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五章 听雷无声处,渐顿斯有别

    喷薄的红光,冰冷冷的散在地上,敷在墙上,渐便“生”出了丝丝的暖意,与日同升,那金红渐转,便已白昼——风尘停了十八作的最后一次动作,张天野也从静中醒来,随着日出之后,气机牵引,天时的变化使得阳气茁壮,从而心生躁动,杂念纷沓,便如是烧开了的水一样,再也把持不住。这一种把握“紫气”的过程,就像是他骑了一辆自行车,身后赶来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当二者处于同一地域、时间的时候,他努力蹬踏,去追逐,去和汽车肩并肩,但却始终只是片刻,不得长久——于是就被汽车的速度拉的筋疲力竭,最后只能看着那汽车的屁股,消失于自己的眼前。

    日出之后,天时变化,他却要持“初阳”之心,把握那种天时带来的“静”,在阴阳变化之后,阳要生,杏要起,于是他的心,便会和天时越来越远……最终,那种力量变得强大了,也就不能抵挡了。

    就像是有一些小说里说的那句“神通不敌天数”一样:天数、天时,亘古不易。

    呼了一口浊气,张天野起身来。在冰凉的地上“静”了半个多小时,静前、静后加起来,足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他的气血却活泼、灵动,毫无被那种冰冷影响的懈滞,也没有长时间盘坐之后,那一种腿麻、脚麻的感觉……只是因为静了,身体反倒是自然而然,气血自洽运行,至于了一种“健康”的状态。

    张天野道:“我去留张条儿,咱们早起也别地铁了,跑步过去怎么样?”张天野提议跑步去研究所。风尘是没意见的,点头道:“好。”

    便和张天野一起进屋,张天野找了一张便签,又找来一支笔,在便签上写:

    爸、妈,我跟风尘去所里了……

    风尘看他写,口中便潜出一道极为轻、渺的,近乎于虚无的雷音,这一声雷音接近了无声,却还做不到无声。一股震慑心魔,合乎内外的音,便绵绵柔柔的在房间内回荡,无声无息的潜入了每一个角落。他想着:“叔叔、阿姨繁忙奔波,我也只能尽一些绵薄之力,让他们睡一个好觉!”处在这样一个繁忙的位置,成天奔波、操劳,既劳心又劳力,心里全是各种的念头,想要安生的睡好一觉,却很难……于是,临走的时候,风尘便潜出了这一声雷音,发于无声处,润物细无声。

    这一音已经是风尘此时可达的极致:实际上其声音自细微,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已经无法听见了,大概只有一些职业的,做鉴音、调音一些天赋异禀之人,才能听见……风尘自己,却听的清楚——

    他明显能听出在这一雷音绵延下,张父、张母二人一些团簇的呼吸声变得平稳,安静,若有若无。

    于是,便会是一场好觉。无梦,无杂,睡得安稳而踏实。

    二人出了院子,就开始跑。张天野慢跑,风尘则是一边走一边踢,速度和张天野保持了一致。

    静过之后,身体内的循环经过了一番自然任杏,正是舒泰的时候。再跑起来,身上竟然不觉着冷,看着路上穿的厚实的路人,张天野有些惊觉:“我还以为天气不冷呢,原来那是我的错觉!”

    “不是,是你的身体这两天一来有静功调理,入静之后,心中无杂念。原本你身体中的一些不协调,就会被修正一些。你的气血、内分泌乃至于是脏腑的消化、运转,都得到了改善;二来是你开始跑步了,入静之后,身体本就达到了气血自然,循环往复而无懈滞,之后跑步,就是加速了这一个过程……所以,在这一个过程中,你身上的气血运行是极为顺畅的,处于肢体末端的血液,能够及时回流、替换,自然就不会冷了。中医说通,则不痛,其实通了,也就不会那么怕冷和热了。只是,你的身体毕竟差,所以等运动之后,气血沉寂,后面还是会感觉冷的!”

    所谓“寒暑不侵”的门道于风尘而言,却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就是一个气血通畅的问题。

    张天野停住,问:“这么说,我也算是半步寒暑不侵了?”

    半步寒暑不侵……你这是玄幻小说看多了吧?风尘白他一眼,问道:“你是不是再来一个半步寒暑不侵巅峰?然后再来个寒暑不侵大圆满?”

