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三章 计算出的心理学

    心理学在战争、军事领域的应用,主要集中于意志、士气、战后恢复等方面,至于如风尘这样,以心理学手段,利用环境、布局,分散、引导搜捕人员注意力,使之形成一种心理上的盲点、死角,躲避搜捕的手段,却是没有的——顶多,也就是一些融入训练中,形成的搜捕、观察技巧,以及针对杏的特定环境,应如何按照步骤,进行观察。在单兵、小队作战中,心理学的应用仅限于此!

    杨志问:“你是怎么藏的,说说!”

    拾起一块小石头,在地上画了一幅俯视的平面图,用一些原点表示树木、方位,一边用石头指点、布置。又指一下自己的位置,道:“当时,我就在这里……看起来这个位置是不是有些显眼?但根据计算,你就会发现,这里就是一个盲点!”风尘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扔掉了手里的石头。

    杨志盯着图,沉吟半晌,忽然却抓住了什么,陡然抬头,看风尘,问道:“计算?”

    他还是头次听说,心理学,竟然是可以计算的!

    他又补充,问:“心理学,还可以算?”

    “当然是可以算的!”风尘迎着杨志的目光,颌首。说道:“你可知道,在哲学、心理学这两方面,中西方最大的区别在什么地方?”

    “是什么?”杨志忙问,李铁也一幅兴致勃勃,洗耳恭听。

    风尘抿了一下唇,洋溢出一些自得,说道:“在国外,哲学就是看看月亮看看天空,悲春伤秋一下,就出来了。心理学也是一种经验的总结,拥有逻辑,但也不涉及一样东西……那,就是数学;但我们不一样,我们的先贤啊……呵呵。说出来都难以置信,自古以来,自文明之伊始,我们就相信数、理是一致的!数即理,所以由此衍伸开,我们在哲学上的思考也是一般,怎么探求我是谁,我从哪里来之类的问题,就要从数上出发,是计算出来的。而同样的,由此衍生出来的心理学方面,也一样,是计算出来的……也别说不科学,这个至少要比西方一拍脑子来的科学!”

    杨志、李铁二人一阵不明觉厉,就听风尘说道:“这,也是同样的大洪水,西方人被按在地上摩擦,差点儿死干净。我们却有大禹治水,一手规一手矩,利用数理疏导,把洪水按在地上摩擦……他们是神的惩罚,我们是战天斗地的豪情。因为一拍脑袋的答案会认为神罚是理所当然,计算出的结果,却并非如此!”

    杨志则关心“怎么算”,问:“这个又应该怎么算?”

    风尘道:“太乙、六壬、奇门,此三式也。你们不探究其中玄理,就只需要记住如何排盘、运算即可。不过……”

    李铁道:“‘不过’什么?你倒是说啊?”

    风尘道:“传统的术数,皆和算命、风水撇不开关系。真要让士兵学这个,就怕影响不好,会面临政治压力。你们说,人民军队学这个,算什么事儿?”他看着二人,目光炯炯,一字一字道:“选择吧,有可能的政治压力和风险,提升战斗力……”

    “还选个屁!”李铁一拳砸在地上,大吼一声:“干了!”

    杨志也沉喝一声:“干了。”

    李铁咬着牙,声音从牙齿缝里挤出来,“这都是命!谁他妈在这事儿上敢给老子叽叽歪歪,老子崩了他。”

    杨志深吸一口气,问:“风尘,这个……你!”

    风尘正色道:“这个需要你们自己学,自己背。记住,这是个人行为,不是一种集体行为……我不会教你们奇门遁甲,你们学的也不是奇门遁甲!我们,学习的是心理学——只不过不是西方的心理学,而是我们土生土长的心理学。你要相信,有些人是不会管你们的死活的,他们不会上战场,他们只有自己,只有政治正确。就是一场仗打下来,死上万儿八千,他们都不会有丝毫内疚,甚至还有闲心拿着一把小刻刀吹着小调雕一方印,你信不信?别把命放在这群人的同情心上!你们征战一线,命要自己握好!我尽全力帮你们,也希望无常大队的纪念墙上,只有退伍,没有牺牲……”

    “是我糊涂了……”杨志用力拍一下额头,又道:“阎王,你有意见没有?没有盂们就这么定了!”

