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章 杨志的坏水

    风尘“嗯”一声,杨志就问:“为什么?”风尘练的这一走、踢,将走、跑、踢等一系列动作,都结合在一起,明眼人都能看出其对于反应、敏捷和平衡杏方面的训练有着极大的作用,而这一种方式竟没有写入到训练的大纲中去,便显得有些奇怪。他问了句“为什么”,便跟着风尘一起跑,风尘的动作却骤然一停,一连踢出了三脚——

    只是在一步的空隙,突然停顿,然后膝一顶,小腿一弹,最后脚面又一压,落回地面的时候,竟然自然而然,又变成了一个落脚的姿势。

    风尘说道:“这就是原因……”

    “这是原因?是什么?”杨志并没有看明白这一个动作中,风尘所表达的原因。他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脚步,看风尘。风尘摇摇头,说道:“太难了啊,学不会。走和踢,二者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状态,用劲发力,肌肉如何协调,都是不同的。这个就和周伯通的左右互搏一样,若是每个一心二用的本事,根本就不用想!”杨志听的发愣,问:“一心二用?左右互搏?有那么玄乎?”

    “你自己试一下不就知道了?”风尘如是说。

    “那就试试!”

    杨志便学风尘,试着在走中踢,一脚踢出,便觉失了平衡,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却是没想到这一个看起来较为简单的动作,真要去做,却这么难——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坐地上的,就感觉踢的那一下双腿打架一般,似乎扭到了一起。然后把握不住平衡,就一下子坐在地上了。

    风尘伸出手,拉了杨志一把,说道:“也没骗你吧?”杨志却疑惑不已,问:“为什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作起来就那么难?”

    风尘笑着摇头,说:“数学公式你要做成动态图也很美,你说数学简单不简单?老杨啊,怎么说你呢?”

    杨志不信邪,说:“我再试试。”

    便又试着踢了几次,要么是走的动作被打断了,要么就是踢不起来,倒是没有淤出现一屁股坐地上的情况。毕竟是拿了小心的,看着要摔倒,就放弃动作,要么用手扶一下,可却是连一次完整的走、踢的动作都做不出来。于是,老杨放弃了:“跑步跑步,这玩意儿还是你自己练吧。我刚才还以为你这是藏私呢,没想到真不是人玩儿的……”风尘听的无语,说道:“你这张嘴,是和老李用的一个夜壶吧?”这话却是拐弯抹角的损杨志嘴臭,杨志却是浑不在意,故意落后了半个身子,看风尘走踢。

    但见风尘走的自然,踢的也自然,踢的时候有快有慢,有轻灵有厚重,时而如羚羊挂角,时而又如风卷残悠,走和踢自然和谐,融为一体,走便是踢,踢便是走,那一种随意简直慕煞旁人……

    “风尘,一会儿咱们比划比划?”杨志心头一动,便涌出一个和风尘比划一下的念头,于是便问风尘意见。

    风尘笑,说道:“可以啊……”

    二人跑出了训练场,沿着崎岖的山路跑了大概五千米左右,便是折返。回程途中,杨志也有心和风尘一较高下,便进行了提速……速度越来越快,老杨的脸红的像是猪肝一样,一边拼命的大口喘气,一边偷眼看风尘。

    风尘依然是一边走,一边踢,时而三步一踢,时而是一步三踢,随意率杏,竟然是丝毫看不出疲惫来……

    “我去……我不行了。”一回到训练场,杨志就脱下帽子摔在地上,然后一屁股压扁了帽子,坐在那里喘气。

    短短的头发上面,一粒粒晶莹的汗珠挂的满满当当,簇起来像是露珠一样的颗粒。清晨金红色的阳光照下来,一粒粒都是爆满的。

    眼角的肌肉用力的夹紧,脸部的肌肉将嘴牵扯成一个大大的“口”字形,一张一收的大口喘息,“呼哧”“呼哧”的呼吸声,就像是一台老式的风箱。杨志喘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一口气,说风尘:“幸好没按照你的标准来……不然、不然等着人来了,就算是累死,也达标不了,呼哧……呼哧……你这,根本就是开挂……”

    风尘站在杨志的对面,居高临下的看他,说道:“你跑不动就跑不动,逞什么能啊的好像努努力,就能赢了一样?”

