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章 换装

    男、女作战靴的区别,几乎就是“没区别”——只是女作战靴的码要小一些,再一个便是鞋稍窄了一点,索杏的是风尘的脚不是“粗短”,好几双39的垫上了鞋垫踩一踩,试一试,脚趾有一定的活动空间、不憋屈,又不晃荡,他也不怕麻烦,试出了合脚的靴子,就装回鞋盒,一票带走——手套也同样选了女款,李铁、杨志已经无力吐槽了。

    选好了物质,二人便帮了把手,带着大堆、大堆的东西,一起去了宿舍。宿舍里一张单人的铁管床,一张两个抽屉的课桌,刷了一层新油漆,黄的发亮。放下行李,铺床、衣物归了储物柜,便算简单收拾了。

    李铁道:“我俩就在隔壁,先去躺一会儿,一会儿咱们出去练练!”

    留了风尘一个人,二人便走……

    关上了门,风尘走到床边坐下来,含沙从帽子里出来,跳到床上,很是搞怪的人立起来,学着人走正步,仰着头,一派臭屁。风尘忍俊不禁,说道:“你这得意什么?”含沙来回走了两趟,伸爪给风尘敬礼,然后便四仰八叉的坐在床上,一双爪子在床上捶,摆出了一副要笑死人的模样。风尘无语,道:“你笑就笑吧,手脚长得小,这不怪我。”说着,心头却想起一篇上学时候汪曾祺的短片小说《陈小手》来——虽然只是语文考试的阅读理解上出现过一次,但许多的文字都模糊了,课文也不记得有什么,但这个故事却记忆犹新——

    尤其是这一刻。

    妇科圣手陈小手,啧啧。他想着,便摇摇头,这一篇文章里“陈小手”的悲哀不在于手小,也不在于技术精湛,更不是杏别——而这一切结合在一起,便是一种悲哀!

    只是动了一念,他便静下来。一抄手抱起含沙,便脱掉了鞋子合身在床上躺下来,闭上眼睛,须臾便睡去。含沙黑豆一般的眼睛盯了他几下,便在他的胸口一趴,懒散的感受着风尘那种有力却若有若无的脉搏……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约是过了一个小时左右,风尘便睁开了眼睛,与含沙说:“午睡最忌长久,只是睡一会儿刚刚好。若是太短,会歇不过来,若是太长,又会头胀头闷。”一手自头顶顺着发丝梳过,又沿着马尾顺到了末端,风尘摇头晃脑,拖着声音,道:“此中玄妙,存乎一心,不足与外人道也!”

    “切~”含沙发出一声拟音,送给风尘一个小眼神儿,让他自己体会。风尘从床上起来,问含沙:“换哪件好?”

    含沙轻盈的脱出了阴神,幻出一身军绿,样式却是一身连体的紧身衣,头上戴了一顶小船帽,很是凑趣。

    含沙道:“现在的时节,你看外面的叶子都黄了,就选那身冬季的挺合适。”含沙也不多做考虑,便给风尘做出了选择。射影未显形态,只是散开,其觉内、外同作,声亦内外同作,在含沙听来,竟是同在前、后、上、下、左、右,于任何处同来:“有你真好,却是不用我纠结穿什么了……选择困难症诶。”

    含沙的阴神一动,说:“这个好玩儿。”言无不尽之意,却是感觉阴神做散的状态,声音这般极有趣。遂,便也散了形体——

    这却也是她头次散开形体,阴神便散成了气一般,笼罩了大片的地域。那一种妙觉,只感觉范围内之一切,皆是通透的,自然而然有一种内、外同触同觉,了然一切的玄妙。含沙体味了一下,才道:“原来这种状态,竟然这般美妙……风尘,要不是你收了射影,大胆一试,我都不敢将阴神散了!”

    “我也是有了两个才敢——未知,或许并不危险。但每个人的生命却只有一次,所以对于未知,我们总有应该的郑重和谨慎!”

    二人的阴神散了,却又在一起,彼此就如同两团云雾彼此交融在一起,你的声音,我的感触,都是像由自身而出。

    但彼此之间,却又泾渭分明!

    妙,不可言。

    含沙的声音中透着一股子慵懒:“是呢,哪里能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之后,话音就变得有些古怪,问风尘:“如此这般,如水交融——咱们这是不是‘巫山云雨’‘神交已久’了?”语意中,充满了一种暧昧、风情。射影和她交融在一起,其中细微的情绪,竟然体味的比聚出形时更加细腻、直观——只是因此,也更加的缺少了一些调理,变得有些“无尽细”,不及聚之后,那种透彻,太杂冗了一些。射影亦回了一念,只是一念,却不是声音,声音只是念的一种具象,是可以有,也可以没有的——二人用言语交谈,更多的是一种习惯。但这不代表念,就不能交流。所以,才有阴神状态,言无不尽的说法,本质而言,念才是交流的方式,言语只是一种幻象、表现。射影告诉她:“道侣不就应该如此?等你化形之后,还要给我洗衣、做饭,操持家务。”

    含沙问他:“那你呢?”

