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九章 聚气、敛气法,但求心无愧

    杨志打断道:“这个咱们回去说!”便转移了话题,道:“一会儿先办了风尘的事,吃个饭休息下,咱们再商量着怎么分头行动——咱们那儿,除了信号不太好,交通不便利,可以算得上是山清水秀,一派原始的自然风光。等下午时候,我俩领你去转一转,看一看,熟悉一下咱们的基地,你整理一下训练计划,我和老李就去各个部队转一转,给搜刮一些苗子上来……”

    风尘“嗯”了一声,点头说道:“这些由你们安排。训练大纲和计划,总需要在人来之前都做出来。”

    杨志道:“是这么个意思。”

    李铁道:“尽心整!也许咱们还能赶上明年春季的大练兵,到时候演习上好好教教那群龙虎豹,不把他们收拾成广州名菜‘龙虎斗’,我老李的‘李’字倒着写。”李铁“嘿嘿”恶笑一声,语气中充满了恶意……有压低了声音:“就这群小猫小狗的,舍不得人,一个都不放,我***的!风尘,这除了玩儿枪、打炮,剩下的基础体能训练、攀爬、滑降这些,可都交给你了。到时候给你请功!”有力而温热的大手,便在风尘的肩膀上一按,李铁的心中显然憋着一口气,却又充满了信心:

    既是一种压力,也是一种动力,是一种永不言败的信念!

    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没有完成不了的任务!

    风尘听的一笑,用力说道:“一定把他们炖一锅龙虎斗,让他们后悔惹了阎王!到时候就拿他们下个帖子练练手。”

    这长志气的话,李铁、杨志却都爱听:他们不需要打击,这段日子的打击已经够了。去了哪个部队,哪个部队的人都没个好脸色,简直了……风尘忽而问了二人一个奇怪的问题:“你们说,要是人的体温在夜里的时候,体表温度和周围的环境保持一致,或者是差异极小,会怎么样?”着却是他突然而来的一个想法,李铁、杨志二人听的也是大眼瞪小眼,二人对视了一眼,李铁忽而站起来,转过身就开了一个箱子,从里面取出一个单兵夜视仪出来,罩到了自己的一只眼上,朝风尘看:“你能做到?”风尘实话实说:“没试过,不过感觉应该可行……”

    聚气,使肢体作色,几为赤铁之色风尘做过。但与之相反的,将位于体表、躯干的气大部分减少、收敛于脏腑,这一个他却并未做过——但一聚一敛,同出一理,风尘想着:这或许是可行的!

    位于四肢的气收敛入脏腑,躯干的气也极大程度的收敛,巡行于躯干、四肢的气只是保持了一个稀薄的,可以维持的程度,几乎接近了极限。

    风尘感受到了冷——四肢百骸如坠冰窖;但同时也感受到了一种热——五脏六腑,脊柱脑髓,却如炉火,炙热、炽烈。

    冰冷、炽热,同出于一身。

    李铁脸上闪过惊愕,突然“草”了一声,一把将夜视仪拿下来,激动的压低了声音:“老杨,咱们这次是真的得到宝贝了……你看看!”

    杨志也看了一下,也是一声“草”——他喃喃自语:“这不是说一到了晚上敌人就全部都变成了瞎子!”

    当一群明眼人和一群瞎子玩儿捉迷藏的时候,那会是一种多么令人绝望的场景?就单凭风尘这一手,只要将兵训练出来,那一个一个的,就是名副其实的小鬼。在夜色中,敌军无知无觉,观察不到,然后莫名其妙的就会被干掉!杨志道:“这还要什么技术?随便一个侦察兵,学了这一手,也他妈无敌了!”

    “可以?”风尘见着二人的表现,就心中有数。

    杨志道:“太可以了!”

    李铁道:“要不是亲眼所见,我都不信这玩意儿是人能做到的!”他咂巴一下嘴,将夜视仪放回了箱子里。

    风尘一脸的和煦笑容,说道:“气于天地之外,则包裹天地,气于天地之中,则运行天地。于人而言,亦然——我们呼吸氧气,由血液泵行全身,氧气运行身体便会产生热量,这个热量就是体温。氧气多,热量就大,氧气少,热量就少,如是聚……如是散……”

    气在风尘的手中聚。

    他聚的速度不快,肤色渐生粉红,又转为赤,再成赤黑之色。他的手,一下子就变成了一只铁手,散发着一股热、燥的气息。

    再便又散——转为肤色之后,进而苍白。

    不见一丝的血色。

    风尘问:“如何?”

