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七章 昔之得一者,术、势、法

    随一“来”字,李铁碎起步、蓄力、借势,左臂格右臂进,拧腰一冲,大步窜来。像是一个蓄满劲、力之弹簧,骤然松放、弹来。这一进,便似虎啸山林,暴烈、硬朗,却又于一进一放之中尤留了变化之机——这是一招用了脑子的进!这,便是“旁通”之后,已算得上是在格斗上一朝顿悟,脱胎换骨的一招。

    “好!”一双明眸细起了锐意,如一抹刀光,风尘的整个人都多出了一抹锐意,自前一步,趋行如犁,左臂如椽子一般刺出,四指捏紧,大拇指压在了食指、中指的第二个骨节之上,以小臂和李铁的左臂一砰、一钻,李铁的胳膊就被一股向前的力一钻,因力处于臂弯内侧,略带上挑,便将他的胳膊一下子撑到了外面。于是,左臂的攻击便被化解,风尘的攻击却在同时来了——

    拳,至于肋骨侧下,风尘的手一张,用力一抓。

    正抓住李铁肋骨下的皮肉。

    抓了一下……

    一股让人无力的酸意,便以那被抓一下的地方为中心,突然蔓延开。使得李铁的另一只作为格挡的手臂也变得无力,被风尘另一只手拿住了手腕一拽,就变得空门大开。风尘在极近的距离内起脚,兀的一下,作战靴的底面就在李铁的面前停下,距离李铁的鼻子不过是一公分的距离,风尘道:“KO,阎王,你还是败了。”说完,就收了脚,放开李铁的右臂,“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正。其致之也,谓天无以清将恐裂,地无以宁将恐废,神无以灵将恐歇,谷无以盈将恐竭,万物无以生将恐灭,侯王无以正而贵高将恐蹶。故贵以贱为本,高以下为基。是以侯王自称孤寡不谷,此非以贱为本耶?非乎?故至誉无誉,不欲珞珞如玉,落落如石……是以……”

    风尘顿了一下,道:“圣人执一而为天下式。”

    此二者,皆出自于《道德经》。

    却是风尘兴致即来,有感而发。正喻了李铁此时、此刻所至的境界。这一种如拔刀之术一般,果于因先,倒了因果,见于枪而至于拳脚,触类旁通,便可谓之“得一”,得此“一”,便可“执一而为天下式”!

    只是这一番有感而发,说与李铁、杨志听,却是对牛弹琴。李铁腆着一张脸,问风尘:“这又是昔得一,天得一的,司命你说的是什么?”

    “你个文盲,这是《道德经》里的话,连这都不知道!”杨志却能听出这是《道德经》里面的字句,便嘲笑李铁。

    李铁问:“你不文盲,那你说说,咱司命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呃……”

    杨志直接卡壳。

    能知道这句话是《道德经》里面的,就已经很不错了,还能指望他知道是什么意思?便也腆着脸,问:“司命,你就说说,你刚才到底说了啥?”风尘分外无语,心说:“听你刚才笑话老李,还以为你懂呢。原来是装犊子!”便清浅的一笑,说道:“天下定于一,万物归于一,这一个‘一’,由道生。你们说,这个一是什么?阎王、判官,你们说,天下定于一,这个一是什么?”

    “是什么?”一说到这种咬文嚼字的内容,李铁的脑子都不转了,就直接问。杨志却是思索了一下,问道:“莫非,是最广大的群众的利益?”他的语气分外不确定——甚至感觉到有点儿扯淡。

    “是!”风尘肯定了杨志的答案,这让杨志意外。风尘解释道:“侯王得一者,得的这个一,就是天下安宁的一,也就是最广博的,天下黎民的利益。天下乱,是因为天下人没饭吃,谁给了人们一口吃的,谁就称王称霸。当然,这一个得一,只是一种巧合,所以每过个几百年,当统治阶级失去了这个一,和这个一分道扬镳的时候,也就是合久必分的时候,是改朝换代的时候。这个一,是对于天下而言……对于一人而言,得一,便是大,自古大人明理,可以心从所欲,而不逾矩。”

    李铁不解,问:“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风尘问:“你得了一,不觉吗?我之前指点你时,倒是没有想到这一段话……现在一下子想起了,你却已经得了。不过,现在看来……”风尘摇摇头,没有说下去——怕是当时想起了这句话,说给李铁听,也听不懂。

    李铁道:“你是说,我格斗这个?”

