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九章 祂

    电话的另一头,张天野说完,就挂了电话。又等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张天野便又回拨了电话,风尘接起来,听的张天野说:“我让她们和你说!”稍静了一会儿,便听见慧、见杏二人恭敬道:“见慧(见杏)见过风先生。”见杏道:“先生,按照之前师父的遗嘱,我二人已将宗门的《大藏转轮经》共计一十二卷,《食气三秘》《仙人引导图景》以及道经一部,共计七册皆整理完备,一并带来了京城,准备赠予先生。若是可以,我二人希望能和先生见上一面,当面完成此事!”

    见慧念一声“慈悲”,说道:“这些经书,很是珍贵。只有当面给了先生,我二人才能安心……”

    这些经书,却是一门之根本,却不能假外人之手。

    否则,以如今之快递、邮政之繁荣,送一些书,又何须二人亲自出马,一路辛辛苦苦护送而来?风尘略是沉吟,才道:“我知晓了……那你二人且先住一段时间,我最近几日抽空回去一趟,和你们见面。”

    之后,又嘱咐了一下张天野,要祂照顾一下见慧、见杏二人生活。张天野满口答应下来,就问风尘:“最近几天是几天?你尽快的啊!”

    “你问我,我去问谁?”风尘说完,就挂了电话。对蹲在桌子上的含沙说:“见慧、见杏把书送来了……”

    “好消息呢!”含沙来了一个秒出阴神,说了一句话,就又回去了。

    “技术!”

    风尘竖了一个大拇指,夸了含沙一句。

    便双手捧起含沙,将含沙放进自己的衣服里面,出了医务室。三个女医生还没有回来,风尘便关好了门,耳畔是一阵“卡路里”的魔音灌耳,却是一群老人正在荼毒小鬼们,要将这些新兵蛋子的“廉耻”彻底打掉。风尘一边往宿舍走,一边和含沙说:“不如今天就早点儿洗澡吧,完了咱们再研究,然后就直接回房入静、睡觉。”含沙贴着祂的皮肤,点头,表示自己没有意见。

    于是便取了脸盆、毛巾、沐浴乳去浴室。风尘打开莲蓬头放水,然后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莹白、细嫩的肌肤,在朦胧的光线中似乎在发光。

    至于根器,则是已经彻底没有了——外表看去,就是一片光洁,还有一个小小的,形状和肚脐眼有几分相似的“小太极”,内于上通,达于子宫、卵巢,由此延伸出的,新的神经系统则蔓延满了腹腔、胸腔以及胸腔腹腔之间的隔膜,连通了每一寸脏腑器官,这一切,昨夜的时候,都还未完成。

    但今天,却已经完成了。风尘体察入微,能够感受到自己现在的,那种极为特殊的状态,其新生之经络、神经,涵盖脏腑三焦,浑然如天盖!

    轻轻摸了一下自己那与众不同的底部,风尘便惬意的任由烫热的水滴冲刷在身体上,过了一阵子,才涂抹了沐浴液,冲洗一番。然后便穿上了内裤,开始给含沙进行梳洗,一边弄,一边和含沙讨论:“昨天还有一点点的突,今天就都没了,平滑的和镜子一模一样……以后穿裤子倒是不用担心卡裆这种问题了……”

    含沙出了神,掩口笑道:“你跟人家一个女孩子说这些,合适么?”

    风尘也笑,说:“反正我也不是蓝孩纸。”

    含沙用手指在空中划出一个只有阴神和风尘可以看到的字——祂!一双晶莹的眸子在风尘的身上扫过,说道:“如此,你已是从‘他’变成了‘祂’,是么?”

    “他”“祂”“她”“它”“牠”是不同的!

    “他”和“她”单独所指的,是男杏、女杏,都是人;“它”一般指的是非生命,“牠”则是指的畜生、动物——不过一般而言,人们都习惯杏的用“它”来代替“牠”,只要是不是人的,不管是生命还是非生命,都用“它”来表示。“祂”,指的则是神——是一种已经超脱了人的生命形态。

    随着风尘体内,阴、阳造化,其代表男杏、女杏二杏之别的器官生长、变化,成为一种全新的整体,在植物神经系统、动物神经系统之外,铺设开第三神经系统,至于今日,便已经成了……

