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二章 真意可言难悟

    正是如风尘所言,李铁是“亲身体验”知他使的力并不大,下手很轻,杨志是“亲眼所见”他的速度,旁观而言,那只是一个正常的速度,并不比李铁主动进攻的速度快多少,甚至可以说是慢了那么一丝一毫——但其中那种突然杏和莫测,却让他两次简单的动作,都化腐朽为神奇,简单中透出一种神奇。听了风尘的话,二人就不禁陷入沉思:问题?究竟是什么样的问题?看着对手、注意对手的手脚、动作有什么问题?打之前,试探一下,又有什么问题……似乎,很“理所应当”,但却又在被风尘指出后,似乎真的就有了问题!于是也不打了,李铁就那么坐在地上,一阵想。杨志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起想。但想来想去,终究是想不明白,于是就问道:“究竟是什么问题,我们还是想不通!”

    “这个……怎么说呢?”风尘沉吟,拿捏着说辞——让他们去看《龙争虎斗》里李小龙是怎么教徒弟的肯定不行:张天野能懂,甚至他的同事大部分也能懂,但对于两个粗人来说,这样的隐喻却太难懂——这不是歧视,而是事实。人和人的天赋、悟杏、秉杏都是不一样的,有所长就有所短。

    许久,风尘才是想到了一个勉强一些的说辞,问二人:“甩狙你们知道吧?”这个二人简直太知道了,于是连连点头。

    “甩狙,就是一下,一甩一枪,这个过程中有瞄准吗?”

    风尘不知道自己说的是否正确,因为从最早的CS到后来的穿越火线,他是一个都没玩儿过,也就是偶尔看人玩儿过几眼,也就知道了还有“甩狙”这种操作,简直就是变态,看到敌人,枪一甩,人就死了。关于“甩狙”的这一个问题,李铁、杨志却更清楚,李铁说:“有一个大概的瞄准过程!”

    风尘道:“说说……”

    “游戏中也好,现实中也好,甩更注重一种手感,瞄准镜中目标一闪而逝,这一甩是瞄准一下之后的预判、反应。高手几乎十拿九稳——别的不说,不是狙的话,我用手枪不用瞄准,五六个酒瓶子扔天上,全能爆了。你要真去瞄准,时间是不够的,这里面更多的是一种经验,手感……”

    “既然你能做到不瞄准,就用枪打掉五六个瓶子,为什么你就不能将同样的事情在格斗中做到呢?”风尘反问。

    见李铁、杨志不语,显然是有些不明白。风尘就讲:“在你开枪打瓶子的时候,你的目光在注意瓶子,实际上这就已经完成了一个瞄准的过程。然后你拔枪、射击,只是让身体执行、并且完成这一个过程。你的身体经过训练,已经足以完成这一个过程——这也就是你所谓的经验、手感。”略微顿了一下,给了二人几分钟的思考时间,才又继续说:“我们说回格斗上,其实也是同样的一个过程。你需要注意对手,不要分散注意去注意他的手足,不要去做不冷静的事情,不要有多余的想法。你的对手就是那些啤酒瓶子,你的格斗术就是你的枪,你的子弹,由你控制。你的枪法已经千锤百炼,你的格斗术也千锤百炼——你需要去想那么多吗?想多了就输了。你不需要考虑,就像是那个心意拳说的,若有意,若无意,有意无意是真意。你能做到,就是另一番天地。你做不到,便只能是我一招之敌。这一个道理,我也只能说这么多,听得懂,听不懂,就要看你自己了……”

    李铁默了半晌,一脸苦笑,说道:“道理是听懂了,可却不知道要怎么做到!”

    风尘无语,反问:“那你的射击是怎么做到的?”

    李铁:“……”

    “重复这一过程,不是让你重复学习射击的过程,而是重复你做到打瓶子的过程。如果你分不清楚其中的区别,那么你的格斗,就停在这里了……”风尘以自己的见识,给李铁下了定语。

    “老杨……不,判官!”李铁突然拍拍屁股,站起来。对杨志说:“你也试试手,我看一看!”

    杨志瞪了他一眼,便让他脱下护具,对风尘道:“司命,手下留情啊!”

