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五章 且将技艺细参详

    “也许,是壁虎?”风尘的语气不确定,用了一个疑问句——这又哪儿来的“灵感”,于匍匐、尽量压低身体、尽量快的前提下,这种类似于蜥蜴、壁虎一般的爬行方式,岂非是很“自然而然”的?因为人的身体结构确定了这一点——这不是一种灵感,而是一种源自于身体结构的相似杏,导致的相似。含沙掩口,“吃吃”的笑,道:“净糊弄我……你趴下来,爬一段,熟悉一下!”

    风尘之阴神便伏于地,摊开了四肢,形似壁虎。脊柱一扭、一抽,阴神便随这一动作一扭一扭的,快速的前窜。

    含沙、射影观察、记录,一人记录数据,一人辅助分析,借用了射影、风尘同为一人之阴神的奇妙,通感通知,规范这一过程中,身体内气、奋、形、力、劲等诸多元素运行、协调之道理。于阴神状态,风尘这一窜一扭,却更快的多,一步便是手、足伸直的最大限度,达到了二米一!

    单扭一侧,一侧收、一侧放,便是二米一。

    左扭一下右扭一下。

    则是四米二——

    这样的快速、灵活,更体现在左、右的横移,变换方向上。横向移动的幅度在半米左右,变化方向,几不受惯杏的影响——超低的底盘儿,灵活的前进、后退、左右移动,转换方向,风尘似真的成了一只大蜥蜴,但灵活的却和壁虎一样,“嗖”的一下,一窜就是一大截。过了许久,将所有动作都试过了,风尘便是起来,说道:“阴神受到重力影响几无,空气也无什么影响,若是肉体的话……”将适才爬行的记录影像、数据放出,风尘便填设了重力因素,以及空气的影响,计算结果只是须臾,就出来了。风尘道:“以百米速度而言,这一爬行的过程并不会多费力,地面效应会起到一个托举的作用,抵消一部分重力。如果速度够快,这一部分重力甚至可以完全抵消,让我们的四肢变得如同船桨一般……”

    含沙亦看了数据,说:“这算什么?人体地效飞行器?”

    风尘:“……”

    射影道:“明日便亲身实践一番,咱们边实验,便找理论数据。一天功夫应该够了……”这一波大号、小号的切换,却是自然流畅。又道:“然后,就可以指定一个可行杏的动作规范了——”

    含沙笑,吟吟的颌首,说道:“是。直接把这些数据拿出来,用数学意义上的完美去要求别人,是不行的。我们应该设定一个比较宽泛的动作区间,要能够兼容个体之间的一些诧异,虽然不能说是所有人,但至少要让大部分人,都能够适应,能够做到。并且通过训练,达到一定的程度。再一个,士兵匍匐的时候,手里是有东西的,枪、炸药、手雷这些,如何携带,如何保证速度,这个我没也应该考虑。不过这一方面,我们倒是可以慢慢来,先做好这一个匍匐的动作规范,然后再制定攀爬、障碍的一些技术要领。这些是简单功夫,争取在李铁和杨志回来之前完成……”

    这一番话说的倒是极有领导的架势,风尘、射影连忙点头,异口同声,称:“那是必须的。您还有什么指示?”

    含沙道:“日常的体质训练,也要在人来之前拿出标准。这和你教张天野不一样。”

    只是一对一的针对杏教学,自然是能够灵活随意的。

    但一教多,就需要一个规范。

    射影道:“这是一个问题。不如我们就按照国内运动员的身体素质的平均水平作为依据,制定一个标准。照着这个标准,应该是合适的……这件事说来要比制定动作规范之类的容易了很多,就放在最后吧。先难后易,先苦后甜——也许这些动作,也可以成为体质训练的内容之一也说不准!”

    风尘假模假样的点头,做出沉吟的模样,说:“我觉着射影说的有道理。”

    “滚犊子……”

    含沙双手一合,“啪”的一声,就夹住了风尘的脸,将风尘的脸夹的变形,狠狠揉了几下,凶巴巴的虎着风尘的阴神,忽而又是忍俊不禁,一双漂亮的眼眸眨动一下,如剪出了一汪春水,悠悠一声叹,问他:“跟谁学的?怎么一下字这么会玩儿了?”

    风尘可怜巴巴的,看含沙:“你教的啊……”

    含沙又用力揉了一下风尘,说道:“好像也是诶。”又问他:“还没问你,昨天入静,感觉怎么样?”

