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二章 篝火晚宴

    山鸡、野兔、蛇、鼠零零碎碎的,挂在李铁、杨志的身上,一边走一边摇摇晃晃,伴着李铁那破锣嗓子嚎的“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一锅炖不下,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大,需要两个烧烤架,一个密制一个微辣,再邀三两损友,全都吃的下,不浪费,促消化,长身体,顶呱呱”一路下山——这本是网络上一个笑话段子,后半句应是“来瓶雪花我们勇闯天涯”,却是被李铁改了,显得别有一番风味。

    比及丰获满满,身上挂满零件的二人,风尘却是空空如也:不仅仅是空,也干净,看起来毫不像是从山林中走了一遭出来的。

    衣服上、身上不见丝毫的痕迹,只有鞋底上一些零星的腐殖质。

    进了训练场,李铁就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风尘,你去把咱们的医生叫过来,老杨你去仓库把库房的俩人叫来,我去叫食堂的……”说完,还对风尘挤眉弄眼了一下——他说的这些人里,就只有三名军医是女杏,算是基地中的唯一一抹红色了,剩下的厨房里五个人,库房两个人,都是大老爷们儿。现在整个山谷中,算上李铁、杨志和风尘在内,一共就只有十三个人。让他去叫军医,显然也是李铁送他的“小福利”,风尘哭笑不得,应道:“行,那咱们分头行动。”

    三人便岔开了,分三路并进,李铁去食堂,杨志去仓库,风尘则是去了医务室——他还没去过医务室,只是听李铁、杨志介绍过,说是有三个标志的女军医。到了“医务室”的牌子前,风尘敲了一下门。里面一声“进来”显得有些清冷。风尘推门进去,就看到了医务室的三个人:

    穿着军装,军装外面是白色的大褂,标配一般的听诊器就挂在脖子上,三个姑娘都是一头齐耳短发,不施粉黛,只是清秀了一些。

    三人正呈一个三角,一人坐着一个小马扎……斗地主。

    风尘进来,三人就看向风尘。

    眼神中有些惊疑……一女扔下手里的牌,迅速的一搅合,来了个死无对证,问风尘:“莫非,你就是风尘?被特意请来的?”风尘笑的和煦,微微颌首道:“如假包换,不过等队员到了之后,你们就要称呼我为‘司命’了。还不知道你们怎么称呼?”风尘问了一句,目光便在三人身上盈盈的一扫。被他这么一看,三人不禁脸红,忙介绍了一下自己。其中医务室的小队长也姓李,名字叫李娜,祖籍是四川的;另外二个队员,一人叫叶季芬,也是四川人,一个叫龚小云,是内蒙人。介绍完,就是一阵默,气氛也变得有些古怪。风尘打破了这种古怪的气氛,说道:“行,李娜、叶季芬、龚小云,刚才我跟老李和老杨进了趟山,弄了不少的好东西,一起去烧烤吧!”

    龚小云道:“他们一回来,我们就有口福了。”

    李娜说:“老李和老杨啊,那是高兴了打猎,不高兴了也打猎,这山里的活物就没一个不想着让俩人消停消停的,都快没活头了。厨房里那个大嘴说,咱们的肉都要放馊了,再不吃都要浪费……”

    龚小云又问风尘:“风尘,听说你以前是大学教授?”

    “确切的说不是教授,但大家都习惯这么称呼……这就和那些知名的演员大家都捧场叫‘老师’一样,化妆、理发的都成老师了,我这一个教授也算是‘名副实归’的,虽然不教课,却也带研究员,传道搜业。”风尘稍微的解释了一下,道:“我看你们也没事儿,咱们这就走吧。”

    “等下,我把大褂儿脱一下!”三人便脱了身上的白大褂——出去烟熏火燎的吃烧烤,穿着白大褂,那就太傻了。

    白的又不好洗。

    脱了白大褂,三人便随风尘出去,就见训练场的一块空地上六个人已经开始搭烧烤的架子,除了猎物之外,还有一头整羊。操持的是在食堂里有一面之缘的大师傅,也是五个人的食堂的领导者,风尘在人群中寻摸了一眼,也看到一个嘴唇比较厚的年轻人,想着这个应该就是“大嘴”了吧?老李一抬头,正好看见过来的四人,便招呼一声:“都快点儿,快点儿过来,跑两步……我们这都要开始了!”

