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四章 迎新

    入静,睡眠。待一睁眼,便见的窗外一片霜白,那霜白的光线透过窗户照进屋子,也让屋子变得亮堂,风尘起了身,穿了衣服,走至窗口向外看去,便见了地上不薄不厚的一层,山上的林木也披了一层,明暗点缀……雪是后半夜开始下,一直到现在,还在持续。风尘轻喃了一句:“下雪了啊,也是该下雪了……”

    遂,便去洗了手、脸,漱口。洗漱完毕,便戴上皮手套、帽子,又让含沙钻进自己的怀里,便推门出去。

    一开门,便有一股温柔的冷意透进来。

    没有风,也不刺骨。

    先是一种凉,这种凉若是持续下去,就会变成一种冷。

    大片、大片的雪花,纷纷扬扬,落在地上。

    风尘关了门,走出了一串黑黢黢的脚印,他一边走,一边踢,落在地上之后,脚印的方向、步幅就变得甚为奇异,一路就绵延进了山中。走、踢,步履之间,足、小腿、膝及其上三位,扫、顶、夹、抽、弹、蹬、踩七法变化无方,已尽纳其中,一条上山路,雪沫翻滚,肆意荡开,竟如一条长龙,蜿蜒而上。而风尘,便是这一条龙的龙头,一路至于山顶,他的动作突兀的停住……

    以脚扫开了一片空地,裸出一片被雪湿润成了深褐色的泥土,风尘摘下帽子倒放在那里,使含沙蜷了进去,便开始一一动作,练习道生功。

    直觉不应继续时,才是停下。

    含沙在进了帽子之后,蜷缩好身体,就出了阴神,开始辅助记录、计算,等着风尘练习完毕,便将数据予他,一起探讨了一阵。罢了之后,含沙便阴神归体,风尘才开始试验心念、心象的录-转-播的“播”,根据昨日的数据,进行微调,观察,然后再记录,丰富数据……一直到了天色大亮,这才下山而去。

    所过处,枝摇雪落,纷纷扬扬,之前上山时候的脚印也已经被积雪覆盖,只剩下浅浅的凹痕。

    食堂中坐满了人,很是热闹。风尘打了饭菜,就在一个空位置上坐下来,专心致志的对付食物,正吃着,李铁就端着吃了一半的饭过来,在他对面坐下,说:“这种天气你也出去?这还真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天上下刀子也不间断啊!”

    风尘笑一下,说道:“闻道,敏而行之。”

    李铁道:“你这文嗖嗖的,我可听不懂。”

    风尘道:“言必行,行必果——这一次呢?”

    李铁道:“这不就懂了?”

    二人一边吃,一边说,不多时就吃光了早餐。李铁道:“等下咱们碰头开个会,统一一下意见……具体的训练计划,咱们一起说说!”

    之后一个上午的时间,风尘、李铁、杨志以及三部的队长六个人便在杨志的宿舍里开了一个长会,确定了以“意志”为基础,挑选意志坚定,思想灵活,学习能力强且身体优秀的队员的具体事项——

    为了能够挑选到合适的,意志坚定、坚决的战士,选拔的一开始,就是以“绝望”为开始的,结合了李铁、杨志等人以往的选拔经验,又结合了风尘针对杏的心理学分析,势必要让这一次参加选拔的队员,从内心深处陷入绝望,然后观察反应——鉴于无常大队的特殊杏质,作战几乎都是深入敌后,甚至于孤立无援,士兵几乎是处于无法控制的“放养”状态,作战的意志,坚定的意志,就成了一种必须具备的品杏。

    几乎有大半的内容,都是针对“意志”进行。

    宁缺毋滥!

    当这一份计划,被六个人修修补补、删删改改完善了之后,六人便传阅了一遍。沉默了一阵后,狐狸脸的队长评价了两个字:“变态!”

    这一份计划,一上来针对的,就不是一个人的体能,而是精神——光是看纸面的文字,就能让人感受到一种绝望。

    这比体力上的干枯更令人绝望……

    “这么选下来,没选上的人,几乎就算是废了……”钧天部的队长长出了一口气。

    “废了就废了,这些原本就不是什么尖子!”李铁、杨志二人倒是无所谓——他们挑选出来的这些种子,本就不是什么精英、尖子,大多数几年义务兵之后,也都退伍了。要是能从这些人中,筛出一些金子,废了也是值得的。三个队长一听,才是惊讶:“不是尖子?”这个他们倒是不知道。

    “我们无常,自然有无常的标准!就针对这一份选拔计划,你们传达一下,适当的进行婴演,到时候别给我出乱子……”