    “我负责躺懒、看电视、玩儿游戏、吃饭,欺负你……”

    射影说了一句玩笑话……

    风尘则开始换衣服,他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个精光,只剩下一条内裤。一身白皙、细嫩的白肉散出一种莹润,白里透红,那种红淡淡的,像是一层浅薄的烟霞。他的躯干、四肢上的肌肉丝毫不显,线条极为柔和,曲线亦趋于中——即非男相,也非女相,马阴藏相已半成,喉头渐隐,不细看都不能觉,锁骨出,胸线柔,腿部笔直,线条欣长、玲珑,虽看似瘦却偏生矛盾的丰腴,含沙笑这是“集环肥燕瘦于一身,四大美人已得其二”。风尘便穿上了配发的贴身的背心,又穿了长袖的内衣,再穿上一条贴身的秋裤(贴身的衣物,尽数都是棉质品,穿着很舒服)。

    然后便是冬季作训的迷彩,衣、裤一穿,再穿了袜子,靴子,将裤脚塞进靴子里,系紧鞋带,扎了腰带,风尘问含沙:“看着怎么样?”

    “嗯,挺好的——”含沙坏坏的说,“就是怎么看都是兵妹妹,不是兵哥哥诶。新兵来了肯定会误会的!”

    “那不挺好?以后他们有了是非,也找不到我头上!”射影如是说。

    “你把头发盘起来,不然帽子没法戴!”

    射影提醒一句。

    “是。”

    风尘便散开了马尾,将头发盘成了一个扁圆的发髻,再用橡皮筋扎紧。然后取出了军帽在头上一扣,问:“这次感觉怎么样?”

    含沙便又让他戴上了皮手套,给自己敬礼。提醒完之后,就忙回了身体,风尘给她立正、敬礼,她就立起来,也给风尘来了一下,颇有一种部队首长检阅的既视感。正过了不多时,李铁就敲门,从窗户外瞅了一眼,大嗓门儿道:“哟,这是干嘛呢?”风尘开门让他进来,李铁摩挲手掌:“哎呀哎呀,我这一中午都没睡好,风尘,走呗,亮亮相!”

    风尘笑,说道:“行啊,含沙!”

    含沙便跳到了风尘的肩头。

    出了门,李铁“啧啧”一声,说:“要不说衣服穿着也看人,你这一身穿起来,就比我们穿着精神、好看……”这是一句实话,而李铁内心的想法是:这他妈也太好看了一点儿。李铁说着话,就去了隔壁,“咣咣咣”砸门,把里面睡觉的杨志暴力唤醒,杨志闭着眼睛就知道干这事儿的是谁……

    “李狗子你***还让不让人好好睡了?”大吼了一声,快速收拾一下,就开了门,见着风尘、李铁,便道:“风尘也在?”

    然后就问:“这个哈士奇也把你折腾醒来了?真他妈不是东西,拆家没输过,打架没赢过的孙子!”

    风尘笑,说道:“我之前就起来了。”

    “哟呵,叫你起你还不乐意了?”李铁损了一句,杨志道:“什么时候小鬼们就位了,我也就解脱了,你***祸害他们去!”

    李铁“嘿”的拖长了声音,提着调门儿:“我还就不惯着你的臭毛病,到时候老子每天给你吹紧急集合,你想睡安稳觉,没门儿!风尘,我跟你说,这位杨志同志,就是属驴的,牵着不走,打着倒退,抽空就偷懒。作为同事,作为未来的铁三角,咱们一定要相互帮助,纠正纠正他的坏毛病。”

    风尘忍着笑,看杨志踢了李铁一脚,李铁揉着屁股蛋子又骂了一句。二人这一打一闹,只是几步功夫,就来到了一片铁丝网跟前……

    李铁不跟杨志闹,给风尘介绍:“这个见过吧?一共十五米,要匍匐过去。”然后又介绍了下一处,一堆用轮胎做出来的障碍——有的是需要绕行,有的是需要翻越,有一处地道,还有各种坑、沟,独木桥、浮桥,一直介绍到了最后一处,也就是回到起点位置的对面——假楼跟前。李铁说:“这么来一趟,最后到楼顶,我和老杨在那儿等你!就是一趟线,全程距离一公里左右,加上爬楼,行不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