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一章 一招,还是一招

    一场为时不足一个小时的“小会”开完,最忙、最劳顿的一段,便算过去了。老李用力的扩胸,挺腰,吸一口气。因着用力,他的嘴唇紧抿,被面颊的肌肉牵引,变得很薄,又一双眼睛自然的瞪大,“嗯”的一声吸气音,又沉又厚,那模样,看着倒是像卡通版的马云。复又将一口浊气吐尽了,便觉一身轻松:“总算跑完了,也能轻松个几天功夫。”于是,便也有心思放松一下了——“走,老杨、风尘,咱们去打拳。这些日子骨头都锈了,乘着有闲,好好的拿拿龙(修理、整治的意思)。”

    杨志起身来,说:“是能闲几天,说起来,咱们还一直没见过司命的身手呢!你也别老杨了,从今日起,我们叫你阎王,你叫我判官,叫他司命……要提前适应,别介等到新兵来了,你还一口一个老杨,把我给卖了。”

    “成,那,判官、司命——咱们这就走?”李铁麻溜的改口,三人便出了宿舍,走了几步,李铁说:“司命,我这次下部队,才知道司命是什么?”

    见二人都在听,便说道:“这不管是大司命,还是少司命,那都是美女啊。尤其是那个大司命,啧啧……”

    老杨:……

    风尘听的笑,说:“你这说的是《秦时明月》吧?”

    李铁道:“对、对,好像就是这个。是什么国产的动画片儿,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他一个大老粗,又不看动画片,能记住“大司命”和“少司命”都是美女,也难为他了。记住也不过是为了揶揄一下风尘“司命”这个号儿,眼见没有效果,就放弃了。却不想风尘反将一军:“你可以去看看《百鬼夜行宴》,很老的一本书了……嗯,里面的阎王挺有趣的,清音体柔易推倒,呵……”

    李铁:“……”憋了半晌,才憋出一句:“这谁特么写的?让我知道了非拉他过来帮他锻炼锻炼身体。”

    “你一去看书不就知道了?”说实话风尘其实并没有吁么看过这本书,也就看了一个开头——但这已经足够对李铁造成暴击了。

    杨志:“……”

    仓库离宿舍也不远,说了几句话的工夫,三人就到了仓库。和管理库房的人员招呼一声,就从里面取出了两副护具——一个是防护头部的,一个是保护躯干的,至于说护腿什么的,是没有的。护住了头、躯干,就已经足以。而且在这里,拳套也是没有的,扔给了风尘一套蓝色的护具,自己拿了一套橘黄红色的,便说着出门,和风尘道:“咱们这儿不讲什么格斗、规则的限制,没有不能摔,不能用肘之类的规矩,是随便打。所以,这不是擂台较量,你也不用给我留面子,就用你最强、最快的手段,让我见识一下!”

    风尘挑一下眉,应道:“好呀!”

    走出了大概五十多米远,李铁说:“就这儿吧。”二人便开始穿护具,风尘摘了帽子,将头部的护具戴上,又穿了防御躯干的护甲。老杨做裁判:“护甲穿好了没有?穿好了,那咱们就开始了……预备——开始!”得了二人示意,老杨就喊开始。在喊完了“预备”之后,“开始”之前,风尘的姿态就认真了起来:

    他的呼吸变得更深、更绵长、韧杏,目中充斥了一种锐利,如同刀剑一般,而他的心灵也同样变得薄而锐利,亦有一种敏感……这是他即将要认真战斗时候,自然而然的,出现的一种精神状态。

    他的眼睛,就看着李铁的眼睛,一声“开始”的瞬间,却不见任何的周旋、犹豫,风尘竟是在瞬息之间,蹂身而上。

    他的足下向着左前方猛然跨出一大步,右手一张,竟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掐住了李铁的脖子,大拇指、中指正好压迫住了李铁的颈部动脉,虎口压迫咽喉,使他瞬息之间不得呼吸,小臂则在同时由横而竖,下压前顶。隔着一层防护,小臂的压迫力量传递过去,令李铁的眼前都为之一黑。风尘却又将手臂一扬、一抛,李铁整个人都离地而起,被重重的惯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大响,沉闷的如鼓。李铁被摔的七荤八素,却也因为风尘松了掐着他脖子的手,醒过来——

    但刚吸进肺叶中的一口气却被这一摔震的散开,险些岔了气。这一整套过程太快,就如一道风瞬间袭来,然后就没有了然后。

    李铁过了许久,才缓过来,回忆了一下刚才那一个“迅雷不及掩耳”的瞬间,整个人的脊背、全身都是凉的。经历了各种大战小战,算得上是身经百战,见惯了生死的阎王明确无误的想到了刚才,若是风尘真的要下杀手,会是什么样的结果:那真的是一个照面,连喊叫的机会都没有,甚至连发生了什么都来不及想,就会死掉……那一种快、那一种凌厉,光是一想,就让人感觉到绝望!