    风尘点头,说道:“是这个,这是一种禅意、境界。以前我不知道应如何形容,现在倒是一下子通透了,这一重境界,乃是得了一,执一而为天下式。式,便是规矩、法度,这一重境界,是得一、执一,以为法度、规矩。故而,姑且可以称之为‘势’,携一而行,故往天下,无不利!”

    于是,这一重境界,便有了一个“姑且称之”的名目——势。

    风尘心念一动,于“势”之前,于“势”之后,也都变得清晰,明确起来。接下来的话,他像是在和李铁、杨志二人说,实却是在和含沙说:“势,聚术以为势。自诸多繁杂之术中,取其一之共杏,凝之、合之、用之,这便是势。所以,在势之前,便是术,术就是手段,就是权谋,是各种各样,变化多端的。所以,术是权之变,是衡量形势之后,做出的变化、判断和选择!”

    “于势之上,法!法,势之用。”

    “是故于行者,当有术、势、法三重境界。懂权衡、知进退,能明时机变化,能促天时、地利、人和之利,谓之术。能聚术而成势者,得一也,执一而为天下式。善于用势者,法也,正、大、堂、皇。”

    “……”

    李铁道:“这么说,显得我好像挺厉害的。”虽然玄乎,但听着好像挺有逼格的。于是就心里想着,“等得空了咱也买本《道德经》,就把这一段背一背,跟人吹的时候也有资本了。看看咱老李,又是得一又是执一的,还不把那群孙子侃晕了?”转着这么个年头,他的脸上就显出了几分胤来。

    风尘道:“是挺厉害,能打过你的人应该不多了。不过,你要想赢我,却困难了点儿。”

    李铁问:“那,你已经是‘法’的境界了?”

    风尘道:“没有,但势和势也是不一样的。”

    “不跟你说了,打击人。明明俩字长得都一样,全是新华字典里长出来的,怎么就变得不一样了。小学生都不服你……”

    说了一句俏皮话,三人便习惯杏的往山林里去。已经是十一月份的天气,山林中的树木大部分都已经枯黄,草也枯了——荆棘上面的刺却更硬了。用李铁的话说,这真的很“***”,草下面有时会出现一些蛇虫,零零星星。二人练着壁虎爬,常年锻炼的身体,使得二人适应的很快,在林子里灵活的变向,爬行,速度竟然比两条腿走路还要快。手、足支撑身体,尽可能时间长的支撑,通过扭动脊柱,手脚不动,只是运动手肘关节和膝关节,大腿胯部和肩膀来缓解肌肉疲劳,二人一爬就是一个上午……要不是出了山,怕三个女医生看他们大蛤蟆一样的笑话,出来了也要爬一段。

    这一个锻炼,效果极好。二人原本一些腰酸腿疼的毛病已经不显杏了,爬假楼也感觉手脚轻便了很多。往常时候,多多少少到了高处,都会下意识的心跳加速,表面上看起来似乎不恐高,但却忍不住那种兴奋。

    现在,这一种感觉也减轻了很多,似乎再练习下去,就真的能如履平地了——

    这些都是爬行带来的好处。

    还有一个,则是匍匐的速度。二人做了一个简单的测试,即一人用枪械进行瞄准,另一人用壁虎爬的姿态进行突进,发现这一种突进方法一是因为更加灵活的变向,让瞄准变得极其困难,二是在手里持有武器的情况下,并不影响那种灵活、快速的移动。第三个,则是需要射击的时候,可以比寻常的匍匐更快的进行瞄准、射击。而经过简单的练习,李铁更是可以做到不用瞄准,就进行射击——这个就很厉害了。

    就凭着这几点,风尘的这一种壁虎式匍匐就是成功的。李铁、杨志二人对于其他的一些呼吸、训练方式,也充满了信心。吃过了午饭,二人便拉着风尘,来了一场“实战模拟”:

    李铁作为防御方,杨志作为进攻方,风尘作为第三者旁观。他负责观察二人的错漏,总结一些攻防中的经验。

    李铁隐藏在一个小碉堡中,守住了一片扇形区域。杨志便趴下来,一手拿着枪,就枪口冲前,将强横躺在地上。整个人灵活的如同壁虎一样快速的途径,运动出一个范围极大的“之”字形,极其风骚、快速的走位,寻找掩体、短暂休息。借助于地势的便利,竟然一路顺利的接近了碉堡。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