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一章 显艺

    这一趟障碍限于场地,走了一个不规则的S形,单程五百米,折返一千米,比之常见的四百米障碍足多了一倍再加一半——这一个项目,是最为士兵们“深恶痛绝”的,有着宁跑五千不跑四百的说法。风尘说:“这个我也没试过,老李、老杨,你们谁给我示范一下?我看一下,再琢磨一下方案……”

    “那……不行!”老李把一个“那”字拖的老长,然后断然一个“不行”,一副“我已经看破了你的阴谋”的可恶嘴脸:“你就别找借口了,想让我们垫脚,门儿都没有……老杨你说呢?”

    老杨直接说道:“我俩上楼等你,准备好了示意一下,我们给你掐表。”

    俩人说完就走,近了假楼之后,李铁突然喊了一声“跑”,俩人就不分先后的助跑,然后挂了安全绳,通过窗户,向上攀爬。

    上一层楼,再一层楼,互不相让的齐头并进。

    终到了第七层。

    李铁借力上跃,杨志却稍慢了一只手,也翻上楼去。风尘便看着二人上楼,心中愚叹二人的“技艺娴熟”——他们的速度太快了,上一层楼,也就一秒钟多一点的时间,一直到上了第四层,速度才稍微“慢”了那么一丢丢……就是这一丢丢,便能看出李铁的体能要比杨志好了那么微不足道的一点点:很不起眼的一点点,但若是在实战中,这一点点很可能就会决定“生”或者“死”。

    任何的一丢丢、不起眼的一点点,都是在和死神竞赛。所以,任何的一丢丢,哪怕是0.01秒,也都至关重要!

    二人冲风尘一挥手,姿态潇洒。

    风尘收回目光,便开始琢磨着应该如何“通过”这些障碍——常规的通过方式、动作风尘是知道的,他琢磨的,自不是这种“常规”,而是一种最快的、最极限的方式。这其中独木桥、吊索、浮桥、绳网一类,风尘只是看了一遍,就有了预案。在匍匐的一段,风尘则是看了许久,然后整个人便趴下来——他的四肢犹如蜥蜴一般张开,支撑身体,躯干、大腿和上臂并没有接触地面,和地面形成了一个一厘米左右的间隔,呈平行状。只有手心、脚心支撑地面,也不往前走,就是脊柱扭动,左手、左脚只是差了三十公分左右的距离,右手右脚却差了近一米八左右的距离。然后,脊柱朝着另一个方向一扭动,右手、右脚缩,左手向前伸出,左脚一蹬,便正好是一个相反的过程。

    像是一只已经老了的、蹒跚的蜥蜴,风尘的动作极其缓慢,缓慢的让李铁、杨志以为自己在看慢动作……

    脊柱扭动着S,但行动却是一条直线。缓慢的扭了几次之后,风尘就从地上起来,然后又去了地道那里,钻下去,又从另一头出来。再然后,风尘就回到了起点的位置,对二人做出了一个手势:“可以了。”

    楼顶上,李铁便取出了秒表,喊了一声“预备”,再喊一声“开始”,与此同时,按下秒表,风尘也在同时动了。

    风尘瞬间吸气、启动,周身因聚气而成了赤黑之色,一股热意弥漫。风尘裸露在外的脸是赤黑的,唯有瞳孔周围的眼白依稀。

    他这一动,就如霹雳弦惊,箭矢飞空。一根平衡木他只是开头踩了一脚,下一脚就已经落在了平地上,用以翻阅的高低障碍,直接被他踩踏、奔跑过去。地面上的深沟为对他产生任何的影响。至于匍匐地段,他一个前跃、趴下,便一下子窜进了铁丝网下,如同一抹绿色的闪电——然后下一刻,他就变成了一只大壁虎。只是脊柱一扭,嗖的一下,不足两秒,就过了这十五米,地道中的情形看不清楚,但李铁、二人通过秒表上的数字可以知道,那是一个远快于一般特种士兵的数据!

    过浮桥,滑吊索,最慢的一项就是绳网。但看起来也是行悠流水,如同一只大壁虎一样攀爬而过。

    绕桩更是贴桩绕过,如游龙一般……

    一折一反,便开始蹬楼。

    接着高速前冲的惯杏,转换力的方向,风尘扶摇而上,手抓脚踩,借力的动作轻松自然,假楼那明显的窗台、凸起和凹陷让借力变得分外轻松,至于最后一层,他整个人都是腾空起来的,和李铁、杨志二人来了一个面对面。朝前走了一步,就上了七楼最高的位置——他没有打安全绳,一是因为不会,二是因为他不认为这会有危险。上不去了可以抓住,也可以骑在某一层,却不会掉下去。

    “好……”李铁下意识的一捏秒表,停了表,杨志问:“多少?老李?”李铁把秒表扔给杨志,让杨志看。

    杨志接过表一看,整个人的表情都是斯巴达的。在秒表的电子屏上,赫然写着2′57″33!