    三个军医不鸟他,就那么慢悠悠的走过去,风尘随着一起过去,然后“篝火晚宴”就正式的开始了——

    单独的一团篝火烤羊,另外的一团篝火烤野味。

    烤羊的架子一米高,由粗大的树枝支起两个三角,中间将羊穿了,陈在上面,不时的转动。

    烤野味的则是一拍一拍巴掌粗大的木头,被劈成两半,平铺成了一列,形成一个一尺宽一米来长的三角形,火就在噼噼啪啪的烧,肉就在上面烤。只是须臾的功夫,一股香味就开始弥漫了起来,滋滋的油花落散进火里,一股并不呛人的焦糊味就弥漫开来,结合着调料,便勾起了人的那种极为原始的食欲——

    或许是因为人类最初的时候,接触到的第一口熟食就是烧烤出来的,那一种“美味”已经根植于灵魂之中。所以大部分人都是无法抵挡烧烤的香味的……风尘口中的唾液也分泌的多出来那么一丢丢。

    蛇是烤的最快的——细长的身体让它最容易被温度侵蚀,内外都熟透了。利落的匕首将蛇肉切成了小段,大家一起分食。

    三个军医里面就龚小云不敢吃蛇肉,四川的两个姑娘却是来者不拒。食堂里也有三个人不敢吃的,库房的两个人无欲无求,蛇肉兔肉都可以下口。龚小云和三个不敢吃的男人看他们大快朵颐,眼中尽是“这都吃,也不害怕”的表情。

    风尘是没吃过蛇肉的,但却并不介意去吃。也实在看不出这令人极有食欲的肉段有什么吓人的地方:

    嗯,活的蛇也不吓人。

    成为真人之前,风尘唯一害怕的就是所有的昆虫以及八条腿如蜘蛛之类的;成为真人之后,这些昆虫,也顶多就是让风尘膈应,却再不会有“怕”这一回事了。所以,蛇风尘吃的是毫无心理负担的——

    吃着味道还很不错,明显能吃出老李、老杨这些人都是老饕,山里的东西也不知道祸害了多少。

    于是,龚小云和另外的四个人就只能等着兔子、野鸡这些了。

    至于那肥大的老鼠,品尝的人就更少了——这个龚小云倒是敢吃,风尘小时候就自己抓过田鼠,也不怕这玩意儿。但除了老李、老杨这两个杂食动物之外,其他人是对此敬而远之的。那表情简直和刚才龚小云四个人看大家伙儿的眼神一模一样——只是这一次,这种眼神变的多了很多、很多。一共就十三个人,却只有四个人吃,九个人看。等到轮到了烤羊登场,在场的人里,几个女的已经吃饱了。

    篝火在“噼啪”的烧着,烤肉落下的油脂落进火里,散发出一阵焦糊的味道。整只羊已经变得外皮金黄,撒上了孜然、辣椒、盐巴,一刀下去一大块,吃的叫一个爽——

    龚小云说她一个内蒙人,来基地之前都没见过烤全羊的。

    老李说:“一看你就是个假的内蒙人。”

    老杨褒贬道:“对,你说的对。真正的内蒙人都活在人们的想象中,每天都是烤全羊手把肉,住着蒙古包喝奶茶,能歌善舞……”

    老李反贬:“你也是个假货,你会说蒙语吗?除了户口外,你哪儿算蒙古的?”

    老杨:“……”

    风尘道:“原来你和龚小云都是内蒙的?”

    杨志答道:“对,说起来咱们也都不远,咱们仨应该算老乡了。风尘,你会不会蒙语?”风尘“呃”了一声,说道:“跟村里的一个老爷子学过几句,应该算是会说吧。另外俄语什么的差不多也可以……”

    四老汉精通俄语、蒙语、日语、英语、韩语、阿拉伯语六国外语。风尘只是跟着学过一段时间,也就几个月,却也算得上是粗通——

    日常的交流,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

    “你是咱们的大司命,也给咱们来一个才艺,亮亮相!”杨志起哄,自然就有人架秧子,三个女军医更是分外的期待:

    网上说“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这句话虽然不是全对,但至少对了一半。风尘那几乎近了完美的肌肤、容貌,便自然得了这对了的“一半”,是先天就能加分的。更何况身上那种独属于先天真人,纯净如同婴儿一般的气质?风尘点头,道:“行,那我就唱首歌。你们也别觉着土,这歌儿我是真的挺喜欢的……”

    风尘从地上站起来,拍拍屁股,便深吸一口气,吐气开声。一首歌,源于喜欢故而可以发乎于自然。

    “向前、向前、向前……”

    三个“向前”一个比一个雄浑,就如同滚石一般碾压而来,诸人一听,就听出这首歌是《解放军进行曲》,便听着风尘唱:“我们的队伍像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其中那种大气磅礴、如同江河滚滚,旭日东升的气势,竟然比大合唱还要雄厚,还要动人。一个人,竟然就唱出了千军万马!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