    这一下可怕在什么地方?最可怕的一点,就是风尘动作之间,竟然不存在试探,也没有试探,一上来就是一个“快”字——

    这也正是风尘的一个理念:于战斗、搏击之中,要秉持一个“快”字,这一个快不是一种盲目的快,而是冷静的快——快于对手的反应,而不是等待去防御反击。对方出招快于己方,那便做出最快的应对,对方出击慢于己方,便让他无出招之机会——这就是一场出题、选择的较量。

    出题的人天然占据优势、主场——是主考的一方。所以率先出招的一方,便是主考,而后出招的,便是应考。

    应考者要做主考者的题,并不需要去选择一个正确答案——并不是正确答案不重要,而是更快的选择更重要。

    更快的选择正确无疑是最好的,更快的选择不知道对错也是好的,因为在评判对错的过程中,你便已经是主考者,而不是应考者。这就是一种攻守之间的转换,永远占据主动,便永远占据大概率的胜利!

    再一个便是“稳”,因为只有“稳”才能做到你预定的目标,你要去抓对方的脖子,脚稳、手稳、心稳,才能恰好去抓的住!

    这就是风尘的胜机——当李铁还没做好准备,还准备试探、寻找机会的时候,风尘就已经不给他机会了。

    就这么的绝!

    李铁大口、大口的喘气,半晌才是缓过来,他问风尘:“这是什么招?”其实他倒是很想问风尘,“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的。只是之前自己就说了没有规则,也只能将这句话咽下去了。杨志却是在一旁看的明白,却也是愣了好一会儿:他了解李铁的水平,被一招放翻,也实在是出人意料——这种事在以前从未发生过,绝对是属于新闻了。杨志吧唧一下嘴,说:“也没用什么招,就是跟你那儿错身过去,然后一把掐住你脖子,然后一摔,你老人家就躺地上了。”

    这算是什么招儿?旱地拔葱还是打元宝?是二者合一的新技能?老杨说着也感觉无语无语的——

    你要是被人一通组合拳也就罢了,被这么一招撂倒了,算怎么回事儿呢?

    风尘对着李铁,张开自己的两只手,笑的灿烂:“怎么样,阎王同志?人最厉害的地方就是这一双手,可以抓可以抛。现在的主流观点都说远古的时候,人类是以采集文明为主,野兽是人类最大的威胁。工具的出现,才让人类成为了食物链顶端的存在——其实我个人的观点并非如此。人能够成为食物链的顶端,就是因为这一双手。野兽最怕的,就是这一双手,因为它随便抓起一块石头,都可以变成远程炮塔,抓起一把土,就能迷了野兽的眼睛。所以,我们一定要善于利用自己的一双手。不要去捏起拳头,而是要张开自己的手……抓、抛才是最强的,干嘛要用拳头?关节的存在是为了让我们抓握灵活,而不是让你去砸核桃的!一抓一抛,二位以为如何?”

    “再来……”李铁再次从地上爬起来,说:“这一次我不会上当了。”却是用眼睛注意着风尘的手脚,随时防备他的动作。

    杨志再喊一声“预备——开始”,话音一落,李铁就又飞了出去。

    这一次倒是李铁先出手了,奈何出的盲目,被风尘一脚蹬在肚子上,折成了虾米,一个屁股蹲坐在了地上。

    这是一下极其标准的“正蹬”,周身一起,便似张弓,以脚跟发力猛然前蹬。还有一个更加有名的称呼,叫做“斯巴达踹”,据说这一招降服过很多、很多的英雄。倒在这一招之下,似乎比刚才的那一下“好看”多了,但结果却是一样的。风尘收回腿,忽然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你的格斗谁教的?”

    李铁被问的楞一下,“怎么了?”又补充:“有问题?”

    杨志也楞,问:“怎么回事?”

    “有……而且还是不小的问题。刚才第一次的时候,擂台格斗,大家的通病,我理解,或许你可能是根这些人学的。这一次,我却发现根本就不是这样:你很不冷静,你不会用脑子,或者说,你根本就不懂得应该怎么去打。出手,快是没错,但你这一下出手,你为人很合适吗?你没有看着我,而是去注意我的手脚,这对么?如果是这样,那你永远走不出我一招,即便是我不用那么强的力量,不用那么快的速度,也一样。你走不出一招!我刚才用了多大的力量?又是多快的速度?阎王你是亲身体验,判官你是亲眼所见,可心中有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