    风尘怪笑,恶意道:“我会很温柔的……”

    随着“预备——开始”,便是如对待李铁那样,欺身上去,一把掐脖,一摔,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在《圣斗士星矢》里面有一句话,是说“同样的招数对圣斗士是没用的”,然而现实不是漫画,杨志见过一次这招式,但却愣是没反应,就被摔了。他的心中,他的动作,明明是对此有所防范、防备的——但风尘就那么大摇大摆的从大门进来,然后又……这种憋屈、荒诞而无力的感觉,简直让人想哭。

    “是不是很快!”李铁注意了风尘动作中的每一个细节,从如何斜侧出一步,到如何抓、如何顶,每一下都很简单,但结合在一起,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律!

    只是瞬息之后,结果就分。李铁采访了杨志一下,“感觉怎么样?”

    杨志表示:都还没反应,人就倒下了。

    李铁感慨了一句“神乎其技”,便问风尘:“想不想玩儿枪?今儿承蒙指教,不过我阎王就是一个锱铢必较的人,报仇不隔夜……不把场子找回来不甘心啊。我给你看一下我祸祸瓶瓶罐罐的能力!”说是要“找场子”,实际上却是对风尘指点的一种回赠——你指点了我格斗,我就指点你一下玩儿枪,风尘却也心动,道:“好啊。”

    枪——他也喜欢,就没几个男孩子小时候不喜欢的。只是通常一般都没机会接触,而到了现在,经常在网上看到买仿真枪被抓的,风尘就为新一代的小屁孩儿可怜:这玩意儿他小时玩儿了不知道多少。

    射那种小塑料珠子的,威力不算小,一下子能打碎玻璃。用车链子自己做的火柴枪,用木头自己雕的小手枪,多了去了。

    而现在,有了摸真枪的机会。而且还不止一种——仓库里各种各样的枪多的是。这种好事儿,是十个男人九个心动,还有一个心动不了的,大概就是娘炮了。李铁大笑,说道:“我就说嘛,男人哪有不喜欢枪的?判官你学着点儿,这可是堂堂正正的阳谋!也是我之前太忙疏忽了,之前就应该带你玩儿一玩儿的……忘了告诉你这个三把手,实际上你老早就有领取枪械打靶,背着满山跑的权限了……”

    “……”风尘无语,心说:“是没想起来还是故意的啊?”不过想一想之前,后脚跟打屁股蛋子的那种忙,想来也不是故意的。风尘想着:“我要早知道,肯定天天打靶玩儿个痛快……”

    说着话,风尘脱掉了护具。李铁就帮风尘拿了护具,一边走一边给风尘介绍他们用的枪械,包括了手枪、步枪两大类。

    手枪就一种,步枪的种类就多了,什么突击步枪、狙击步枪等等,又因为射程的不同分出了不同的用途。李铁介绍说:“单兵两把枪,手枪近战,然后就是一把突击步枪……狙击手的狙击步枪,那是一人一个有号儿的,金贵。这个不能给你试。”介绍着进了仓库,便让风尘取了一长一短,教给风尘怎么装备在身上,然后就带着长枪短炮出去外面,去了挨着山体挖出来的立壁前。山壁前,便是一拍标靶,李铁便取出手枪做示范,将动作教了风尘一遍,又指点如何瞄准、射击。

    风尘看的很仔细,记住了李铁演示的每一个动作要领。只是李铁的动作虽然干净利落,但却在某些关节的活动上并不合理……脑中稍微一推演,凭借着自己的经验,风尘就做出了自己认为最合适的动作。

    他拔枪,开保险,瞄准。然后开枪。

    “啪——”

    一声炸雷般的声响,位于对面的靶子被打出了一个七环。

    李铁说道:“不错,第一次就打出了七环。”

    话音才落,风尘开了第二枪——这一次枪口挑的有些高,和第一枪形成了对角,是一个八环。稍过片刻,又“啪”的一声,这一声炸裂的极快,比第一枪、第二枪的间隔要小,但却是十环,正中红心,不偏不倚。李铁惊讶道:“我去,行啊……是个十环,进步很快。再来一枪看看!”

    遂,便又是一枪十环。

    风尘静默了片刻,将手枪的保险闭合,装回枪套。和李铁、杨志说:“你们说不知道如何将打酒瓶子的过程转化入格斗中,去完成这一个过程。我现在就让你们看一下,我是如何将格斗的那一个过程,转化成为射击的过程的。刚才我开了四枪——”风尘顿了一下,指着远处的标靶,说道:“第一枪,我是在学习,体验枪的感觉,第二枪,我是在调整,看我对枪的作用、影响,第三枪,便是结果。第四枪,是验证这一个结果……那么现在,枪内还有十一颗子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