    “效果杠杠的!”风尘语气夸张,却不讲细节、更不讲静中之象。含沙点点头,也默契的不问其中细节、形象——这些是她不可听的,听了便心有痕迹,入静的时候难免就会生出一些欲念、假象,产生错觉。若是错把虚幻泡影当成真实,那一身之修行,便算是废了大半。以前,风尘境界不及她,自可以讲,境界等同,也可以讲,但静功高过了之后,便不能讲了。

    以前所讲,乃是她过去的境界;现在不能讲,是她未曾达到的程度……二人整日里以阴神耳鬓厮磨,彼此的境界、修为,却都心知肚明。

    含沙理一下鬓角,说:“我也要照你的法门试一试,把一年之中,枯荣变易之机、一日之阴阳交泰之机、一国衰败、繁盛之气象变换之气,一人由极静而动之变化,结合在一起。不过,要合一国之紫气,却不容易……”

    风尘笑,安慰她说:“那便不要强求了,顺其于自然。你一个大仙儿,本就是独居的,自然无法体会那种家国情怀,便不要这一条了。”

    含沙一想,也是这么个道理——她从懵懂到明悟婴儿之道,出了阴神,成就超脱于族类,实际上都是独自一个的,哪儿来的什么国家、民族?虽然偷摸的从小学的课程一直听到了大学,水平也不差,但有一些东西,没有经历,是体会不到的。便点头说道:“你说的对,那我就试一试,将三者合一,以为我助力。若非是你,我却是不能看到这样美妙的风景……”她动情道:“得君如此,此生无憾矣。”

    风尘道:“我也是……”

    空气安静的如水,有风声鹤唳,但却犹如是属于另一个世界,风和风声,都无法动摇那一种静。

    过了许久,含沙才是打破了那种安静,说:“咱们开始电磁吧。”便主动开始调出资料,拉着风尘、射影,开始琢磨应用。

    直过了好久,至于夜里的十点钟左右,阴神才是归了身体。风尘在床上盘坐,开始入静,三尺灵台中,那一种晦,越发的暗,一内一外,近于同色,边界则像是一杯水靠近了杯壁而起的那一条界限,成了一个圆。

    静的无波无澜,静中有象,有无象,说不出形状,道不出状态。一直静了一个时辰的时间,风尘才睁开眼睛。

    然后,睡觉……

    翌日,便一身作训服,趴在训练场上,轻盈的左右扭动自己的脊柱,左、右、前、后各种作势,趴在地上,像是一只大蜥蜴的模样,却是惹得三个女军医出来看热闹,叶季芬操着川音,问风尘:“这个是在练蛤蟆功吗?和火云邪神比哪个厉害?”

    风尘继续的揉自己的脊柱、背部的肌肉,活动了一阵,才说了一句:“小叶呀,你对速度真的一无所知!”

    说话,便窜了一下,只是一下,就跑出了一个身位——足足有一米八的距离。风尘不断的窜、不断的移动,射影将各种细节记录、对比,然后风尘的动作不断的调整,一点一点的趋于完美。

    这一个过程一直持续了一上午、一下午,第二天的时候,风尘则是在楼上爬上爬下,有的时候慢,有的时候快。

    第三天……第四天……风尘便整日的在训练场上完善匍匐、攀爬、障碍等项目。

    第五天的时候,便定下来一个初稿。

    夜,温凉如水,难得的是一个没有风的天气。风尘置身于假楼的最高处的平台上,老李、老杨不在,这里便是一个极为安静的,属于风尘一个人的地方。射影于空中显示出了形态,开始接受来自于风尘的注意——这是风尘对射影的第二次注意。射影的身上,斑斑的色彩飞扬起来,像是一片一片斑驳的铁锈,被剥离下去。那注意的力量,让射影一点、一点的纯粹,变得透明,犹如琉璃!

    自从上一次,射影注意了风尘,将风尘的阴神洗练的纯粹,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修养,风尘的身体终于达到了最佳的状态,并且保持了一天一夜这样的状态,又是一个夜里,风尘才开始了这一次的注意!

    或许是风尘的纯粹,使得这一次的注意过程比之上一次轻松了不是一星半点儿。其中的差距,或许用一个形象、直观的例子来说:

    上一次是用石头制作一个石器,敲敲打打、费尽体力,却难以达到如意的效果。这一次,却是用制作好的石器去做石器……

    效果是“不可同日而语”的。那一种轻松,是从身体,到灵魂上的轻松!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