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四章 送君一别

    早餐有粥,有馒头,还有昨天遗下的骨头被加工了一下,熬出来的汤,风尘打了两份骨头汤,一碗粥,又打了八个白面大馒头。将骨头汤、粥混合在一起,原本清淡的粥,就弥出了一阵骨头油的香味,变得滑嫩。独给了含沙一份肉汤,泡了馒头,风尘便大口、大口的咀嚼起来,食物被牙齿碾碎,与适量的唾液混合,成恰当的糊状,便被吞咽下去。一口、一口,八个馒头不大的工夫,就成了他的腹中食!

    含沙吃的略慢了些,趴在碗口,用舌头拘出一个小勺子的形状,不断的往嘴里撩,发出一阵轻、细的“啪”“啪”声,风尘一边看着它吃,一边和她说话。“看到没有,这里可都是狠人——骨头都要榨出油来。”

    说着便笑,心道:“什么天津卫的狗不理,根这儿一比弱爆了。人这才是真正的狗不理,骨头扔出去,狗看都不会看一眼……”

    含沙稍停顿了一下,看他一眼,然后继续吃。

    正这会儿,老李、老杨两个人就过来了,见了风尘道:“起这么早?”风尘笑了一下,说道:“早睡早起身体好,我习惯早睡早起。”李铁说:“是个好习惯。”说完,就和老杨一起去打了早餐坐过来,一阵狼吞虎咽,等吃了一半,才说:“我们今天下午走,坐火车去南面走一走,咱们上午把标准落实一下……”

    然后,又是一阵狼吞虎咽。风尘便等了二人一会儿,待二人吃完饭后,就一起进了李铁的房间。

    三人或床、或椅子,随意的坐下来。

    便正式开始工作。

    “第一,是自入伍以来的体质报告,要求是生病少,尤其是在遭遇到恶劣天气之后,生病的情况。还有一个,就是康复的情况,康复速度快,也在这一个标准里面……这个要求我一会儿会发往各军,让各军进行初次选拔。等我和老杨分头下去的时候,这一个普查应该也就已经完成了……”

    “这一点有没有补充?”

    说了一点,李铁就问二人一见,没有补充,就进行下一条。第二条选拔标准偏于传统,是在体力、耐力上下功夫——体力好、耐力好的优先。

    第三点是军事素质……

    第四,政审!

    就这样,一共罗列出了四个大类,第四条是没有讨论的必要,前三条却要好生的说道说道,第一条全军的比例应该放在多少,选拔的范围又要包括哪些,第二点说的体力、耐力又要在以往的基础上下调多少。李铁、杨志都是明白人,也有往常的经验在,知道军队里练出来的体力好、耐力好的人,实际上身体免疫力方面或许会有一些缺陷。就拿野外生存训练来说,同样是吃野菜,有人没事,有人就吃出毛病来了。这就是身体免疫力不过关造成的——而这种人,实际上成绩往往更好。

    这一个平衡,这一个标准,风尘毫无经验,需要李铁、杨志二人去商量,去把握。军事素质方面也是一样,风尘就旁听二人说就好了。

    眼见风尘没事儿,干脆二人就让他做了记录——用电脑记录在文档里,然后通过专用的电子邮箱下达。

    电脑是军用电脑,配制不高,但结实耐用。风尘都能看出这电脑的年头来。和电视里演的那种拿着玩儿游戏的不一样:玩儿不了游戏,当然了,你要说是俄罗斯方块、扫雷、扑克纸牌这种,那就当……没说。

    风尘的录入速度奇快,和二人保持了一致。修修改改、填填补补,一篇会议的纪要就生成了,稍微修改了一下,就成了一份报告书。这一份报告书走上一遭程序,就会变成一个命令,下达全军。风尘在李铁的指点下发送了邮件,完事之后,已是近午,吃了饭后,二人就要离开。风尘和二人一起吃了饭,道:“我送你们去车站吧,也正好再回一趟研究所,昨天走的匆忙,都还没和领导交代呢!”

    李铁道:“你这是拐弯儿抹角儿的说我俩去堵门不地道吧?昨天入伙饭都吃了,你才来这个,不地道!”

    风尘无语,这究竟是谁“不地道”啊?

