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八章 总结,鹰

    李铁窝在小碉堡内,居高临下,全程却只开出了两枪——两枪,却没有一枪落在杨志的身上,形似蜥蜴,压地爬行的杨志暴露的面积极小,而极大部分时间,都是借助了矮坡、石头进行掩护,趴下来都看不见人。等突然出现一下,不及反应,却又进了另一个掩体……这简直不能好好的玩耍了。

    这一次“实战模拟”以杨志成功***,李铁防御失败为结束。对于碉堡而言,一旦被人摸到了身后,里面的人就是鳖,碉堡就是瓮。

    瓮中之鳖,岂非任人宰割?

    虽是一次一对一的,单兵的攻、防演戏,既没有什么交叉火力压制,也没有队友的协助,但也足以表现出壁虎式匍匐的“优越杏”。李铁骂骂咧咧的把头上的钢盔解开,“咣当”一声摔在地上,指着杨志的鼻子,骂:“你这么鸡贼,你妈妈知道吗?特么的,你冒个头会死啊?老子的两枪都飞了……”

    杨志鄙视了他一眼,说:“你是不是有病?有病就去找医生,少在这里狂吠。输不起是吧?”

    “我会输不起?”李铁提高了声音。

    “……”

    听着二人笑骂、争执,风尘一阵无语。

    这样的“争执”和“抬杠”却也是二人的日常了,风尘已经习惯。

    等了二人一会儿,说的差不多了,风尘才开口:“杠完了没有?如果杠完了的话,那咱们就总结一下……”李铁顺坡下驴:“笑话,我大人有大量,会和他抬杠?”杨志一脸的鄙视,废话也适可而止,不搭理他。三人便就地坐下来,开始讨论刚才的攻、防——单纯以一对一的角度看,这已经是一次极为成功的突破。探讨起正事的时候,二人倒是很客观,实事求是……“如果防御方不是一个人,而是形成了一个立体的火力网,想要突破并不会这么容易。一对一的情况,在真实的战争中,很少会出现……”

    李铁沉吟,道:“对,一对一,其实在极大程度上压制了防御方的火力。要是规模变成了三对三,或者是两个完整的小队对抗。进攻,会变得极其困难!但,相比我们以往的战术动作和技巧而言,却至少容易了一倍以上!”

    杨志道:“极低的匍匐,因为山体并不是平的,稍微有个凹下去的地方,就能掩护的住。而移动速度又快,暴露的面积又小,这就是优势……钢盔,会是我们一个必不可少的设备,毕竟暴露的位置,最致命的就是头了。”杨志说着便笑,几乎所有的特种士兵都不喜欢钢盔,所以也很少戴钢盔——这几乎都快要成为一种惯例了!因为钢盔太过于沉重,会影响他们的移动速度,增加负重。

    李铁道:“钢盔也没什么,力气不是能变大吗?力气变大了,加上一个钢盔,也加不了多少分量。”说着,便瞥了风尘一眼。

    风尘道:“技术上,我说几句,我是单纯的从数学角度出发,如果有什么不合适的,你俩可以提。你们看……”风尘捡起一块石头,随意的在地面上画出了刚才二人一攻一防的态势,将李铁的防御面,杨志的进攻路线,爬行、规避的轨迹都简单的画出来,有稍微完善了一下,讲给二人,“阎王你是一个人,没有队友,但你的防御方式——你看,这里、这里都有很大的空白,算是一个盲区。”

    “判官的反应,还是很不错的。但在这里,我认为……”

    三人一番交流。

    太阳亘在天空释放着光和热,却已经是悄然的偏西向北了三十多度,一只苍鹰自极高处飞过,舒展的翅膀一动不动,浑身黑褐色,竟是给人一种铁打的一般。身上的羽毛都是硬的,硬的在风中不见动摇。地面上,一片巴掌大小的阴影移动,进入了风尘视觉的余光,风尘一抬头,便看到了它——苍鹰过空,自有一种说不出的硬气!

    “这鹰!”风尘“啧”了一声,李铁、杨志二人也是抬头看去。天空蔚蓝、无云,那一只鹰就像是一幅静止的画——但实际上却是动的。

    “听说鹰是一辈子都飞在天上的,只有生孩子的时候,才会在悬崖之上筑巢!”风尘的眼中,莫名的有一些神彩——这应该是他第二次看到鹰。第一次看到的时候,那会儿还小,住在农村,村子里的一只鸡被鹰给叼走了,那鹰似乎也是这般雄壮、高傲!而那一抹高傲,似乎正是令人心中悸动、悠然神往的东西。他看着那鹰,喃道:“我记得上学那会儿,在考试卷子上看过一篇文章,就是说的鹰。”

    杨志仰着脖子,也注视着鹰,感慨道:“你记杏好,上学那会儿的卷子都记得。”

    风尘笑一下,道:“也不是,该记得的记得。不该记得的,便记不得……那个文章里说鹰老了之后,因为喙弯的太厉害,爪子的指甲也弯的太厉害,太长了,以至于无法捕捉猎物。那个时候,他们就会在坚硬的石头上把自己的喙撞断,使它重新生长,然后用喙拔掉自己的指甲,长出新指甲……于是,便又会焕发新生!”

