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六章 精、气、神

    天穹如盖,笼罩四野。天色依旧是寂寥、黑暗的深蓝,和蓝墨水一样的颜色,点缀了星星点点的星光,一闪一闪,尤其安静。天地间唯有东方的天地之间,多出了一抹白线,那一种白,比启明星暗淡,却比启明星刺眼。

    有光从白线中散出来,使的白线中间的肚子鼓起来,颇像是一个消瘦一些的梭子。

    遂,便霜白、银白、靓白……

    夜色被这一抹越来越盛的白色吞没,这一道白色的线沿着地平线,向着北方和南方蔓延,变得越来越长,那一道白色的口子,也越来越宽。东方的天空,也越来越白,周遭的事物,也开始多出了一些生动,色彩。一抹红的光,散开来,也同样是先一条线,然后扩散开,染出了一片红色!

    山顶上也染了一阵红,风尘在红色未曾泛起的时候就已然停止了动作,由着体内的气继续趋行,复行行……

    他在山顶伫立,只在意着那气,呼吸、心跳都是平稳、悠长的,不生出一丝一毫的杂念,安静以待。

    迷彩的作训服上渲染了清冷的红光,变成一种颇为古怪的酱色,就和周围的草是一个颜色的。

    气行第三周,风尘沉心静气,随之行第三周。

    无思,无想,无念。

    至于极!

    第三周之末,便是第四周之始,于将发未发之一瞬,他的身体便动作起来。一十八作,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连贯。如一妙曼的仙人,在山顶独舞,出尘、高寡。他的动作之美,似有一种生命,像一株草,娇嫩、顽强,像一朵野花,在风中轻轻的摇曳,像是蒲公英的种子,在风中飞扬。那是一种于娇柔、柔弱之中的韧杏、强大。他一一动作,每一个动作都是完美的、融洽的。

    动作起始,气便得动作之助力,再次运行起来。

    一十八作罢,风尘又停——

    气又行三周生出疲态,他便又作,一次、又一次。

    东方的天空一轮红日已经悬起。

    冰冷的金红色光芒万丈。

    一直作了有七次左右,风尘才停止了自己的动作,也不再继续。最后一次感受体内的气自己运行,却是至于了第四周,将将在末尾的时候停住了——到了这里,就已经无以为继。风尘呼出了一口浊气,说道:“效果似乎更好一些……”

    含沙说道:“我看着是越发漂亮了,总感觉你有一种要乘风归去的感觉,生怕你一下子飞走了。”

    她以阴神在一旁辅助,帮风尘记录数据,劫持了算力进行计算、分析,说着话,就将结果展示给风尘看——或者说,不应该是“看”,而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她让风尘“看”,风尘便感觉到了,这个过程只是眨眼的功夫。风尘看了数据,不禁清浅的一笑,说道:“咱们来说一说下一步的功夫吧!”风尘说的“下一步的功夫”指的是其子宫、卵巢生成、生长之后的一步功夫,所谓“未雨绸缪”——这自然是要早做打算的!含沙“嗯”了一声,便将数据展开,问风尘:“你看,可从哪些方面着手?”

    风尘一阵沉吟,想了想,说道:“气、营、卫、包括但不限于激素、体液……我感觉。”说到这里,风尘挠挠头,“这些应该有一个系统的归类,明确归纳一下了,现在感觉有一些乱!”

    含沙建议道:“以精气神分,如何?”

    风尘道:“你说。”

    含沙道:“气,根据中医理论而言,便是呼吸之气,那么我们就单独把气分出来,特指运行身体之气,把营卫之气剔除出去,放入到精的分类中。精就是水谷之气,水谷之气由脏腑生,分有营、卫的功能。而根据营卫的具体作用,我们可以将营气、卫气细分,根据数据的记录,营气有五大类,卫气有六大类。但若是细分一些功能……”含沙以阴神之态,言无未尽之意,讲了一番——

    气:气于身体之外,则包裹身体,气于身体之内,则运行身体。故气取呼吸之气,将中医的营卫之气,中气之类的,分离了出去。

    精:食物由腑器运转、消化,而成水谷之气。此水谷之气,不入脏中,故称之为“中气”——即单纯的水谷之气,无杏状、无属杏,可营也可卫。“中气”入脏器,分营卫、五行,营卫之气,各有五行——含沙以数据为基础,合五行大类,又将营气依照阴阳,分了天干,卫气以地支,分了地支。天干十,地支十二,每一天干、地支皆有三种变化,却也是同一个程式,只是“解”不同。