    祂。

    其生命形态已经变化。

    风尘含着笑,颌首,说道:“从今天起,就已经不一样了。不过就个人的感觉来说,冰不能够感受到多少的不一样……”祂一边伺候含沙,一边说:“这趟回去,一个是处理一下六觉大师给的书,另一个,就是简单的做一个基因检测。”简单的基因检测对风尘而言很简单,也不用劳烦别人(祂也不会劳烦别人),利用所里研究基因的实验室的仪器,自己就能做了——却是要看一看,现如今的自己,和“人”之间的诧异,究竟是有多大。

    祂想的出神,手里的动作却不慢,一会儿功夫,就将含沙刷洗了个干净。金黄色的皮毛上是一股沁人的洗发水的香味。

    吹干了头发以及含沙的皮毛,风尘便穿了衣服带着含沙出去。在训练场上找到了李铁、杨志,便和二人说了自己接到电话,有一些事情需要回去处理,李铁没怎么犹豫,就同意了。李铁问风尘:“你明天打算怎么走?”风尘道:“赶时间,让直升机直接送我过去,处理完了再叫直升机来接,也不去机场转一下了。”

    “嘿嘿,你就知道我要给你推销直升机了?”李铁乐,杨志翻了一个白眼,说:“任何一个跟你待够一天的人,都知道你是个什么玩意儿!”

    看了一下那些正在双手抱头,绕圈蛙跳的士兵,风尘压低了声音,说道:“别死这么熬,差不多就让他们做一些壁虎爬,不用多,每天晚上临睡前做上十多组,恢复一下身体,别给人弄出毛病来……”李铁点头,也低声说:“放心吧,我俩带过多少届新兵了都,有经验,出不了毛病。也就是这几头,等优中选优之后,可就是你的任务了——到时候你再想要请假估计不容易!”

    “不给我假,信不信我撂挑子不干了?”风尘说笑了一句。三人便***了一会儿训练,风尘和二人说:“我去上面待会儿。”便去了假楼的楼顶。

    老李嘀咕了一句:“天天在楼顶,也不觉着冷?”

    现在的天气,别看平地微风,上了七层假楼的顶部,那风简直能把人吹的衣服贴身上,硬邦邦的。怎么说,那么高也不舒服。

    听见老李的嘀咕,风尘心中暗道:“你俩懂个毛线,我跟你们在一块儿,哪儿方便和我亲亲的含沙交流呢?”

    跟含沙一起,可以讨论世界武学,讨论高深的理论,讨论电磁学的应用,讨论奇门遁甲阴阳术数。

    跟你俩就只剩下吹牛逼了。

    扶摇而上,风尘能够感受到今日不同以往的那一种“轻灵”,人也更加轻飘飘的如同纸鸢一般,比往日更省力的上了顶上。然后便依然按照往日的顺序开始,先是研究武学,再讨论电磁学的应用,中间或夹一些偶然的灵感,谈一些其祂的东西。空手道、柔道、跆拳道一应都已经完成,国内的各门武术,便从今夜开始研究。随着祂研究的门类越发的多,越发的广博,触类旁通之下,研究的速度也跟着越来越快——这第一天的开始,风尘便从心意、形意这一大门类开始,竟然是在一晚上,就完成了各种心意、形意的整理、研究,且优化了其技击之法、动作等。

    以高屋建瓴之资,一照而明,一见而知。诸流派之技法、特色、优劣,皆存乎一心,去腐存精,察其意得其理。

    一番研究,风尘倒是发觉传统的武术、技法、神意中,却也有独到的东西,并非是一无是处的。

    “心意、形意……既然都是由心意而来,就简单的叫心意吧。其中技法虽然多变,但发招必见停顿,一下打出,能发难收,这是其缺陷之处。而且诸多形中,变化并不能够如同拳击一般,迅速灵活——但有优势,就有缺点,却也是正常的!”风尘的声音,在风中散开,细了目光远眺夜空。

    夜空中的月似乎丰腴了许多,嘴角勾起一丝惬意的笑容,深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气,风尘道:“商量一下明天的试验,咱们就回吧。天色看着不早了……”

    “嗯……”

    又商量了第二天的试验内容,含沙就回到了身体,由风尘带着一跃而下,回到了宿舍之中。风尘便一如既往的盘膝坐下,阖眸而静。

    三尺灵台显,内、外之象有无穷之变化,但本质却是静的,不是杂念,不是思维,只是人的身体内诸多器官,身体外诸多形色之象——每一样都有无穷变化,但在风尘的心中,所有的本质却都是如一的。风尘心念一动,这一次却不在有乱生出,似乎一声雷音,灵台的光景便被撼动,似有划分清浊之意——但祂如此澄澈的灵台,又哪里来的清?哪里来的浊?

    祂的灵台,唯有纯粹、精微。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