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八章 制定训练计划

    笔尖在纸上摩挲出“沙沙”的细响,流淌出一行、一行整齐、规矩的字,字不多,多是一些公式,看着极为精炼。含沙在他怀里卧,蜷成了一个毛团,阴神则出在外,倒着倚于课桌上,用双手支撑着桌子,侧头看风尘写,提供一些数据支持——这些记录,精简了过程,便只剩下最后的结论,一页纸又一页纸,足记录了七页之多!

    他写,含沙便看,至于最后一页,写到乳腺、子宫等内容时,风尘便只是留下简单的“有轻微、间歇痒痛”“乳的头部位变硬”等颇是含糊的描述。有关营、卫之气运作,激素生成等,却也是一个大概的数值,只是标记了“参考”二字。

    含沙看的笑,盈盈道:“发育的时候,都会有轻微的痒痛,变硬。你这个就不用写的这么详细了吧?”

    风尘头也不抬,将七页纸整理进文件夹,放进了抽屉当中。说道:“辣眼睛可以不看,你说人们要是看到我跟空气说话,会不会以为我是神经病?”含沙笑的不行,掩口说道:“就凭你的知觉,有脚步声来,老远就听见了;有陌生的气味靠近,也早就闻见了。你若是不想让人看见,谁又能看见?”

    风尘道:“好像也是哦。看来我这蛇精病的保密级别还挺高的。”

    含沙换了一个姿势,扶着风尘的肩膀,弯下腰,凑近了风尘的耳朵,似吹了一口气,说:“人家倒是好奇,你的知觉,究竟是什么样的……你说你看不见我,却能感觉到我,感觉到我说什么,做什么,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状态?”

    “怎么说呢?”风尘沉吟,想了一个较为形象的比喻:“就像是我看一段文字,然后从文字中,感受到描述的场景——这一种感受是主观的。但我对你的感受,却是客观的,你就是那个样子,你还舔我的脸,一副色眯眯的模样,故意用胸蹭我……”风尘说的时候,含沙就偷偷的用舌头舔风尘的脸,胸都压在了风尘的肩背上,却是被风尘脸不红,心不跳的一一陈述的出来……

    含沙直起身来,撇撇嘴,道:“不解风情。”

    风尘起身来,道:“你没听那句话吗?男女之间有没有纯友谊?有,结婚过几年,那友谊纯的杠杠的,一点儿邪念都没有。咱俩可算是‘老夫老妻’了。”

    含沙嗔道:“谁跟你老夫老妻了,信不信我咬你?”

    说话,就阴神归体。

    心思一动,风尘道:“咱们来上一个小机关!”便打开抽屉,以桌体、抽屉二者分别注意,构成了一个极为简单的小机关——如果不破开机关,直接拉开抽屉的话,就会释放出一道闪电,强度不算太大,却足以击穿空气,探出三尺左右。凡人挨上一下,只怕是要休克了的。随手布置之后,风尘便带着含沙,去食堂。一边走,还一边问含沙:“我的那个小机关怎么样?我感觉现在注意、凝点,要比之前轻松了不是一星半点儿。或许,这就是完美和不完美之间的差距!”

    含沙不理他,只是将头从他衣服的腰带向上的第二、第三个纽扣之间开了一个口子,冒出小脑袋,东张西望。

    进了食堂,炊事员和三个女军医也都在吃饭,风尘去自己盛了饭菜,也凑近了和大家伙儿坐在一起,开始风卷残悠……一边吃着,一边听几人随意闲聊,饭后就各自忙去了:其实也就是风尘一个人忙,其他人的事情并不多。

    一个上午,风尘就在训练场上不断的进行尝试,按照标准修改一些标准,一份粗略的训练大纲已经做了出来:

    从最简单的如何训练、提升耐力、爆发力,如何对呼吸法进行函授,通过有机的训练和既定的程序,让人在规定的时间内,最大程度的达成“不畏寒暑”的能力,至于如何“控制体温”这一项,则是要延后、延后再延后了。现在最主要的,是解决先期的问题,制定这样的一个标准,按照运动员的身体素质、指标进行制定,这并不容易。再到更细节的,要如何让人粗步的学会控制气,如何潜移默化,从易到难——这些都是问题,都需要细化、细化再细化!

