秩序由此而生。

    祂之静,极致也,固无清浊,但却也有无序、有序……于是,当“秩序”出了那么一点的趋势之后,原本被无序充斥的灵台之中,便多出了那么一丢丢的“立锥之地”。那一丢丢的“立锥之地”可容、可纳、可有、可无,既可生无穷之变化,也可不使生无穷之变化,一如是被整理之后的仓库,所余出来的空地、通道。只是,那一丢丢的“立锥之地”太小,太微,于无序相比,只如沧海之一粟。看了一眼蜷在枕边,盖着被子熟睡的含沙,风尘便将目光投到了窗外!

    月正好,清冷的光便透过玻璃窗照进来。

    因内、外温差的原因,玻璃窗上结出了一层冰花,让月光显得朦胧。月光照在风尘的身上、脸上,白玉一般的肌肤,似有荧光。在夜色里蒙蒙发亮。

    祂的心头转着念头,暗道:“无序、有序,从无序到有序。或者,有序、无序本身就是并存的,有序也可以诞生于无序之中……”

    一点一点的灵光、念头,就像是一粒粒晶莹剔透的珠子,在风尘的思绪之间流转。由灵台之静,无序、有序之变化,而至于寰宇——逐渐的,一个极大的宇宙模型,在风尘的心头生出,那是一个极大的系统,包含了没有时间、空间、物质等概念的无序,包含了有时空概念,有物质,有空间,有维度的有序。也包含了诞生无序和有序的那一个终极的——创造!那是一切的尽头,一切的开始。

    在这一个模型中,祂认为无序,就是“不逻辑”的一种状态,因为“不逻辑”,在无序中,1+1可以等于3,等于5,等于任何的数;而处于这种无序之中的,很偶然的一个1+1=2,便是有序的!

    有序,具有其唯一杏!

    如珠子一般的念头、灵光寂灭了去,风尘便躺下去,阖上眼眸。阖了眸的瞬息里,时间和空间的触感,都被拉伸、拉长,一瞬间恍若过了千万年,千万年似乎又变成了一瞬间,空间也被拉长,越发的细微,最后断去……一段又一段的,沉沦于无中,然后一直到了第二日,才重新续接起来。

    纵是今日要回一趟城,但该做的早课还是要做。走、踢之中,很自然的多出了一些心意、形意的技法,融汇其中。

    山顶之上,于寒冷的风中伫立,道生功起,一十八个动作舞蹈,若那天空一抹云彩,如仙人之遗世独立,孑然而美妙。于动作之间,所蕴含的生机,则随着动作勃发、萌动,于那雷霆无声之处,惊蛰、破土,凌寒而绽放。一次,又一次的动作,于体内十二正经中气的运行相协,首尾相顾,生生不息。终是感觉差不多了的时候,风尘才停止了动作,风尘深吸一口气,说道:“感觉,似乎少了一些什么,却抓不住!”

    “以前不少,现在却少了,那只能是因为多了……你把有关新生的那一器官的详细资料输入进来……”

    含沙听了,却并不惊讶,而是让风尘输入了第三神经系统的一应信息,然后重新导入了公式之中。

    原本已是完美的曲线公式,出现了一点极其细微的变化。再重新一返、一证,将原本的五脏六腑,变成了新的系统,包含了新的器官、经脉、神经系统等要素之后,原本的一十八个动作也都牵一发而动全身,产生了某种变化——原本的一十八个动作,也变成了二十四个动作。

    只是一看新的公式,风尘就明白了其中的运行机理。便和含沙一点头,说道:“若是还像之前弄出十二作,十八作那样,等待自然而然,还不知道要多久。现在,有这一公式帮忙,却让这一过程变得可以推导,轻易便可以获得……”

    含沙促道:“那你就赶紧试一试!”

    “好!”