    杨志结巴道:“两、两分五十七秒三三……这!”

    这简直不可思议——这就相当于是用跑百米的速度,跑完了一千米的障碍,爬上了楼。加上七层楼差不多接近二十米的高度,这……如果不是障碍拖后腿,那风尘的速度能够达到什么样的程度?他想着,再看风尘,就看到了风尘渐渐褪去铁色的脸,赤黑的颜色逐渐的去了,又恢复到那种白皙、自然。

    李铁道:“我特么也楞的一逼。”李铁呼出一口气,看着风尘,简直视如珍宝。声音中都透了一些小心,问:“告诉我,我老李没做梦!”

    风尘耸肩,说道:“咱们没那么熟,老杨你告诉他吧!”

    杨志抬手就给了李铁一巴掌,问:“真的假的?”

    “啪——”

    那一声,脆极了。

    老李捂着脸,道:“老子牙都要掉了。真疼,这特么是真的!”然后就乘着杨志不防备,送了他一个窝心脚,说道:“一报还一报,扯平了。下死手!”杨志从地上爬起来,说道:“这速度比常人百米跑都要快……这是要吊打小盆友的节奏啊!”李铁咧嘴笑,说:“那是,爸爸打儿子,还不是随便打?以后咱是要牛逼了,不愿意叫爸爸的,全给他丫干挺了。”笑声中,透着一股子夜枭的渗人味儿。

    风尘道:“刚才的速度,应该还不是我最极限的速度。如果对这些障碍更加熟悉一些的话,还会更快。”

    李铁道:“再快还让不让人活了?大司命同志,要给人留一条活路。对了……”他神秘兮兮的,“给我们哥俩透个底!普通士兵,可以调教到什么速度?”

    风尘回答的干脆:“不知道。”

    李铁、杨志二人郁闷。不过,他们却还记挂着另一个问题想要问,那也就是在直升机上面被杨志打断,没有说的内容。此时此地,四下旷野无人,却是一个说话的好地方,二人问起,风尘便给二人讲:“有关于一些闹鬼之类的民间传闻,你们知道多少?”李铁说:“听过,没见过,不过咱们训练一直在深山老林,要么就是沙漠戈壁,一些古怪倒是见过的。老杨就在一次训练中见过鬼火……”

    “嗯,我之前想说的,其实就是这个。人和动物实际上都是有一样能力的,是可以让自己的阴神出窍的。”

    “出阴神的动物,我们一般称之为大仙爷,或者是保家仙等等,各地风俗不一样,称呼的习惯也不一样。而人出阴神,一般多是修行有成的人,也有一些人是天赋异禀的。我也不和你们说阴神是什么,你们就只需要知道——阴神这东西,是可以勾连现实中的网络,劫持互联网以及各种信号波,并且模拟假信号的。并且,这是一种任何的黑客都无法企及的,也无法对抗的……你们可以想想看,在战争中,如果敌方的网络系统被这样一群人把持,那会是一种怎样的结果?”

    不寒而栗——二人顺着风尘的话,往下想,脊背都感觉到一阵发凉。并且一下子想到了什么,纷纷看风尘,“你是说。”

    风尘道:“暗送无常,无形无质,这才是真正的鬼……在战场的侦查上,以阴神走一遭,敌人什么样的布置能隐藏下去?”

    杨志用力在水泥地面上拍了一下手,说道:“暗送无常,无形无质。这不正是咱们无常大队的风格?”

    李铁说道:“走,咱们下楼。这山里野味不少,咱们打一些开开胃。”

    下了楼,含沙便已经在楼梯口等着风尘了。

    纵身一跃上了风尘的肩膀。

    李铁、杨志便去拿了家伙事儿,领着风尘进了山里面。二人对于周围的地形非常熟悉,指了一些装了摄像头的树木给风尘,又各种陷阱之类的,也一一指点了出来。杨志说:“这一片大山才是咱们真正的基地,以后的山地训练,基本上就在这里了。至于一些特殊地貌气候的训练,则会借用其他特战队的训练场。”说着话的工夫,李铁就射出了一只弩箭,然后一只兔子就到手了,然后又是一只野鸡,一条已经动作不怎么灵便的蛇也被这厮从洞里揪出来,啧啧有声。

    “这运气不错!”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