    风尘很努力的在做,一上午的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中午吃完了饭,下午还是这一项工作,然后又是一个下午。

    晚上的时候,出神这一项已经没有了。风尘便出宿舍,直接在训练场最僻静的假楼顶上和含沙讨论,但原本那种漫长的时间,却没有了。

    倒是含沙,依旧可以用那种速度进行表达,风尘也能够感受到那种表达。但风尘的表达,却只能是正常的速度——只是短短的不足三个小时,这让二人都有些意犹未尽。近十点钟时,风尘便回了房间,开始入静,然后睡觉。

    翌日,晨起。又是十八作、走踢。做了记录之后,便去吃早餐,然后继续重复前一日的工夫。

    又一日,一辆军用越野便在山间临时的小路上一蹦一跳的开进来,车中探出一个头来,是杨志,大声道:“风尘,我老杨回来了……”能听的出,杨志的兴致不错。风尘回应的稍微迟了一些,这时候杨志已经将车开到了近前。风尘道:“老杨你来的正好,帮我看看这个计划大纲怎么样!”风尘将手边的文件夹递给了老杨。老杨问他:“这几天做出来的?”说着话,便开始翻阅。

    大纲并不厚实,还可以看到里面修改的痕迹。杨志翻的很认真,是一个字一个字的看,他问风尘:“你给我演示一下……”

    风尘道:“行。我给你一样、一样的演示。首先是关于匍匐这一大类的内容,我的匍匐方式你见过了,我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做的一个标准……士兵的身体素质能够达到什么程度我不知道,于是就用了全国范围内,运动员的平均水平做了标准!”一边讲,风尘就一边趴下去,四肢着地,躯干离地面有大概一厘米左右。以一个缓慢的动作,运动脊柱,左右扭动,同时扭动、屈伸的,还有手腕、脚腕、手臂弯和膝盖弯、肩膀和大腿根部,每一个部位要达到怎样的标准,动作要领是什么,风尘都一一讲清楚……“练习这一组动作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循序渐进,因为练习的肌肉当中,有一些是我们寻常时候并不会用到的,尤其要注意肌肉拉伤的问题。有关这一动作的匍匐速度,我就不说了,你应该看过——普通士兵肯定不会有我那么快,但相比传统的匍匐方式,应该是更快的。”

    他完整的,演示了一下练习法,杨志沉吟一番,趴下来说:“你教教我,我试一试。”看上一眼,又怎么比得上亲自试验一下来的有效?

    风尘指点道:“不要用死力——来,你左右动起来,跟着我的节奏——左右左——收,躯干不要下去,也不要高,屁股不要撅起来……来,再来一次,左、右……”风尘便带着杨志,完成了一组动作。

    然后就让杨志起来,问:“老杨,有什么感觉?”

    杨志苦笑,说:“我这一把老腰都要断了。”

    风尘道:“每天早晚各来一组,先适应一个星期,等你腰不酸了背不疼了,你就可以试一试这种匍匐的速度了。”老杨一只手放在背后揉,稍微缓了一口气,却惊喜道:“哎,你还别说,我感觉好笑比以前轻松了许多——你这起名壁虎式匍匐,怎么想的?”风尘问他:“你不觉着像一只壁虎吗?”

    杨志“嘿嘿”一笑,说道:“我感觉这个像蜘蛛,还是成精了那种。”他那眼神中的东西,风尘一眼就看出了个七七八八,摇头说道:“老杨你这思想有问题啊。咱们说正事儿呢,你怎么能往女人身上想?”

    杨志反问:“我的表情就这么明显么?”

    “你没听过‘昭然若揭’这个成语吗?都写脸上了。不过你说这个,倒是真的一人一个样……李娜她们说我这是蛤蟆功。”

    “哈哈……”

    杨志听的一阵笑。

    风尘道:“这一次很顺利?”

    杨志提高了声音,说道:“顺利……这一次咱们不是奔着尖子去的,就是按照你说的那种体质标准来的——通选了一下,然后选择杏的进行谈话。毕竟去哪儿当兵,也是个人选择,愿意来试一试的,我都给了他们机会。那些混日子的,咱们也不能强人所难!”顿了一下,神秘兮兮的说:“这次咱们这儿的人数估计要爆表,原计划是按照一百人左右的规模留的,淘汰率在三分之二左右……这次光我这一趟走下来,收到的申请就有一千份,我和老李就通了个气,琢磨着和上级打个报告,把淘汰率再提高一些。这里训练的营房也增加一些……人多了,一些尖子也容易出来不是?”

    风尘问:“你们这么随便儿,能行?”

    “行不行,看命——”

    故意一个大喘气——

    “令,说行,就行。说不行,就不行。”

    风尘:……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