    风尘默了一下,将动作在脑海中过了一遍,便开始实验这些动作。二十四个动作,起始并未有变化,变化只是从第三个动作开始,以及新增加的六个动作,至于倒数的第二个动作,也没有变化……

    二十四个动作一起,体内的气便也随之行。只是气所巡行的路线却更多了——不再是十二正经,而是包含了新生的,由根器、子宫、卵巢化生,而新生的十二条经脉,不走四肢,只是于躯干内部循环,和十二正经形成了一种很奇妙、和谐的运行。彼此并不干扰,但彼此却又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联系。

    一次巡行,风尘便停住了动作,细细体会其中的变化。而经过补全之后,祂心中生出的那种“少了什么”的感觉,也没有了。

    祂默了半晌,睁开了眼睛,说道:“真好……其不圆满,有缺憾。只是因为凡人皆是十二正经,奇经八脉。而我,却因新生了一个器官,比凡人多出了十二条正经。我,有二十四条正经,于是原本的法子,自然就不行了。之前的时候,它还没有长成,自然不参与到身体的新陈代谢之中。”

    昨天,这一器官,这一套系统,终于成长……于是,便要参与到身体的运作之中,这才有了那一种“少了什么”的感觉——

    因为他把新生的器官撇下来了,少了一个器官,自然就少了东西。这就像是一群人出去游玩儿,少了一个人,可大一看过去,好像又没少那种感觉一样。风尘渗出一抹温和的笑容来,迎着朝阳,说道:“幸亏的之前就改命了,要不然这会儿就该叫二十四作了……含沙,你说,这个是否应该代替之前说的,气巡行无端,成为新的第四个境界了呢?”

    含沙掩口笑道:“当然是先练习哪一个,哪一个就是第四层的境界了!”

    风尘道:“那下一个阶段,也就变了——要在二十四正经之中,循环无端,不需要动作引导,就可以自然而行。”

    含沙道:“你这已经是在非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你真不是人!”说完便笑,这一句骂人的话,放在风尘身上,倒是刚刚好合适。风尘瞪了他一眼,便开始按照昨日的安排进行试验,含沙则是回到了身体,看风尘摆弄。风尘全部弄完,便由含沙将数据上传了网络——风尘却是能下不能传的。他可以解析那些电波,进行图像、声音、文字这些内容的播放,却不能反向操作。这,却是不能出阴神的一种局限!

    完成了实验之后,风尘便带了含沙下山,等着吃过早饭之后,风尘等了大概四十分钟左右,一辆直升机就姗姗来迟——

    并不大的小直升机在天空悬停,放下了悬梯。风尘便从梯子爬上去,进了飞机内部。然后直升机收回了绳梯之后,便关闭舱门,飞出了一条直线。

    下面的大山流淌过去便是城市的高楼大厦。

    约莫也就是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飞机就在华清的一栋楼顶上悬停住,风尘直接从飞机上跳下来,和飞行颖挥挥手。直升机便调转了方向,朝着远处飞走了。风尘站在楼顶远眺,饱览了一眼华清的全景,看着外面稀稀拉拉的人,便是一笑,从天台下楼,一直坐电梯到了第一层,然后便朝着研究所过去……研究所已经上班的时间,风尘直接去了实验室,推门进去。

    实验室内诸人听见动静,便一抬头,见是风尘,不由的惊喜。“哟,主管你回来了?”有人则是眼热的看着风尘那一身迷彩,“这一身军装太帅了!”

    “这是刚打仗回来?”

    一身明显的野战迷彩服,迷彩头盔,让众人猜测纷纷。说是如此说,但大家伙儿也都知道,风尘这么一身打扮就回来了,显然是因为两个尼姑!这事儿在研究所里都传疯了,没理由他们实验室不知道。有人问:“主管,你和那两个尼姑究竟是什么关系?”还有人说:“看着挺漂亮的,和仪琳小师傅一样……”

    风尘一头黑线,说道:“我和她们师父有一些关系,这次她们过来,是送师父的遗物给我的。别瞎想!”

    “我们也没瞎想啊,就是一本正经的想……部队里怎么样?是不是和电视里面演的差不多?”

    “保密……天野!”

    风尘和一群同事说了几句,就召唤张天野。然后二人就出了实验室,张天野像是见到了救星:“你总算是回来了,够速度!我军要是都是你这种执行力,哪儿还有打不赢的仗?部队请你过去,绝对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