    这一番聚气、散气,他第一次显示于人前。只是因为一种感动:他们会为国家舍生忘死,抛头颅、洒热血,自己又何苦吝啬这一个法门?何况,这本就是一门适合于军旅的东西,放在自己手里秘不示人,岂非蒙尘?他的心头一丝念头泛起……作为无常的一员,若是眼睁睁的看着战友牺牲,又是否会心中不得安宁?这一念才去,另一念又起,想:有了这聚气的法门,许多的“烈士”便不会再是“烈士”,可以平安归来,可以退役后平淡生活,可以让陈列烈士衣物的房间内,空空荡荡!

    这,无多大的理由,只是一种即将为自己的责任垫付的一种心安。

    心安才能理得——心安理得。

    默了一阵,李铁压低声音,问:“你这儿还有多少本事?别藏着掖着,一会儿,一会儿你都给老李我倒出来,别介一会儿弄出一个来,我有心脏病,受不了……”又补充,“咱们这儿可是要打仗的,他们来咱们这儿,熬出来,是要去打仗的。尤其还是咱们这种杏质的队伍,说是九死一生毫不为过——深入敌后,缺乏支援,陪伴自己的只有孤独和危险。你多教会一点儿,他们的生机就大一点儿。你是司命,你总不能让咱们的小鬼成了死鬼,是不是?所以,有多少本事,都亮出来,有多少能耐,就都使出来。风尘,你没经历过,你不懂……当你看着亲手训练出来的战友死去那种感觉。你会悔恨,悔恨自己为什么当初不更狠一点儿,明明这小子那一块儿就勉强及格,你要严格一些,他是不是就不用死了?你要是直接把他淘汰了,是不是也不用死了?”

    杨志道:“咱们这群人,最大的心病,也就是这个了。”

    风尘没说话,只是吸一口气,点点头。

    他能够感受到二人的那种真挚。

    直升机似乎转了方向,开始降落。果然不多时,就感觉触地了,舱门打开。李铁、杨志、风尘三人便先后下去,搅动空气的螺旋桨也在“坨坨”声中渐渐缓慢、停止。李铁说:“下一次开始飞机就基本不会降落了,所有物品会空投到指定地点。咱们的营地也会进行转移,保证外人找不到!”

    “走,带你参观一下咱们现在的宿舍、操场!”二人龙行虎步,带着风尘大步的朝着远处的一排简易板房过去。

    这是一片山谷,地面平整,已经经过了人工的修正,建设了一片假楼,高度有七层左右。还有铁丝网、射击、掩体、障碍等训练设施,几个泥坑还只是停留在“坑”的状态,并没有加水。

    至于跑道之类的……大自然就是最好的跑道。山野间就放肆的奔驰吧。李铁、杨志二人给风尘一一介绍,之后就问风尘:“要不要试一试?”

    “先吃饭,我说老李你不地道——风尘才来,你就要试试。之前不是试过了吗?先吃饭,其他的事情咱们下午再说!”

    便先带风尘去了厨房吃饭,风尘也不客气,便吃了一个十成十的饱,笑说:“这里的伙食不错,也不知道住的地方怎么样?”

    “别着急呀……走,我们哥俩带你去把手续办了。”左右也就这一排房,出了这个门再进那个门儿,找了文职人员,将风尘之前填写的入档,然后领了单子,就带着风尘去领取衣物被褥之类的——被褥两套,方便换洗。衣服主要是训练的衣服,内衣之类的,就个头而言,风尘要在这里选择合适的服装并不难——唯一的难点,就是鞋子。风尘的脚是典型的“女人脚”(脚小),平常买鞋,男士最小号的39里面都要挑选最小的,一般而言都显得有些大。所以仓库选了一圈,男款中都没有选择到合适的。李铁、杨志则是感觉好笑,拍着风尘的肩膀说:“风尘,我们以前可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要不你去女靴那一堆儿里看看,也许能找到合适的。”说笑归说笑,笑完了却很认真的对风尘讲:“鞋子一定不能大也不能小,必须要合脚才行。你要是为了面子,选的大了,后面训练开,哪怕是教官,也有你受的!”这一份儿忠告,可谓是诚恳——

    作战、训练的靴子必须合适,这里面的理由不用杨志说,风尘也都能明白。便去女款那里找了鞋子,试一试:

    女款的39号正合适。

    李铁、杨志对视一眼,都感觉风尘似乎是投错胎了:就那一身白细,就这一双脚丫子,应该投女胎才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