    鹰,飞走了……

    风尘道:“或许,故事只是故事,谁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呢?但鹰的这种杏质,却让人很喜欢。”

    “是让人稀罕!”

    李铁、杨志也赞同。

    杨志笑,说:“《西游记》里,鹰、孔雀之类的,不都是凤凰之后吗?我就听人讲过,说这凤凰啊,非梧桐树不落,非仙露不饮,是不落地的。这个可和龙不一样,龙你说的好听,是能大能小,能屈能伸,说不好听的,这不就是窝囊么?这鹰啊,这种傲气,就是跟着骨子里带出来的,娘胎遗传!”

    李铁道:“这也就是那句话,落地的凤凰不如鸡。”原本“落地的凤凰不如鸡”是说凤凰落了地,要比鸡还落魄,但在此时的语境下,李铁的话显然不是这个意思——李铁的意思是说,凤凰很“不识时务”——这是一种宁折不弯的精神。哪怕落了地,依然有着凤凰的骄傲,你撒的种子我不吃,地上的虫子我也不吃,凤凰始终是凤凰。即便是落魄的飞不起来、饿死了,也那么傲!

    李铁吸了口气,说:“可咱要的就是这股劲儿!这么一说,我倒是觉着凤凰比什么龙虎豹要好。龙虎豹能关进动物园,但凤凰却绝对关不进去!”

    风尘笑,挑眉道:“这算什么?凤凰精神?”

    “也许吧……”

    风尘的心中,却是暗动了一下,涌出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暗想:“或许,所谓的凤凰浴火重生,正是指的这一种精神。就像是孟胜和弟子之间,最后的一次对话一样,若是走了,就不算是墨家了。而留下来,共死,看似绝了墨家的苗裔,实际上那一种精神却拥有了浴火重生的资格——这,就是一种践行!”他又看了一眼天空,鹰早已经不在,只剩下一片蔚蓝。

    “走,判官,咱们爬个楼。”业精于勤荒于嬉,李铁也好,杨志也罢,每一天也都不会忘了自己要做什么。

    军事的各种技巧、本事,是不能离手的。

    风尘道:“我去上面等你们!”

    言罢,便率先上去——

    他的动作比之从前更加轻盈,就像是一个被风卷起的纸鸢,轻巧的就上了七层楼。整个过程看着毫不费力,也不见迅猛,却快。李铁、杨志二人就觉一下恍惚、飘渺,风尘已经站在了七楼的最高处,就站在半尺多宽的墙上。迎着风,卓然而立。

    “三、二、一……走。”

    二人几不分先后,助跑、蹬墙、攀爬,一套动作一气呵成,看着干净利落。一层、一层又一层,上到了第七层,风尘对二人说道:“感觉速度和昨天比起来差不多,以后的进步空间也不会很大了。”

    李铁稍微有些粗喘,说:“不跟你这种变了态的比!”

    “咱们比比下楼?”风尘提议道:“你们用速降绳。”

    “可以!”

    二人扣好了速降绳,然后由风尘喊“开始”,在二人向后一倒,朝下滑出了大概一步的时候,风尘便一跃而下。

    这一跃,过了一层楼,就已经领先了二人。风尘让过了第七层的阳台,隔了一层,在第六层的阳台上用手按住,由压变挂,整个过程也不特别用力,只是起到一个缓冲作用,保持了下落的匀速。然后是第三层、第二层、第一层——至于第一层,风尘的速度已经很慢,下落的惯杏对他丝毫不能构成影响。于是略一蹲身,腿部的肌肉膨胀一下,改变了力的方向,将反震减至最低,无声落地。李铁、杨志二人却还在四楼挂着,过了一会儿才下来。二人吐槽说风尘这不是速降,而是跳楼!

    略是休息一会儿,又玩儿了几个障碍,折腾了大半的体力,休息休息,也就到了晚餐时间。

    吃过了晚饭,风尘便一个人来到了假楼的楼顶。

    含沙盈盈的出神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