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章 太阴炼形

    所谓“太阴炼形”者,乃指骸死、脏、腑生发,潜出肌肉、皮肤、爪牙,焕新生之术!含沙所讲的,便是这样一个故事,说的是古时洞庭山一道人,姓周,名隐遥。其自称乃汉朝初时“南山四皓”之一的甪里之孙,累修数世而了道,曾于焦山得太阴炼形法,于山洞之中解脱形骸,六年,肉烂骨干,蛆虫遍生,唯五脏依然生机。至于六年,乃生。复又十六年,周隐遥便又死一次,七年后又生……如此死、生七次,周隐遥年过八十,却宛然如三十多岁的中年。据载,隋、唐二朝,皆召过此人,欲让他为官,却不肯就,归隐于山林……

    听完了故事,风尘讶道:“这便是太阴练形?”

    含沙道:“虽是故事,但就如此了……”

    风尘颌首,道:“一身的营养、精华,皆贮存于脏器之中,能供六年生发,重长身体。这是要多少的营、卫之气呢?况身体腐坏,蛆虫遍生,又要保证脏器不被啃食……若是故事为真,周隐遥定是服用了一种驱虫的药物,药力就藏在脏器之中,使驱虫腐蚀身体,却不敢去触碰脏器。不管怎么说,这一法也太过危险了,说不得一个不小心,一个小疏漏,就真的死翘翘了。”至于说一套完整的脏器,可以重新生长出一套身体——这一点风尘并不怀疑,现代的生物学的探索早已经超越了这一步。只是依靠干细胞,提供充足的营养液,就能生成人体的任意器官,自然也可以成长为一个完整的人体。只是知晓这一点,却也无人愿意去相信这一个故事是真的!

    但——以生物学论,这一个故事,却极有可能是“真的”。

    只需要满足三点:

    一脏器之中拥有充足的营养;

    二脏器不会被蛆虫腐坏;

    三适宜温度。

    满足了这三个条件,一套脏器,就能重塑一个人。

    含沙“嗯”一声,说道:“这种做法,是太极端。倒是你说的,集中营养于脏腑,渐进渐生,以新陈代谢,移形换骸,我觉着才是正宗的太阴炼形法。至于如何炼,咱们都不用动脑壳的,风尘你看!”含沙便给风尘展开了一个数据——这一个数据,包含了五脏六腑,一共是十一个部分,却自成一体。

    每一个器官,都自成一体,十一个器官,却又构成了一个整体。含沙笑盈盈道:“这些都是现成的,只需单独出来,稍微收敛一下,就可以了!”

    举起双手,给了含沙两个大拇指,风尘道:“厉害!”又泄气道:“可惜臣妾做不到啊,这个也太难为人了。”

    “船到桥头自然直嘛,安了安了……”含沙笑嘻嘻的安慰了他一句,又道:“你这个应该是有六脏六腑的,你比旁人多了一个器官,只是没长成。到时候公式肯定会有所变化,但也是毛毛雨了,收敛收敛就都有了。”

    “望洋兴叹。”

    风尘笑,说了四个字,颇为自嘲。

    忽的心中一动,却也想到了一个故事,对含沙说:“我这里也有一个类似的故事,你想不想听?”

    “什么故事?”

    “我要讲的是八仙里面的张果老,赵州桥来什么人修哦,什么人骑驴桥上走呀诶呀黑。”说着,便还唱了一句,才接着讲,“你知道,张果老是有名的神仙中人,唐太宗也好,武则天也罢,都召见过他。张果老为了避免麻烦,就自己个儿装死——他死的时候,身上都生出了蛆虫来,生机全无。等到宫里的人一走,就又活过来了……”

    “身体死了,是真的死了。不是真的死,不会发臭,不会生蛆——但从表现看,他的脏腑都还是活着的,只是将生机内敛,也不呼吸,才骗过了人。”

    “这岂非也是太阴炼形?”

    含沙听罢说:“你的故事不如我讲的好听。时间也不早了,今天就到了这里吧……光顾着说什么太阴炼形,却连明天的实验方案都没安排……”风尘说道:“明天的实验我已经有了方案了——我打算换一个方向。刚才倒是启发了我了,咱们,或许可以从这一个公式上出发!”