    神:二精相搏谓之神。医学上的神,指的就是各种腺体分泌的激素,便依照了古法,按“神”“魂”“魄”“意”“志”分其杏。

    心属火,藏神;肝属木,藏魂;肺属金,藏魄;脾属土,藏意;肾属水,藏志。

    “这些神,我们可以称之为物质神,即激素分泌而成的一种神……”含沙做了一个总结,这神、魂、魄、意、志每一种的作用、形状,却不需要细讲。风尘却也因研究自身运动,读过中医方面的理论,什么经脉、穴道、营卫之类的,可以说是内行。而经过了二人的重新诠释、定义,却也有了不少的差别。

    这一次系统的归类、归纳,使得之前的一些数据分门别类,井然有序,更加方便研究。却也让二人的理论,更加的独树一帜。

    含沙忽而心中一动,又说:“既说到了神,那么……那么……”她一下子想不到一个合适的形容,只是“那么”,但风尘却与她心有灵犀,听懂了她的“那么”——这不是言无未尽之意,而是根本没有说出来,但风尘却就是懂了。风尘替他说:“那么是否,我们可以将这一个体系,引入到精神的领域呢?”

    含沙道:“是这样……”

    “这个,我想想……”风尘看了一眼天色,阳光中的冷已经尽数褪去了。空气虽然是冷的,但阳光却是热的。风尘对含沙说:“你先回了阴神吧,咱们赶紧回去,要不然早饭都吃不上一口热乎的了!”说完,便戴上了帽子,终身跃下——陡峭的山体,最陡的地方足有七十度,最平缓的地方,也有四十五度以上。风尘就像是纸鸢一样,人在山壁上飞,迅速的落下来,只是让人看了,就感觉一阵惊险——但实际上,风尘的动作却很稳,每一次落脚,都能抵消掉一部分的冲力,速度则是控制在了百米冲刺的速度,不快也不慢,至于快要落下来的时候,速度就更加缓慢了。

    平稳的落地……这一次没有落在食堂的屋顶上。而是落在了侧面的平地上,蹲下身体,同时利用腿部肌肉改变力的方向,进行卸力,风尘落地几乎无声。坚硬的军靴发出一声轻微的声响。

    “啪!”

    他走进食堂,取了早餐,就开始吃。食堂的其他人几乎已经吃完了,所以剩下的都是风尘的,老王说:“都还给你热着呢,你要再不过来,我就关火了。”

    风尘赔罪道:“真不好意思,想了点儿事儿,就晚了。”

    放下了心头的思索,风尘专心吃饭。对于旁人而言,心猿意马,最难降服,杂念不是说控制就可以控制的。但对于风尘而言,这却很简单,止住一个念头,约束一个念头,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食堂给他留的早餐一扫而光,风尘便和老王招呼了一声,就离开了食堂,去找李铁、杨志这二人。一边走,一边则是在想着如何将物质神这一体系,引入到精神的领域之内。脑海中的念头虽多,却井然有序,忙而不乱。李铁、杨志二人不在屋子里,而是在训练场上,风尘便去了训练场!

    他仆下山时,二人是在杨志的房间内的,等到风尘吃完了饭,二人就已经将阵地转移到了训练场。

    风尘都没有刻意去听、刻意去嗅,但他敏锐、惊人的感知力却很实在……二人用手抓桌子的声音他都听见了,何况是说话的声音。风尘到了训练场,训练场足足缩水了一半,二人正对练格斗,李铁一动一作之间,有意无意,却是将杨志摔的七荤八素——境界压制之下,这一场对练,简直辣眼睛。

    这,不是一个数量级上的战斗。

    风尘看的不禁笑,说道:“阎王你不地道啊,这简直就是欺负人了。”杨志一听是风尘,简直如逢大赦一般,赶紧道:“司命你可来了,一早就被这孙子揪着陪他打,我这把老骨头都快被拆了!”

    李铁翻出一个怪眼,“嘿”声道:“你那老不牙茬子的胳膊腿儿,等过些日子,你想陪我练,我还不找你呢。”

    那神情,活灵活现的拽。

    杨志扯了一下嘴角,对风尘说:“看到了没?这玩意儿就这么气人。去,教教他怎么做人,什么叫谦虚!”

    风尘问李铁:“试试手?”

    “试试!”

    李铁点头,跃跃欲试。

    风尘阔了一下肩膀,双臂如翅膀一般扇动了一下,活络一下手脚,将腰肢、胯都活了活,做好了准备,对李铁说了一个字——

    “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