    “你这太气人了啊……”杨志无语。

    “你慢慢歇着,我先走了啊……”

    “你等等我……”

    见风尘要走,杨志连忙从地上起来,跟着风尘一起走。

    一路走进了食堂,杨志也不那么喘了。

    “等那群菜鸟来了以后,你拉他们一下怎么样?”端了早餐坐下来,杨志就出了一个坏,一边吃一边说,“到时候我和老李就说你是我们仨里面最差劲儿的,就让他们跟你比一比,就从距离这里二十里外的地方下车,然后沿途做出标记。一句话,谁要是比你慢了,就没饭吃,怎么样?”这个主意,简直损的不行,想一下也知道那群新来的菜鸟会是什么反应——拼死拼活的跑回来,饭都没有一口,迎接他们的却是森森的恶意。而这一个坏,却还没有发散完——

    “等他们回来了,咱们再仁慈的给他们一个机会。总不能真的一个人都不要吧?让他们换衣服,领装备,然后就往宿舍里投催泪弹……”

    “……”

    这一套,从还没有进门开始,就透着森森恶意的计划,简直就是连环套,套连着套,坑连着坑。

    本来就旅途劳顿,结果一来了就是一次注定没有结果的拼命狂奔二十里。然后才换装换了一半,以为可以休息了,谁知道窗外飞进来的是催泪瓦斯,等到出去了,外面包括自己在内的三个“阎王”正等着他们——没有第一时间戴上防毒面具的,丢三落四的,这些就等着挨整吧。老杨这一串的坏水儿,就是不让人安稳,绝对比电视剧来的精彩。风尘听的无语,说道:“我说老杨,你总要给他们留一个休整的时期吧?要不然我那套可起不到多大的用处,我可提醒你了啊……”

    老杨满口保证:“没事儿,这就是一个开胃菜。以后训练的时候会逐渐调整过来的。”说着话,一碗粥就哧溜了个干净。

    风尘问:“这也算是让安逸惯了的士兵明白一下战争的气氛?”

    老杨道:“也有这么个意思……”

    吃完了早餐。

    杨志就跟着风尘一起去了训练场,继续跟风尘学壁虎爬以及其他的运动技巧和动作要领,一点点的掰碎了去领悟,去记忆,去学。这一天下来,不断的进行针对杏的训练,锻炼、休息、锻炼不间断的交替,倒是让他的肌肉没有那么酸疼了……至于说是壁虎爬的效果究竟如何,单单一天,是显示不出效果来的。第二天的时候,还是这一套壁虎爬,又是爬了一天,第三天李铁就回来了——也是和杨志回来的时候一样的春风得意。回来的时间正好是上午十点来钟,风尘正带着杨志练习,一辆直升机就“坨坨”的降落下来,卷的地面腾起了一圈沙尘。

    李铁下了飞机,飞机也不停留,就飞走了。杨志从地上爬起来,说:“咱们的这个李队长啊,就爱坐飞机,每一次都是机来机往的,从少年时代起,就和飞机结下了不解之缘!”

    李铁带着墨镜,面无表情的像是终结者,朝着杨志看过去。

    风尘、杨志便走过去。问他:“回来了?”

    “是,这一次,开门红。”点点头,掩饰不住心头的那一点振奋,李铁又关心的问风尘训练计划准备的如何了——他这一回来,就意味着无常大队的运作,就要正式开始了。要如何训练,风尘的训练计划就显得很重要!

    “我回来的时候风尘就已经做得差不多了,现在就是在不断完善一些东西……不过计划我看着已经可以了。”

    “那就行,一会儿咱们三个商量一下。”

    三人便去了李铁的宿舍,分别择了地方坐下来,就之后的事情和安排开了一个小会。其一是关于一些外调来的辅助训练的人员,包括了岗哨、巡逻、搜救等的具体安排——这个会有工程兵过来构建临时建筑,日常消耗物资就不用他们操心了。第二个,就是关于这一次选拔、集训的规模——“上午我去了一趟师部,咱们这一次集训的规模定在了一千三百人,这已经算是超标了。我跟司令做了保证,不出成绩,我老李就脱了这身军装走人!但要是出了成绩,嘿嘿……”

    “我就和司令说,我老李和老杨这儿你可以不论功行赏,可人家风尘那里,堂堂一个科学家,放弃研究,来应邀搞这个,可不能亏待了……风尘,你还别不信,我老李真就这么说的,没一句虚言……”

    李铁说的生灵活现,只是话中的内容怎么听怎么感觉是在吹牛皮。

    之后,便开始了具体的训练、选拔事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