    “这个要怎么推?”含沙问。

    “这个,我也没有想好,反正就是试试呗。”风尘冲含沙眨眨眼。

    含沙便剪了他一眼,眸子如水一般……风尘讲道:“我打算这么推……”便将自己的设想、灵感和含沙说了一下,含沙一琢磨,倒是可行的。便道:“行了,我知道了。”便一下消散了,回归身体。风尘手在墙体上一按,翻身而下,双臂自然的舒展,自由落体,手在窗户、阳台上轻巧的借力,缓解下落的速度,无声落地。

    落步轻盈、无声,一路回到了宿舍之中,取了脸盆,就去洗澡。放出了热水,脱了衣服,便露出一身白肉及一身完美、柔和的线条,瘦而丰腴,在浴室内的灯光下,更是散发出一阵蒙蒙的莹光。

    自莲蓬头下接了半盆的热水,放在一旁。含沙便进去,舒服的躺下来,眯了眼睛。

    风尘便站在莲蓬头下,开始淋浴……

    他的肌肤白皙、细致,水滴落在上面,便依然还是水滴,竟是不能浸染肌肤。涂抹了沐浴液之后,水似散开了,细看却依然是很细、很小的颗粒。身上的泡沫被莲蓬头的水丝一冲,就又变得爽利,关了莲蓬头一抖,身上的水珠便颗粒不剩。风尘去穿了一条内裤,便又进来,给含沙梳洗毛发。正打了沐浴液,含沙便又出了阴神,和风尘说:“我刚突然又想到……你的十八作,是否应该改上一个名字,分理一下各个阶段,更加系统一些。这样更加有利于十八作的完善、研究!”

    “也是。”风尘手不停,道:“那应取个什么名字?”

    含沙思索一下,说道:“你动作时,生机旺盛,姿态妙曼,如真似幻,几如天上的谪仙人一般,遗世独立。此法,亦发乎自然,作于自然,此为道之生,不若……就叫道生功吧!”

    定了名,含沙便又分了阶段——

    “起始时候,是十二个动作,此应为第一个阶段;之后成十八个动作,为第二个阶段;气于体内,可随动作,行一周天,此为第三阶段;动作之后,气能自己再行一个动作,为第四个阶段的开始,以一次作后,十二个时辰皆自行循环无端,不断绝,为第四个阶段的终点。目前,也就是分这是个阶段了……等你明日练功的时候,我便将数据在梳理一下,各个阶段系统的梳理一遍,或许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发现!”

    风尘听了,就道:“真好,那我现在,应该就是出于第四个阶段了,也即是第四个境界。”

    洗完了含沙,吹了一下毛发,二人便回了宿舍。

    风尘一如既往,在床上盘坐下来,开始入静。三尺灵台,内外皆同,只一圈若有若无,颜色深了一些的,如同地平线一般的边界亘在那里。由内而外观,由外而内观,诸般象都有无穷变化,但本质若一,风尘静极了,无思无念,只是体味那种内外的感触……整个身体内外,几无隐秘。

    这是一个整体,整体中犹含了各个部分,但却自行自洽,不由人操弄。风尘骤起了一念,便从静中醒来——

    这些当然不能由人操弄,若是境界不够,操弄这些,岂非就是“作死”——要操弄自身之诸元,却是需要资格的。风尘嘴角勾起了一丝浅笑,心中暗想:“我是还没有这样的资格吗?但我却已经接近了这种资格。通过身体的表现、表征,用数学作为工具,进行推演、计算,终究是可以有这样的境界的!”

    想罢了,便躺下来,睡去……

    夜里,只剩下风吹过山体,掠过林木的呼啸。飘风在翌日的后半段,才安静了几分。老子说“飘风不终朝”,于是早晨便几无风——

    这一句话看似无稽,实际上却正暗合了风的形成原理,是有着科学的依据的。

    天还未亮,风尘便上了山,在山顶动作着原本叫做“十八作”,现在已经改名作了“道生功”的十八个动作。名字虽然改了,但内在的本质却没变,黑黢黢的天色下,一个人,独自的舞蹈,犹如谪仙人……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于夜色中,黑黢黢的山顶上,他像是冬日潜藏在地下的草根、草籽,努力的焕发生机,于惊蛰时分,破开土壤,直面冰寒……

    又像是凛冽的冬梅,凌寒独自开。

    那,是一种生命!

    生机萌动。

    他的口中有音,却如潜藏的雷霆,浑然无声。听不见,却在扩散,他一遍又一遍的动作,体内的气首尾相顾,不绝不断,直到东方的天空出现了一抹鱼肚白,然后变成亮白色,然后一抹耀眼的白光将天地两判,日出东方。风尘才是终于停止了自己的动作,风尘看着那天地之间的黑暗被破开的一幕,心中无比的安静。天地混沌一朝破开,那一抹光锐利的切割过去,便有了天地——

    白光将天和地撑开,然后便流出了红色的血,渲染了半个天空。那口子越来越大,终究成了白昼!

    这,便是由夜里至天明。

    开天。

    辟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