    下午,一辆直升机降落下来,三人便上了直升机,依然是坐在运输直升机的装载货物的空间内进了京郊,然后三人就上了那辆军用的越野车,李铁让风尘开车:“借你爽一爽,等送完我俩,别介你回去找不到门儿。”二人说是玩笑,却也不算一个玩笑——正常人找到他们的基地都很困难。但问题是风尘不是一个“正常”的人。在飞机上,二人就给风尘留下了联系方式,声称等风尘不知道怎么“归队”的时候,会给予一定量的帮助。至于该告诉风尘的一些内部的沟通方式,也都已经告知了:

    作为无常大队中的大司命风尘是拥有调动一定的直升机、装甲车等运载装备,从一个地点至于另一个地点的。

    风尘笑,说:“丢不了!你们说要是无常大队的大司命竟然找不到基地,等你们把兵招来了那还不被笑死?你们就说丢不丢人?”

    李铁、杨志一想,貌似还挺丢人的。

    风尘开车,一路顺顺当当的将二人送进了火车站,上了火车。然后便开着这辆很拉风的座驾去了研究所,将车停好,便先去了一趟所长那里,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以后的研究安排,告知了所长自己可能有一段时间要呆在军中,所里估摸着十天半个月能回来一趟,要是忙了就可能间隔更长。所长见他一身利落的迷彩,合身帅气,便拍一拍他的肩膀,说:“风尘,所里你放心,实验室那里有张天野,肯定出不来什么岔子……在实验室也好,在军中也好,都是为国做事,咱们尽心尽力,问心无愧。”

    风尘立正、敬礼,对所长说道:“是,所长!”

    所长道:“你去实验室看看吧。”

    风尘便去了实验室,敲一敲门,听的里面有人开门。一开门就见着是风尘,便惊讶道:“哎呀,主管你回来了?”风尘笑,说道:“这不走了一天,放心不下孩儿们,就回来看一眼,看一眼,俺老孙还是要走的。”风尘进去,和大家坐了一会儿,临走的时候,对张天野说了一句:“多听一听红歌,对你有好处。”

    张天野有些懵,傻愣愣的问了一句:“什么好处?”

    “日出东方!”

    风尘上了军用越野的驾驶位,砰的一下将张天野关在了外面。只是留下来“日出东方”四个字,权且算是一个答案。

    然后越野车就发动起来,离开了这里。再回到京郊的军用机场,联络了一架直升机,这一次是一架小型的直升机,他就坐在了前舱,可以看到下面缓缓掠过的,起伏险峻的山峦,山上青色的、黄色的植被背看了一个通透——过了一阵子的工夫,就从空中俯瞰到了基地,飞机落下来,风尘道了声“麻烦”就下了飞机。直升机在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之后,就“坨坨”的卷着一阵风,飞走了。

    正式日头西垂,火烧云漫了半个天空的时候。此时的西天也给人一种宁静,但这一种静却正好和早晨的相反:

    有一种暮气,有一种凉。那是一种“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萧瑟。当夕阳落去之后便是夜色。

    夜是安静的,也本应该是安静的。天地之交变,阳已经转老而生少阴,一丝丝的凉意逐渐变成了冷,山风肆意呼啸,可以听见山体夹出的那种尖锐的声响。山风吹过山和山之间的间隔,掠过山上的树木的缝隙,便如同在吹箫一样,呜呜咽咽的充满了一种秋日的悲凉……今天的风一下子比昨天的大,大的多。至少昨天是听不见这样的呜咽的,比之而言,昨日的风,却是小家碧玉。

    今天的风,却是古龙笔下的风四娘,是一个风风火火的杏子,是一个人人看了都会头疼的女妖怪……

    就在这样的夜色里,这样的狂风中。风尘、含沙、射影便以阴神置于训练场上,风来风去,对于阴神而言,却若有若无,只是如同清风拂面。和肉体相比,这是两种截然不同,却又有着共杏的感受。

    有关十八作的复盘、研究已经完成。三人便开始了关于军事技巧方面的探讨——这个工作是昨天晚上就已经开始的。三人极尽所能的,从网络资源中找到了大量的相关内容,进行分析、解析。主要便是分析风尘那个如同蜥蜴一般四脚爬的动作!昨天在复盘这一个动作的时候,就发现了其中的许多问题——这是一种优于匍匐动作的运动方式,体现在速度快、便想灵活、重心低等方面。

    只是因为第一次,所以动作中,有许多的不如意。而这一个动作,在研究过程中更被三人发觉可以刺激脊髓、锻炼脊柱,使脊柱更加的灵活。

    这无疑算是意外之喜。

    含沙问风尘:“你这一个灵感是怎么来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