    风尘说着话,一双腿就在原地极快的顶、踏、扫了二十余次,快的让人感觉眼花缭乱,而双腿的频率却并不相同,多多少少的,并不规则。

    张天野挑眉,说道:“哎哟,这个提议似乎不错哟……风尘,我要多长时间才能够真正的寒暑不侵?”

    沉吟一下,风尘又高踢了一下腿,说道:“至少要百日筑基。三个月的时间,身体慢慢调养,把身体的亏空、不协调都练没了。让身体真正达到自然任杏的状态,气血运行有力、饱满,动脉、静脉之中,血液运行不能有丝毫懈滞。”顿了一下,又道:“唯如此,才可以更好的维持身体的恒温。使肢体不怕寒暑——人身体的这一个恒温系统,是一个比较复杂的系统,但道理和所有的恒温系统都是一致的!”

    这一个一致,就是热的传导,制恒循环,传导、制恒优良,自然身体处处的温度保持一致,手脚的末端,也保持温热,自然就不怕冷,也不怕热了。

    张天野道:“三个月……还行,只要不是三年就能接受!”

    “我带你,三月就可。你要是拜入一些派系之中,想要寒暑不侵没个十来年的功夫都出不来!”这不是风尘自负,这是一个事实:

    这就是顿悟之人,以渐进之法传人,直接引导。和渐进之法数代传授之后,一次又一次转手之后的“传授”的区别。前者是洞悉其理,后者是按部就班,且越是后来,越不明白其中道理,更是因为代代传承,而产生了许多谬误——于是,风尘说的“十年”都是轻的……若是让风尘、张天野二人分别找一个人,教这个东西,张天野是拍马也比不上风尘的。所谓的“顿”于“渐”——

    “顿”是开创的,“渐”是跟随的,所以“顿”是没有限制的,但“顿”却是“渐”的一个上限!

    在渐进之法上无人可以超越祖师,唯有行顿悟之法,才能开宗立派,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因为我要引导你,所以才需梳理,将这些东西变成一些步骤。以渐进的方式,一点一点引导。若不是为了引导你,我就不会这么做!”风尘说:“说到底,这一个方式是我的,不是你的,你始终不能尽知。”

    张天野道:“是这个道理。”便又慢跑了起来,呼吸稍微粗了一些,却并不湍促。风尘举了一个最直接的例子——

    “就像是相对论,没有人可以比爱因斯坦更理解相对论。我们虽然在用,却不可能尽数理解,顶多是向着爱因斯坦的思想靠拢。再说我的物质-空间-维理论,咱们实验室的人应该算是最清楚的了吧?可是你们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比我更准确的知道这一个概念。这个概念是我的,我最了解,你们无论怎么去想,也都会和我有出入!”

    这一个“出入”就是渐进之法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就像是一条无形的边界,你可以去无限的趋近,却永远不能够达到。

    更不用说是“突破”了……

    张天野说道:“我明白。这就和全真教掌教王重阳教三代弟子和让全真七子教三代弟子一样——学王重阳的永远不可能超越王重阳,经过了全真七子的转手,三代弟子自然也就变得更菜逼。要是三代弟子交给王重阳来教,那弟子的水平自然就会和全真七子一个水平,这个道理懂……跟别人学,还不敢定几道贩子呢。所以跟你学,就能体会到那种立竿见影的效果,跟别人就不可能。你可以随口就告诉我一种呼吸法,因为这些你都已经透彻,你知道是什么,怎么做。但那些人不行,他们不敢改更不敢变,生怕一个走岔气就走火入魔——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又是为什么,只知道照着做了,就能达到什么。口口相传,又有了遗漏,简直是又慢又危险……”那些练气功练的走火入魔半瘫的、中风的、进了精神病院的,简直多了去了。为什么?不就是这个原因吗?

    “行啊,嘴巴巴的挺溜的。咱们加个速,拉一个极限……我不欺负你,我一步至少踢三下,多了的算是随意,怎么样?”风尘提议。

    “想坑我?”张天野鄙视了风尘一眼,大大的翻出白眼:“没门儿。”然后还是照着自己的速度慢跑。

    风尘:……

    躲在帽子里,热乎乎的蜷缩的含沙忍俊不禁,就在他的帽子里一阵笑抽,弄得风尘后背都是痒痒的。二人一边说话,一边慢跑,不多时间就到了校区,径直朝着食堂过去!食堂里人还不多,只有稀疏的十多人,二人点了饭菜,便在窗口等着。师傅说:“你们去位置上坐,我一会儿就让小王给你们端过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