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四章 山上风景独好

    现代化战争思想,是基于社会全球化发展,不可能爆发全面的,世界杏战争这一前提的。现代化的武器,是基于现代的通讯、制导的信息手段而衍生的,只要这一个前提存在,那么战斗的形式,就会是一种多元化、立体化、迅速、突然的模式——这是世人可以看到的,见于笔端、媒体的。更多的如信息方面的多元化战斗,却隐藏于黑暗,无人发现!

    风尘基于自己的知识、认识,以自己的理解做出了判断。而这一判断,也同样是军队高层的一种共识。

    李铁、杨志战功卓越,又能领命组建无常大队,显然是不缺战略眼光的——这是一个优秀的指挥官所必备的素质。

    杨志道:“未来的国际形势,要发生全球杏质的世界大战的可能杏微乎其微。但我们也依然在防备这种情况的发生。所以各军在进行现代化换装,改变训练方式,加大加强高科技武器的训练同时,依然保留了相当烈度的老本行——体能训练,依然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环。这就是为了防止最糟糕的情况发生。在体能上,我们不需要比过去强,我们只需要比别人强……现代化的手段,我们不弱于人!如你所言,回到二战的水平,我们则要领先于人。这是我们基于形势,做出的一种判断!”

    在局部的战场上,立于不败,不败就是胜!当然,更强自然更好……但许多的问题,却是局部战场无法解决的——强,也无法解决。

    闻弦知雅意……杨志的话外之音不难听出来。

    有些事,可以荤素不忌的说;

    有一些,却要谨言慎行,可意会,不可言传。

    李铁道:“所以,我们就说这个局部。我大队的属杏,决定了我大队的战斗方式,是尽可能的打击敌人,那么,基于这一条件,司命你认为我部的作战原则和作战方式,究竟应该是怎么样的?我和判官算是老于战争了,却也因为习惯了以前的战斗方式,怕把无常大队带的和以前的特种兵大队一样——那无常大队还有什么意义?司命,你就放开了说,你说错了,我和判官也兜着,保证不笑。”

    风尘笑,说道:“我就当你们不笑了。从作战原则上说,我认为第一点就是要保证隐秘度,尤其是对于公众而言——公众不知道,影响力就不会大,而即便是敌对国,也会帮助我们隐瞒行踪,从公开搜捕变成秘密搜捕。这有利于我们完成任务、保存自身,并且持续的加强对敌国的破坏力;第二点是目标选择,不选对民众影响力大的,要选择知道的人少,但却不可或缺的,譬如一些不为人知的工程师,军队中某些有能力,却地位不是太高的中层人员以及底层的管理层;第三点……”风尘便提出了三点原则。李铁、杨志笑起来,过了一阵子,李铁才说:“还行,你说这一、二两点,第一点就和我们的思考方向有出入。我们就想着斩首了,却没想着去砍手!”

    杨志说道:“对,这就是思维局限。而且目标选择上,你说的也很不错。选择影响力大的目标,固然可以打击敌人士气,但也可能引起强烈的仇视。但一些声望小,却作用大的螺丝钉却不一样了。”

    三人一边探讨,一边吃。吃过了午饭之后,这一个话题也就这么结束了。中午休息了一下,下午的时候,三人就又出现在了训练场上。

    一个下午的时间晃眼即过……

    次日,一车的工程兵和两车的物质运输过来,山谷中又开始大动工。先是搭建了几个简单的行军帐篷,安排了住宿之后,工程兵紧跟着就开始施工。工程兵来了之后,整个山谷一下子都热闹了——早起的时候,多出了“牙二牙”的跑步声,整齐而喧嚣之后,便是热火朝天的施工,开始建筑宿舍。

    一座又一座的简易板房立起来。

    三个女军医也不在屋里待着,就来外面“调戏”这些干活儿的小伙子,整个山谷都似乎活了过来……

    闲暇休息时,一些士兵还会试一试这里的训练场、设施和他们的有什么不同。也会组织一些爬楼、障碍之类的比赛项目。风尘则是整日、整日的早出晚归,成了基地中最“神秘”的一个人——许多工程兵甚至没有见过风尘,不知道基地中还有这么一号人物。但却是听人讲(三个女军医)过,极其神秘,几是传说。