    李铁脸上的肉紧了一下,道:“定了。”

    正这一句“定了”的时候,西边天空漫天的火烧云都迅速的收敛去,化作灰白,迅速暗去。

    大半的夜幕由东边升起来,迅速的遮蔽了大半,只余下西方靠近了山峦的一线小口子。

    李铁拍拍屁股,站起来,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手表,说道:“估计也快出来了,一会儿咱们嘲笑嘲笑他们。”

    杨志、风尘二人也起身来,便又等了一阵。

    天色俱黯。

    一颗颗的星子挂在天空,月上山峦。

    一阵“淅淅索索”的脚步声渐起,三部人马就三三两两的成组出了山,一群人一眼就看到了和杨志、李铁在一起的风尘,一下子就更加颓了。三部人尽数出来,按照昊天、赤天、钧天整队,核实人数,李铁、杨志、风尘三人便走过去,李铁道:“你们可真行,还让鹰飞一会儿,都他妈飞我们这儿聊天儿了。”

    一群“黑脸”都是头套加墨色的护目镜,所以根本看不出表情来。但即便是脑补,也能知道这群人的脸色一定很精彩。

    又坏笑,问:“该干嘛了?愿赌服输!”

    “你狠——”

    三个队长一人送给李铁一根中指,但赌品却是不错,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纷纷整队,喊了一声“彼此间距二点五米,散开!”

    队伍迅速的散开……然后,就听的很毁三观的破锣嗓子:

    “每天起床第一句,先给自己打个气——走!”

    “每天起床……”

    用吼军歌的方式唱《燃烧我的卡路里》是什么场面?那简直就是群魔乱舞,一个个脖子都憋粗了。一边唱,还一边跳,那叫一个“妖娆”,风尘都辣的快不敢看了……这玩意儿简直就是“恶心死人不偿命”。双方这一波“互相伤害”绝对可以给满分了。李铁果断的从上衣兜里取出墨镜,戴在脸上。

    杨志、风尘……

    “美丽……我要美丽,我要变成万人迷……”

    群魔乱舞中……

    风尘低声问杨志:“你们一直都是这么互相伤害的?”杨志也低声说:“你看他们唱的这么熟,就知道不是第一次了……”

    “好吧……”他倒是听李铁、杨志讲过一些训练中的趣闻,比如类似的比赛,输了的节目由赢的挑,平日里小队和小队之间打个球儿之类的,也是如此。光看这些人的轻车熟路,就知道没少“丢人现眼”,脸皮都赶得上城墙了——话说回来,带着头套,也看不出什么脸皮厚不厚的。心中怪念头一闪,暗道:“莫非戴着头套,就是怕丢人现眼?”

    一首辣眼睛版本的《燃烧我的卡路里》完毕,然后三个队长还给李铁来了一个立正、敬礼,大声道:“报告,表演完毕。”

    李铁大声道:“你们唱的真特么好,老子的隔夜饭都差点儿吐出来。”

    “……”

    “看到没,那里新盖的房子,宿舍你们自己挑,自己选。今天晚上啤酒饮料小烧烤,明天就给老子干活儿。”

    放过了一群人,三部只是用了不长的时间,就收拾停当了宿舍,然后出来,开始在空地上进行烧烤。十来个人一堆,一共分成了十一堆,风尘这一堆人里面则是参合了三个女军医还有昊天部、赤天部和钧天部的队长,大家一边吃,一边说。三部人也都摘了头套,赤天部的队长是圆脸,有几分像狐狸。而他的外号,的确也就叫“狐狸”,昊天部的队长是方脸盘,其貌不扬,钧天部的队长倒是有些小帅,鼻子很挺。诸人一边吃,一边说话,谈的是一些训练、日常的事情,还有一些是不保密的行动。三个女军医对此很有兴趣,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

    约莫的也有于女子面前显摆的意思,三人一阵口若悬河。风尘只是负责听,却并不主动说话,时不时的“嗯”一声,以作附和,却也不让人觉着冷落。

    噼啪的篝火,烧出了漫天星。

    火星飞扬、散去。

    风吹过来,也都变成了热的。各种荤的、素的烧烤,加上啤酒、饮料,一直吃到了九点多钟才算是结束。

    一地的狼藉收拾过后,便各自回去。风尘端了盆去浴室的时候,还没有人,等他快洗完的时候,三部的人就先后进来,见了风尘,就打了一声招呼。眼睛却在风尘身上看了又看,满是一种不可思议,以及一些留恋……风尘的肌肤、线条就像是磁石一样吸引人。风尘对诸人道:“你们慢慢洗,我先走了……”

    过了好一阵子,浴室中才炸开了声音……

    “我去,这司命可真白……”

    “你说怎么练的?你看我,也挺白,从脖子这儿一下就黑了。老天何其不公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