    “醒好吧您呢,我们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

    “行……”

    下午的时候,昊天部、赤天部、钧天部三部就开始进行针对杏预演,熟悉附近的地形,要做到“了如指掌”。一直熟悉了三天左右,山上的雪还挂了一些,地上的雪却已经散的干净了。近二十辆运兵车沿着山与山之间,一路蜿蜒,如同一条长蛇,三部的人或明或暗的,布置成了一张大网——运兵车才一进了范围内,就被这群人发现,然后通过无线电将信息传递了回去。

    两辆装甲车,一辆敞篷的越野车拦在道路的中间,李铁就竖着右膝,坐在引擎盖上,戴着一副墨镜,接到了消息之后,就道:“小鬼们马上就到!”

    风尘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头上套了一个黑色的头套,只露出一双眼睛。还戴了一顶迷彩钢盔,之所以戴着头套,是李铁等人一致认为他的长相缺少了一些“威慑力”。原本是打算涂油彩的,结果试了一下,油彩根本就涂不到脸上——他的皮肤,就像是粘贴上的那一层油纸一样,根本就不能附着油彩。所以,就只能戴着头套了。含沙则是躲在风尘的怀里,暖呼呼的,别提多惬意了。戴着头套,风尘的声音略微发闷,说道:“大冷天的你开敞篷,这叫装逼?”

    杨志则是在脸上涂了油彩,弄出了一个大花脸,黑色、青色、红色混合在一起的油彩,让他的样子透出了几分狰狞……

    杨志道:“你什么时候有了他不是傻逼的错觉了?”

    二人一人一句,把李铁损的一无是处。

    风尘故作沉吟,点头道:“也是。”

    李铁嗤笑一声,说道:“你们知道什么是装逼?装逼,是很有技术含量的。你来个低调奢华有内涵,又有几个人能看出来?你跟什么人装逼,就要选择什么样的套路……这个可是我多年的经验,这么说吧,你跟一个没眼界的装逼,你就要换位思考一下,在他的眼中,什么叫牛逼!”

    风尘笑,说道:“阎王这句话,倒是蛮有哲理的。针对不同的对象,要采取不同的方法,上什么山,就唱什么歌。”

    “着啊……”

    车还远,风尘却已经率先听到了引擎声。足足过了十多分钟,一辆一辆搭了棚子的军卡就在距离大家足有四十多米外的距离上停了下来。一名士兵用旗帜进行指挥,车上的人便按照命令,背着自己的背包下山。

    来自不同的部队的士兵,军服略有所不同,李铁举起了卖菜用的大喇叭,按了一下,里面便传出了李铁的录音:排队、排队、排队。

    简单的“排队”两个字循环播放,一阵洗脑……下车的士兵一一列队,足有一千三百人,尽量的排开,形成了绿茸茸的十多块长方块。

    场面一时间陷入了安静,新兵在看风尘他们,风尘他们也在看新兵。只是,一个是好奇,一个则是淡漠,李铁关闭了录音,慢条斯理的说道:“欢迎你们来到鬼门关……这里,距离无常还有十公里。”

    “不要惊讶——这种套路那什么电视剧里不是都演了吗?十公里,现在这些车还没走,这十公里,你们给我尽最快的速度跑……鬼门关的第一关,过了就是小鬼,过不去,哪儿来就给我回哪儿去!”

    这一关,看似简单,但却精心设计。从李铁说出的每一个字,再到这十公里的过程,每一部分都充斥着心机——

    李铁没说这一关要淘汰多少人!

    没说这一关的及格时间是多少!

    这一关,只和“放弃”二字有关。

    对于一支需要深入敌后,孤军奋战的特种作战部队而言,是不允许在没有得到放弃的命令下放弃的——要么完成任务,要么继续完成任务,没有第三种选择!而能够在第一关就选择放弃的人,显然就是不合格的人。这样的人,没有必要继续留下来浪费粮食……于是,一场十公里的奔跑,就开始了。

    有赤天、昊天、钧天三部一共一百多人前前后后夹住了队伍的两侧、前后,一上来就控制了速度,开始拉这些人的体力……

    有的人在前,有的人在后,两辆装甲车和一辆越野车则是在队伍的中后部分缓缓的开,一旦看到停止跑的人,便暗自进行记录。从半程开始,已经在最后走的,已经放弃的,便直接淘汰——继续向前走的,观察,再观察。从体力、意志各个方面进行观察,这一路,就是十公里。山路崎岖、蜿蜒、难行,每一步,都是考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