    风尘早上起的极早,天还黑着的时候,便穿好了作训服离开宿舍,进了山里。夜色中的山林安逸、宁静,只有脚下被踩中的低矮的草会发出“沙沙”轻响……

    彼此勾连在一起,生着刺的荆棘使得行走很不便。

    作训服和低矮的荆棘摩擦,每走一步,风尘都能感受到小腿上那种缠缠绵绵却并不温柔的阻力,这种地方,若是不穿上作战靴和作训服,只是普通的衣裤,一路下来裤子肯定都要被划烂了。若是谁穿了短裤来这里……那真的是画面太美,不敢想象。山很陡,路很长,荆棘遍布,却也是一个好地方——这里练习走、踢,要比训练场更合适,更有效用。风尘一边走、一边踢,于险要、陡峻之地,漫步而上。

    纷飞的枯草、荆棘,洋洋洒洒,或是被他一提脚,因快速、大力而连根拔起,或是被一扫,齐根而断,所过之处,便是一条路——身前荆棘遍野,身后康庄坦途!

    一路到了山顶不远,困住人脚的荆棘已经没了。

    只剩下一些草,被风吹的紧贴在地面,裸露出一些或大或小的石头。石头的表面被风吹的光溜溜的圆润。风尘就站在了山顶的最高处,是一片十来米直径的圆顶,并不匀称,左右的山脊勾连了旁边的山,形成大大小小的峰头。置身于此,天为之近,众山为之小,犹星罗棋布,俯瞰下去,山谷之中被雾气笼罩,别有一番风味。风尘便在这里开始练习十八作,迎接朝阳,再于此无人处,试验几次电磁的应用,尝试将心中景象、一念投影出来,一直见了旭日东升,金红变成白昼,才又下山去,回到食堂吃饭。这时工程兵多已经在埋头苦干,注意他的却少,故少有人见。

    下山的路,依然走、踢,步履之间却见了轻快,不在破坏植被,而是尽量的让自己的动作轻巧、飘忽,和上山时的大刀阔斧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

    上山时是“疾风劲草”下山时却是“草上飞”,无论是“疾风劲草”还是“草上飞”都是一种极好的锻炼方式——

    一者是凌厉,一者是轻灵。

    他的身形在山野中灵活,或左或右,躲避着扑面而来的树木。前方的一处大坡显示着一抹褐色,是一株大树的树冠。风尘心思一动,便一步跨了过去,踩在了大约婴儿手臂粗的一截树枝上。

    树枝被他身上携带的冲力压的弯出一个惊人的弧度,几乎贴在了地面上。风尘则是稳稳当当的走出一步,落地……

    手在小腹上方轻摸了一下,里面却是含沙。风尘惬意的说道:“朝北海而暮苍梧……列子乘风,秉持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大略便是这般逍遥了……以前感觉武侠小说里高来高去,香帅踏月留香,很令人羡慕。现在却也可以自己做到了!这一种好,却又有几个人能够体会的到呢?”

    说罢,便又提起速度,于陡峭的山坡飞掠而下,风迎面扑来,像是刀子一样又冷又硬,但刮在风尘的脸上,却不曾留下任何的痕迹。

    山脚下,工地正在忙,风尘从背后下了山。这里虽然很陡峭,但是却距离食堂最近,风尘下山的第一步,就正好站在了食堂的屋顶上,发出“咚”的一声响。

    跟着,食堂中就传出李铁的声音:“你吓人呢?”

    风尘下了屋顶,走进门去,说:“我试试这屋顶质量好不好。”李铁指着他说:“你昨天就是这么说的,这是第几次了?食堂的屋顶迟早让你跳塌了……你下次能不能换个落地的目标?”李铁很无语——昨天早上吃饭,他就吓了一跳。虽然实际上风尘这一脚并不重,外面几乎听不到多少声音,但架不住这是彩钢房啊——就说下雨吧,雨点儿砸在彩钢屋顶上,那声音就和挂了鞭炮一样。

    屋内听起来,就是“咚”的一声。

    风尘去打了饭,在杨志、李铁二人这一桌上坐下来,说道:“这不是正好距离食堂近么?我要是从别的地方下来,还要绕远。”

    李铁吐槽:“那是不是还要给你开一个天窗?连跳下来都省了,直接从天窗进来。啧啧……”

    杨志说:“阎王这绝对是羡慕!”

    李铁:“……”

    风尘一边吃,一边说:“这些工程兵真够快的。我刚下来一看,差点儿没认出来这是咱们基地。今天看样子就能完工吧?”李铁、杨志二人笑,李铁说:“那——必须的。我都问过了,今天下午两点来钟,就完工……等着我联系一下,让陪练们都来,我的老部队,让你见识一下特种作战!”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